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新苗 > 第十九章 厉害的刘秀才

第十九章 厉害的刘秀才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刘正兴回来也给刘家人带来了一个消息:今年的乡试恐怕是办不了了,听小道消息,太后从年前开始就缠绵病榻,连今年的大典都没法起身,恐怕时日无多,官家素来重孝,万一太后薨了,今年的乡试跟会试被取消也不一定,朝廷已经两年没开科,原本以为今年定会开科取士,却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情。

    刘正兴回家后便把消息告诉了刘秀才,他小时候也是跟着刘秀才读过几年书的,只是他实在没有读书的天分,一看见书就怕,刘秀才就没有强逼他读书,但家里还有一个老三是读书的苗子,小小年纪就已经是秀才了,本来还想让他今年秋天下场试一试的,所以听到这样的消息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告诉刘秀才。

    因为刘正兴带来的消息,刘家的气氛一扫早上的轻松安逸显得有些紧张,不要说刘正安跟吴时新了,连吴时洪跟刘正文这样心大的小子都感觉到了。于是一顿早饭吃得有些沉闷,且吃完之后刘正兴就扶着刘秀才进了书房,刘继宗随后,刘大娘吩咐了刘大嫂几句也着急忙慌地跟着进了屋,这一次阿苗想跟着也被刘大娘义正言辞地拒绝了,还让她带着刚刚被阿爹伤透了心的小胖子去院子里玩,却原来刘正兴心里藏着这件事,一时之间忽略了要他抱的小胖子。

    “儿子本来帮着大舅送完货之后就想回来了,可大舅在市集上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担心大海,我想咱家三儿不也打算今年下场嘛,所以就跟着大舅在镇上住了一夜,想着再打听清楚一点。”刘正兴扶着刘秀才做好,自己在另一张凳子上坐下之后便将打听到的消息一一道来。

    “听那人说,哦,那人是商队里的采买,跟着商队刚刚从京城过来,大舅好似认识他,邀他一起喝酒却被拒了,只说商队今天一早就走,不好喝酒,但也悄悄地漏了些消息过来。”说着声音调小了些,“京里都在传太后活不过正月,官家与太后素来感情好,太后一系靠着太后的情分在京里作威作福,官家怕那些人求到太后那里去惹太后生气,这么些年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太后不好了,依附着太后过活的那么些人怕官家秋后算账,正到处找门路呢。”

    “跟你大舅认识又跟在队做活?”刘大娘垂着脑袋想了想,自言自语道:“难道是……阿强?”又马上抬起头,对刘秀才说:“翁翁,应该就是阿强,以前总爱跟在我大哥屁股后头转,说起来他还比我大几岁呢,十几年前一个人离开村子闯荡之后就没回来过,后来隐约听人说在商队里见到过他,想来应该是他没错了。要真是他,说的话倒是能相信的。”

    刘正兴听了刘大娘的话,点点头说:“阿公,大舅就是叫那人阿强的。”

    “嗯”刘秀才听了刘正兴的话,应了一声后便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又问刘正兴:“兴娃子,这届乡试要取消也是那人跟你说的?”

    “嗯,那人说好些人家都在找门路,可官家忍了他们这些年,太后薨了之后腾出手来肯定会收拾他们,这一堆的事,今年的乡试会试没准就取消了。”说着又说了一个他自己发现的事情:“我看镇上孙富贵家近来一直在修屋子,又招人做活,听他们家帮工的说,像是有贵人要来呢。”

    “嗯,孙富贵跟当朝左谏议大夫孙炎秉大人是没出五服的亲戚,孙大人刚正不阿,听说前几年就多次弹劾太后的娘家承恩公,官家看着太后的面子多次驳了他的谏言,可却从来没有训斥过他,所以大伙都知道他简在帝心,孙富贵这么兴师动众,难道孙家来人了?”刘秀才一边轻声地说,一边仔细想着,不全神贯注地听还真是听不到。

    “阿公,那今年的乡试真的会取消?我听三儿说他打算今年下场试一试的。”刘正兴听不懂刘秀才的话,可对于自己的弟弟还是真心疼爱的,要不然也不会特地打听了这些消息回来,所以听到刘秀才说的都是一些‘没用’的话,不禁着急起来,坐在另一边的刘大娘也有些焦躁,身子微微向前倾着。

    “刘秀才听到刘正兴的问话,点他:“你这孩子,都当爹的人了怎么还一点耐心都没有?”说得刘正兴跟刘大娘都有些讪讪然,心里却想着,老阿公经的事多,当然淡定了。

    刘秀才不知道刘正兴的心思,只是顿了顿之后又对刘继宗跟刘大娘说:“放心,听兴娃子说的,我看今年官家不仅会开正科,而且取士还会比往届更多一些。”

    听到刘秀才的话,刘正兴更疑惑了:“阿公,这是为什么?我看那人说的有眉有眼的,可不像是蒙人的样子,我娘不是说那人说的话可信吗?”

    刘秀才摇摇头,说:“他也只是看到这一点没有往远了看啊,你们想,太后走了之后官家必然会腾出手来收拾承恩公一系,依着官家嫉恶如仇的性子,能看在太后的份上忍了这许多年已经不容易,既然说太后活不过正月,那以官家必定在六、七月前就能把事情给收拾了。”

    “这一次朝廷大概要大换血了,官家英明,这一科必定会多取士。”刘秀才斩钉截铁地说。

    听了刘秀才的话,刘正兴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刘秀才又接着说:“看孙富贵家的阵仗,我估摸着应该是孙大人家的公子要过来了,朝廷有学子需在原籍考试的规定,孙大人家的公子应该就是来考试的。”

    “阿公,这才正月里,乡试可是要到九月上,孙大人家的公子要真的来考试,六月过来都可以,怎么会这么早过来?”听了刘秀才的话,刘正兴还是有些疑惑。

    “官家这次大动干戈,孙大人必定忙得不可开交,与其让儿子在府里被人影响,还不如早点打发他过来,你不要忘了,杭州府离我们这儿可才一百多里,来回不过就两三天的功夫。”刘秀才听了曾孙的问话,又细细地跟刘正兴解释。

    听刘秀才这么一分析刘正兴恍然大悟,他也不笨,只是一时间没有想到而已,现在听刘秀才一说到杭州府便立马想到杭州府的万松书院可是有三大书院的美名的,孙大人家的公子来了之后肯定会去万松书院求学。

    刘秀才又叹气:“哎,说起来我们家小三读书不比别人差,要是能找到人推荐,小三也去万松书院该多好。”

    听刘秀才跟刘正兴的对话,要是阿苗在这里一准会震惊,刘秀才不过是个秀才而已,就算依托着塘山寺这里比较热闹,消息相对灵通一些,可仅仅通过刘正兴带回来的这一点点线索就能把整件事情串起来,还猜的一点都没错也太神奇了一些,所以人家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是一点错都没有的,刘秀才活了九十几年,经历的多了,看事情的眼光既清楚又老辣,有这样一个老祖宗镇在家里,确实能让人安心不少。

    “小三现在这样也挺好,我看瞿夫子就很喜欢他嘛,学堂离家近多好。”显然刘正安已经被刘秀才的一番话说得完全相信了今年会开科取士,且能录取的人数会比往届这个说法,对于刘秀才的感慨并不怎么放在心上,一边安慰着刘秀才一边心里暗想:“那咱家三儿到时候也下场试试,没准就能考中了,到时候可就是举人老爷了。”却没想到不知不觉中把这句话给说出来了。

    刘秀才却没有这么乐观,“三儿还太嫩了些,十一岁的秀才已经是不得了了,今年下场考中的机会渺茫,不过能见识见识总归是不错的,乡试多去几次没什么打紧,会试可就得有把握一点再去了。”

    刘正兴讪讪地笑:“阿公,我那不是说说嘛。万一咱家三儿运气好呢。”

    刘秀才听刘正兴这么说,瞪了他一眼:“读书人怎么能靠运气,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你以为是说说的?!乡试虽然比会试容易不少,可也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考上的。”随后又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要乡试真的那么容易,我早就考上了,何至于到现在也只是个秀才。”

    刘继宗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更不要说刘大娘了,可有一点她却能听懂,那就是今年肯定会有乡试,到时候自家老三还可以去试一试。于是喜滋滋的说:“翁翁这么说我们就放心了,等会老二回镇上的时候顺便让他去我娘家告诉我大哥一声,大海今年都快三十了再考不上我大嫂就不愿意让他再学下去了。”

    刘秀才听到刘大娘这样说,喝了一句“糊涂,妇人之见”,又温声对刘大娘说:“让安娃子去说一声也好,只是要悄悄地说,毕竟这些还都是小道消息,做不得准的。”

    刘大娘知道刘秀才是在说嫂子糊涂,可一般农家人能识字就好了,快三十了还没考上举人那还不如不去考算了,好好当个庄稼汉也不是不可以,再说,整个姚家只有大海还苦巴巴地念书,没甚进项靠着老爹老娘养老婆孩子也就罢了,其他堂兄弟姐妹在背后还不一定怎么笑他没出息呢,可这些话只能在肚子里转了一圈,说是肯定不能说出来的,于是就像没听到刘秀才的前面那句话似的,笑着应道:“翁翁,这我知道,我大哥也不是个四处嚼舌根的人,等会我吩咐老二找个没人的地方再跟我大哥说。”

    事情说完了,虚惊一场,听刘秀才的一番分析,觉得自己肯定是在杞人忧天的刘正兴,终于意识到回家之后还没有抱过儿子,好像也没怎么关心媳妇?“刚才石头粘着自己被推开了?”刘正安一想马上坐不住了,笑着站起来,一边往后退一边说:“阿公,爹,娘,我先出去,两天没看到石头,怪想的。”

    刘秀才知道他的心思,笑骂道:“有谁拦着你不让去了不成。”

    刘正兴呵呵地笑,转身出门去了。

    留下刘继宗扶着刘秀才慢慢地挪回屋里,刘大娘则去帮刘正安收拾东西去了,刘正安今天早上就要走了,给他收拾点吃得路上带着,还要他顺路去他大舅家一趟,再不准备时间就有点紧巴巴了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新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子如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子如墨并收藏新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