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自从宋玲玲问起蒋忠诚的事情来,沈一婷的胃口已经大减,本来终于觉得宋宁远的父母已经对自己没有什么芥蒂了,可她的一个问题,着实让她尴尬了好长时间,宋父宋母也在埋怨女儿乱说话。沈一婷赶忙挤出一个笑容称自己不介意。可气氛因为宋玲玲的一句话,显得诡异起来,虽然宋父宋母都没在意女儿的这句话,可沈一婷却隐隐的感觉到了什么。

    吃过饭以后,宋宁远送沈一婷回家,宋家只剩下他父母和妹妹玲玲。家里收拾的差不多了以后,宋母才坐到沙发上,仿佛长舒了一口气,象是心里忽然平和了许多,对着正在看报纸的宋父说:“其实我也早知道宁远会把她带来,今天这孩子我也见了,比我想象要好,挺稳重懂事的,虽然没有小陈嘴甜。不过也是能理解的,小陈才二十三,小沈都二十八了,女孩子大些到底是内敛些,宁远也三十了,算起来和小沈更般配一些,对咱们也还算恭敬,冲着宁远这么喜欢她,我看咱们也就算接受了得了。”

    宋父放下报纸,听着宋母的话,一直频频点头表示赞同:“那回头一次相亲,她可能真的有什么事没能来,咱们也别抓着人家的一点点错误不放,我看这孩子还是不错的。”

    宋玲玲在一旁看着电视,将瓜子壳吐到一边,撇了撇嘴似乎很不赞同,抱着一个大大的抱枕:“你们俩到底是年纪大了,看人也糊涂,一个人见上一面两面的能看出问题来吗?我见她一进门的时候,我也觉得是你们想的那样呢,谁知道细问一下,竟然和我还是校友,她一说是周老的学生,我算了一下,才终于想起来问题了!”

    宋父和宋母不知道女儿是什么意思,疑惑的看着她,等着她往下说。

    “这个沈一婷,当初在学校还闹出不小的动静!”宋玲玲郑重的跟父母讲述着,脸色却沉了下来,“她原来的男朋友叫蒋忠诚,是我们系的高材生,各方面还是挺优秀的,就是家里穷了点,据说两人谈了好几年,后来分手了,分手还没几天,她就傍上了我们学校一个有钱的男生,当初蒋忠诚痛苦了好长时间。分手就分手吧,本来也不算什么,蒋忠诚后来还算争气,还争取到了我们学校公费出国留学的名额,眼看就快办手续离校了,谁知道沈一婷后来那个有钱的男朋友忽然找上门,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逼的蒋忠诚退了学,据说后来把他打的人不象人,弄的他走投无路。你们想想,这些事,显然是沈一婷撺掇的啊。后来据说她和那个有钱的男朋友交往也不过是有目的的,最后目的达到了就把人家一脚踢开了。这样的女人,能是个好人吗?我看我哥也不过是她骑驴找马的暂时选择,等她看到更好的,肯定把我哥踹了。”

    宋玲玲的一番话着实把宋父宋母吓住了,他们丝毫没想到沈一婷会是这样一个人,一个势利又心机深重的人,原来对她的好印象忽然被贴上了一种假象的标签,两个人觉得背上直冒冷汗,好长时间没再说话。

    沈一婷坐在宋宁远的车上,看着外面雨雾朦胧的一片,听着车里悠扬舒缓的轻音乐,觉得象是被包围在一片安详而温馨的避风港里,是一种她喜欢的感觉,可心里却还是紧张,担心着今天宋玲玲问她的话。可宋宁远却一直很高兴,轻哼着曲子,脸上始终洋溢着微笑。

    “宋宁远,你为什么不问我蒋忠诚是谁?”沈一婷终于按捺不住,侧过脸看着他,开口问道,事实上,她已经疑惑了很久。

    宋宁远也侧过头来看着她,见她眼睛里一片忧郁,暗藏着一些看不见的担忧,就这样定定的看着她,看了好久,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不是也不关心陈莎的事吗,那这个蒋什么的,象你说的,只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为什么非要翻出来?”

    沈一婷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下去,她知道宋宁远的为人,如果她不说,他也一定不会问,她将脸转过去,望着已经被雨打的一片模糊的挡风玻璃,愣愣的望着。

    手心蓦地一热,宋宁远伸过手来握住她,象是在给她勇气,暖暖的感觉,浸透她的手掌,慢慢传到心里。她慢慢闭上眼睛,靠着车的靠背,想寻找一些安全感。

    她记得半年前,也是下着小雨,到处湿湿的一片,她挤着公交车回家,那天半路上接到母亲的电话,让她买一些酱菜带回家,于是她提前一站下了车,在小巷里搜寻着买酱菜的摊点,雨水哗哗的打着石头铺成的路面,尖尖的屋檐伸出巷子,象挂了一排雨帘,花花绿绿的雨伞在窄窄的过道里穿梭。

    沈一婷看到一个黄色的大伞下面,一个推着小型三轮车的妇女正在叫卖着酱菜,操着本地方言,穿着也极朴素。

    “来二两黄瓜酱菜,二两甜菜。”沈一婷走过去,指着几个小坛子说,接着低头从包里拿钱,丝毫未注意周围的情况。

    那妇女本来答应着,可看清了她以后,顿时愣在那里,停了足足有几秒种,忽然有些激动:“一婷?”

    沈一婷疑惑的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皱纹爬了满脸,而眼中正慢慢积聚着泪水的女人,愣了好半天,才终于认出原来那是蒋忠诚的母亲。

    从前自己和蒋忠诚恋爱的时候,他经常把自己带到他家里去,让她去尝尝母亲做的酒酿。蒋母是个寡妇,却极为和蔼,看沈一婷的眼神,充满了欢喜和满足。他母亲早先在一家工厂里工作,后来厂子倒闭了,她也就下岗了,后来在菜市场卖菜为生,因为是单亲家庭,蒋忠诚对他母亲很是孝顺。他在学校的时候年年拿特等奖学金,想用实际努力来回报他母亲,一直以来,蒋忠诚是他母亲唯一的骄傲。

    沈一婷记得自己和蒋忠诚认识是自己大二的时候,她那次将自己书忘在了食堂,半路折回去找,那时候吃饭的时间已经接近尾声了,只有很少的人还在吃饭,她发现一个男生徘徊在仅剩的两个窗口处,看着剩下的两样菜色,一直犹豫了半天,最后什么菜也没买,到旁边打米饭的窗口去刷了卡,买了一块钱的白米饭,没有任何菜,端到食堂的角落里,拿起筷子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当时沈一婷被这个场面震撼了,站在那里好半天,不知道是什么力量,最后她跑过去对蒋忠诚说要请他吃饭。蒋忠诚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女孩,觉得自尊心瞬间受到了莫大的伤害,当即丢下米饭和筷子扭头就走。

    沈一婷那次觉得很委屈,看着他愤怒的走开,觉得自己一片好心被他当成了驴肝肺,回到宿舍还气的直跺脚。可从那时候开始,她也开始注意蒋忠诚这个人,竟然发现每次张贴获得国家,省,市,还是学校的奖学金的名单,和各类知识竞赛的获奖情况时几乎都有他的名字。

    和蒋忠诚恋爱前后有四年的时间,从大二一直到研一,考研的时候,他俩是互相鼓励着对方,在自习室里一直奋战着的一对,看着最初一起在考研教室里抢位子的那些同学,在时间的推进和天气逐渐变冷的各种考验下,在面对是坚持考研还是赶快找工作的抉择上,很多人在中途放弃了,教室里人来人走,而他俩却一直到了最后。

    尤其是到了最后的时候,天气已经很冷了,沈一婷有一回撒娇抱怨着说她不想考了,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日子。那次蒋忠诚搂着她,安慰了她很久,说考上了他们俩就又可以在一起念书,以后还能有更好的工作。一直到后来,沈一婷都觉得和蒋忠诚恋爱的那几年,是最平和和安逸的,没有任何烦恼和隔膜。

    “阿姨?!”沈一婷认出了蒋忠诚的母亲,看她的样子,简直比几年前老了许多,人也更加憔悴了,五十几岁的人,头发已经白了一半,皱纹也更加明显了,见到沈一婷,竟然忍不住哭了起来,“您怎么了阿姨?”

    沈一婷见蒋母的样子,陡然间意识到出了大问题,赶紧扶住她,不住的询问着。蒋母觉得积聚的眼泪再也止不住,抓着沈一婷的胳膊呜咽着,声音和雨声混杂着,显得那样压抑。

    “一婷,阿姨这几年一直想去找你,但是我不敢,真的,忠诚这孩子是混蛋!他鬼迷心窍了才会跟你分手的……”蒋母哭着直摇头,可沈一婷却看到她手上全是细小的血口子,显然这些年来过分的操劳所致,她不知道这个母亲这些年来为儿子付出了多少,“忠诚他得到报应了,他现在真的毁了……一婷,一婷你去看看他吧……我求求你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彼岸此岸何处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树犹如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犹如此并收藏彼岸此岸何处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