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是宇智波斑 > 15第十五章

15第十五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日向族地设在小国田之国内,夹在水之国和火之国之间。和宇智波一样,族人聚居在一起,有宗家和分家之分。宇智波以开眼率和长幼顺序为依据分出一支宗家凝聚人心、领导大局;日向的白眼不需要开眼,只考虑长幼,日向先祖还设下“笼之鸟”限制分家的实力。

    古老,体术强大,尊卑分明,带着古老家族相似的严谨和刻板。这是多数人对日向家族的印象。

    族地的建筑都有上百年,清一色低矮平整的和室,颇有秩序地整合成一片聚居地。深绿的植物密密匝匝攀附着深褐色的外墙脚。木质的廊沿上挂着铜铃,暗黄的外壳略带铜绿,总是静静垂着不发声响,偶尔有也是闷闷的。抬眼,是被矮檐遮了一半的天空。

    在外人看来的端庄严整,不过是加在自身的枷锁。

    古老意味着底蕴,也意味着压抑。那压抑的不甘、压抑的怨愤,积累了几百年未宣之于口的分家和宗家的矛盾,来源于人性深处的嫉妒、高傲以及对自由的渴望,怎么可能是一道咒术挡得了的?

    手指划过额头绑白布的地方,日向良介笑容苦涩,苦涩里又有嘲讽。就着酒壶又灌了一大口,他目光迷离地望着头顶的天空。

    踏、踏的声音从左边传来,那是木屐踏在木制廊沿上特有的,节奏平稳,不紧不慢,有着大家族才有的从容气度。虽为忍者家族,严格的礼仪已经刻入他们的骨子里。声响渐渐清晰,最后在他身边停下。“良介大人。”

    日向良介唔了一声,又举起酒壶。一只指尖带茧的手拦住他,和服的白色袖边垂落,挡住他半边视线,“良介大人,这个关头,为什么还在喝酒。”

    来人穿着日向家族特有的白色男式和服,柔顺的黑色长发过肩,额头同样绑着一条白布。白中泛着浅紫的双眸盯着日向良介,带着淡淡的责备。

    “有什么事吗。”

    “一切都准备好了。”

    “……然后呢?”

    男子看了他一会儿,说:“你在犹豫。”

    “我该做什么?”他抬头望着男子,反问道。

    “做你想做的事。”男子淡淡道,“做我们想做的事。”

    日向良介重新把视线投向天空,几只乌鸦呼啦啦飞过,漆黑的羽翼在夏日的午后掠过丝丝不详的阴冷。“那么,飞出去以后呢?是自由还是死亡?”

    “起码看过蓝天了不是吗?”男子松开抓住酒壶的手,直起身,“已经做到这一步了,不论结果如何,总要试一试。输了,不过一死;赢了,我们会得到更多的选择,而不是一生屈于宗家的淫威。跟在我们身后的人太多。良介大人,承担他们理想的你不能有丝毫懦弱。”

    “下定决心那刻起,我不再顾及生死。但是我不能不顾及他们。”追随他的多是十几二十几的青年,比起已经消磨大半生的中年人和老人,有着无限未来的年轻人更加心高气傲,不堪忍受家族的强硬控制。“他们……还是孩子。”

    “忍者不是孩子。既然他们清楚自己的选择,生死便不再是你的责任。”

    日向良介的手掌捂住双眼,泪水无声的流下。“我不能。”他说,“我不能。”

    “如果我还是二十岁,当然可以和他们一样随着心意往前走,什么都不管。你可以说我优柔寡断,但是我比他们大二十多岁,注定不能再冲动。我已经好好的看过这个世界,即使立刻死了也没什么。他们还年轻。”

    “牺牲是难免的。”男子轻声道,“身为忍者的你看惯死亡,不应为此郁结。”

    “没有谁生来注定牺牲。”日向良介的声音充满疲惫,“正是看惯死亡才清楚,活着,是多么可贵的事,甚至比一些虚妄的理想更可贵。”

    男子默然的看着他。待他说完,缓慢地拉开他捂住眼的手掌,凝视他道:“怎么能说是虚妄?先辈为了破解‘笼中鸟’隐忍了多少年,做出多少牺牲,踏在他们尸骨上的我们怎能不继续前进?况且,日向秋涉弄出更残忍的灵魂禁锢‘笼中鸟’,无论最后谁上位,分家都会不好受,我们、还有后代都要承受这毫无道理的命运。没有人甘心坐以待毙。即使虚妄,也有追随者在后面撑着。”

    “宇智波有宇智波斑,千手有千手柱间,而我们的宗家却在内乱,日向秋涉和日向哲江争斗不休,大部分族人被迫卷入。看看外面的世界,次一等的秋道、奈良、犬冢、油女等家族都在崛起。”

    “这个家族正在腐朽。”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缓慢。日向良介却清楚,这个追随自己十多年的人有着怎样不可动摇的信念和意志。将刚强隐藏在柔和之下是日向的特色。

    “良介大人,箭在弦上,我们不得不发。”

    不知什么时候,廊沿的台阶下面站了一群人,大多是年轻的脸庞,有男有女。他们穿着日向族统一的忍者服,贴着脖颈的领口隐秘绣着一朵小小的血色彼岸花,翻折衣领就能清晰地看见。黑色长发紧紧束起,白中泛紫的瞳仁齐齐望着他,沉默而坚定。

    一片平静的表面下,无法言说的气势在小院弥漫开来,肃穆而且决绝。

    “五天后,千手和宇智波两家在火之国边境会面,很多忍者家族的家主都会前去,日向秋涉和日向哲江也不例外——这是最后的机会。等他们其中某个分出胜负彻底掌控了家族,我们再难翻身。”

    “无论是为了家族、为了后代、为了尊严,都请您,带我们走出去——或者,杀出去。”

    火之国位居五大国正中,占据多处交通要塞,与五大国都有接壤。为了平衡种种的顾虑,两家选了雷土火三国交界处。

    宇智波负责会场布置,在一众千手惊讶的注视下,他们以惊人的效率让谈判的地点变得焕然一新,出于审美考虑移栽了不少观赏树木盆栽,还从火之国就近买了锦缎瓷器书画装饰内部。

    喂喂!这里只是个临时租用的谈判地点用得着这么过分吗!

    千手有利眼角抽搐,先前听宇智波越吐槽,还以为他有所夸大。现在看来……手肘一捅旁边的宇智波越,“你们家主……是不是走路都有人在前面泼水撒花瓣?”

    宇智波越手拿账本满脸沧桑的远目,内心泪流满面:“我相信,如果不是嫌人多了麻烦,家主大人一定会这么做!”

    在场千手木然:膜拜!此等神人一定要膜拜!

    千手有利突然发现自家没有金钱观念的柱间大人其实很不错,起码比宇智波斑好多了不是吗!

    “对了,这次日向家来了两个……家主?”千手有利审核名单的时候发现了不对。

    不知道千手那边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宇智波越哈哈两声:“日向家族一向傲慢,外人了解的不多。而且那些老古董的家族规矩复杂,谁知道呢!”

    千手有利撇嘴,没再问。

    宇智波家族离这里稍远,于是比千手那边早出发,谈判的前两天刚好到目的地。宇智波斑和随行人员下榻当地宇智波的产业。

    “听说你最近跟千手家某位长老走得比较近。”晚上,宇智波斑刚沐浴过,热气蒸腾过的肌肤泛着淡淡的红润。换上了白色绣银纹的宽松燕衣,衬托散在白衣上微湿的长发愈发幽黑如墨,黑白分明间,眉眼刻显得越加精致。

    美人如玉,剑气如虹,两种特质融合在一起是什么样的美色?宇智波越喉咙不自觉地咕嘟咽口水,默默错开视线。

    “是,大人。千手有利掌管千手家族的财政,与我颇为谈得来。”低头垂手,宇智波越的表现十分恭谨。

    宇智波斑摩挲着冰裂纹的瓷盏,垂着眼眸略有所思。“……还有呢?”

    宇智波越苦笑:“大人,我会注意分寸,绝不会因私废公。”他还算戴罪之身,言行间自然更要注意细节。

    斑缓缓点头:“两家的关系不同往日,吩咐下去,我们对千手的防备不要太露痕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我是宇智波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隐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隐玉并收藏我是宇智波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