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冷魅首席戏娇妻 > 021:发小、开房

021:发小、开房

作者:画村如锦2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柴安安拿过手机一看,赶紧按了关机;像是手机上那个来电号码是怪物,随时能跳出手机咬她的手似的。

    廖镪停箸:“安安姐,是谁呀?那么紧张!”

    “不是,开机吵的吃饭不安心,关了省心。”柴安安虽然有些神魂不安,却极力地掩饰;因为她现在解释什么事的心思都没有。

    这一顿饭,别的菜柴安安几乎都没有吃,只是吃光了面前那盘蒜泥薄荷。

    到是廖镪饿了,吃的很饱之后看着柴安安说:“安安姐,以前你不开心了去‘薏园’或者‘浪沧夜唱’玩玩就好了。今天你想去哪家呀?你定好去哪了,我给陆铖、晓晓还有成程打电话,到时一起碰头就行。人多,准能让你一会儿就把不开心的事忘记了。”

    这廖镪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个时候陆铖、陆晓晓、成程没有一个打来电话报平安的,说明他们仨还在警局纠结。如果打电话过去问也是白问,估计电话都是在警局的桌子上放着——能看不能接。

    柴安安放下筷子很轻声、很无奈地说了三个字:“我累了。”

    “那我早点送你回家吧,要不叫上晓晓今晚去陪你?”廖镪知道柴安安向来是喜欢热闹的。

    柴安安还是底声强调:“我很累了,没有回家的力气,就在此开个房吧。”

    “开房?”廖镪不止是眼睛盯的很大,声音也反问的很大。

    柴安安的耐心有些匮乏:“是呀,开房!开个房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好吧!”廖镪无可奈何地回答。在这浪沧城里,如果换个男人和城花开房,这时可能会欣喜若狂。也就是廖镪明白自己是不能有什么过界的想法的,要不然会死的很难看。

    一小时后——

    柴安安在某个套房里对着廖镪吼:“不脱衣服睡一床有什么不行的?你丫的从小就爬我的床,今天就一晚上陪陪我吧,你还那么多顾虑。”

    “不是的,安安姐,其实我很愿意的。就是怕到时传出去对你名声不好。”廖镪说的声音真得很小,眼睛不敢看柴安安。这时的感觉是柴安安是男生,廖镪才是女生似的。

    这也不怪别人,谁叫廖镪生下来就生活在柴安安阴影下呢?

    廖镪的父亲廖一龙多年前就是柴安安那个“标准后妈”——柴郡瑜同生共死的同事;柴安安经常被放在叶莲那里是再正常不过的。

    廖镪对从小在大人面前异常安静,在大人背后花样百出的柴安安是又反抗、又崇拜的。

    反抗的原因就是柴安安做的坏事基本都是廖镪顶罪,可是柴安安总有办法让廖镪坚强的“坦白从宽”,还能让廖镪在惊吓中不受罚。

    比如,七岁时的柴安安带着廖镪在“依人善面”玩。廖镪家那只猫平时是一见柴安安就跑,那天柴安安不知是哪根劲不对了,非要抓住那只猫。结界爬橱子时蹬到了高脚花架,花架倒了,上面放的不是花,是一个唐三彩的陶盆,里面养着鱼。

    其实吧,鱼不值钱,盆也不值钱,关键是买那个盆的人值钱。

    原来“依人善面”是廖一龙当年恋人加同事——陈笑笑开的美容店,那里还是当年特案队‘浪尖组员’长聚的家。陈笑笑当年为了柴安安那个‘标准后妈’已长眠地下多年;可是屋里的东西只增加从来没减少过。

    柴安安打碎的这个彩陶盘就是陈笑笑买的。里面养得也不仅仅是鱼,还有某些人对某些不能更改的失去一种无奈的、沉默的怀念。

    大人们闻声赶来的看到的场面是七岁的柴安安正在哄四岁的廖镪:“别怕哦,有姐姐在呢,他们不会打你的。”

    结果,就是廖一龙站着呆了半响,然后蹲在地下一点一点捡那个陶盆的碎片。

    廖镪被叶莲一把纠过去就准备上鞋底。

    这时的柴安安不愿意了,她异常勇敢地跑上去护着廖镪说:“莲妈妈,你要打就打我吧。是我没照顾好弟弟。”

    “你看看你,你就不跟你安安姐学着点。”叶莲看了一旁的丈夫一眼,对柴安安说道:“安安,你站一边点,我今天非要教训一下这小子不可。小不教,指不定长大了成什么样呢。”

    “哇——不要打,不要打人。他们当警察的总是爱打孩子,莲妈妈你也要学他们吗?你可千万不要学他们呀。”柴安安就突然大哭了起来,或许是因为内疚;或许是怕廖镪把事实说出来;或许是怕她那个做警察的“标准后妈”忙完事来接她时发现事实真相。

    还好,柴安安这嘹亮的哭声很起作用,她的莲妈妈没打廖镪了,反而过来哄她:“安安别哭,莲妈妈不打人了。莲妈妈也不让警察随便打孩子。”

    廖一龙始终没说一句话,好像这世界只有他和那个陶盆存在。

    陶盘的碎片发出蓝幽幽的光,闪出了廖一龙这条硬汉眼里某种疑似泪光;闪出了当年浪沧城里全城轰动的悲惨一幕。

    一个陶盘砸出了多年前的浪沧城的惨事。

    叶莲是个心细如发的母亲,她明显的看到廖一龙的脸色吓着两个孩子了。所以她把两个孩子带到安全地带之后给两个孩子讲廖一龙为什么会因为一个陶盘拉脸。

    由此可见,叶莲也不希望孩子们误会廖一龙。

    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时,柴安安还不是很明白。白雪公主和白马王子吻过之后就能在一起。廖一龙和陈笑笑是恋人,肯定也吻了。为什么廖一龙和陈笑笑吻了之后还能不算数?要到不能说话时才后悔?关于这些疑问,或许是叶莲没把细节说清楚;或许是柴安安毕竟太小、毕竟时代不同,柴安安没有理解陈笑笑当时所处的背景。总之不太明白的柴安安也就闷在心里了。

    不过,在心里柴安安对廖一龙有了新的看法,她内心承认:廖一龙虽然没有最后那次救到陈笑笑,可是廖一龙还是算得上英雄的。有时她看着莲妈妈脸上的笑容就想:莲妈妈只所总是那么幸福,是因为她嫁了英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冷魅首席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画村如锦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画村如锦2并收藏冷魅首席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