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狐玺 > (9)仇恨

(9)仇恨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未时已到!”

    那尖细的嗓音再次扬起,回荡在整个王宫,顿时,钟鼓哀婉齐鸣。

    羲和殿庄严如故,我驻足门前静静回望西南方向的天空,叔母后下葬的王陵就在那里。

    我不由自主地跪了下来,朝着那西南方向规规矩矩地叩头三下,叔母后,狐玺不能亲自送您,只有在这里向您跪别。

    我泪盈盈起身,毅然走进羲和殿。通传的宦官大约早已看见我在门外,待我进门的时候,他便赶紧躬身跪拜道:“奴才恭迎公主圣驾,王上此时正在偏殿,奴才刚刚已通传过,公主此时便可进去。”

    我微微颔首,朝着偏殿走去,门徐徐打开的那一刹那,我心上似结了一层霜,叔父王正素服威坐在那一方宽大的赤金飞龙御案前,专注地翻看着手中书卷。

    我一步步走近,静静看着眼前这个人,那感觉忽远忽近,一时间骨子里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疏离。

    “侄女狐玺,拜见叔父王。”我以礼跪拜。

    “起来吧。”他声音变得低哑而略显疲惫,只抬眼瞥了我一眼,便又继续翻卷。

    “诺。”我小心翼翼地起身,静静立在一旁,余光里瞥见他鬓上新添了几丝华发,心略略一沉。

    “你是不是很恨叔父王?”他低哑的声音多了一分柔和,那眼神里恍若又恢复了平日里的宠爱。

    只是被他这样轻轻地一问,眼泪便从心底瞬间奔涌而出。

    “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要我嫁给幽王?”我目光寒冽,口气异常冷静。

    只见叔父王将手中书卷轻轻合起,注视着我,坚定地说:“因为只有你可以灭幽。”

    我怔怔地看着他,惶然不知他何出此言,纵然有不凡之处,也不过是这乱世中一个弱女子罢了。天下枭雄诸多,我一介女流如何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何况是那个令六国皆束手无策的幽国,这是我想也不曾想过的事情。

    不,这是借口,全都是他利用我的借口。

    我冷笑道:“莫非叔父王是要我效仿褒姒、息妫之道吗?”

    “是。也不是。”叔父王看着我,顿了顿,接着说:“你不是褒姒,也不是息妫,你就是你,司徒狐玺。你比那二人胜之远矣,她们不过以倾国之色祸乱了君王之心,又生正逢时罢了。而你是寡人精雕细琢的骄傲,你不但能乱其心,更能乱其智。心智乱,则政乱,政乱,则国乱,乱则亡矣。”

    我心如死灰,面上依旧是冷冷的笑意,心中只暗叹自己这悲凉的身世,若是我父王还在,他也会令我如此吗?

    “倘若你父王还在,他或许也不得不如此。”叔父王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一语中的。

    我心中甚是不服,微微扬起脸道:“那叔母后呢?她也希望如此吗?”

    叔父王神色略有变,冷凝了面孔注视着我,嘴角有十分僵硬的弧度,半晌,才缓缓说道:“玺儿,你若是恨叔父王,你便大声地说出来。”

    我惨笑:“恨?有用吗?您会因为我的恨而舍弃我这颗棋子吗?您舍得吗?您苦心孤诣这么些年,在我身上倾注了那么多心血,为的不就是今天这一步吗?”

    他面色铁青注视着我,伏在案上的那只手紧紧地攥着,另一只手伸出的那根手指向我,仿佛被我气得说不出话来。

    “叔母后究竟为何突然薨逝?”我怔怔地盯着他,目光中有犀利的疼痛与忿恨,“不要告诉我她是突发恶疾,不治而薨。”

    他仿佛被我问住,眼眶有了些许的湿润,忽而温和道:“你只想知道你叔母后为何薨逝,难道就不想知道你父王当年是如何不治而崩的吗?”

    “父王……”我失神喃喃道。

    如惊雷贯耳,霎时间,心底隐匿了多年的伤痛丝丝缕缕如茧自缚,几欲窒息。

    叔父王沉沉一叹,便向我如实描述了我父王当年遇害惨死的情景。

    当年我父王正值盛年,西虬也是兵强马壮,而他自幼习武,骁勇善战,在未继承先祖王的王位时,就曾多次带兵亲征大小战役,几乎战无不克,而那次害他丧命的林州郊野之战不过是一次小小的战役。

    当年幽王东方甫尹主动提出要两兵切磋,并要两国国君亲自上阵,谎称君子之战不以杀戮为目的,只是比试比试两国的军队实力而已。虽是小战却是涉及国之颜面的大事,父王为了信守承诺,便按了事先约定好的,只挑了三千名精兵强将前去应战,甚至连一支应急的后援队伍都没备下。

    谁知那东方甫尹果真阴险狡诈,毫无半分信用,就在两军激战之时,从山坡上冲下来两只支披甲戴盔的幽国精锐骑兵,致使我军腹背受敌,惨遭围攻,父王被东方甫尹从后背连发三箭直穿心脏。

    我外公料到情况不妙,带了一支援兵及时赶到,才将父王与余下不足百名残将解救回营。那东方甫尹弦上功夫十分了得,箭箭都射中心脏要害,鲜血浸透了父王的战衣,父王回到西州时已无药可治。

    我至今清楚的记得父王驾崩之后,母后就一病不起了。她哭得惨白的脸如凝霜,她只对我说父王是在战场受了重伤不治而崩的,并未告诉我当年的那场战争是怎样的一番情形,以及我父王他是如何负伤的。

    而今,我听着叔父王所说的这一切,意外之余,仇恨的泪水早已打湿了衣襟,枯瘦的双手攥的几欲爆裂。

    虽然母后临终前曾再三叮嘱我,生死有命,莫要多想父母之事,只要我好好活在这世上,安稳本分地度过此生。但也许是因我那时年幼,母后觉得她一离去,我便是孤身一人在这世上,她大概是不想我整日背着伤痛与仇恨度日,所以才并未告诉我这些。

    可此番血海深仇叫我如何能不报而安?好一个背信弃义奸诈暴虐的畜生,东方甫尹,这个名字只怕我此生都挥之不去。

    只要一想到父王为他亲手杀害惨死,母后又因此悲痛欲绝地离世,我的心底就顿如有千万棵小火苗熊熊燃烧,恨不能即刻将此人碎尸万段,剁成肉酱,抛至荒野喂狼群。

    叔父王说罢,竟不顾有宫人在侧,当面泪如雨下,泣声说:“我为何逼你自幼与太子在一处读书,并请了最好的乐坊师傅教你能歌善舞、精律通音,定要把你培养成举世无双的公主。如此,玺儿你可能理解了叔父王一番苦心?”

    我扑通一声跪拜在地,泪蒙蒙地说:“都是狐玺错怪了叔父王,对叔父王多有不敬之处,还请叔父王责罚。”

    “快快起身。如今我的玺儿已长大成人,寡人方才敢把这些告知于你,为的就是让你能亲手报这杀父之仇!”

    叔父王泪闪闪地说着,便伸手扶了我起来,又接着道:“至于你叔母后究竟缘何薨逝,也正是为着此事。她苦苦哀求我不要告诉你这些,就是怕你决意去复仇,她说要你一世平安。妇人之心,纵然可以理解。可如今乱世之下,西虬如此空乏,若不除幽王,哪有一世平安可求?你父王与我乃一母所出,亦是我唯一的长兄,这仇恨在我心中已藏多年,恰逢时机,教我如何能忍住不报?你叔母后见我不应,竟以死相挟,本以为她不过是闹闹情绪罢了,不曾想她倒生生服毒自尽了。寡人之所以宣称她突发恶疾,不治而薨,乃是为了保全她的名节啊!”

    按律,后妃自尽乃是大不敬,是不可入葬王陵的,更不可追封谥号。

    看着叔父王老泪纵横,我心头如千刀万剐,万万没想到叔母后竟是为我而死的。叔母后,我知道你真心疼爱狐玺,可这杀父之仇不报,狐玺怎能独自苟活于世呢?早知如此,狐玺当初万万不该求您护佑的。如今,让玺儿情何以堪哪?

    这一切都是因东方甫尹而起!若不是他,我父王不会死,母后亦不会死,叔母后更不至如此!这一笔笔的血债,我定要那东方甫尹一一血偿!

    “寡人虽子女众多,却不曾如疼你一般疼爱其他,寡人与你叔母后一样舍不得你,这些年的父女情分你当有感知的。寡人若是有万分之一的法子,就绝不肯令你只身犯险。你心里也许会怪寡人狠心,可若不如此,到头来终有一日你会恨寡人,而寡人也不能原谅自己啊。此番良苦用心,只待你能体谅啊。”

    闻见他声声如泣,我亦心如刀割。

    我再次跪拜在叔父王跟前,喃声道:“多谢叔父王成全狐玺为父报仇,多年教养之恩,侄女终身不忘。明日,狐玺便随和婚使节前往幽国!幽国不亡,狐玺不归,幽王不死,狐玺不活!”

    “好!不愧是我西虬的长公主,寡人的好女儿!此番前去,虽是去报仇,但千万不可莽撞,无论遇到什么麻烦,你首先要保全自己的性命,你要想方设法抓住幽王的心。幽国有我西虬内应,此人会暗中与你接应并保护你,寡人也会定时派人给你音信。一切要静待时机,听从安排。”

    叔父王的眼中闪着奇异的光芒,我此时亦是去意已决热血沸腾,连连向他叩头作别。

    出了羲和殿之后好远,我透过碧芜园悠长的门洞,伫足回眸凝望着身后熟悉的一切。

    算是一场无声的告别吧,从此我的心中将只有恨,我要时刻警醒自己,决不能爱上这世间任何一个男子。因为只有这样,我才可了无牵挂游刃有余地去复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狐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姿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姿年并收藏狐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