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冷魅首席戏娇妻 > 194:着陆:一晚上的相思

194:着陆:一晚上的相思

作者:画村如锦2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知不觉,柴安安和郝麟在船上生活了一星期。

    这几天,柴安安看到郝麟的脸就躲。郝麟脸上的结疤大部分脱落,红与白加上还没有脱落的黑痂。

    一句话,郝麟的脸比刚受伤时更花。

    柴安安躲避郝麟口头上的理由是她不想看郝麟现在这张花脸。其实她的内心知道因为自己怕。怕什么呢?就是初上船时的那两天,郝麟恶狼似的表现,让她真的怕郝麟近她的身。

    郝麟在后来这三天也比较奇怪,突然就疏远了柴安安。

    柴安安躲着他,他也没刻意去接近柴安安了。像是他真的怕柴安安嫌他的脸太花似的。

    一星期过去,陆晓晓还没有一点消息。柴安安不勉有些沉不住气了。看见郝麟,她远远地就喊:“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晓晓,说个准确时间不行吗?”

    郝麟没有搭理柴安安,依然看着海的尽头与天接界处——傍晚的海面也别有一番风味。

    柴安安一步一步地走近。在郝麟的身后又问:“什么时候?还有多久,你说句准话行吗?”

    “准话就是你太不合作了!”郝麟突然转身抱起柴安安走向了舱内。

    原来,郝麟这三天离柴安安远点,就是想离诱惑远点。因为过了头两天之后,他发现,他很享受的事,到柴安安那里却好像很痛苦似的。

    郝麟有些不解,想着他和水婉儿做那种事时。水婉儿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水婉儿是越做越带劲、越做越精神的人。

    不像柴安安这样,因为吐脸色变得很苍白;因为体力不支,总是迷迷糊糊地说胡话,有时候还在梦里骂他。

    当然。郝麟在心里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柴安安越是这样,他越是无法自拔。柴安安的嬉、笑、怒、骂无一不让他心里悸动。和柴安安在一起时,他迫切地希望自己忘记一切世间的烦恼,就只有他和柴安安单纯地在一起。

    以前,他对水婉儿那是定期的生理需求。

    可是对柴安安呢,那种感觉,他无法用语言传递。他就是想要,一直要……

    柴安安的体质本就不如水婉儿,再加上他没有节制的两天两夜。

    为让柴安安恢复活力。郝麟这三天都和柴安安分房睡。然后连吃饭时。他也不是坐柴安安身边了。而是坐在大餐桌的对面,连眼神都很少看柴安安。

    柴安安清静了几天,身体是恢复过来了。可是陆晓晓这个大心事。一直搁在她心里。

    这不,实在是搁不住了,追着郝麟问开了。

    没想到,她一走近郝麟。

    郝麟就自控不了了。

    被放在大床上,郝麟很快就进入了柴安安的身体里……

    柴安安又感觉到了痛,不由地紧皱眉头。

    郝麟这才意识到了什么,开始吻她——难得的温柔。

    奇怪,随着这种带温柔的吻,身体的痛竟然减退。于是出于某种本能,柴安安配合地接纳……

    郝麟就算在挪动身体时。她竟觉得的没有先前那么痛了。

    可是,她下一刻发觉,郝麟竟然是想看到她痛,听她喊痛,动作弧度越来越大……

    或许是痛得麻木了,柴安安看到了海浪,一浪接一浪的高,最后漫过了天际,淹没了世界!

    …

    醒来时,柴安安看到了窗外一丝淡淡的苍白晨光,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郝麟竟然吻住了她。原来她是被郝麟的体重压醒的。

    想到了每次开始时的痛,柴安安想求饶,可是没有机会,郝麟吻得她感觉自己要被闷死了时才松开。她还没喘匀气,身体再次感觉到了郝麟压倒一切地侵入。

    虽然不再似先前的那种痛,却还是很不舒服,柴安安拼命的扭动身体反抗。没想到她越反抗郝麟越是兴奋,随着她的扭动、退缩,他步步逼近……

    再次陷入沉睡着,她只隐约说了一句:“郝麟,你不是人。”

    郝麟有一丝笑:“做人不做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让我对别的女人的身体再无兴趣时,你得负责。”

    郝麟的话,柴安安没有听见。

    她又睡着了。

    入睡或许是最好逃避现实的借口,柴安安这一觉睡得很沉。如果自己能做主,她就想就样一睡不醒。

    只是柴安安没有长久睡下去的运气。

    她听到了郝麟的声音:“安安,醒醒。吃点东西。”

    她不想理郝麟,可是感觉郝麟的气息逼近时,她睁开了眼。

    郝麟在她的眼里成了真正的恶魔!

    如果想要活下去,她就只有快点回到人间,那样,郝麟还会有所顾及。

    最后,柴安安只有说:“如果陆晓晓在哪,你真得不知道的话,我们不如回浪沧城再说?”

    这么好的台阶,郝麟当然要下了。

    其实郝麟也因为这次一直满足不了柴安安的要求,内心有了不小的挫败感。这么多天,他让游轮一直在划着大圈忽悠着柴安安,让她以为是一直在往前走。他只所以这么做,其实和柴安安一样,也是在等陆晓晓的到来。

    只是郝麟的等和柴安安的等有些区别而已:柴安安把希望寄托在郝麟身上;郝麟却把希望寄托在自己的势力上。

    可是陆晓晓一直没有来。

    柴安安恐惧渐深,感觉自己再等下去,会没命回浪沧城的。

    郝麟却感觉事情比想像中的复杂了。再等下去可能也是徒劳。

    以他背后的几股势力,要在地球上找个人应该不是难事。以往他放话出去要找个人,最多不超过三天就能有下落。可这次,都过去这么多天了,陆晓晓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那真是让他感觉到挫折不小。

    空手而回,这不是郝麟能接受的结果。可是现在不接受又能怎么办呢?

    事实就是这样,一个人平时可能觉得自己是有底线的,不能接受这,不能接受那的。那都是不为难时玩矫情!真正逼到份上了,什么现实都得接受。就如郝麟现在连个人都找不到,他就得接受这个地球上还有一种人隐秘的是他找不到的类别。

    在郝麟的沉默沮丧中,刚好柴安安提出回浪沧城,于是两个人都同意的事,当然就太好办了。

    不日,郝麟和柴安安回到了浪沧城。

    …

    上岸上那一刻,柴安安感觉到了脚踏大地的踏实感。可是一回想在海上的生活,那完全就像场梦。

    那是一场失败的梦!

    让柴安安感觉失败的不能再失败的是,在海上她不仅一无所获;而且成了郝麟盘中的菜……

    到柴安安和郝麟回到归真园自已独处时,她都感觉自己下贱到了一定的程度,竟然成了郝麟的床妇。可当时在船上她却没有反抗,甚至有时候有尽量地去适应。她都不敢相信自己会是那样的人。

    一种深深的沮丧深深的自我鄙视让柴安安茶饭不香。

    不过,回到自己从小到大睡的房间,柴安安舒舒服服地睡了一晚上。

    柴郡瑜和青楠木现在是同进同出,昨天晚上因为女儿柴安安回来了,他们早回来做饭等着柴安安的。吃完饭之后,两个人出门了,过了零点之后才回。大清早,还在休假的柴安安还没起床,他们夫妇给女儿留了个条子之后又出门了。

    柴安安继续睡。

    八点左右,郝麟又来了。

    柴安安起床气就冲他叫喊了:“你还让不让人活呀?怎么又来了?就算你帅的脸上有花,我也看了你那么久了,会有审美疲劳的。赶紧走了,晓晓回来之前,别让我看见你。”

    “起来,我们还有正事要办。”郝麟掀开了柴安安的被子。

    柴安安坐起来抢被子时,被就势坐在床上的郝麟紧紧地抱在怀里:“安安,只分开一晚上,我怎么这么想你?”

    “假装的吧!在船上我们也分开睡过。”柴安安毫不犹豫地戳破郝麟的假话。

    “那种分开也很煎熬,不过我可以随是去看你,因为你就在隔壁;不像现在,我总觉得你离我太远了!”郝麟这是怎么了?他不是冷漠吗?他不是很拽吗?怎么变成这样粘人了?

    还好,柴安安不信郝麟:“别装了,现在我们也很近,邻居。”

    “邻居中间隔着马路,还有院子,房间的间隔。安安,我太想你了!”郝麟说得没错,归真园的别墅都是独立式的,每幢之间都有过车的双车道的路。

    柴安安一动不动的。一定要申明,她不是被郝麟感动了,而是被郝麟吓着了。因为她好像听出了郝麟语气里有三分像是认真的。

    “安安,我想结婚了。嫁给我吧!”郝麟的语气比平时要底沉的多。难道他的求婚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那柴安安不答应也是应该的。

    看——再蠢的人也有明白的时候!

    柴安安立马就否定了:”结婚?你觉得可能吗?我妈妈说过,我闹了这一出,这几年是别想结婚了。说成熟一点再谈婚嫁。”郝麟很无奈也很无力地说:”可是,我真是很想你,离不开你。我一晚上醒了三次,每次都想到你身边来睡。可是你父母又在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冷魅首席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画村如锦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画村如锦2并收藏冷魅首席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