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知道这年头是不是所学专业和最后找到的工作总也不能对口,还是游离在寻求饭碗和暂时失业边缘的人太多,每天蝇营狗苟的忙碌个不停,到头来却不晓得到底自己在忙什么。从早晨起床开始,生活的节奏一直慢不下来,很多时候,早饭要在公交和地铁上解决,偶尔看到个处境还不如自己的熟人,竟然还有种洋洋自得,隔岸观火的感觉。就象有人说的那样,每当在排队等候做某件事的时候,让人欣慰的不是前面的人越来越少,而是后面的人越来越多。

    沈一婷自从硕士毕业后两年多来,连接换了三份工作,竟然无一份和原专业相关,并且总是差的十万八千里。从看守资料馆,到家政服务公司的部门负责人,再到现在在一家单位做文字编辑工作。相对于她硕士阶段的同学来说,她属于很不济的一个了。

    刚开始做资料馆的看守人员时,她曾经是心满意足的,因为所求不多,也不用和纷繁的人事打交道,白天有很多空闲时间看书,听着资料大楼外面的大树上成群的鸟唧唧喳喳,阳光透过窗子,一缕缕照进来,也照在一室幽深的资料架上。那里从早到晚都很静,只有偶尔来查资料的人走动的脚步。沈一婷曾经觉得这种工作很适合自己,闲适而安定,更重要的是,可以抛开从前扰乱自己的烦恼,象躲进一个躯壳里一样。这种避风港一样的地方,让她安静了几个月,最终是母亲逼迫她辞了职,原因是她不能看着自己的女儿埋在泛黄发霉的故纸堆里葬送了青春。可沈一婷明白,母亲向来觉得女儿在学校成绩很好,毕业以后应该有更好的去处,而不是在这样一种毫无技术和挑战性的工作岗位上混日子。

    那一次辞职以后,没过一个月,她又找了份家政公司的部门负责人的工作,名称上冠冕堂皇,其实说白了,是给一群四五十岁的阿姨,以及一批从乡下过来的,经过一段日子培训的外来妹们当领导的工作。每天拿着一堆单子,挨个分配到那群阿姨大嫂,姐姐妹妹们头上,调协她们之间的工作。事实上,这是一份需要和人长期打交道的工作,因为在实际操作中,这群女人们总会有一些纠纷。除了一些专修水电,通下水道等工作引入一些男性以外,公司的女性占绝大多数。所幸沈一婷很内敛,也很公正,在处理很多事的时候,哪怕自己吃点亏,也想照顾到别人的利益,让大家和睦。久而久之,公司的阿姨级人物对她的印象非常好,经常有人张罗着要给她介绍男朋友,沈一婷不知道这是阿姨级女性特有的爱好,每次总耐心的解释,委婉的回绝。既不想驳了那些阿姨的面子,也不愿意去相亲。

    沈一婷自己也不明白,这几年为什么总不愿意去相亲,母亲成天在耳边唠叨,有几次恨不得将她绑着去和对方见面。可她倔强的就是不答应,有一次甚至已经到了半路,可最后还是回来了,据说那天对方父母和妹妹几乎全家到场,对这场相亲十分重视,可生生的让沈一婷放了一晚上的鸽子,弄的母亲一直跟那家人道歉。

    那回母亲回来以后哭着训斥了她好长时间,把家里的碗盘都摔碎了,把给她相亲去专门买的衣服用剪刀剪破,撕开成一条一条的扔的满屋子都是,接着把沈一婷的书从书柜里全倒出来朝楼下扔去。

    “婷婷!你已经是二十七八的大姑娘了,再这样下去,你是不是打算逼死你妈我?!”母亲哭着冲她歇斯底里的吼着,每个声音几乎都在颤抖,通红的眼睛,还有因为拉扯而滑下的几缕头发,平日里,沈一婷从来没有发现母亲这么憔悴,她正用一种痛心又愤怒的眼神望着自己。

    沈一婷拉着母亲,哭着劝她,跪着求她,一直不停的说:“妈,我错了……”

    父亲也从中劝说着,整个家里闹的不可开交,邻居听到这么吵闹的声音,纷纷到门口围观。母亲那次收拾了一包自己的东西,谁劝也不听,一直朝楼下走去,搭了车要去火车站,说要回老家去,再也不见他们父女。

    沈一婷吓坏了,和父亲一起追到售票大厅,当时人多极了,排了长长的队伍等着买票,她怎么说母亲都不肯原谅她,最后她干脆跪在售票大厅哭着求母亲,保证听母亲的话,保证去老老实实的相亲。当时事情闹的很大,又是在公众场合,在场排队买票的几乎都看到了,正赶上春运,人又多又挤,最后报社的记者本来是报道春运拥挤状况的,恰好撞到这个场面,赶忙抓拍下来,成了一则花边新闻。

    那次以后,沈一婷不敢再公然违背母亲的意思,答应和那回被自己放了鸽子的男方再次见面,并且向那家人赔礼道歉。

    可惜第二回约好的时候,只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来和她见面,他家里的其他人似乎还存着芥蒂,没有再出席这样的场合。那小伙子竟然丝毫不介意她第一回的失约,脸上始终挂着笑容,穿着一身干净得体的西装,连领带,皮鞋,甚至袜子都搭配的相当好,看来是刻意修饰过才出门的,高高的个子,衬着这身行头,显得很是有型。沈一婷很惊讶他弄的这么庄重,不禁从上到下打量了他一番。这一打量,让他忽然有些不知所措,尴尬的挠了挠头:“我,我其实长这么大只穿过三回西装,第一回是应聘的时候,第二回是上回说好跟你见面的时候,第三回就是今天……”

    沈一婷听了他的话,忽然忍不住笑了起来,知道他之所以这样是想表示他的重视程度。跟他互换了名片,才看到上面赫然写着“宋宁远”三个字,他竟然在“动物疾病防治中心”工作。看着自己一身普通的装扮,和他面对面坐着吃饭,显得极不搭配,自己在他面前,突然显得暗淡许多,她自己揣摩着,要和他这么一身搭配起来,自己还不得穿身晚礼服出来才对?

    宋宁远大概看出沈一婷的顾虑,放下筷子,朝周围看了看,直抱怨说今天的空调打的太重,将西服的外套和领带都解了下来,穿着一件深蓝色的羊毛杉,冲她笑了笑,招呼她继续吃菜。

    那天晚上聊了好长时间,直到回家的时候,宋宁远要送她回去,而沈一婷却一再推辞。因为对她来说,这场相亲不过是应付母亲,她并没想过要和宋宁远继续发展下去,所以连吃过饭付帐的时候,也坚持要aa,现在更是不愿意让他送自己回家。宋宁远知趣的没有再坚持,帮她叫了出租车,沈一婷上车以后,从后视镜中看到宋宁远从包里掏出一个小本子,将她坐的那辆出租车的车牌号记了下来。

    那以后的一段日子,宋宁远也曾约过她出去,她总是巧妙的用这样那样的理由拒绝了,时间久了,宋宁远知道了她的疏远所表达的含义,慢慢的不再打电话给她。

    可母亲这边却象炸了锅一样,三令无申的让她重新考虑和宋宁远的关系,最后见她仍然不为所动,干脆又张罗着给她安排了另外一场相亲。这回是个大学里的讲师,戴着和父亲一样的宽边厚片的眼镜,个头不高,却穿着一身黑色的长款风衣,显得两条腿非常短。说话时慢条斯理,特别有种知识分子特有的感觉。介绍人还形容他性情不温不火,腹有诗书气自华……之类云云。

    沈一婷只觉得那次相亲差点让她难受的好几天没吃下饭,以至于她怀疑那回的相亲,根本就是母亲为了恶心她而故意安排的。从那以后,她开始惧怕相亲,为了不再重复参加类似的让她厌恶的活动,她终于决定和宋宁远先象征性的处一段日子看。

    她的第二份工作做了一年,最后由于疲惫于继续协调这些人的工作而辞掉了。辗转了两个月,经过宋宁远的介绍才终于找了现在这个文字编辑的工作。

    她并不抱怨,因为她一直热衷于她的专业,但每次求职的时候确实很沮丧。看着人才招聘市场上拥挤的人群,手里握着厚厚的一叠简历,黑压压的人头,她心里总会漾起一阵恐慌,看看招聘的岗位,大多是招收经济或管理类的人才,自己拿着这冷门的硕士文凭,实在很是滞销,几乎完全找不到对口的职业。想起当初报考的时候,她在专业一栏毅然的填了美学,并且还潜心研究了好久,那时候的热情劲,直到后来想想都觉得可笑,可当初就是这样执着,没有来由。

    研一的时候,图书管,资料室,自习室,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她的身影,她觉得那时候劲头特足,精力也出奇的旺盛,有时候甚至是通宵达旦的看书。那一年她的成果很显著,比平级的同学多出许多。导师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头,眼镜又宽又厚,从侧面可以看到镜片一圈圈的轮廓,可人却很和蔼,常夸她说,女孩子到了这个年纪,真正能潜下心来做学问的已经很少了,大部分的同学读研的目的绝不是为了把自己奉献给科学,更多的是为以后找工作铺路。

    沈一婷没有这么灵活长远的打算,嘴不够甜,相对于许多师姐妹来说也不够有眼色,一直只想踏实的做好自己手上的事。她觉得这点大概是遗传了父亲,因为母亲每回唠叨的时候都会抱怨他们父女俩一个样。

    宋宁远也曾经宠溺的骂她太过死板,中规中矩的什么事都不想出格,既不出风头也绝不拖后腿,真正的把中庸精神发挥到了极至。沈一婷每次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都会有些惭愧,然后一笑了之。

    确实,她也觉得自己心里有个无形的框,象是一条养在玻璃缸的金鱼,只能游弋在固定的范围内,却怎么也冲不出鱼缸。开始的时候,这个框是父母和老师限定的,再后来时间久了,她的思维情感和道德逐渐成形,没有过重的管束,自己竟然也不敢冲出这个框,她觉得自己大概会一辈子在这个框里生活下去,平淡却安定。但她掩藏的内心里不得不承认,萧子矜的事是唯一一次例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彼岸此岸何处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树犹如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犹如此并收藏彼岸此岸何处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