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撇下桑鹤轩离开的当天晚上,安思淼还是回到了他们的家。尽管她现在有点不太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但她还是回来了,并且做好了饭等他一起吃。

    桑鹤轩回来的时候看见这一幕,除了硬扯出一个微笑之外完全不知该如何回应。

    显然,他并不比安思淼更会应付这种场面,在这种关系的处理上,无论他还是她,都是新手。

    安思淼这样的人,一旦对方比自己还尴尬,她就会自在多了,她解了围裙从厨房出来,坐在餐厅里朝他说:“快吃饭吧,已经九点了。”

    桑鹤轩下意识看表,果然已经九点多了,今天他回来的晚了点,其实是因为他没想到中午闹成那样,晚上她还会回来。

    桑鹤轩脱了外套走到餐厅,动作很轻地坐到了她对面,他拿起筷子斯文地吃饭,吃得和以往一样少,几乎没夹几筷子就停下了,安思淼一边吃一边看他,什么都没说。

    饭后,两人分别洗了澡,这次是安思淼先洗的,等桑鹤轩洗完出来,她头发都干得差不多了。

    桑鹤轩坐到床边,拿着毛巾想要擦头发,安思淼就躺在他那边,见他这样不由放下了手里的书,起身坐到他旁边拿过他手里的毛巾帮他擦头发。

    桑鹤轩僵硬地坐在那,没戴眼镜的脸庞看着清秀柔和很多,少了一分冷漠。

    安思淼也不说话,故意把他的头发揉得很乱,坐着擦感觉高度不够,干脆半跪着擦,等把他一头柔软的黑发弄得乱七八糟之后,她才满意地收回了毛巾,用那双做了坏事的小黑手帮他把额头乱发拨开,稍微整理了一下。

    做完这一切,安思淼穿了拖鞋下床,拿过床头柜上的眼镜递给他,起身去收拾浴室。

    桑鹤轩坐在那慢慢擦眼镜,等安思淼收拾好了回来刚好擦完戴上。他的侧脸在蜜色的灯光下显得很柔和,鼻梁高挑,薄唇抿着,眉宇间总萦绕着淡淡的忧愁。

    “还不睡?”安思淼从他身边爬上床,脱掉吊带睡衣外面的外套,只穿着条薄薄的裙子靠在枕头上,“有话跟我说?”

    桑鹤轩倏地抬头道:“嗯?没有。”

    安思淼看着他,就那么看着,半晌后他才说:“你不生气了?”

    安思淼一怔,想起中午的事,她咬紧了下唇,然后一点点放开,摇了摇头。

    她就是这样么个人,不管受了什么委屈,不管有什么怀疑,最后总会给人一个体谅的微笑。桑鹤轩起身绕到另一边上了床,掀开被子就直接将她捞进了怀里,安思淼没料到他会这么做,表情十分惊讶,但本能上却没有任何抗拒,这说明她从心理上承认他这个丈夫。

    越是如此,桑鹤轩就越是不能让自己对她真的做什么,他已经开始了这段注定只能履行责任不能给予其他的婚姻,难道还要索取她更宝贵的东西?

    有些事情,在没有感情基础的时候做,于对方于自己都是一种不负责任。

    桑鹤轩最后还是什么都没做,这让安思淼心里非常矛盾,既觉得逃过一劫,又觉得很失落。她越来越有那种感觉了,他其实并不喜欢她,促使他结成这段婚姻的原因是其他东西。

    她很不安,就好像面对着漆黑夜晚一望无际的大海,连一点波浪都没有。

    第二天早上,安思淼起得终于比桑鹤轩早了,因为她压根没怎么睡。她轻手轻脚从桑鹤轩怀里出来,去洗手间洗漱过后便下楼做早饭。做的时候,她抬头看了看挂钟,时间还早。

    有些犹豫,但安思淼很快就做了决定,打开冰箱拿出准备的材料开始折腾,等桑鹤轩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早餐的香味儿已经充满了一楼。

    桑鹤轩还穿着睡衣,黑色的棉质睡衣很宽松,这让他的身形看上去略显单薄,他手搭在门上看着安思淼,餐厅桌上摆着的是简单的港式早茶。

    “我买了本菜谱。”安思淼回眸看了他一眼,把抹布洗干净搭好,又洗了洗手才摘掉围裙朝外走,“不知道做得味道对不对,你尝尝。”

    桑鹤轩点了点头,安静地坐到椅子上吃东西,他总是这样沉静,给人冷冰冰的感觉。

    “好吃吗?”安思淼随口问了句,也没在意他的回答。她心里想着他肯定会回答“好吃”,因为他压根就不会真心评价,她敢保证。

    但是,事实出乎了她所料,桑鹤轩细嚼慢咽地吃着,对她的手艺评价是:“盐放多了。”

    安思淼惊讶地看向他,安静英俊的男人脸色总是有些苍白,现在也不例外。他吃饭的动作斯文优雅,即便身穿睡衣也无法掩住他身上那股高贵与魄力。

    就是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让安思淼的心情好了一整天。她中午没回家,因为桑鹤轩中午很少回去吃饭,他白天总是在忙,只有晚上才会回去,她也没什么好回去的,在单位附近吃了点便继续上班了。

    下午下班的时候,桑鹤轩打了招呼说来接她,安思淼准时下了楼,在门口却碰上了一个陌生人。

    来人的深蓝色奔驰轿车停在她面前,身穿深灰色挺括西装的身影从副驾驶上下来,对方年纪约莫和桑鹤轩差不多,手里夹着根烟,瓜子脸、细眉,怎么看怎么有点不像好人的感觉。

    他衣冠楚楚也算风流倜傥,却给她丑恶的视觉,那双桃花眼里有隐藏很深的贪婪跟欲求。

    “您好,请问您是桑太太吗?”男人将烟丢在地上用脚尖踩灭,非常热情地跟安思淼打招呼,不标准的普通话里带着很浓的港腔。

    安思淼低头睨着被他丢在地上的烟头,蹙眉看向他说:“这位先生,您在自己家也随地乱扔垃圾吗?”

    男人愣了一下,似乎没料到她会这么说,眉宇间拧起一抹阴狠。须臾,他打了个响指,奔驰车上迅速下来一个人,他丢给那人一个往下看的眼神,那人立刻机灵地将烟头捡起来扔到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

    “还有烟灰。”男人刻意的咬字让人感觉很不舒服,说的话也包含很不友好的潜台词,“擦干净,免得桑太对咱们的素质评价过低,你说是不是?”

    这话是在对他的手下说,可眼睛却看着安思淼,明显是针对她。

    安思淼皱起眉,不耐烦地别开了头,一扭头刚好看见姗姗来迟的桑鹤轩,她立刻要下楼梯,可那男人却伸出手臂拦住了她。

    “桑太急着去哪啊,咱们这还没说上话呢。”

    男人顺着她的视线望去,桑鹤轩已经从车上下来了,他快步走到他们面前将安思淼拉到了身后,面无表情地望着深灰色西装的男人,无框眼镜的镜片后是深邃的目光。

    “沈嘉致。”桑鹤轩语气平静地念出那人的名字,淡淡地问,“有何贵干?”

    叫沈嘉致的男人将别在西装上方口袋的墨镜拿下来吹了吹,戴上后才笑着对桑鹤轩说:“瞧瞧,这不是Vincent嘛,这么久不见你还是老样子呀,咱们怎么说也算是同胞,我难得来一趟内地,当然要来找你叙叙旧。”

    Vincent?桑鹤轩的英文名字?安思淼迅速瞥了两人一眼,看来沈嘉致是他在香港那边的熟人了,内地目前可没人这么时髦。

    桑鹤轩对此只是微勾唇角,低沉地念了俩字:“找我?”他看了一眼安思淼,意思很明显。

    沈嘉致但笑不语,桑鹤轩没再理他,牵着安思淼将她送上了车。他并没有直接上车离开,而是把车门关好后又回到了沈嘉致面前。

    “咦?稀奇,我以为你会直接走人呢。”沈嘉致意外地看着他。

    桑鹤轩平静地问:“你怕我?”

    沈嘉致一怔,眉头皱起:“你疯了?我怎么可能怕你?我看是你怕了,才跑到内地吧。”

    “既然不怕我,为什么每次见到我都要戴墨镜?”桑鹤轩的语气依旧不咸不淡。

    “这好像不关你的事。”沈嘉致脸上彻底没了笑意。

    桑鹤轩慢慢靠近沈嘉致,对方朝后退了一步,属下看样子想上来挡着桑鹤轩,但桑鹤轩已经不再向前了。

    “这些话我只说一次,什么人能动什么人不能动你应该很清楚,你想玩可以找我本人,我随时奉陪,如果触及到我的底线,你知道会怎么样。”桑鹤轩沉声说完便转身离开,他的背影清清净净,透着一股坚毅和果断。

    沈嘉致摘下墨镜捏在手里,镜架很快被捏碎,他将坏掉的墨镜扔在地上,冷笑一声道:“我看你能得意到什么时候。”

    被人在心里问候全家的桑鹤轩此时正载着安思淼回家,安思淼从后视镜看到沈嘉致被气得够呛,好奇地问驾驶座上的人:“你和他说了什么,他好像很生气?”

    桑鹤轩只是开车,没有回答,于是安思淼再接再厉:“他是什么人?你的朋友?看样子不是,那么,是竞争对手?”

    桑鹤轩这次点了一下头。

    安思淼有些泄气,他好像打定主意不告诉她关于沈嘉致的事,这让她好不容易压下的不安再次浮上心头,而也就在这时,桑鹤轩不紧不慢地开口了。

    “回家再告诉你。”他这样说道。

    安思淼看向他,疑惑问:“现在说不行吗?”

    桑鹤轩轻飘飘地瞥了她一眼,拖长了腔调说:“秘密总在最安全的地方传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不冻港(婚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总攻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总攻大人并收藏不冻港(婚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