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沈一婷的印象中,那次蒋母哭了许久,她惊讶的听说蒋忠诚已经进了戒毒所……她想不到蒋忠诚那样稳重老实,一直是别人眼里的优秀青年的人,竟然会吸毒。自从和他分开以后,虽然也听说了他后来退学等等一些事情,可沈一婷从未想过他会堕落至此。

    她还记得当年假期的时候,他去帮他母亲一起卖菜,自己总喜欢跑去找他,时间久了,周围摊点的人都认识了她,以至于到了后来,自己一出现在菜市场,一些热情的叔叔阿姨就会扯着嗓子对蒋忠诚的母亲喊:“蒋大嫂!你家媳妇来了!”

    那时候沈一婷觉得很害羞,可蒋忠诚却一直笑呵呵的,蒋母更是高兴,乐得一直合不笼嘴。甚至沈一婷自己,曾经也是认定了将来要一直和蒋忠诚在一起。虽然她知道自己的母亲从来就不赞成自己和蒋忠诚来往,可她的想法从来都是坚定不移的,直到后来发生了那些想不到的事……

    那以后的第二天,沈一婷跟着蒋母一路来到戒毒所,虽然院子里许多茂盛的植物,又是繁茂的夏季,到处都是生机勃勃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微微感到可怖的寒意,一排排整齐的门窗,干净却显得那样压抑,她听到有人痛苦的叫喊声,有捶打门窗的声音。有些甚至是撕心裂肺的……

    当蒋忠诚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几乎完全认不出来他,当年那个文质彬彬的男生,那个喜欢拉着她去吃母亲做的酒酿,喜欢跟她说将来要买很大很大的房子,把她和他的母亲都接进去住的男孩……当初他帮母亲搬煤球,弄的满手满脸都是黑碳,然后笑嘻嘻的望着沈一婷,显得又傻又可爱,张开黑漆漆的两只手,追着她满院子跑,她咯咯的笑着,左躲右闪的不让他得逞。他那干净洁白的衬衫上,总是有种肥皂水香香的味道。沈一婷觉得他是真实的,也是能给自己带来踏实的人……

    可眼前的蒋忠诚完全是不同的,头发乱蓬蓬的,眼神空洞无光,侧坐着望着墙角,人瘦的快脱了形,整个房间里静的象死灰一般,冷清而阴沉,隔着门,从上面的空挡处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沈一婷觉得自己的心跳快停止了,看着这样的蒋忠诚,惊讶的程度已经差点超过了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她努力睁大眼睛望着他,觉得难以置信。

    “忠诚,你看看谁来了。”蒋母柔声对着门里的儿子说,声音中略微有些颤抖和鼓励。

    蒋忠诚慢慢回过头,看着自己的母亲,又看了看沈一婷,好半天,才艰难苦涩的张了张嘴:“一婷?”

    沈一婷赶忙点了点头,忍住不让泪水流出:“忠诚,是我。”

    蒋忠诚象疯了一样连滚带爬的从床上下来,扑到门边来,抓住门上的铁棱,看着这几年未见的面孔,觉得心里所以的怨愤和委屈都找到了可以诉说的人,苍白的脸,红的布满血丝的眼睛:“一婷!一婷!你还跟萧子矜在一起吗?!”

    沈一婷看到他的眼睛里带着求救和无可遏止的愤怒,忽然觉得那张脸异常可怕:“我……”她不知道该从何说起,那些事情,她甚至从来都不愿再想起。

    “萧子矜这个乌龟王八蛋!!”蒋忠诚歇斯底里的吼着,仿佛想把一腔悲愤都发泄出来,他咬牙切齿,所有的恨意都在慢慢聚集,“他一定不得好死!这个狗娘养的他逼我跟你分手!他说只要我跟你分手,他就帮我争取公费出国留学的名额!他还说我没资格爱你!”

    沈一婷见他直扑到门边,将手伸出来到处乱抓的样子,吓的直往后退,觉得心跳速度越来越快,他想发疯一样一直说着,用脚踢门,用头撞墙,喊叫着让沈一婷原谅他。

    蒋母再也看不下去了,掩着嘴呜咽着,拉着沈一婷跟她解释:“他自从退学以后就一直消沉,从酗酒打架,一直到吸毒……我原来在家里,看到他发作的时候,就用绳子绑住他,可是没有用,我一个人制不住他,他最痛苦的时候就会一直骂那个姓萧的,直到骂不动,后来我没办法,才把他送进这里来……”

    “哈哈哈哈……”蒋忠诚忽然笑了,带着一种寒意,可满脸都是泪水,笑到最后只有呜呜的哭声,“姓萧的全家都不得好死!都会遭雷劈!他出尔反尔,是他把我弄成这个样子!……一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答应他的条件,我不该……”

    沈一婷不知不觉已经在宋宁远的车上睡着了,靠着软软的靠背,暖暖的车厢,外面的雨还是连绵不断,宋宁远不想吵醒她,将车开的很慢,车里音乐也关掉了,一路载着她,穿过这个城市的街道,雨声被隔离在车外,路灯下,整个城市的风景在夜色中显得朦胧和繁华,他觉得这种气氛和感觉特别好,安静而温馨,于是一路上嘴角都微微扬起,一种舒心的感觉。

    沈一婷沉沉的睡着,当睁开眼睛的时候,车已经停在了自己家楼下,而宋宁远却没有叫醒她,只是静静的陪着她,靠着软靠背什么也没说。

    揉了揉眼睛,看着周围的情况,沈一婷才终于明白自己已经睡在宋宁远的车上很久了,而感觉却挺好,长长了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眯着眼睛看着他:“都到家了,怎么不叫醒我?”

    宋宁远笑了起来,刚才看到沈一婷睡的那么踏实沉稳,长长的直发,黑黑亮亮的垂在肩膀上,白色圆领针织线衫,衬着长长睫毛,他觉得她睡觉的样子很好看,一时间忘了叫腥她,事实上,他也根本不想叫醒她,就一直看着她,侧着头静静的看着她的样子,直到她醒来的时候,他才仓皇把眼神收回来。

    “在陌生人的车上你可别再睡的这么沉了,不然你可危险了。”宋宁远说这话的时候,带着些许警告的语气,但更多的是一种宠溺,因为沈一婷看到他眼睛里带着一抹笑意,她判定那有一丝害羞的成分。

    “遵命!”沈一婷笑着冲他摆了个敬礼的姿势,接着跟他道了个别,下车要走,走出两步,定了定又回过头来,看着他打开的车窗,凑到窗口,“宋宁远,你的家人都很好,真的,但愿我没给他们留下坏的印象。”

    沈一婷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已经有种担心,宋宁远的妹妹问了她那样一句话的时候,她就已经感觉到了什么,她不知道自己以前的经历在外人看来会是什么样,她从前尽量不去理会那些流言蜚语,但是现在面对宋宁远的家人,她有些怕了,她真的希望给他家人表露的,都是她好的一面。

    晚上回到家里,洗了个热水澡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也许在宋宁远的车上睡过一觉的缘故,精神出奇的好,关上灯,闭上眼睛一连数了五百只羊,数到最后自己也忘了数到什么地方,而思绪却纷乱而层出不穷,搅的她不得安宁,干脆打开灯来,从书柜里翻出一本旧书来看。

    书册旧的连自己也记不得是什么时候买的,上面染了一层黄黄的印记,打开来的时候,里面书页未曾装订整齐的地方纸张已经开始散落,而里面夹着一张漂亮的书签,精美透着香味,书签的反面,带着磨沙的质地处,一个用碳素墨水的钢笔的签名显得极为抢眼,字迹潦草,龙飞凤舞的三个字:萧子矜。

    沈一婷连忙将书合上,扔到一边去,皱了皱眉头后悔怎么想起来找出这本书。后来想想觉得仍是不够,重新拾起那本书,抽出书签来撕碎扔进垃圾桶里去。这三年来,她已经几乎销毁了和萧子矜有关的任何东西,希望图个眼不见为净,可到了最后,外在的东西都已经割断了,而记忆却无法洗掉,生生的遗留下来,根深蒂固。她有时候希望真的有种洗脑机,将关于萧子矜的所有记忆都洗掉。

    她记得认识萧子矜是在她研一的时候,那时入学不久,忽然有种换了环境的新鲜感,虽然和蒋忠诚分属不同的院系,可那时候是觉得最甜蜜的,仿佛以为未来一切都应该是美好的。每天穿梭在校园里,蒋忠诚喜欢用自行车载着她,每个周末两人都会去放松一下,一起去看场电影,有时候去逛个街。她和蒋忠诚都喜欢去一家面馆,又便宜又实惠,每次两人都会吃的非常开心。这些和后来跟萧子矜在一起的时候是完全不同的。

    那时候沈一婷刚刚和谢珍晴成为室友,而萧子矜正是谢珍晴的师兄。她第一次见到萧子矜的时候,只是远远的看了个大概,想知道一个主动去研究一门稀奇古怪的学科的男生会是什么样子。

    她看到萧子矜提着自己的衣服,满头大汗的抱一一个篮球,勾肩搭背的和几个男生走过去,黑色的t恤,高高壮壮的,显得英气勃发,郎眉星目的倒显得很好看,可沈一婷总觉得他的气质适合去演电视里的大反派。只是后来她看清了萧子矜的时候,觉得他眼睛里一片清明澄澈,这一点似乎和反派稍有不符,但是她想到,如果带上墨镜,将眼睛挡住,再从里到外换一身黑,最好留着一抹胡扎,那形象完全可以接近黑社会的感觉。

    沈一婷曾经把自己这个构想告诉过萧子矜,在他俩算做是恋爱的那段时间,说完以后她笑得前仰后合,而他发狠一样瞪着她,过了片刻,他猛的把她抱起来,对着学校的池塘,说要将她扔下去。沈一婷吓的搂住他的脖子,却还是忍不住的笑。最后萧子矜把她放下,将她抵在河边的一棵树边,开始吻她。在她的印象中,萧子矜的吻总是带着一种霸道,让她怎么推也推不开,每次到了最后,她都晕头转向,不知所措。萧子矜却喜欢看她手足无措的样子,每到那时,他都咯咯的笑着搂紧她。有好几次,沈一婷觉得自己也许有那么一丝喜欢萧子矜,只是当她知道了他所做的一切,她觉得自己曾经萌发的一点依恋,不过是错觉而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彼岸此岸何处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树犹如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犹如此并收藏彼岸此岸何处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