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拉着行李箱满脸风尘仆仆的沈一婷赶到茗都会所的时候,几乎将大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來,装修豪华的会所里,前台服务人员看到她气势汹汹的样子,还拖着一个笨重的箱子,本能的以为她是找宾馆住宿,赶忙过來和气的想跟她解释什么。沈一婷沒听完就打断他的话:“我來找人。”

    服务人员引着她进了宽大舒敞的游泳池时,一片湛蓝清澈映的心情平静了许多,漂白粉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时而可以听到水花溅起和有人嬉笑的声音。她离的老远就看到了萧子矜,已经换上了泳装,高大的身影,戴上了泳帽,黑色的泳镜正架在头顶,做下水前的运动。听到服务员的叫声才疑惑的回过头來。在看到沈一婷的一刹那恍然愣住了,停留数秒,赶忙披上浴巾朝这边跑了过來,看着她冷冰冰的表情。怔了一下,随即咧开嘴笑了起來,竟然透着一种傻气:“你终于來了。”

    “是的。”

    “我等了很久了。”

    “萧子矜,我告诉你,我來了是你的灾难。”

    萧子矜失笑,却将身上的浴巾裹的更紧:“我知道。”

    沈一婷扑捉到了他细微的动作,眼里泛起一阵嘲讽:“你裹的跟个土包子似的做什么?你哪里我沒看到过?再卑鄙无耻的事你都做了,怎么这个时候连膀子都舍不得露,跟谁装纯情呢?该不会你相亲的小女朋友也在这里吧?”她说着朝四周环视了一圈,摆出足够的气场。

    萧子矜既觉得尴尬又忍不住想笑,看着周围的人纷纷对他俩投來诧异的目光,才凑进对沈一婷说:“你说这话怎么感觉象个女流氓似的。”

    她轻轻的点了两下头,带着三分假笑的盯着他:“沒错,我这女流氓是被你这男流氓逼出來的。”

    萧子矜张口想说什么,远处坐在躺椅上的两个男人忽然站起來朝这边喊了起來:“子矜,你到底下不下水啊?你不是说今天要比一把吗,哥儿们这还等着你呢!”

    沈一婷转身要走,萧子矜赶忙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转身冲那边答应着:“你们俩先自己玩吧,我这忙着呢!”

    两位男士不乐意,一个抬高声音说:“你这可就不义气了,今天是你叫我们过來的啊。”

    “下回请你们下馆子,你们点地方,我掏钱,行了吧?”萧子矜尽量敷衍着,接着转回头來看着急于想走的沈一婷,“你去哪?晚饭吃过沒?我换了衣服带你去吃饭吧。”

    隔着游泳池,沈一婷听到萧子矜的两个朋友朝这边调侃嬉笑着,索性沒理睬他,甩开萧子矜沿着泳池就朝外走。他跟着就追了上去。

    沈一婷只记得那天到了最后,她一脚将紧跟在她后面的萧子矜踹下了游泳池。他仰面朝天跌了进去,溅起好大的水花,惹的对面的男士高叫的跟着起哄,在空荡的泳馆里回声不断。等萧子矜狼狈的浮了上來,呛了两口水将已经歪到眼前的泳帽摘了去。沈一婷踩着游泳池的边沿看着他,才稍稍有种快意:“萧先生,以后來日方常,吃饭就不用你陪了。从前是你破坏了我的生活,现在我來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你也别想安安稳稳,逍遥自在的过下去!”

    快到下班时间,沈一婷将音乐稍稍开低了一些,从抽屉里拿出一本小台历,最近的两个月已经密密麻麻的被她用红色水笔,一天一天的杠去,划掉今天的日期,她从头数了一遍,整整个两个月,指间还夹着笔,托着下巴,微微蹙起了眉头思索着什么。隔壁办公室的小杨拿着一张单子就走了进來,轻轻敲了敲隔着磨沙玻璃的房门,探进头來看了看。

    “沈姐。”

    “小杨,有什么事吗?”沈一婷赶忙收起了刚才的神情,扬起嘴角來笑了笑,用眼神示意她进來。

    小杨是个刚从学校毕业的学生,年纪小,对沈一婷也很尊重,两人同时來到“博华教育”这个代理培训中心工作,由于年纪和工作经验的关系,沈一婷一來就成了她的上司。不过小杨到底是才工作的小姑娘,虽然有时候容易头脑发热,可工作激情却相当好。

    “沈姐,咱们这期公务员的培训班报名状况不太好,几个班都沒报满,生源都被宏渊那边抢走了,这可怎么办啊?”

    沈一婷看着小杨嘟着嘴,一脸挫败,面颊上被晒的红红的,疲惫的靠进沙发里,显然是事倍功半了。赶紧将音乐彻底关了,开始安慰她道:“是不是咱们宣传还不到位啊?公考王程益元亲临面授,这个噱头应该能招揽不少人才对,何况咱们的收费也不贵。宏渊那边一向生源惨淡,为什么这一次会突然热门起來?”

    小杨说起來就满脸是火,抑制不住委屈,想把苦水全倒出來:“还不是那些人误导,不知道从什么渠道听说宏渊那边压題压的特别准,说去年他们的辅导班录取率相当高!辅导班这种东西,名声特别重要!一旦传出什么消息,有一分能传出三分,宏渊这次打出价格比我们低20%,谣言又传的神乎其神,报名的人当然多。听说宏渊换了代理人,这回是个挺年轻的小伙子,一來就接手了一大批业务,把宏渊从里到外改了一遍。”

    沈一婷皱着眉头听她说着,只觉得这次的问題是挺棘手,可眼下抢生源已经处于后期,想挽回似乎晚了些,翻了翻手上的日历,才终于重新抬起头來:“这样吧小杨,明天是公考的报名时间,派人到报名点去发些传单什么的,争取还能有些收获,要是还不行,咱们这回能赚的真的不多了。”

    小杨泄气的点了点头,长出了一口气将身子埋在沙发里,眼睛却无意瞟见沈一婷手里拿着的日历,上面的红色标记吸引了她,忍不住探过头去:“沈姐,你这上面划了一天一天的,到底是什么?”

    沈一婷失笑,随手将日历放在一边,仰靠在椅子上:“算算日子,看看在丽港呆了多久。”

    小杨似乎透着一种不忍和难以置信,看着沈一婷这样不辨阴晴的表情,似乎不太认同:“沈姐,我听说你的户口并沒有迁到丽港來,先前租的房子也相当随意,几乎沒添置什么东西。可是这几个月,你在那姓萧的先生身上花的心思比在工作上都多。上回他当街狠狠挨了他那相亲的女朋友一巴掌,可真是太糗了。还有上个月……”小杨说到这,才看到沈一婷的脸色似乎不太好,停了口沒再继续说下去。

    她想起了上个月的时候,有一天快到下班的时分,那个几乎在沈一婷口中从來都沒提过名字的姓萧的男士,忽然跑了过來,汗流颊背,脸上横横竖竖都是灰黑的痕迹,衣服袖子也破了,象是刚从很远的地方奔过來一样,跑的气喘吁吁,奔到她们的办公室门口的时候,看到沈一婷好端端的坐在里面,才终于止住步伐,扶着门框,喘着粗气。小杨当时几乎被那场面惊吓住了,怔怔的望着门口,看到他的样子,忽然觉得他的眼神中透着一种说不出的情状。而沈一婷只是微微抬眼看了看他,几乎比面对一个可怜的路人还要冷漠的眼神,不过一秒,重新低下头去工作。整个过程接近于一种视而不见。

    小杨那一回以为,那位姓萧的先生一定即将要发火了。可停了片刻,他讪讪的缩回还按在门框上的手,竟然一句话也沒说,慢慢转过身,朝楼下走去。他并沒发出一言一语,可小杨看出他浑身都透着一种失落,她沒想到一个人的背影也能显现出那样悲伤的感觉,仿若一声悠长而沉重的叹息。

    萧子矜从公安局里出來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了尹浩然的车,黑色流畅的款型,亮丽又拉风,停在街边上,时时有路人侧目,而他安心的坐在车里听着音乐,惬意的将手伸出车外來弹烟灰。一身西装革履的打扮,倒真象个成功企业家,让萧子矜差点沒能认出來。

    熟练的钻进车里,看着尹浩然的头型竟然也相当前卫,浑身还透着古龙水的香味,萧子矜实在忍不住,刚要开口问他。尹浩然却抢先说了起來:“你小子真去盗墓了?今天早晨听说这事的时候,我差点笑的从床上掉下來,我还跟我家女人说,沒听说我这老同学还有这癖好啊?合着多读了几年书,又出国溜达一趟,回來就开始撬死人的东西了?”

    “滚!”萧子矜看着笑的前仰后合的尹浩然,伸出手去猛推了他脑门一把,不客气的回骂了几句,“赶紧带我去吃顿饭,从昨天晚上饿到现在,我容易吗,还被你取笑!”

    尹浩然转了方向盘回头往南调了车,可还是忍不住想笑:“子矜,其实你图什么啊,沈一婷就是上回我在游泳馆见的那个吧?长的也一般啊,我以为什么国色天香呢!你至于吗,明知道她耍你,你还用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你听说过约会有约在墓地的吗?明显她拿你开涮,你平时挺机灵的,怎么这事你还沒转过弯來啊!还巴巴的真在那等她一夜!”

    “我以为她会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彼岸此岸何处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树犹如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犹如此并收藏彼岸此岸何处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