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妃 > 第52章

第52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韩叙近来心情十分的好。

    事情要从两年前他从边关回来之后说起。

    平复了边关外族来犯的动乱之后,韩叙随其父回到了京师,同白景玄彻夜长谈,交代完了边关的情况以及未来形势之后,他便回了家中。除了偶尔会动一些旧友到城郊围场里赛马打猎之外,大多数时间都窝在了家中研究兵法什么的,整个就一古代版的宅男。

    这可愁坏了韩夫人,儿子已经老大不小,跟他同龄的人,大多孩子都不只一个了,他不仅只身一人不说,身边连个伺候的同房丫鬟都没有,这叫韩夫人一度忧心儿子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几次偷偷请了大夫到府中替儿子诊治,弄得韩叙苦笑不得的。

    时值春夏之交,气候甚好,各种宴会接连不断,韩夫人一个不漏的将请帖给拿了回来,塞到了儿子手中,但转眼就被韩叙给一把火烧了,把韩夫人给气得,当天夜里就同韩将军告了状。

    韩将军杂在儿子跟夫人之间,里外不是人,最后只得象征性的抽了儿子一顿,好叫自家夫人消气,背地里又劝儿子,哪怕再不耐烦这样的事,也得做做样子不是。

    韩叙仔细一想,也是,老这么把母亲的话当耳旁风也不是个办法,于是开始了在各种宴会上出现,不过都是露一下面就跑了个没影。刚开始的时候,韩夫人还以为儿子想通了,那段时间里可把她给高兴得,成日里脸上都挂着笑容,只是后来在某位至交的夫人口中听到了真相,气得当即就摔了茶盏。

    于是乎,韩叙当天夜里又被急于讨好夫人的韩将军给抽了一顿。

    好在,自那以后,韩夫人对韩叙的婚事暂时歇了心思,不再过问,他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这一日,风和日丽,气候晴好。

    古代版宅男韩叙难得想出门走一遭,简单收拾了一番之后,便出门了。不说府中一干丫鬟小厮惊讶得要死的表情,就连气得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再搭理他的韩夫人,都没忍住,悄悄从花厅里偷看了一眼,不过在见到他那副不能更简单的行头之后,就一言不发的坐了回去,惹得一旁伺候的丫鬟个个忍俊不禁。

    再说韩叙这边,虽说是出门来走一趟,但是吧,他完全不是出来游玩什么的,而是看府中的兵书什么的,看得厌烦了,于是想出门来看看,能不能淘到点新鲜的东西。

    他的目的地吗嘛,自然就是书局了。

    古今书局。

    他看了看门上的牌匾,觉得那几个字倒也大气,不算辱没了这个名字,便抬脚踏了进去。

    这是伺候他起居的那个小厮给他推荐的,虽然对方看得从来都是一些不知所谓的英雄美人之类的戏剧话本,但想着那小子拍着胸脯的跟他保证,说这里有兵法之类的书籍,还说他亲眼见到过,不过因为不感兴趣,于是也就没有仔细记住名字。

    韩叙犹豫了两天之后,终于决定自己出来看看。

    虽然最终的结果,这家书局里关于兵法之类的书籍倒也真有,不过,完全打开一看,全是些传奇故事,里面的兵法布局,简直就是胡乱编扯,不知所谓,气得他差点儿没掀了那一个书柜。

    若不是在书店里遇上了一个有趣的人,约莫他回到府中,会忍不住修理那个小厮一番。

    远远地看,那是一个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的少年人,捧着一本极厚的书籍,窝在角落里,看得津津有味的。

    韩叙去找所谓的兵法的时候,从旁边路过,一眼就认出了,那哪是什么少年人,分明是一个作男子装扮的小姑娘。

    大夏民风虽然颇为开放,但帝都皇城,天子脚下,到底不比边关那边,稍稍有点身份的人家,都不会让女儿单独出门。

    韩叙不由得来了兴趣,于是凑过去看了一眼,这一看,更好奇了,这小丫头看的还不是什么戏剧化本,竟然是一本早年编绘的山河志,主要介绍了大夏疆域内的风土人情之类的。

    那小丫头一边看着,偶尔还会低声咕哝几句,犹豫声音太模糊了,韩叙也没听清她到底说了些什么。

    宅男呢,是一种神奇的生物,身为古代版宅男的韩叙,无聊之下,竟然随便抓了一本书,坐到了小丫头旁边,硬生生的陪了她一个下午。

    他刚坐过去的时候,小丫头好似吓了一跳,抬起来仔细打量了他两眼之后,便又低下头去继续看书了。

    如此这般,一直到了夕阳西垂,暮色渐渐降临,那小丫头才从衣袖里摸出了一章绘了奇怪图案的小纸条,夹到了正在看的那一页,这才合起了书,放回了一旁的书柜上,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便往外走。

    韩叙等她走了几步,身影就快消失在转角处时,才把手中的书放回了书柜上,也跟着走了出去。

    只见那个小丫头竟然在跟掌柜攀谈着,不过因为不知因果,那对话虽然全听了,却不知是什么意思。

    待那个小丫头出了数据,他才摸了一锭碎银子,放到了掌柜面前,跟着走出了书局。

    没走多久,便又看到了一出好戏。

    只见一堆人围在一起,指指点点的,还伴着交谈声,而那个小丫头站在外围,既不跟人推挤,也能看得清发生了什么事。

    韩叙不由得在心底赞叹,真是一个聪明的姑娘。

    韩叙也走了过去,看发生了什么。

    竟然是卖身葬父。

    一个颇有几分姿色的女子跪坐在地上,正低声哭泣着,素手芊芊,动作不失优美的拭去滑落的泪水。她的面前,放了一块白布,上面写了卖身葬父四个大字,字迹甚至还有几分秀丽。

    一个长得有几分猥琐,且身体十分富态,穿得花里胡哨的公子正在一旁调戏着那姑娘。

    虽然常年在边关,但这样的戏码,韩叙也是见过几次的,都是些妄想攀附权贵的女子,花钱从义庄里买了具无人认领的尸体充当父亲,接着演一出卖身葬父的戏码。

    韩叙有些好奇,那个小丫头会不会上当。

    然而,那个小丫头却再一次颠覆了他的认知。

    只见她在一旁了解了情况之后,犹豫了一下,从袖子里掏出几锭碎银子,走上前去,蹲□子去,放到了那姑娘面前,而后,不发一言,起身便要离开。

    那姑娘哪里会如她所愿,一手仍旧抹着泪珠,另一只手却是飞快的抓住了她的衣袍,哭诉道:“恩公大恩大德,小女子无以为报,只得做牛做马伺候恩公!”

    看吧,到底年龄小没什么阅历,这不是被缠上了。韩叙心想,正准备上去给她解围,哪知,她自己就给自己解了围。

    她转过身去,弯下腰,伸手拉开了那姑娘的手,动作虽然轻柔却不容拒绝,道:“我不过是念在你一届女子,说不定真有什么困难,这次接济于你,那些银子,已是我最后的财产,你不必费心跟着我,我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放手吧,”

    那个哭泣的女子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而后哭得更伤心了,“恩公误会小女子了,恩公大恩大德,小女子无以为报,便只能做牛做马报答恩公了,决计不敢奢想什么!”

    小丫头闻言,笑了笑,“我不想叫你难堪,放手吧。”

    那女子却是不罢休,“求恩公收留!”

    小丫头轻飘飘的说了一句,“少拿那浸了辣椒水的衣袖抹眼睛,到时候真把眼睛伤了,可就因小失大了。”

    那女子闻言浑身僵住,松开了抓住小丫头衣袍的手,后者便走了。

    韩叙觉得颇为惊讶,这小丫头未免也太有趣了些,便不再理会余下的闹剧,跟在她后边离开了。

    只是,越走,韩叙越觉得惊讶,那小丫头所走的路,竟然是朝着他家所在的方向去的,莫不是,她发觉了什么?这怀疑瞬间就被他否定了,因为他敢肯定那小丫头绝不是会武之人,不可能发现他的存在。

    最后,韩叙便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小丫头绕到了他家后面,从一颗靠墙的枝干茂密的树上,爬进了隔壁的院子里!

    韩叙惊呆了!

    回到家中之后,招了伺候的小厮过来,问道:“咱们隔壁,是谁家?”

    小厮用一种颇为奇怪的眼神看着韩叙,被后者狠狠拍了一下,这才捂着脑袋回答,“少爷您居然不知道么,好歹做了这么多年邻里了呢,隔壁是木尚书的府邸啊。”

    韩叙噎了一下,继续问道:“木尚书家可有女儿?”

    小厮这下是真的被惊到了,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眼见韩叙又准备抽他了,才赶忙回答,“木尚书府上有两位小姐,不过,据说大小姐很是自闭,便连身边的人叶很少听得她说话。而二小姐嘛,听闻倒是娇俏可爱,性子极好。”

    “滚!”韩叙见小厮一脸八卦的表情,没好气道。

    小厮笑着退了出去。

    韩叙独自在屋里回忆今日的见闻,思来想去,都觉得这样有趣的事,一定要跟人分享才是,于是,他第二日便进宫去见了白景玄,同他说起了这件趣事。

    而白景玄在听到木府两个字的时候,神情便有些不自然,好似既期待,又有些恐慌,这样的情绪出现在身为帝王的白景玄身上,叫韩叙实在想不通。

    作者有话要说:虐大白了o(︶︿︶)o 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贵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夙夜笙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夙夜笙歌并收藏贵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