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冠盖六宫 > 610.第610章 对上

610.第610章 对上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着朱礼这个架势,却是明显的要跟皇帝对着来的。

    而皇帝这一句废太子,显然也并不仅仅是气头上的话罢了。或许皇帝根本就是早有想法,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气急了说这么一句话。

    这话一出口,皇帝自己愣了一下神。似乎从来没想过这一句话会这么轻易的说出口来。

    而朱礼则是微微的眯了一下眼睛,眼底有明晃晃的嘲讽,似乎在无声的道:“看,父皇,你还是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朱礼最后甚至是真的唇角挑了一下:“父皇想要废太子?废了儿臣,父皇想要立下谁呢?”

    朱礼这话却是有点儿问住了皇帝:是啊,废太子容易,关键是之后再立谁呢?原本朱启倒是合适,可是现在……至于其他几个庶出的儿子,却是一个比一个没能耐。小儿子倒是讨他喜欢,可是到底太小了一些,连序齿都没有。

    但是皇帝即便是被问住了,显然也是不可能承认的。当下轻哼一声,言道:“老三极好,想来做太子也不差。”

    朱礼倏地笑了,这一次是真真切切的笑了:“父皇不然试试看?我猜老三他不敢如此。”

    皇帝被朱礼这般态度气得一噎,只觉得是莫大的挑衅:“混账!”

    “父皇废太子之前,想想皇祖父的遗诏。再想想,西北大军的军权。”朱礼双手交握在一处,含笑看着皇帝,眼底却是冷淡:“我并无对父皇不敬之心。只是这件事情,还请父皇看在儿臣也是做父亲的份上,让儿臣来做主罢。”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其实也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废话的必要了,

    朱礼也懒得再废话,转身就走。事实上,墩儿出了事儿,他也不过是刚得了消息,什么反应都还来不及做,便是被皇帝叫了过来。

    朱礼在走出那扇门的时候,倒真真是有那么一点儿松了一口气之感的。他甚至嘲讽的想:废太子就废太子,又有什么大不了?

    不过这样的念头也仅仅是一闪而过罢了。很快他唇角的嘲讽就拉大了:而今除了他,谁能胜任太子一职?谁又能够敢去要那个位置?

    皇帝若是真要试试看,那么最后恼的肯定不是他。而是皇帝。

    皇帝之前的权力就被朱启架空了不少,纵然最后朱启落败,权力都被收了回来。可是说句实话,那些收回来的权力,又有多少是真正的回到了皇帝手里呢?

    更别说太上皇帝之前还给朱礼留下了一些底子。

    朱礼侧头看了一眼一直埋头跟着的刘恩,淡淡出声:“若是父皇真要召集大臣,便是让他召。我倒是要看看,谁敢同意他废太子。”

    到了这个地步,谁敢废太子,自然就是等于站在了朱礼的对里面。

    这个时候站在朱礼的对立面,结果可想而知。

    朱礼如今也是发了狠了。

    一场无声的博弈似乎就要在此展开,一方是父,一方是子。

    其实朱礼今日说这番话是有些不恭不敬不孝的。站在君臣的角度上,更是有点儿大逆不道的味道。只是朱礼却是不后悔,再来这么一次,他却是依旧会这么做的。

    不然呢?再认错?再低头?然后任由自己的妻儿都被赶出宫去?他若是真窝囊到了这个地步,别说做太子了,就是做了皇帝,又有什么意趣?

    所以,退无可退的时候,自然无需再退。

    而不退的结果,就是对上。至于对上之后,便是各凭本事说话了。朱礼敢跟皇帝呛声,自然也是有依仗的。

    只是父子对上的结果却是并不好受的。

    朱礼纵然之前态度强硬,可是这会子走出来后,到底是心头有些不是滋味。

    皇帝虽不像是个慈父,可是毕竟也是他父亲,做儿子的这般和父亲抵着来,到底也是不对。纵是无可奈何,可是却也是失了孝道。

    “去太子宫看看,”朱礼揉了揉眉心,最终这般说了一句。

    而杨云溪这头也是被墩儿也发作了的消息惊得完全是失了冷静。

    以至于她甚至失态到捏不住勺子,一勺子药全撒在了衣襟上不说,勺子更是“当”的一声撞在了碗上,发出了老大的一声声响。

    杨云溪惊了一下,差点就将手里的碗扔了。不过到底最后还是镇定了下来,将碗递给了璟姑姑,强作若无其事道:“姑姑继续给小虫儿喂药罢。我去看看到底怎么一回事儿。”

    璟姑姑其实这会子心里也不大好受,不过到底也是过了这么一会儿了。加上杨云溪也都这般了,所以璟姑姑倒是要好上一些。

    璟姑姑接过药碗,强自压下情绪:“主子别担心。”只是语气到底也是染上了几分凝重就是了。

    杨云溪匆匆退了出去。一转身就是再也克制不住情绪,登时阴沉了脸色。而一出了门后,更是立刻沉声追问:“不是之前还让太医诊断过?怎么突然就突然这般了?”

    岁梅的脸色也有点儿青青白白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不过听说是因为小胡贵人故意瞒着众人的缘故,一直到了如今不能瞒了,这才请了太医过去。”

    杨云溪气得将旁边的花盆扫落到了地上,“她是蠢猪吗?”

    岁梅看着杨云溪这般,倒是有点儿惊到了:“主子仔细别伤到了手。”

    杨云溪却是顾不上岁梅的劝说,只是连连冷笑:“你说说,出了这事儿,她揽得住吗?她这是要害死我们所有人不曾?她一面说墩儿是她的希望,一面却又做这样的事儿。她到底当墩儿是什么?”

    若是顾忌墩儿的死活,胡蔓就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胡蔓为什么要瞒着?要么是怕被送出宫去,要么就是怕被人指责。可是不管哪一样,胡蔓却都不该做出如此糊涂的事情来。

    胡蔓这般,谁能救得了她?而且胡蔓不只是害了墩儿,更是害了太子宫这一干人等。

    杨云溪心里很清楚,她这里之所以到了如今也没被送出去,一则是因为毕竟她隔离得早,二则也是小虫儿一直没再恶化。

    可是现在呢?墩儿也是如此了,宫里哪里还能容得下她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冠盖六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婉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婉音并收藏冠盖六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