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冠盖六宫 > 590.第590章 裂痕

590.第590章 裂痕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杨云溪的着急和担忧落在朱礼眼里,自然就难免的带上了几分别样的意思。

    朱礼的瞳孔微微缩了缩,面上却是纹丝不动的:“你很担心此事儿?”

    杨云溪纵是心急如焚,此时面对朱礼这般一句问话,却也是耐心下来。不过却也是并没有要瞒着朱礼的意思,直接便是道:“这是自然的。出了这样的事情,我又如何不担心?陈归尘他是大郎你的人,他这般,也不知对大郎你有没有影响。再则,他毕竟是与我有救命之恩的,我自然也不可能盼着他出事儿。”

    朱礼却是显然有些不大相信,眼眸里都染上了几分狐疑来。不过这样的情绪到底太少,并不太容易让人看出什么来。

    然而杨云溪纵然是没有看出来,却也不是傻子,并非半点猜不到的——况且这样明显的事儿,似乎也并不用怎么猜测便是一目了然。

    杨云溪几乎是笑了一笑,随后便是坦然的看着朱礼:“大郎你不信我?”

    被杨云溪清亮亮的目光一看,反倒是有一种心底的小心思都被看穿了的感觉。当即倒是有些心虚,索性便是将到了嘴边的“没有”咽下去,只是沉默。算是默认了杨云溪的话。

    杨云溪便是被朱礼这般姿态逗得一下子笑了出声来,摇摇头道:“大郎是觉得我是怎么样?对陈归尘恋恋不忘?旧情难了?”

    这话却是没想到杨云溪自己一下子说出来了。

    此时在屋里服侍的刘恩和岁梅对视一眼,都是从对方眼底读到了一种危险的讯号,旋即不约而同的又赶紧死死埋头下去,大气儿也不敢出一口气,心里不住的想:自己这是不是听见了什么不该听的事儿了?

    岁梅和刘恩的反应尚且如此,更别说是朱礼了。

    朱礼的手指几乎是在那一瞬间就握紧了,不如此的话,他怕是真克制不住情绪会一下子面色大变——不过事实上即便竭力克制,效果也并不算太好。

    朱礼的神色到底没绷住,最终是丝丝缕缕的便是从面上流泻出来。

    然而面对朱礼的怒气和紧绷,杨云溪却是依旧镇定自若。瞄了一眼岁梅和刘恩后,杨云溪摆摆手示意他们先出去。待到屋里没了其他人,她这才轻叹了一声,主动伸手握住朱礼紧紧握住的拳:“大郎怎么会这样想?你怎么会觉得,我会对他如此在意?”

    朱礼却是并不动作。只是垂眸盯着地上的青砖,也不知心头在想什么。

    杨云溪又是一声轻叹:“大郎真要我赌咒发誓才肯信我不成?”

    朱礼嘴唇动了动,半晌才出声道:“何必赌咒发誓?”

    “可大郎不信我。”杨云溪同样垂眸,苦笑了一声:“大郎始终不信我。只是我却想问大郎一句,大郎又如何会有这样的想法?难道我们连小虫儿都这么大了,我还能对别人有如何情愫不成?”

    这话却是说得最为直白不过。

    可偏偏最为直白的东西,有时候却反而是最为动人心。

    朱礼听着这话,只觉得脑子里像是有什么东西砰然的便是被这话撞得裂开来,更是有一种猛然开朗之感:是啊,过去这么多年了,他和杨云溪连小虫儿都有了。杨云溪又怎么会还一直对陈归尘恋恋不忘呢?

    而且,陈归尘又何德何能,就能那般的叫杨云溪忘怀不得?

    看着朱礼面上神色松动,杨云溪便是趁热打铁;“经历这么多事,大郎若还不信我对大郎你的心思,我亦是无话可说。”

    杨云溪的语气里带着一点黯然。

    朱礼听得分明,不由自主便是反手握住杨云溪的手。只是要说出什么话来,朱礼却也是说不出来,只是手指紧了紧。

    杨云溪看了一眼自己被握得有些发疼的手,最终笑了一笑:“大郎,我纵对他担忧,也不过是因为想还了他的恩情罢了,两不相欠,便是心里自然也不会再记挂什么。否则总觉得心里是亏欠的。就好比这一次,若不是他及时赶到,如今只怕这世上也并无我这个人了。”

    朱礼叹了一口气,手指又收紧了几分:“我并不是小气之人。只是他——”想起那些传闻,朱礼心头自然还是不舒服的。

    “他是他,我是我。”杨云溪轻叹一声,自然知道朱礼只怕应该也是知道陈归尘心底那些小心思的。当即叹了一口气,“其实今日我知晓此事,也并非是想不到大郎你被我一问心里必然不痛快。只是我想着,夫妻既是要同心同德,这样的事情你瞒着我藏着,只怕永远都是个疙瘩。”

    杨云溪说的这话,朱礼自然也是明白又清楚,当即微微有些动容。只是道歉的话到底说不出口来,只能是默默的松开杨云溪的手旋即又握紧了。

    杨云溪靠过去,主动去捧朱礼的脸颊,好让二人四目相对:“大郎怀疑任何人,也不该怀疑我才是。我的心意,大郎该明白。”

    朱礼伸手将杨云溪揽得更近一些,两人最终额头相抵。朱礼这才轻声开口:“我知你当初是极想出宫的,所以我始终心里觉得……”

    让朱礼说出这么一番话显然并不容易。若不是今日杨云溪说这么多,又触动了朱礼的心思,只怕朱礼未必会说出这么一句实话来。

    杨云溪听了朱礼这话,心底微微有些震惊朱礼知道得如此详细。同时却又是轻声浅浅一笑,轻轻撞了撞朱礼的额:“大郎真傻,此一时也,彼一时也。哪里可能一直是那般呢?而且,进太孙宫也并无人勉过我,这是我自己的意思。”

    虽说当时是想着避开陈归尘,又想着为了报答古青羽,对朱礼倒是并无什么想法。可是说白了,到底还是她自愿的,并无人胁迫她什么。

    而事到如今,自然更谈不上后悔。

    而且纵然后悔,这些也是绝对不可能表现给朱礼看的。

    杨云溪浅笑着,又开口说了一句:“你看,幸而我却是自己问了你。若是想歪了非要瞒着你自己去打听,只怕你知道了心里又不知会如何想了。到时候这么一个小小的疙瘩,倒是要成了那镜上的裂痕了。”

    覆水难收,破镜难重圆。破碎的镜面,纵然再拼凑在一起,到底还是有了痕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冠盖六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婉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婉音并收藏冠盖六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