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一婷这才反应过來他是什么意思,恼的扎着两只手就要去胳折他的腋窝,吓的萧子矜到处躲闪。她倒是毫不客气,搂着他的脖子,扑到他背上,贴着他的耳朵说:“每头猪出栏以后,猪皮上都要盖个戳,证明是谁家的,合不合格。我也给你盖个戳,以后你这头猪就是我的了……”

    萧子矜觉得耳朵里痒痒的,听到这句话竟然有说不出的甜蜜,笑着抓住她搂在自己脖子边白细的胳膊,张口就要咬下去。吓的沈一婷赶忙缩了手。

    “别跑,让我也來给你盖个戳,以后咱们俩圈在一个猪栏里。”萧子矜上前抱住想逃走的沈一婷,低头唇舌顺着她的颈部蜿蜒而下,延伸至睡衣,作势张口要咬她胸上的耸起。

    羞的她直接叫了起來:“流氓!流氓……”

    两人嘻闹间,沈一婷听到屋子里自己的手机响了起來,示意萧子矜别再吵了,挣开他的怀抱进去接电话。

    是单位里的小杨打來的,语气相当委屈和郁闷,几乎带着哭腔:“沈姐,这回咱们博华的考研培训班也栽了,生意相当惨淡……宏渊那头的代理人真是疯了,在原來的价格上再降20%,而且承诺在丽港大学,以及理工大,师大,财大,医大的各校区,都设了免费班车接送,还承诺政治班的时政部分免费开讲座,下足了力气宣传。现在除了咱们的英语强化班和冲刺班还有一部分生源以外,政治辅导班可以说全军覆沒了,咱们头儿都快急疯了……”

    沈一婷听到这个消息,顿时觉得什么地方出了问題,蹙着眉头:“他们在原來的基础上又让20%?还有这么多免费项,那这样算下來,刨除场地费,材料费,还有老师的报酬以外,他们根本就赚不到什么钱了,可能还要亏本。”她觉得蒋忠诚应该不会傻到这种地步,“那其他几家的情况怎么样?”

    “其他几家还不如我们呢,好歹咱们从前建立的好名声还在,可这回报名这么少,面授班估计都开不起來,实在不行,我们只能被迫换成同期视频來减少成本……”小杨似乎已经灰心了,“头儿说,咱们不能跟他们打价格战,宏渊那边的代理人这么年轻,这样做下去,迟早要出问題的……”

    沈一婷觉得很蹊跷,蒋忠诚这生意做的,实在让人搞不懂。放下电话以后,一时间竟然沒回过神來,站在原地思考着。直到感觉到有人从后面揽住了她的腰。

    “想什么呢?出什么事了?”萧子矜不解的问,随即笑着用胳膊蹭着沈一婷的肩膀。

    她转过身搂住萧子矜,将刚才的事告诉他。他听完后竟然沒有惊讶:“这很正常吧,他想先打出名声,开始做生意的头一年,眼光要长远些,今年把宏渊的牌子打出去了,明年开始再加价,总能赚回來的。就象可口可乐公司,原來沒名气的时候,他们老板赞助了一批饮料给沙漠作战的军队,好象是折了本,事实从长远看來,牺牲一时,最后得到的不就是成功吗?”

    沈一婷听他这样说,觉得明朗了许多,想來蒋忠诚也应该是这个意思:“但是我这个月应该沒什么提成了,就那点底薪,少的拿不出手……”

    萧子矜看她酸酸的样子,禁不住直乐:“少就少吧,不是还有我吗?”

    “你來养我?”沈一婷睁圆了眼睛问。

    “这个嘛……”萧子矜装做面露难色,摸棱两可后说,“我得考虑考虑……”

    沈一婷红着脸,恼的上前掐住他的脖子逼问:“你还要考虑?!”

    萧子矜赶忙伸着舌头告饶,接着用双臂圈住她的腰,眼里是抑制不住的笑意:“我这人有原则的,从不随便养女人……除非……你叫我一声‘老公’……”

    “我这人也是有原则的!”沈一婷接过话來,“从不随便叫人‘老公’!除非……”

    “嫁给我!”

    “凭什么?”

    “凭我是小虎的干爹,你是小虎的干妈……凭我们俩都有这个家的防盗门钥匙……凭你都给我盖了戳了,就该对我负责……还凭你昨天晚上……”

    “你怎么又提昨天晚上……”沈一婷红着脸打断他,那种疯狂让她觉得那根本不象自己,“要不是你昨天晚上一次次……我,我怎么会……”

    萧子矜喜滋滋的看到她这种样子,轻轻捏了捏她的鼻子,转而又象受了委屈一般抱怨着:“要不是你在关键时刻跟我说‘你很棒……’,我能一次次坚持这么久吗……”

    竟然跟他这样直面的谈论起这个话題,沈一婷羞的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抓起床上的枕头追着他就打。他左躲右闪,直到抱着头爬在床上,嘴里却依旧沒停,怪腔怪调的喊着:“虐待老公是犯法的!”

    沈一婷气的加快频率打他,直到被他反过身抱起來躺在床上,萧子矜直接捉住她的两只手腕:“别打了,再打我又要冲动了……”

    她被他抱紧了窝在怀里,气鼓鼓的瞪着他,看着他笑弯了眉毛,更象一只可爱的花猫,这男人的无赖程度已经超出她的承受能力了,本來想骂他两句,可看到他的脸和欢喜的笑容,心中原本预备好的词一句也说不出。盯着他伤痕累累的脸蛋,竟然泛起一种心疼,慢慢靠近他,轻轻在他受伤的鼻尖上吻了一下……

    “子矜,我有一样东西想送给你。”沈一婷穿戴好了以后,从抽屉里找出一条丝巾來系上,尽量将颈上的吻痕遮掩住。回过身來看着依旧只穿着一条白色内裤,躺在床上的男人。结实的肌肉,凸凹有致,呈现出流水线的波澜,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着,脸上是一种满足和踏实的神情。

    “什么东西?”

    沈一婷从柜子最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粉色的纸袋,笑着扔到他身上:“自己看。”

    萧子矜慢慢从里面抽出一副黑色的绒线手套,手工精致,漂亮的花纹,质地也相当厚实,手感相当好。他一时间摸不到北,不解的看向她。

    “这是当年给你织毛衣剩下的一点线,后來我又织成了一副手套,虽然毛衣最终沒能送给你,但是这副手套永远是属于你的……”沈一婷说到这里脸颊却莫名的爬上一抹绯红,她不知道这样说,算不算是一种暗示,算不算一种承诺。

    萧子矜拿着柔软的手套,怔怔的盯着她,几乎做不出下一个动作。

    沈一婷心中有种羞赧,赶忙将眼神瞥到一边,岔开话題说:“我得赶快吃点东西了,然后下午去公司,你累的话就先睡一会吧。”

    她转身要往外走,刚迈出两步,感觉到身后一个火热的身躯覆了上來,从后面猛然将她抱住,呼吸的灼热喷在她雪白的颈处,弄的她痒痒的。她感觉到他的心跳的很快,象是极度的激动和惊喜:“一婷,我原本以为我什么都沒有了,我以为我喜欢的东西都不属于我,但是现在你让我觉得我得到很多,我现在才知道,被自己爱的人爱上,这滋味有多好……我知道我自己有很多缺点,但是只要你说,我一定会改,我都会改的……我只希望,我们就这样一直下去,别再分开了,行吗……”

    沈一婷沒再挣扎,只觉得眼里莫名的泛起一种湿意和感动,心里象有什么东西生了根,慢慢转过身紧紧的回抱住他……

    接连的几天,沈一婷看到小杨为了这月薪金缩水的问題愁眉苦脸的样子,不禁觉得很是同情她,只身一个人在他乡,自己赚钱养自己,付了高额的房租后,就发现每月实际所得真是少的可怜。

    沈一婷也和她是相同的状况,可显然要平和许多,她知道这种平和來自于萧子矜,所以从内心來讲,她觉得自己在这个城市是有家的,于是面对忽然收入变少,也并不感到惊慌。

    这些日子以來,她忽然明白,也许总希望能有一份自己的工作,其原因也不过就在此,不论这份工作能带來多少收入,而这毕竟是一种自食其力的象征,哪怕每月只能拿到几百块钱,然后厚着脸皮回到家让老公來贴补。可这至少意味着自己也在为家里赚钱,而不是一个典型的全职太太。更何况这样的生活才更充实,而不是每天面对着狭小的天地,花着老公的钱,做一些打发时间的事。

    不过最近她发觉自己其实也很虚荣和贪婪,她曾经看到一本研究女性心理学方面的书上说,女人最喜欢看男人掏钱时的样子,当时她并不相信。可最近的日子她却时常留心,发觉这种说法也并非信口开河,挽着萧子矜的胳膊,挑选一堆吃穿用的,然后一边推着购物车等着他结帐,一边照看着总不老实的小虎,这种感觉是说不出的愉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彼岸此岸何处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树犹如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犹如此并收藏彼岸此岸何处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