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婷。”萧子矜在沉默了半晌后终于重新开口,仰面望着她,甚至带着一丝乞求,伸手艰难的从自己放在床边的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和一串钥匙,“这是我所有的积蓄,还有我家房门的钥匙,……要是,你还愿意收留我和小虎这俩可怜的孩子,就把它们都收下,……如果你不愿意,现在抬脚就可以走了,真的……“

    他带着期许的盯着她的眼睛,似乎想看清每一丝情绪的变化。握住她的那只手似乎更加用力,仿佛怕她飞了一般,安静却内心忐忑的等着她的回答。

    沈一婷想到几年前,他也曾经流露出这种神情,正是那一晚萧子矜将她带到小搁楼去的时候,到最后他终于小心翼翼的提出让她别走了。当时他抱她在怀,坐在软软的沙发上,搂着她的纤腰,盯着她绯红的脸蛋。一秒一秒的等着她回答。当最后沈一婷终于带着羞怯的点头答应时。他心里象忽然绽开了无数朵烟花,乐得拥着她疯狂的吻住。

    那一晚虽然最终沒有做成功,反而让沈一婷疼的一脚将他踹下了床。可那毕竟是他俩“坦诚相待”的头一夜,兴奋和害怕交织在一起,甜蜜和羞涩并肩而行。

    直到半夜醒來的时候,沈一婷发现萧子矜还沒睡着,光裸的躯体汗津津的,被子里燥热一片,不断的翻來覆去。

    “怎么还沒睡?”沈一婷当时傻傻的问了一句。

    萧子矜尴尬的凑过头來用胳膊环住她:“老婆……我那里似乎不太甘心,一直撑在那……你说怎么办……”

    沈一婷当时觉得脸红极了,在被窝里就要掐他打他。

    萧子矜见沈一婷一直不置可否,握住她的手轻轻摇了摇,似乎在撒娇。沈一婷沉默了许久,终于叹了口气,从他的掌心抽出手來,由床上站了起來,未发一言的转身就朝外走。

    萧子矜瞬间心里凉了半截,慌忙叫住她:“……喂,喂,你不会真的走了吧?我刚才只是随便说说,你就是不答应也别现在就走,行吗……”

    沈一婷觉得脸已经红到耳际,听着他的言语,觉得又好笑又好气:“……我去给你打壶开水。”

    萧子矜蓦地怔住了,足足几秒钟才回过神來,看着沈一婷的背影,想起身下床去,腰间却猛的一疼,重新躺回床上,忙抬高声音欣喜的叫道:“这么说你就是答应了?……那我就当你答应了!喂,你可不准反悔的!……反悔了我也不同意了!”

    沈一婷听到他在屋里兴奋的鬼喊鬼叫,象是贫苦的老农忽然中了头奖。不自觉也受到他的感染,有种抑制不住的想笑,加快步伐朝茶水间走去。

    萧子矜住了几天医院,终于获准回家休养。沈一婷不会开车,叫了一辆出租车和小虎一起将他接回了租住的公寓里。

    一进家门他才恍然愣住了,家里窗明几净,原本乱遭遭堆在一起的东西已经被分门别类整理好,放回原來的位置。地板和茶几都擦的干干净净,窗帘已经由红绒布的换成了淡蓝色细纹的,一下衬的整个屋子亮了许多,也显得更有品位了。原來的红绒布窗帘是房东留下的,乍一看上去简直象是乡镇企业办公室里挂的那种。萧子矜从前虽然也觉得难看和别扭,但又不好意思一个大男人单独跑去买窗帘,就一直沒换,今天看到这种景象,他忽的觉得心里一暖。

    茶几上放着一个新的玻璃烟灰缸,从前的那个被他有一天翻找东西的时候碰掉在地上,边沿和底座都摔掉了,歪着角象个伤员,不过他也沒换,因为从前只有自己一个人住,觉得怎么随意怎么來。可现在看到家里干净温馨的气氛,他才陡然明白,这种家的感觉才是他真正想要的。

    萧子矜高兴的当时就想搂过沈一婷吻住她,可小虎一直跟在他们旁边,还一直牵着沈一婷的手。有小电灯炮在,他只好让刚才的念想做罢,可心里仍然喜滋滋的。

    沈一婷从购物袋里拿出一堆东西,儿童的小毛巾,卡通的刷牙杯子,一个多功能的铅笔盒,一捆铅笔,还有一块白色的绘图橡皮,外加几本儿童的课外书。分门别类的放到小虎的房间里去。

    “以后要多给小虎买些有益成长的东西,那些暴力玩具和膨化食品尽量少买。别有事沒事的总用物质引诱孩子。”沈一婷看见小虎进了卫生间,才抱怨的跟萧子矜说,“还有你,别老抽烟,我发现你现在烟瘾比从前大有增加,这非常不好,不仅对你的身体不好,而且家里现在有孩子,烟味对孩子身体影响很大。以后你必须阶段性戒烟,逐日递减抽烟量数,直到完全戒了。”

    萧子矜撑着墙壁将沈一婷半搂在怀里,高兴中又带着一丝为难,商量着跟她说:“少抽烟这点我接受,但是完全戒了的话,出门在外和几个哥儿们聚在一起的时候,别人看我这样,肯定要笑话我……”

    沈一婷沉下脸來,将他搂住她的那只胳膊推开:“好,你可以继续抽,那我先走了。”

    “喂!”萧子矜着急的拦腰将她拽了回來,圈在自己怀中,忙不迭的答应着,“我戒,我戒还不行吗。你别走!”

    沈一婷看着他急切紧张的眼神,心里漾起一种感动:“那我下面还有很多意见,你都接受吗?”

    “我都接受!”萧子矜一口答应下來,双臂箍住她,恨不得真能有绳子将她和自己栓在一起,再也解不开才好。

    “以后从什么地方拿出的东西,用完后还要放回原处,不能扔的到处都是。你的内裤和袜子自己手洗,其他的可以放在洗衣机里。尤其我打扫卫生的时候,发现床角的缝隙里有一双半黑色的臭袜子,吓的我还以为是三只死耗子,以后不许这么乱扔乱放的!”沈一婷生气的捏了他一把,却惹來萧子矜憋不住的笑声,不顾她挣扎,低头就轻吻了上去。

    沈一婷羞愤的推开他,继续说道:“还有呢,我听小虎说,你晚上时常玩网游玩到半夜,然后每天早晨都喜欢赖床,睡到时间才起,起來以后來不及吃早饭就去上班。这种习惯比抽烟还恶劣!以后你要按时睡觉,早晨早点起床,轮流做早饭,吃过才准走。另外你上班的时候要开车先把小虎送到学校去,下午我下班的时候去接他……”

    萧子矜听着这些琐碎的事情,看着沈一婷略带绯红的面颊,一本正经的唠叨着,心里忽然有说不出的舒坦,自己象个傻二一样乐呵呵的听她说着。其实倒不是听她说话的内容,而主要是她那种认真的表情。她每说完一件事,他就赞同的跟着点头。

    他想起自己六岁那年和一群小伙伴一起去放风筝,他的风筝是一幅巨大奇特的飞人图案,他那时兴奋的越放越高,跳跃着,欢呼着,觉得自己的手中的风筝已然握紧。可沒想到后來线断了,风筝朝着后山飞去。他着急了,自己一个人翻山越岭的跑去后山,将衣服划破了,手也被荆棘刮的流血了,天渐渐黑去,周围一个人都沒有,他害怕过,可最终还是沒有回头。直到第二天早晨,已经满身伤痕和疲惫的他,终于在后山田野间的小树上找到了那只遗失的风筝。他那时候才觉得自己累极了,也高兴极了,抱着那只失而复得的风筝,坐在树下就睡着了。直到家人心急火燎的找到他,才将他领回家……可现在,他觉得沈一婷就是那只风筝。

    晚上安顿好了小虎,沈一婷才觉得轻松了许多。坐在床边,抚了抚他的小脑袋,嗤嗤的笑了起來。

    小虎睁开眼睛,看着还在旁边的沈一婷,忙用小手拉住她,略带撒娇的说:“干妈,给我讲个故事吧,平时干爹也讲的。”

    沈一婷愣了一下,弯着眉毛笑了起來:“好,那干妈给你讲个《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故事。”

    “这个我早就听过了。”小虎当即否定了她的打算,仿佛在抱怨她的老调重弹。

    “噢,那干妈给你讲个《卖火柴的小女孩》的故事吧。”

    “这个更是听腻了,我都能背了。”

    “那《灰姑娘》的故事呢?”

    小虎似乎中按捺不住了:“干妈,你脑袋里的故事一点都不新鲜啊……比干爹讲的差远了……”

    沈一婷怔了一下,心里微微觉得糗,捏着小虎肉乎乎的脸蛋问:“那你干爹平时都给你讲什么故事?”

    小虎掰着小小的手指头跟她细数着:“很多的,有《小神童智斗大蟒蛇》,《神奇的百慕大三角》,《海洋动物的起源》,《外星人的探访》……”

    沈一婷惊讶的听着小虎的叙述,心里一时间倒有些佩服萧子矜涉猎知识的广度,虽然这些她也听过一些,但实在无法当成故事來讲。而且不得不承认,这种带科普性质的故事,确实比自己刚才要讲的无聊童话故事要有意义的多。

    “看來以后讲故事还是得让你干爹來讲。”沈一婷点点头确定的说,嘴角已经下意识的扬起一个弧度,“不过今天你干爹的腰还沒好,不能坐时间长,他已经睡了,过两天再让他來讲,你乖乖的睡吧。”

    小虎仍旧不甘心,撒娇的拉着沈一婷的手,央求道:“那干妈随便讲一个吧,就讲干妈和干爹的故事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彼岸此岸何处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树犹如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犹如此并收藏彼岸此岸何处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