69书吧 > 云疏 > 第九百九十七章

第九百九十七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些人是中邪了还是怎么回事?难道与摇光那里长得一模一样的傀儡有什么关联不成?

    不知怎么的,萧疏看着眼前这些狂热的奴仆,心中的寒意一直在升腾。

    “师兄,你怎么了?”林云蘅见萧疏一出来便一直僵硬的站着,连忙问道。

    不应该啊!师兄修仙之人,为什么会身体僵硬呢?

    “无妨,不必担心,我无碍。”萧疏回答道。

    这个时候,他该如何与师妹说?劝师妹现在怕腿就跑?那样,绝对会被追杀着跑的吧?

    现在想想,如果现在有人告诉他,这魏城的城主林青荷和封城的摇光完全没有关系,说什么他也不会相信的。不然,摇光是怎么知道,他的传送阵,送到的地方,是林青荷的城主府的房间里的?

    两个城的传送阵现在都在城主府的房间里,那他是不是可以大胆的推测一下,下一个,庄城的传送阵,也在城主府里?

    这些传送阵位置的变化,都是要花大手笔的,他曾经来的时候,这些传送阵都是在城池的中央部分,籍此来显示它的重要性。

    即使,他们只是单向的传送阵。可是启动传送阵所需要耗费的上品灵石,也让人知道,这些传送阵不简单。

    林青荷笑盈盈的看着萧疏,“萧公子,今日这儿也没有其他重要的人,那就请你帮个忙,如何?”

    萧疏不用想,也知道,林青荷这是想要他顺道做一下她和云蘅师妹结拜的见证人。

    “好。”也是他凑巧了,能够在天地的见证下,也来做一个见证人。

    林青荷见萧疏毫不犹豫的同意了,笑着抚掌,便见到之前那一溜儿的美貌奴仆排着队,挨个儿的走了过来。他们走的时候,听不见一丝的脚步声,萧疏这才明白,这些看着只是花瓶的城主府奴仆,也都是修士。

    只是,他之前,为什么感觉不到对方的修为?

    感觉到修为,一般都是低等级的感觉不到高等级的,就像林云蘅的金丹期,若是萧疏在她的面前可以隐藏修为,将自己伪装成一个普通人的话,那林云蘅便也感觉不到他的修为。

    不过,这些城主府的奴仆,总不可能个个都超过萧疏他的元婴期吧?

    元婴期,便是一道坎,很多人的修为,终生止步在了金丹期大圆满,元婴期的心魔,他们过不去。

    玄天宗为什么在修真界这么出名,是大宗门呢?其原因之一,便是宗门里的法宝很多,要是有意向,宗门的弟子在从金丹期进阶元婴期的时候,可以求宗门赐下法宝,为他们的心魔劫保驾护航,大大增加了宗门弟子的安全性。虽然他们的弟子个个都是有着极高的天赋,不过,再来这么一层双重保障,岂不是锦上添花?

    又不是只要有足够的天赋,就一定可以从金丹期进阶成为元婴期的。

    要是这些奴仆的修为都能超过他的话,萧疏打了个寒战,那这个城主府的实力,直接就可以横扫小型宗门了。

    这些人是中邪了还是怎么回事?难道与摇光那里长得一模一样的傀儡有什么关联不成?

    不知怎么的,萧疏看着眼前这些狂热的奴仆,心中的寒意一直在升腾。

    “师兄,你怎么了?”林云蘅见萧疏一出来便一直僵硬的站着,连忙问道。

    不应该啊!师兄修仙之人,为什么会身体僵硬呢?

    “无妨,不必担心,我无碍。”萧疏回答道。

    这个时候,他该如何与师妹说?劝师妹现在怕腿就跑?那样,绝对会被追杀着跑的吧?

    现在想想,如果现在有人告诉他,这魏城的城主林青荷和封城的摇光完全没有关系,说什么他也不会相信的。不然,摇光是怎么知道,他的传送阵,送到的地方,是林青荷的城主府的房间里的?

    两个城的传送阵现在都在城主府的房间里,那他是不是可以大胆的推测一下,下一个,庄城的传送阵,也在城主府里?

    这些传送阵位置的变化,都是要花大手笔的,他曾经来的时候,这些传送阵都是在城池的中央部分,籍此来显示它的重要性。

    即使,他们只是单向的传送阵。可是启动传送阵所需要耗费的上品灵石,也让人知道,这些传送阵不简单。

    林青荷笑盈盈的看着萧疏,“萧公子,今日这儿也没有其他重要的人,那就请你帮个忙,如何?”

    萧疏不用想,也知道,林青荷这是想要他顺道做一下她和云蘅师妹结拜的见证人。

    “好。”也是他凑巧了,能够在天地的见证下,也来做一个见证人。

    林青荷见萧疏毫不犹豫的同意了,笑着抚掌,便见到之前那一溜儿的美貌奴仆排着队,挨个儿的走了过来。他们走的时候,听不见一丝的脚步声,萧疏这才明白,这些看着只是花瓶的城主府奴仆,也都是修士。

    只是,他之前,为什么感觉不到对方的修为?

    感觉到修为,一般都是低等级的感觉不到高等级的,就像林云蘅的金丹期,若是萧疏在她的面前可以隐藏修为,将自己伪装成一个普通人的话,那林云蘅便也感觉不到他的修为。

    不过,这些城主府的奴仆,总不可能个个都超过萧疏他的元婴期吧?

    元婴期,便是一道坎,很多人的修为,终生止步在了金丹期大圆满,元婴期的心魔,他们过不去。

    玄天宗为什么在修真界这么出名,是大宗门呢?其原因之一,便是宗门里的法宝很多,要是有意向,宗门的弟子在从金丹期进阶元婴期的时候,可以求宗门赐下法宝,为他们的心魔劫保驾护航,大大增加了宗门弟子的安全性。虽然他们的弟子个个都是有着极高的天赋,不过,再来这么一层双重保障,岂不是锦上添花?

    又不是只要有足够的天赋,就一定可以从金丹期进阶成为元婴期的。

    要是这些奴仆的修为都能超过他的话,萧疏打了个寒战,那这个城主府的实力,直接就可以横扫小型宗门了。

    虽然玄天宗的弟子和这么一个亦正亦邪之人结拜,说出去有些不妥,萧疏思忖道,不过若是这样可以为云蘅师妹的安全,多一份保障,那也是没什么的其实。毕竟,别的宗门对玄天宗的闲言碎语,还算少么?

    看出来萧疏似乎又是在走神了,林云蘅有些不乐意,这次是狠狠地揪了萧疏一把,“师兄,你认真点啊!你这个时候还在走神!”

    林云蘅的话语里的委屈劲儿,终于让萧疏暂时不去想这次结拜的利害之处了,之专心的看着庭院中间的两个人。

    庭院中间的两个人,一个是国色天香,一个是出水芙蓉,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此刻看来,却又极为契合。

    两个人先是祭拜了天地,然后又说了一些结拜时说的话,再之后,便是点上了香。

    看着府里的人已经将结拜的东西都摆好了,林青荷信手端起了盘子里的一壶红酒,用玉杯斟了一杯给林云蘅,“云蘅,我也不和你说什么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这种话了,这些话对修仙之人来说,反而不是好事,我们便将这杯酒干了,如何?”

    林云蘅一听林青荷这样子说,倒也毫不含糊,接过了林青荷递给她的玉杯,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还学着凡世间的那些人的模样,喝完之后,还将杯子朝着地面倒着拿。

    “青荷姐。”林云蘅笑着唤道,或许是因为结拜的原因,面前的女子也因此脸上染上了一抹绯红。

    林青荷显然也被林云蘅的这番动作给逗乐了,“云蘅,你大可以不必这样的。”

    “不是那些人间界的人结拜的时候,到了最后,都要将杯子这样子放,来表明自己已经喝完了酒的么?”

    林青荷却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只是摸了摸她的头发,道了一声,“真是个傻丫头。”

    林青荷抚摸着刚刚从暮雪手中接过的猫骨,对林云蘅说道,“妹妹刚从封城过来,想必也见过那儿的新任城主的庆典,可否为我讲讲?我得在这儿镇守着魏城,防止宵小趁机作乱。”

    林云蘅有些为难,她和萧疏师兄直接被绮罗带去了城主府,原本想凑热闹看看的,到了最后,也只是在那儿喝了一杯茶,吃了一顿饭,便传送来这儿了。所以那儿的情况,她也不知道。

    虽然玄天宗的弟子和这么一个亦正亦邪之人结拜,说出去有些不妥,萧疏思忖道,不过若是这样可以为云蘅师妹的安全,多一份保障,那也是没什么的其实。毕竟,别的宗门对玄天宗的闲言碎语,还算少么?

    看出来萧疏似乎又是在走神了,林云蘅有些不乐意,这次是狠狠地揪了萧疏一把,“师兄,你认真点啊!你这个时候还在走神!”

    林云蘅的话语里的委屈劲儿,终于让萧疏暂时不去想这次结拜的利害之处了,之专心的看着庭院中间的两个人。

    庭院中间的两个人,一个是国色天香,一个是出水芙蓉,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此刻看来,却又极为契合。

    两个人先是祭拜了天地,然后又说了一些结拜时说的话,再之后,便是点上了香。

    看着府里的人已经将结拜的东西都摆好了,林青荷信手端起了盘子里的一壶红酒,用玉杯斟了一杯给林云蘅,“云蘅,我也不和你说什么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这种话了,这些话对修仙之人来说,反而不是好事,我们便将这杯酒干了,如何?”

    林云蘅一听林青荷这样子说,倒也毫不含糊,接过了林青荷递给她的玉杯,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还学着凡世间的那些人的模样,喝完之后,还将杯子朝着地面倒着拿。

    “青荷姐。”林云蘅笑着唤道,或许是因为结拜的原因,面前的女子也因此脸上染上了一抹绯红。

    林青荷显然也被林云蘅的这番动作给逗乐了,“云蘅,你大可以不必这样的。”

    “不是那些人间界的人结拜的时候,到了最后,都要将杯子这样子放,来表明自己已经喝完了酒的么?”

    林青荷却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只是摸了摸她的头发,道了一声,“真是个傻丫头。”

    林青荷抚摸着刚刚从暮雪手中接过的猫骨,对林云蘅说道,“妹妹刚从封城过来,想必也见过那儿的新任城主的庆典,可否为我讲讲?我得在这儿镇守着魏城,防止宵小趁机作乱。”

    林云蘅有些为难,她和萧疏师兄直接被绮罗带去了城主府,原本想凑热闹看看的,到了最后,也只是在那儿喝了一杯茶,吃了一顿饭,便传送来这儿了。所以那儿的情况,她也不知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云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纪柠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纪柠语并收藏云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