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不冻港(婚恋) >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八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其实郑康平真的挺后悔,后悔什么呢?后悔当年离开香港没有告诉桑鹤轩吗?后悔桑鹤轩到了大陆后主动找对方麻烦吗?都不是。因为他知道,当年如果把自己要走的事告诉桑鹤轩,难保不会泄露消息,他们不能带他一起走,他在香港有太多牵挂,不像他们,都是亡命之徒,所以他们不愿冒着丧命的危险,只能背叛这段兄弟情。

    其二,如果桑鹤轩来到大陆时他没有主动找对方麻烦,对方也不会放过他们。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更何况连他的母亲都因他们的事而惨死。

    他们难辞其咎,唯一能做的就是与敌人的敌人——曾经威胁到他们生命的香港沈氏集团董事长沈天放之子沈嘉致合作。

    沈嘉致亲身经历了沈氏集团从辉煌跌入谷底的过程,也亲眼看着父母从游艇上坠入海底,他什么也做不了。

    他与敌人的实力相差太多,他虽然年纪不大,却也懂得量力而为,所以他没有在桑鹤轩仁慈地放他一命后打肿脸充胖子。

    沈嘉致乖乖地回到香港,一点点理顺家族的企业,在学习与实践中强迫自己慢慢强大,期待着有一天可以手刃仇人,为父母报仇。

    他不是不知道桑鹤轩为什么要害自己的父母,可就算他们是杀人犯,是毒枭,但他们终归是生他养他的亲人,他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对他们的死毫无作为,看着仇人逍遥度日。

    冤冤相报何时了,一切悲剧的源头皆来自这句话。

    执行死刑当天,桑鹤轩亲自来到看守所探视很快就要被执行死刑的郑康平和贺飞宇。

    郑康平看起来瘦了很多,虽然执行死刑前监管民警会为他换上新衣服,准备好饭菜,但他看上去依旧形象狼狈,潦倒落魄。

    相较于他的恍惚,贺飞宇要好一些,他看上去很整洁,桑鹤轩去看他时,他正戴着手铐坐在椅子上写字。

    死刑犯是单独关押的,桑鹤轩先是远远地粗略望了两人一眼,然后先去了贺飞宇这边。

    执行死刑前,罪犯可以提出会见其近亲属或者其近亲属提出会见罪犯,法院可以决定是否批准。

    桑鹤轩虽然曾经是他们的“三弟”,但这个兄弟毕竟不是亲的,所以从这一条条款来看,他来探视是不符合规定的。

    不过,规矩是人定的,永江市最高人民法院的院长和桑鹤轩交情不错,有的事既然不会影响大局,那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未尝不可。

    被通知有人要见他的时候,贺飞宇就知道那个人是谁了,他缓缓写完最后一个字,看着民警将信收走,舒了口气去见桑鹤轩。

    桑鹤轩从贺飞宇出现到他走到他面前时,一直没有移开视线。他始终望着他,神色平淡,眼神却充满了回忆。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微微勾唇笑了一笑。

    隔着厚厚的玻璃,桑鹤轩缓缓拿起电话,贺飞宇停顿了一下,也拿起了电话。

    “大哥。”

    久违的称呼从桑鹤轩口中缓缓说出,他说话的声音那么轻,好像一根羽毛,软绵绵地砸在贺飞宇的心头。

    因为是犯人,所以贺飞宇剃了头,也因为马上要执行死刑,所以他没有穿囚服。

    西装革履的贺飞宇缓缓坐到椅子上,垂着头盯着桌面,拿着电话的手有些颤抖。

    桑鹤轩也不介意他不说话,略微沉默了一下便道:“时间不多,我来跟你说声再见。”

    贺飞宇听了这话缓缓抬头看向了玻璃对面的人,桑鹤轩一身昂贵的手工西装,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嘴角的笑容已经不见,凝视着他的眸子里有埋藏很深的恨意与不舍。

    贺飞宇开口,声音十分沙哑,听得人心酸:“鹤轩,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桑鹤轩眨了一下眼,轻笑了一声问:“你不觉得现在才说这些有点晚了吗?也许你早点说,我说不定会放了你呢?”

    贺飞宇苦笑道:“不会的,你不会,你的脾气我又怎么会不知道,你是个有仇必报的人,就算是我,是康平,也不会例外。”

    桑鹤轩停顿了一下,疏离道:“是啊,对你们来说,我也是个例外。”

    是的,明明是三兄弟,却没有共生死,他们跑了,留下了无辜的他替他们受罪,桑鹤轩他明明什么坏事也没做,却要为瞒着他犯下罪责的人受过,还因此失去父母,他又有什么错呢?

    “说到底,都是我和康平对不起你,事已至此,还希望我们的死可以让你不再怨恨。”贺飞宇吸了口气低声道,“鹤轩,你还肯叫我一声大哥,走上黄泉路时,我也算是安心了。”

    桑鹤轩缓缓将电话拿开,放下之前离得很远地说了句:“我会照顾好你的儿子。”

    他说完这句话就放下了电话,贺飞宇再说什么他也不会听见,但他还是隔着玻璃对那面的桑鹤轩再次说了句对不起,然后是,谢谢,永别。

    贺飞宇被带走了,桑鹤轩看懂了他的唇语,他紧蹙着眉,苍白地唇瓣微微抿起,一字一句对身边的人说:“带郑康平过来吧。”

    怂是一种毒瘾,染上之后就会无法自拔,这句话放在郑康平身上再合适不过。

    怂过一次,郑康平便彻底堕落,此时此刻他依然没有认清现实,见到桑鹤轩的一刹那,他跪在玻璃对面,哭着乞求与他相隔不远却好像呆在两个世界的桑鹤轩饶了他,救他一命。

    桑鹤轩看了一眼面前的电话,郑康平立刻爬起来拿起了电话,他以为对方要和自己说话,可桑鹤轩只是看了他一眼,再没有拿起电话。

    郑康平疑惑地注视着桑鹤轩,他缓缓站起来,在玻璃上哈了口气,一笔一划地写下了byebye。

    瞧见这一幕郑康平彻底绝望了,他崩溃地在玻璃那面大喊大叫,民警不得不把他带下去。

    桑鹤轩看着他从头胡闹到尾,慢慢收回视线朝外走,廖乐山就跟在他身边,清晰地感觉到自家老板的心情非常不好,连气质都变了。

    一路生人勿近地走出看守所,桑鹤轩直到回到车上都没说一个字,要不是廖乐山问他是回家还是回公司,他大概依然不会说话。

    桑鹤轩单手撑在车窗边,时值冬日,外面寒风凛凛他却丝毫不觉,面无表情地说:“回家。”

    家,这是个多么温暖的字眼,正逢春节,家的气息由年味妆点着,渐渐治愈了桑鹤轩不太愉悦的心情。

    当他去探视贺飞宇时,第一眼看见对方,他忍不住笑是因为回想起了他们的过去。

    那个时候,三个人还都是少年,他们从小一起玩到大,有着共同的抱负和热情,约定一辈子不离不弃,做生生世世的好兄弟。

    然而世事难料,如今的他们,非但没能履行当年的誓言,反而还刀剑相向,这是他最不想看到,却也不得不面对的。

    桑鹤轩唯一庆幸的就是,幸好最先背叛诺言的人不是他。

    回到中山路,桑鹤轩未进门就先看见了门口的对联,红色的对联上写着黑色的毛笔字,字体苍劲有力,出自安父之手。

    “和顺一门有百福,平安二字值千金。”

    桑鹤轩不自觉地念出上联和下联,念完后又看向横批,万象更新四个大字就在上方。

    万象更新,辞旧迎春,真是一副好联。

    房门在桑鹤轩拿钥匙开门前自己打开了,安思淼出现在门口,一条红色的连衣裙衬得她肤色如雪。

    她的鼻尖有些红,兴许是刚刚出来过,此时手里还端着一碗热乎乎的粥。

    今年,他们的两个儿子已经一岁多了,他们已经一起度过了四个新年,跨过了一个世纪。

    桑鹤轩怔怔地看着安思淼,心想,老天爷到底还是公平的,他失去了那么多,却也得到了别人梦寐以求的其他东西,他不应该再觉得伤感。

    “怎么回来了不进去?”安思淼将站在门口的桑鹤轩拉进去,握着他的手帮他暖着,“我去给门口打扫卫生的老大爷送碗粥,下着雪还要出来扫地,真是太辛苦了。”

    桑鹤轩瞥了一眼她手里端着的碗,轻声说道:“我去吧,你穿得太少。”

    安思淼看看自己又看看他,叹了口气道:“我穿得少?你穿得更少。”

    桑鹤轩低头看看自己,四季不变的黑西装,对于外面漫天的银色来说的确薄了些。

    “我来吧桑太太。”廖乐山的声音出现在不远处,原来他还没走,大概是不放心桑鹤轩一个人。

    桑鹤轩望向廖乐山,轻微地点了点头,廖乐山得到允许便上前接过了安思淼手里的碗,道了句“新年快乐”就离开了。

    安思淼望了一会他的背影,果断关上了门,不然一会屋子里的热气全都跑了。

    “你怎么才回来,我有好消息告诉你。”

    桑鹤轩一起和她往屋里走,边走边问:“什么好消息?”他现在很需要好消息。

    安思淼神神秘秘地凑到他耳边说:“我又怀孕了。”

    “什么?”桑鹤轩不可置信地看向她,“你说什么?”

    安思淼嫌弃地瞥了他一眼,不耐烦道:“怎么这么快耳朵就聋了,我说我又怀孕了,桑老板再一次老来得子,高兴吗?”

    ……他就说老天爷是公平的。

    “你……身体可以吗?才一年多,是不是太快了?”桑鹤轩担忧地问。

    安思淼环住他的腰说:“没事儿,我问过医生了,她说我身子养得好,三年抱俩没问题。哦不对,景琛和景澄是双胞胎,我这是三年抱仨。”她表情十分得意。

    桑鹤轩没有言语,只是抱紧了怀里的她,不肯让她看见自己的脸。

    “怎么了?”安思淼疑惑地问。

    桑鹤轩没有很快说话,半晌才道:“我现在不能见你。”

    如果见你,就会让你看见我发红的眼眶和脸上根本无法掩藏的孩子气。

    作者有话要说:新坑风水大师更新中,直接搜索名字即可,或者点连接

    本文明日大结局,敬请期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不冻港(婚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总攻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总攻大人并收藏不冻港(婚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