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不冻港(婚恋)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听桑鹤轩说疼,安思淼先是惊讶了一下,惊讶之余更多的便是担心,她穿着宽松的病号服盘腿坐在床上,脸颊边上有擦伤痕迹,虽然已经上过药,但还是让人看得有点心里难受。

    桑鹤轩别开视线不去看她的脸,随她将自己摆弄来去,刚才一直没感觉到的疼痛在被她的手温柔抚过后渐渐显现出来。

    安思淼的指尖擦过他的肩头,力度不大,可桑鹤轩却无意识地轻轻嘶了一声。

    “这里也疼?”安思淼皱起眉,将他转过来解他的衬衫纽扣,桑鹤轩推拒道,“不用看了,一会妈就回来了,被她瞧见不好。”

    安思淼理都没理,将他的衬衫扣子全都解开后看向他的肩膀,那里果然有一片严重的红肿,看上去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砸的。

    “外公打的?”安思淼迟疑地问。

    桑鹤轩没言语,后撤身子低头系衬衣纽扣。安思淼看他这样,忍不住环住了他的腰,整个人软软地扑进他怀里抱着他不放。

    桑鹤轩被迫止住动作,双手尴尬地停在半空,挣开也不是,任她采撷也不是时候,一双细长乌黑的眸子里泛着无法掩藏的疲倦。

    “你跟我说会儿话。”安思淼在他怀里讷讷道,“其实你的确该打,虽然外公下手狠了点,但你也别记恨外公,谁让你不学好。”

    桑鹤轩听她这么说不由蹙眉,心里思量着是不是在他不在的时候汪永年告诉了她什么,于是试探性地问:“我哪里不好?”

    安思淼撤回身子与他面对面,看了他一会后认真道:“你就不是个好人,你就哪哪都不好。”

    桑鹤轩轻抿的嘴唇流露出复杂的思索,安思淼最见不得他这副高高在上难以看透的样子,伸出手指点了一下他的胸口,有点哭腔道:“你就是吃定了我喜欢你。”

    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直白地说喜欢他,桑鹤轩的脑子本来正在高速运转,听她这么说直接一片空白。

    对方的反应令安思淼的心情稍稍好了一点,但既然已经开口了,她就不打算半途而废。

    捋了捋耳侧的长发,安思淼垂着眼睛说:“和你说心里话吧,我到现在都搞不清楚你到底为什么娶我,也不清楚你喜不喜欢我,我只知道自己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那种。”她掰着手指放轻声音,“我不晓得你怎么想,我的想法就是,咱们是两口子,有你就有我,你是男人,是一家之主,我让着你点是应该的,只要能这样一直跟你在一起,就算……”说到这她顿住了,不自在地瞥了他一眼,轻不可闻道,“就算不那个也没关系……”

    “那个”是什么?当然就是夫妻之间该做的那件事。

    安思淼和桑鹤轩结婚这么久,桑鹤轩一直规规矩矩绅士非常,偶有一点亲密行为也是她主动,从来都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这对一个正常男人来说是非常难得的。

    桑鹤轩的自律与自制力一直都是他优秀品质里的一种,不过落在不知情的妻子眼里,那就是那个不行的一种象征了。

    男人和女人不一样,男人可以有性无爱,可女人不同。安思淼愿意跟桑鹤轩上床就证明她心里有他,两个人上床之后她对他的感情也只会越来越深。女人交付的不只是身体,也是自己的心理防线,但男人不同。

    男人可以将下半身跟心分开,心里想着一个女人,身体却和别的女人上床,这一点都不难。

    所以,桑鹤轩的“洁身自好”不管怎么看都很稀少,稀少到安思淼又爱又恨。

    桑鹤轩直接被她话里的意思逗笑了,他半坐在病床边,安思淼就盘腿坐在他面前,垂着头摆弄手指,眼眶红红的,看着可怜又委屈。

    他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将她低着头的缓缓抬起来,望着她的眼睛沉沉地问:“真的很想和我那个?”

    这几乎可以称之为调-情的话让安思淼瞬间脸红,她拍开他的手轻哼一声道:“没有。”

    桑鹤轩起身坐回到椅子上,解开皮带将衬衫整理好,一边系回皮带一边道:“这里不合适,等你出院了我们就那个。”

    安思淼一愣,滚烫着脸看向他:“你说什么?”

    桑鹤轩没抬头,或许是怕她尴尬,他盯着自己的皮带扣,似乎能在上面看出花来,嘴上依旧平平静静:“你听到什么就是什么。”

    安思淼捧住脸,心里那点委屈烟消云散,关于自己之前为什么和他吵架、为什么跑出来的事情全忘了,剩下的只有小女人的甜蜜与期待。

    桑鹤轩抬眼睨了睨她,只一眼就让他心里滋生出一股无法自拔的内疚。他深吸一口气,正想说什么,门口处便传来了脚步声。

    “淼淼醒了?正好,吃点东西再睡。”安母提着饭盒走进来,招呼着安思淼吃东西。

    桑鹤轩握紧双拳站起身,眼波微转,沉声道:“妈,你陪安安吃点东西,我出去打个电话。”

    “这么晚了还有事?去吧,别在外面呆太久。”安母也没多问,头也不回地朝他挥了挥手。

    安思淼嘴里咬着勺子,依依不舍地望着他:“对,别呆太久,妈明天还上班,一会你回来了就送妈回去休息。”

    桑鹤轩点点头,转身离开了病房,独自一人到了医院的顶楼。

    他迈开双腿走到顶层的边缘,点了根烟,凝望着高楼之下笼罩在深深夜幕里的永江市,眉头紧蹙地沉默抽着。

    女人真的是用来宠的,当他看见安思淼红着眼眶却不肯让眼泪流下来的时候他就体会到了。那一刻他才真正意识到,真的有那么一种情况是连他都可以放弃道理和原则的。

    有一些本不该透露给她的事在那个瞬间他几乎就要说出口,如果没有安母的突然出现,也许现在一切都已经向她坦白了。只不过,这种事一旦被打断就很难再继续下去。

    进入十一月的永江市夜里开始冷了,有风的时候气温更低,只穿着单薄衬衫西裤的桑鹤轩站在顶层吹风,风拂起他黑色的短发,吹散缭绕的烟雾,却怎么都吹不散他心头的愁绪。

    安思淼的伤势并不严重,之所以昏迷是因为惊吓过度。她第二天中午就出院了,桑鹤轩一直陪在她身边寸步不离,医生护士都十分羡慕和夸赞。

    安思淼害羞的同时虚荣心也得到了大大的满足,她相信没有哪个女人是没有虚荣心的,只是程度各不相同罢了。

    桑鹤轩领着安思淼走出医院,正打算去开车时就看见一辆黑色的福特轿车停在了他们面前,车子副驾驶的窗户缓缓打开,露出汪永年不苟言笑的脸。

    “外公?”安思淼诧异地看着他,“你怎么又过来了?医院里都是病人,对你身体不好。”

    汪永年看了她一眼,刻意忽略嘴角眼角都挂彩的桑鹤轩,不容置噱道:“上车,和外公回家。”

    “什么?”安思淼下意识握住桑鹤轩的手,桑鹤轩十分自然地反握住她,开口想说什么,却被汪永年堵了回来。

    “你不用说了,我会给你机会说的,淼淼先跟我回家,等我们谈过之后我再决定要不要让她和你回去。”老爷子瞥了桑鹤轩一眼,淡淡道,“好好想想该怎么和我说吧。”

    桑鹤轩敛眸思索了一下,望向安思淼:“你觉得如何?”

    他征求她的意见,这让汪永年有点惊讶,对他的厌恶感少了那么一点点,不过基数太大,这点好感根本不算什么。

    安思淼纠结地看看外公又看看老公,最终还是放开了老公的手:“估计我没得选择。”

    桑鹤轩允诺道:“我很快就去接你。”

    “好。”安思淼点点头,凑到他耳边小声耳语,“好好和外公说,外公虽然凶但还是讲道理的。”

    桑鹤轩淡淡一笑,汪永年要和他谈的事根本没道理可言,这场对话早在他预料之中,也是他一直期待的事,但如今却感觉不到丝毫欣慰。

    “上车吧,很冷,不要着凉。”他替她打开后车门,揽着她的肩让她坐上车。

    安思淼坐到后车座上,满脸被主人抛弃的宠物犬模样,看得桑鹤轩差点不忍关上车门。

    “你说话算话啊。”安思淼在他关上车门后打开车窗,趴在那眼巴巴地看着他。

    桑鹤轩不着痕迹地抿了一下唇,放柔声音说:“我以后不会骗你。”

    “以后”这个词用得很巧妙,乍一听让人发觉不到不对,但其实很有深意。

    汪永年听见桑鹤轩这个承诺,不动声色地勾了勾唇,这个微笑的意思连桑鹤轩都看不太懂。

    车子缓缓开走,桑鹤轩看着福特轿车渐渐远去,双手抄进风衣口袋,似不经意般望向医院一角,沈嘉致的车就停在那里。

    桑鹤轩直接下了台阶朝他的车步去,走到那后敲了敲车窗,等车窗滑下后,果然看见沈嘉致戴着墨镜的黑脸。

    “什么事。”被发现的沈嘉致尴尬地问。

    桑鹤轩淡淡道:“跟你道个谢。”

    “怎么,你太太为我正名了?”

    “是的,多谢你救了她,如果你能提供一些制造事故者的信息,我会更感谢你。”

    “会感谢到双手奉上首级吗?”沈嘉致冷笑。

    桑鹤轩整理了一下衣领,字字清晰道:“沈嘉致,过度表现自己只会引人防范,这不是明智之举,咬人的狗不叫,请努力做条好狗。”说罢,转身就走。

    沈嘉致愤恨地瞪着他的背影,摘掉墨镜狠狠砸在方向盘上,大声道:“你他妈给我等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不冻港(婚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总攻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总攻大人并收藏不冻港(婚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