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为什么又骗我?壮的象头老虎,还装什么起不來床?”沈一婷略带蕴怒的看着他。

    “我真的病了……”

    “你病个屁!满屋都是烟味,你病的起不來床还抽了这么多烟?茶几上放着两个勺子,两个面碗,都还热着呢,这叫三天沒吃饭?你床头放着今天的报纸,而且我上楼的时候,下面的大爷说你早晨还找球鞋要出去打球!”沈一婷瞪着他骂道,转而又拍了小虎脑门一把,“你小小年纪也学会骗人了!果然跟着你干爹越学越坏!”

    “干妈,干爹他想你了,小虎也想你了……”小虎委屈的跟着打圆场,睁着圆圆的眼睛,无辜的望着沈一婷。

    萧子矜从床上坐起來,尴尬又有些高兴的看着她,用手抓了抓凌乱的头发:“可你还是來了,说明你也放不下我们父子俩……”

    “你把家里搞的象个猪窝,就是给我看的?”沈一婷简直看不下去整间屋子的凌乱程度,皱着眉头抱怨着,“下一次我再也不相信小虎的话了!你们这样做等于是喊‘狼來了’。”

    小虎扯着沈一婷的胳膊直撒娇,左右摇晃着:“干妈,我真的吃了三天泡面了。”

    沈一婷握着小虎的手数落着萧子矜说:“小虎现在正在长身体,你让他连续几天吃泡面,连正经的饭也不做一顿,你真是虐待儿童!”

    “干爹他不会做饭。”

    “胡说!你干爹他会烧很多菜!荤菜素菜能搭出许多花样,手艺很好!他是太懒,不愿意做!”

    沈一婷对小虎抱怨着,抬眼间才看到萧子矜的嘴角随着她的话而扬起一个漂亮的弧度,并且越漾越深。她终于尴尬的停止了言语,将脸转到一边。

    “你都还记得……”萧子矜心里甜滋滋的,咧嘴笑着看着她的侧脸,原來她什么都沒忘记,这种认知使他心里踏实了许多,甚至有种激动。

    沈一婷避开他的眼睛,交代说菜都买了好,起身要走。小虎上來拖着她的手,撒娇的非要去吃麦当劳。萧子矜也跟着帮腔:“孩子都喜欢父母陪着出门的感觉,这才感觉象个家,要是沒什么事,就一起去吧。”

    商量了很久,最后在小虎的一再央求下,三人才一起出了门。小虎一手牵着萧子矜,一手牵着沈一婷,三人一字排开,并肩朝前走着,仿佛一对夫妻带着自己的孩子。路上行人不断投來欣羡的目光。

    萧子矜心里说不出的畅快,一路上和小虎一唱一和,配合的竟然象说相声一般。只是沈一婷还显得拘谨,不够开怀,只偶尔跟小虎说上几句。

    坐在麦当劳靠窗的桌子前,萧子矜买了一堆吃的,薯条,汉堡,可乐,鸡翅,几乎样样齐全了。趁着沈一婷去洗手间的空挡,又赶忙交代了小虎一遍。

    “等下开吃了以后,可别忘了干爹教你的那些词,别光顾着吃!”萧子矜伸手拍了他的小脑袋一把,宠溺又警告的嘱咐着。

    “放心吧,干爹,我都记住了。”小虎答应着,可眼睛一直盯在桌上,伸手抓过一个鸡翅吃了起來,满手油光光的,贪婪的舔着小嘴。

    等沈一婷落座了以后,看到他的吃相,忙那餐巾纸帮他擦着小嘴,还直嘱咐他慢点吃。动作轻柔的帮他整理了一下衣服,俨然有种当妈的样子。萧子矜只喝了两口可乐,弯着眉头看着这对“母子”,心里漾起一种幸福感,见时机差不多成熟,轻轻在桌下碰了碰小虎的脚,示意他该说词了。

    沈一婷也沒吃下什么东西,一直在照顾小虎吃,只是在小虎将粘了番茄酱的薯条递到她嘴边的时候,她才张开嘴咬了下去。

    “干妈,你喜欢我吗?”吃了一半的时候,小虎忽然眨着大眼睛问道。

    沈一婷愣了一下,不知道他要说什么,接着笑了起來:“当然喜欢了,小虎是个可爱的孩子!”

    “那干妈喜欢干爹吗?”

    小虎的这句话让她猛然怔住了,望向萧子矜的时候,见他的神情竟然透着一种害羞和期待,似乎和小虎一样等着她的回答。

    沈一婷沉默着不知该怎么开口,就听到小虎稚嫩的声音继续说:“干妈,干爹他说他喜欢你……他说我们是一家人,那咱们一家人以后都在一起好不好……学校的同学都有爸爸妈妈,可我很久很久都沒见到我爸爸妈妈了,干爹说他们在努力赚钱……可小虎觉得他们可能不要我了……小虎现在有干爹,还有干妈。干爹说这和爸爸妈妈是一样的,所以小虎想和干爹干妈三个人在一起,好不好?”

    萧子矜见沈一婷心疼的看着小虎,沉默犹豫着,却始终不答应,赶紧碰了碰小虎,示意他继续说。

    “干爹他想跟你说‘对不起’……干妈,你就原谅了干爹吧……干爹现在饭都吃不下,他说他以后都听干妈的,以后他会象小虎一样乖,他说他不想和干妈分开了……他还说晚上想和干妈一起睡觉……”小虎象背书一样继续往下说,丝毫沒觉得有什么问題。

    沈一婷原本只是沉默,到这里却听出了大问題,惊诧的看着小虎:“什么?!”随即望向萧子矜的时候,发现他也惊的将眼睛睁的圆圆的,不可置信的看向小虎。

    “你说你干爹晚上想做什么?”

    小虎停了下來,懵懂的望着沈一婷:“干爹晚上想和干妈一起睡觉……”

    沈一婷觉得一阵羞愤袭來,脑中血液倒流,脸顿时红透了,看着萧子矜无辜的样子,气的猛拍了桌子一把:“萧子矜!你都给孩子灌输什么龌龊思想!有你这么教育孩子的吗?!”

    “我敢发誓!这句话绝对不是我教的!”萧子矜沒想到小虎竟然说出这样惊爆的语言,本來觉得沈一婷也许已经被说动了几分,可这句话把气氛完全颠倒了,急着想跟她解释。

    沈一婷抓起自己的包转身就朝店外走。小虎不知所措的喊住她,还不明白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话。

    “小虎,干爹什么时候教你这句了?!干爹说的是‘晚上睡觉的时候都想着干妈’!这和你刚才说的那什么……能一样吗!”萧子矜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小祖宗,本來想依靠的筹码忽然变成了搅局的小魔王,气的他七窍生烟。

    沈一婷过马路的时候,听到小虎和萧子矜在后面叫她,但她沒停下來,照旧朝前走,心里的恼怒还淤积着。小虎看到沈一婷和萧子矜片刻间就生气了,当下认定是自己做错事了,立即慌了神,扯着嗓子隔着马路就喊对面的沈一婷。见她仍然不回头,连忙松开萧子矜的手,朝对面马路跑了过去。

    斑马线对面的人行路灯依然显示着红灯,而小虎不顾萧子矜的叫喊就往对面奔,嘴里还不停地叫着“干妈。”

    沈一婷停了下來,转过头看着小虎正着急的奔过马路,两旁急驰而过的车正川流不息:“小虎,别跑!注意看车!”她连忙折回头來,离了十几步,就看到旁边有辆轿车呼啸开來。

    萧子矜狂奔了几步将小虎拦腰抱起躲开急驰的车辆,腰间在车边猛刮了一下,一时站不稳,跌在地上滚了两圈,双臂紧护着怀里的小虎。

    沈一婷被吓的脸色惨白,连忙跑过去,着急的扶起萧子矜和小虎,觉得心随着刚才的事情扑通扑通直跳:“怎么样?受伤沒?”

    她将小虎抱起來,浑身上下检查了一遍。见他懵懂的几乎沒有知觉,过了半天才摇摇头表示沒事。抱着他小小的身体,似乎还略有些发抖,沈一婷心疼又自责。

    “我沒事,干妈,干爹,我真沒事。”确定小虎真的沒受伤,沈一婷才松了一口气。

    转而这才顾及到萧子矜,他的胳膊肘上擦伤了一小片,可他似乎根本未注意到,只是略蹙着眉头,小心的用手扶了扶腰部。

    “你沒事吧?你的胳膊上擦破皮了。”沈一婷伸手拉住萧子矜的胳膊,想将他扶起來。

    “沒,沒事。”萧子矜反握住她伸來的手,顺从的让她扶着起來,冲她轻松的笑了笑。可腰部剧烈的一疼,使他“咝!”的低吟一声。

    沈一婷抓住他的手时就发觉他手心里全是冷汗,微微的发抖间,额头上也渗出细密的汗珠。当即觉察出问題:“你哪里疼?腰被刮到了?”她关切的想看看他在t恤掩盖下的后腰。

    萧子矜赶忙拦住了她,回了她一个安抚的笑容,抬高声音轻松调侃的说:“沒事!小事一桩!扛的住!你别走了!咱们继续逛逛吧!小虎他刚才……”

    沈一婷沒理会他,直接伸手绕过他的后腰,触碰上他腰间的一片,略微按了下去。在沒有思想准备的情况下,疼的他“嗷!”的一声就叫了出來。惹的沈一婷和小虎都慌了起來。

    “还说沒事!”沈一婷生气又焦心的看着他刚才还一副无所谓的脸,觉得心里的怒火都被他燎起來了,“你每次都是这样,沒事的时候喜欢虚张声势,真正有事的时候却硬撑着装做沒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彼岸此岸何处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树犹如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犹如此并收藏彼岸此岸何处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