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冷魅首席戏娇妻 > 139:快感:首席秘书室11

139:快感:首席秘书室11

作者:画村如锦2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自从陆铖对柴安安说了陆家儿媳妇是一定要能见世面的那一席话之后,她就在心里强迫自己不要再依赖陆铖了;当然更不想让陆铖再听到她哭。

    浪沧城的黄昏,残阳如血,海风如诉如泣;潮汐在不知不觉中慢慢上涨。

    柴安安像一个石化了的雕像,没有半分要离开的意思。

    她想了很多很多的开心往事,特别是小时候的事,那里面有廖镪、陆晓晓、成程、陆铖、沈笑尘等人。可是经历了一帆风顺地长大过程之后,她的世界在短短的时间内因为自己的任性、叛逆,就发生了逆变。

    人生发生逆变的主要原因,柴安安也明白——就是违背了妈妈训话之一“不要去成人场所”。

    所谓“成人场所”,柴郡瑜的定义其实就是普通人不要去的地方。柴安安对“成人场所”理解,就是长大了就能去的地方。

    自己的妈妈都敢去成人场所排查,抓坏蛋。她柴安安有什么理由不敢去?

    其实吧,柴安安就是想证明一下,妈妈柴郡瑜不让去的地方,她柴安安去了也能全身而退;而且她要轰轰烈烈的去、轰轰烈烈的全身而退。

    于是,柴安安选择轰轰烈烈地去成人场所卖吻。只是出了点让她怎么都想不到的小意外,她竟然引出了狼一样的郝麟,怎么甩都脱不了身。

    现在她后悔没有听妈妈的话好像为时已晚。

    不听妈妈的话,向来都会把自己陷入困境。其实这点道理柴安安小时候都懂;因为童话里早就说过了。

    如:海的女儿因为不听妈妈的话,私自到海面上游泳,然后遇上落难的王子且救了王子……然后她通过和巫师的条件交换(用声音换自己变成人,如果王子结婚那天娶的不是她,她就要死)来到王子身边……然后等待她的不是美丽的爱情,而是不能说话、自己的心声永远也没有人能懂的悲伤经历……最后巫师给了她活下去的机会(只要她亲手杀死王子她就能继续活),而她选择在太阳出来之前化成了泡沫永远消失。

    柴安安一直没明白海的女儿选择变成泡沫的真正原因。她一直为海的女儿悲伤到大。

    如果是她柴安安做选择的话,她就选择和王子一起同归于尽。

    哎——同样都是不听妈妈的话。海的女儿遇见的是王子。她柴安安遇见的是魔鬼郝麟。人鱼之分,天壤之别呀!

    还好,在作决定上,她柴安安不想像海的女儿那么“伟大”——宁愿自己变成泡沫也要成全王子的幸福。

    总之,不管是柴安安还是海的女儿,都犯了同一个错误,就是——她们都不应该染指不属于自己世界的生活。海的女儿不应该强求人类的情感生活。柴安安不应该涉及成人场所的危险游戏。

    海。表面上看似博大精深,它对自己女儿的选择无能为力;那么对于柴安安的困境。它更是爱莫能助了。

    再说,在那块碓石上坐了多久,柴安安自己都不关心。

    因为再一次想起了海的女儿的遭遇,她给自己新立了信条,是:“你若翻脸,我便远离;逼极了鱼死网破。”

    最后柴安安觉得一点也不解恨,加了一句:“郝麟,你休想得到我的任何成全。”

    …*…

    在柴安安想着海的女儿发狠时,海风中有个冷幽幽地声音在和郝麟通话:“我真不知道海有什么看头。她都坐一下午了。是想跳海吧!想跳海也不快点跳。女人真是优柔寡断。”

    郝麟尽量装作平静,问:“你是说。她一下午都在海边?”

    “是的,我都想帮她一把,只要轻轻一推就下去了。那样我就解脱了,这浪沧城可能真不适合我。感觉在这里,我生活的缩手缩脚的。连开车都不敢超速。太憋屈了!”冷幽幽的声音说到这时得不到郝麟的及时回复。他又加了一句:“我再请示一下,要不要帮她一把?”

    “你别胡说,看好了她。她要真是跳了,你也得救她。”郝麟的回话平静、肯定。

    “让一个向来习惯杀人的人救人,也只有你想得出来。”有些事当事人急,太监是不急的。

    “我这走不开,你看好了。”郝麟的意思很明朗,让柴安安继续在那坐着。

    “哎——”冷幽幽的声音一声长叹之后,通话结束。

    …*…

    夜半,浪沧城好不容易安宁了,可浪沧城的海好像并没入睡。

    柴安安依然坐在礁石上听着——似是从海底发出的沉闷呜咽声经久不息。

    这人心情失常的坏时,会发现整个世界都会跟着悲惨异常。

    一个高大的人影在快速地靠近柴安安,可是柴安安竟然无知无觉。

    也难怪,她没觉察到,一是因为海的声音很强大。二是因为那个人影并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突兀的被从后面抱住时,柴安安本能的双肘平开。可是因为力道不足,根本没有任何效果,反而起了反作用,让对方抱的更紧。

    “安安,是我。”

    柴安安知道是郝麟,意识上想反抗,却因为一个姿势坐得太久腿麻木了致使其它的动作都没法施展。

    “天,你怎么这么凉,我们赶紧离开这吧。”郝麟不待柴安安回答就抱起她往回走。

    知道自己的力量和郝麟相差太悬殊,又加上一天滴水没进不说,而且一粒粮食也没有吃,柴安安决定保存体力,没再做任何挣扎。

    要上郝麟的车时,柴安安出口:“放下我,我的脚不麻了。我要开我自己的车。”

    听着柴安安平静的口气,郝麟还真是心里纳闷。接常规,柴安安应该生气。踢呀、咬呀、骂呀……都是柴安安被欺负后的正常表现。像这样不挣扎可能就是腿麻了。可是用这么平静的语气说话那就有些不正常了。

    见郝麟呆怔着不出声,柴安安又强调了简单的四个字:“放我下来。”

    郝麟只有放柴安安下来。

    然后跟着柴安安往她的车走去。

    站在自己的车门边,柴安安没开车门,也没回头看,只是嘴里说:“我自己能回去。希望你不要再跟着我。”

    “安安——”郝麟这时还真不知说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听了,让我回家休息;明天我会准时上班。”柴安安这些话已经很明白了,如果郝麟还跟着,她明天就不上班了。

    郝麟当然也能听出柴安安话里的意思:“好吧,我不跟着了。你明天睡够了再来上班就行。”

    有没有见过一个首席执行官对下属说“睡够了再来上班就行”。没见过的多看看郝麟两眼。是个管理者都会鄙视这样的执行官。就连柴安安也鄙视他。

    柴安安的鄙视表现在她上了车后跟着就锁了车门,然后看都没看郝麟一眼就启动车子扬长而去。

    郝麟呆怔在当地,看着车子的灯光都没影了,也没有动。

    在他身后不远处,闪出了一个身影,冷幽幽地说:“我说,你这是为什么呢?跑来抱抱就算了?女人吧,你相中了就上。别宠!哪怕是假装相中的也不能宠。”

    “你别充当行家了,你一生中最失败的是什么你想过吗?”郝麟不是说过把这个人当师傅尊重的吗?怎么这时的口气一点也不像徒弟应有的语气呢。

    “没想过。”冷幽幽地回声,并没因为郝麟的态度有任何情绪波动。

    “就是你从没花心思去了解过女人。你的心思都花在研究男人身上了。所以这件事上,你少不懂装懂。”郝麟气更不爽。

    “哼!”冷幽幽的声音显然不满了,郝麟好像真戳到他的痛处了似的。

    并不管对方的已经被剌激了,郝麟出口在摧:“你还不走,到时能跟上她吗?万一她不是回家呢?”

    “我给她车上放了个小玩意,开去哪我都能追上。”冷幽幽的声音一点也不着急似的。不过不一会儿一辆车箭似的离开,去往柴安安消失的方向。

    海边就剩郝麟一个人站在那了。他没有立刻离开的意思,就那么站着像已经变成了石头似的。

    夜渐深。

    风渐冷。

    萧索的灵魂颤颤地在呻吟。

    是痛?

    还是相思声?

    …

    第二天,柴安安按时到了办公室。在没有想到其它路走的时候,她决定先上班。再说,不上班,她也害怕郝麟会有其它的更过激的动作。

    一上午,郝麟没有露过面,这让柴安安心里安定了些。

    由于陆晓晓有了新的工作分工,办公室的细碎活又落到了柴安安的身上。也正因为这样,她觉得上班时间过得很快。

    接下来的日子, 柴安安中午照常和同事一起吃午餐;晚上就回家给自己做饭吃。陆铖约吃饭,柴安安能推就推了;自己一个人心情不好就行,她不想拖累陆铖也跟着心情变坏。更主要的是,她还没想到有效的办法对付郝麟之前,得先力争不给郝麟借口找她麻烦。

    郝麟多天来像是很忙,没有再骚扰柴安安;也可能跟柴安安一个人生活的现象有关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冷魅首席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画村如锦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画村如锦2并收藏冷魅首席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