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不冻港(婚恋) >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桑鹤轩茹素,虾饺里面有虾仁,所以他是不吃的。

    安思淼看着桑鹤轩面前仅仅一杯清茶,而自己这边却摆满了色香味俱全的食物,不由自主地咬住了筷子,看着他的眼神略带惭愧。

    桑鹤轩见她如此,以为她不喜欢,放下茶杯道:“不合口味的话我们就换个地方吃。”

    安思淼连忙否认道:“不是不是,这些东西光是看着就很好吃了,怎么会不合口味。”

    “那你为什么不吃饭,老盯着我看?”

    这个问题还真是很难回答,安思淼囧了一下,实话实说:“你不吃,就我自己吃,感觉很不自在。”

    桑鹤轩被她的话逗笑了,双臂环胸靠到椅背上,慢条斯理道:“我倒是很喜欢看你吃饭,每次都感觉吃得很香。”

    安思淼下意识看向自己的肚子,总觉得那里已经长满了肉。

    “快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桑鹤轩柔声督促她,拿出手机去一边打电话,也不知是真的有事,还是怕她尴尬。

    其实叫的早点也不只有荤菜,但桑鹤轩似乎并不饿,没有动筷的意思,安思淼有点疑惑,但见他的确不打算吃,只好放弃他,自己开始吃了。

    桑鹤轩打完电话回来的时候,安思淼已经吃得差不多了,肚子很撑得慌,但食物还剩下很多。

    安思淼捂着肚子道:“我吃饱了,叫太多了,吃不完。”

    桑鹤轩不置可否,端过她没喝完的粥一点点喝完,丝毫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安思淼干巴巴地望着他喝完,接过对方递来的纸巾,擦干净嘴边的油和他一起离开。

    两人一起下楼的间隙,安思淼忽然升起一种被包养的感觉,好像自从跟桑鹤轩结婚,她就没怎么正经上过班了,也没有补贴过家用,什么都是桑鹤轩在张罗,这是不是有点太不地道了。

    两人回到车上,桑鹤轩似乎早就安排好了一切,直接开车朝中环驶去,安思淼坐在副驾驶时不时偷看他一眼,每一次都会被他抓住,然后就羞愧地收回视线,可是过一会又会忍不住看过去,再次被抓住后又转回来,重复几次,她有些崩溃了。

    “你专心开车,老看我干什么。”安思淼哼了一声说。

    桑鹤轩勾着嘴角,笑得不着痕迹,只清清淡淡地反问一句:“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安思淼被他问得脸红,趁着红灯的时候微微起身向驾驶座探去,飞快地在他唇上亲了一下,回到副驾驶后得意地说:“我不但看你,我还亲你呢,怎样?”

    桑鹤轩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手抚了一下唇瓣,薄薄的唇上有她淡淡的口红印子,他嘴角笑意加深,意味不明地睨了她一眼,摇了摇头道:“不怎么,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是桑鹤轩第二次跟她说这话,上一次他说的时候他们之间还有很多事情隐瞒着对方,即便听着也觉得不可信。但这一次却截然不同,听在耳中,记在心里,令人身心愉悦。

    因为堵车的关系,从湾仔到中环开了大概十分钟才到,到了中环,安思淼算是彻底体会到了香港的发达与繁华。这里高楼林立,人来车往,许多世界知名品牌与金融机构都开设在这。桑鹤轩将车停到宏微大厦的停车场,没有要进去的意思,看着倒像是要带安思淼去别处。

    “我们不上去吗?”安思淼仰头看了看高高的大楼。

    桑鹤轩牵住她的手平静道:“陪你逛街。”

    四个简简单单的字,说得也是再普通不过的话,却足以令安思淼惊愕。

    桑鹤轩这样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个会陪女人逛街的角色,直到他带着安思淼进了一家店,安思淼才回过神来。

    或许是她眼中的诧异太明显,桑鹤轩不得不用解释的语气说:“这没什么,昨晚帮你买那些东西也逛了挺久,并没想象中那么难。”

    是的,其实放□段没有那么难,在看见她穿着自己挑选给她的衣服,戴着自己送的首饰时,一切为难和不耐烦都不重要了。

    桑鹤轩在早茶时打那个电话不是白打的,他在安排接下来的行程,比如说现在,他们只是随便走进一家专门店,立刻就有人迎了上来。并非普通的服务小姐,而是店面经理。

    安思淼扫了一眼那人的胸卡就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她望着装修奢华现代的商店,昂贵的商品摆满了精致的柜台,她站在那颇有点不知所措。

    “没有喜欢的?”桑鹤轩低头问她,一边问一边望向店里的商品,随手指着一件问,“那个还不错,喜欢吗?”

    经理听见他这么说,之前也接到消息说桑太是大陆人,所以就用比较蹩脚的普通话开始介绍被他挑中的商品,安思淼听得有点费劲,嘴角不自觉扬了起来。

    “还是你的普通话说得好。”她凑到桑鹤轩耳边表扬道。

    桑鹤轩嘴角稍稍上翘,望着她时眼神温柔平和,看向店面经理时却带着疏离的淡漠,讲得也是粤语,着实为额头出了薄汗的经理解了围。

    安思淼很喜欢听桑鹤轩讲粤语,他的声音本就很动听,讲粤语时讲得慢条斯理,语速平缓,听上去非常有耐心,而且流畅低沉,仿佛泉水泠泠,夹杂着矜贵的格调。

    这样的声音,单单是对话时就觉得很悦耳,更不要说在动情的时候、在床上的时候了。

    完了……安思淼觉得自己坏掉了,怎么就老是朝不好的地方想,什么事都可以联想到那里,她以前不是这样的,她的矜持和保守都去哪了,这不对啊。

    安思淼这一走神,半天都没理桑鹤轩,桑鹤轩“安安、安安”喊了半天,就是得不到回应,于是他不得不在众目睽睽之下喊了声:“老婆。”

    这一声让安思淼瞬间回神,迅速看向他道:“啊?嗯!在!刚才走神了,不好意思。”

    桑鹤轩的神情很难以诠释,但他还是很快道:“没有喜欢的我们就换一家。”

    安思淼正想走,于是顺着道:“好,我们走。”

    她拉着桑鹤轩离开,桑鹤轩回首跟经理道了别,两人牵着手离开这家店,他想带她去别的地方,却被她直接拉着往回走。

    “不去了?”他疑惑问。

    安思淼头也不回道:“不去了,我妈一直告诉我要节俭,有钱也不能这么花,我现在已经觉得自己是被包养状态了,再这样下去会坏掉了。”她现在动不动就想那些有的没的,必须得重视起来了!

    桑鹤轩被她拉回宏微楼下,见她朝车上走,干脆反握住她的手说:“不去逛街,那就去公司坐一会吧,反正时间还早。”

    安思淼想了想,觉得这个可行,毕竟这是自家公司,进去呆着又不用花钱,于是欣然应允,跟他走了进去。

    在外面看着时,安思淼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所以看见里面有多那个啥也不会再过度惊讶。

    她和桑鹤轩一起进了电梯,到达他的办公室所在的一层,期间遇见不少人,他们看见桑鹤轩都一脸错愕,但还是非常礼貌得体地打招呼。

    看样子桑鹤轩不常来,所以这里的人猛地看见他都很惊讶,安思淼跟着他进了办公室,利承泽没一会就进来了,对方倒是很敬业,说是让他回家陪女友和家人,却来上班了。

    “桑先生,你和太太怎么过来了?”利承泽一边倒咖啡一边问。

    桑鹤轩没吭声,在桌子上皱眉翻看文件,安思淼只好替他回答说:“累了,回来坐一会,利秘书你不是要回家吗?怎么在这?”

    利承泽一脸惭愧地说:“本来是要回去的,不过半路忽然想起还有很多事没做,所以赶到公司做完。”他说完看向桑鹤轩,把咖啡送到桌边后低声道,“桑先生,东西都对吗?”

    桑鹤轩头也不抬地“嗯”了一声,安思淼接过利承泽递来的咖啡,礼貌地说了声:“谢谢。”

    “不客气。”利承泽微微一笑,辞别后退出了办公室。

    安思淼端着咖啡一边喝一边欣赏桑鹤轩的办公室,桑鹤轩忽然抬头对她说:“要不要再睡一觉?”

    安思淼愣了一下,五分钟后她就在办公室一角的休息室里躺着了。

    桑鹤轩的办公室总带着休息室,似乎随时准备通宵熬夜,天生长着一张工作狂的脸。

    安思淼窝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看着刚才从书架上顺来的书,全是商业金融方面的,看来看去越看越困,最后干脆听话地又睡了一觉,把夜里的折腾和早起缺的那点觉全补了回来。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安思淼感觉脖子痒痒的,于是伸手挠了挠头,这一挠就被人握住了手。

    她幽幽转醒,望见了那位工作起来就忘了时间的桑老板。

    “忙完了?”她沙哑地问。

    桑鹤轩收回挠她痒痒的手,点头道:“嗯,起来吧,咱们回家了。”

    一听到“回家”两个字,安思淼立刻精神了,忙扶着他的手下了床,嘴里念叨着:“嗯,回家,回家。”

    桑鹤轩有些自责,今天下午本打算带她好好逛街买东西,可是回了公司忙起来就忘了时间,最后东西也没买,街也没逛成,现在天色已晚,只能直接进行最后一项了。

    带着安思淼回了家,两人在家随便吃了点,桑鹤轩就拉着安思淼一起上山顶去赏夜景了。

    今晚夜色很好,天空布满了星星,朝山下望去可以看见维多利亚港,以及一望无际的高楼大厦,那里也布满了另一种“星星”。

    不夜的香港,繁华昌盛,孕育着一代又一代人的梦想,它真的很了不起。

    安思淼跟桑鹤轩一起坐在山顶,她这次长了个心眼,穿着长袖线衫和运动裤,外面还搭了件外套,就算是晚上呆在山顶也不会觉得冷。

    而桑鹤轩,他到哪里,什么场合,永远都是一身西装,现在也不例外,自然也不冷。

    两人肩膀靠肩膀坐着,沉默了一会,安思淼又靠进他怀里,仰躺在他腿上,睁大眼睛仰望着天空以及他的脸,轻声说:“老公,你是不是还有很多棘手的事要处理?”

    桑鹤轩没有犹豫,像是早料到了她会这么问一样低声道:“是。”

    安思淼紧接着问:“有危险吗?”

    桑鹤轩的语气沉稳且自信:“没有,你不用担心。”

    安思淼笑了:“那就好,你不会有事就好,你答应过我不再做那些违法的事,食言的话就是男子汉大豆腐。”

    桑鹤轩面色严肃一本正经地宠溺道:“好。”

    安思淼听到他如此认真地说好,嘴角的笑意慢慢加深,傻乎乎地拉着他的手往脸上蹭。

    桑鹤轩捋了捋她飞扬的刘海,轻声问:“傻笑什么?”

    他虽说她那是在傻笑,却不由自主跟着她一起笑了起来,她不回答他,他便自己接着说:“看来我更笨一点。”

    总是会忍不住被她的笑容感染,如果她是傻笑,那他就是更笨的傻子了。

    安思淼对他的话深以为然,煞有介事道:“你说得对,你的确应该多想想,毕竟我也不容易,我那么喜欢你,喜欢了你那么久,能坚持着每一天见到你都比昨天喜欢你更多,就算是当做奖励我,你也该多听听我的话,对我笑笑。”

    桑鹤轩温和地看着她,虽不置一词,却不置可否。

    安思淼闭上眼,感受着星光和月光笼罩着他们,沉寂许久,怅然地说了声:“我累了。”

    桑鹤轩扶着她起来,又将她横抱而起,虽然依旧不语,却已经在抱着她往回走。

    安思淼知道,这几天的平静不会永远延续下去,桑鹤轩要回来处理的事迟早要有个结果,那个郑康平,包括上一次在影院袭击他们的人还有沈嘉致,都不是吃素的。再有那位在郑康平之上的没有露过面的“大哥”,还有总后部的戴丰戴部长,他们都是前路上的危机。

    她能做的,只是默默为他祈祷,祈祷他一切顺利,祈祷他和她的父母都平平安安。

    其实安思淼的确应该祈祷,但不是为了他们自己,而是为那些绊脚石。

    作者有话要说: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绕过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家大年初一快乐!昨晚都看春晚了吗?

    大家要开始拜年了吧?千万留心熊孩子和逼婚党,我在遥远的南极为大家默默祷告!阿门!

    PS:对于我们这种大年初一还在更文和看文的作者读者,难道不该齐心协力留言以表知己之情吗?!

    千里马常有但伯乐难寻,要抓住时鸡啊大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不冻港(婚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总攻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总攻大人并收藏不冻港(婚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