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天是将他家的电脑弄坏了,怎么也无法开机,害的他许多保存文件丢失,连夜用笔记本加班到深夜尚有不能弥补的东西。

    第二天他一下班,邻居就反映他家里水管漏水一天,几乎把楼下也淹了,他匆忙跑上楼,才发现小虎正在家里围了个水塘开模型船;

    第三天他在上班的时候,就有110打电话给他,通知说他家阳台上有个孩子要坠楼,吓的他假也沒來及请就跑回家,看到小虎挂在阳台上坐着,姿势非常危险,楼下已经聚集了很多人。警察甚至要在楼下准备气垫救援。他满头大汗的爬到楼上,悄悄绕到小虎后面,猛的将他抱住救下了阳台栏杆,那一刻他觉得心跳的速度已经快达到极限了。

    第四天他吸取了前三天的教训,做好一切防御措施和思想教育才去上班,一天下來相安无事,回到家中也一切平静,几乎和早晨沒有差别,紧张了三天的情绪总算有了片刻放松,下厨做了几个菜和这个小鬼一起吃,又帮他检查了功课。本以为这一天无风无浪,可到了临睡觉时,宋宁远才发现柜子里的三条被子全都不见了,三月的天气本就挺冷,沒有被子几乎无法睡觉,他简直压抑不住恼火,揪过小虎劈头盖脸的训斥了一通,他当时无比后悔自己自作自受的把这个小魔鬼弄到家里來。这孩子折腾人的本领超出想象……

    直到这小鬼懵懂的掏出一张收据**一类的单子,慢慢交到宋宁远的手中,他怔了一下,低头看下去,才知道那是一张红十字会的募捐物资回执单,上面清楚的写明,三条被子全捐给了汶川灾民……

    当天夜里,宋宁远只好找出羽绒服和冬天的大衣來给小虎盖上,自己穿着衣服盖了夏天的毛毯。小虎睡的依旧很香,甜甜的小脸,半夜还在讲梦话,而宋宁远却冷的半夜也沒睡好,被子捐给了灾民,可现在他沒被子也成了灾民……

    眼前,这小子已经把他的家弄的象个垃圾站,简直无视他每天辛苦的打扫,气的宋宁远真想将他拉过來狂揍一顿,连呼吸也觉得不顺畅,怒目瞪着小虎,身子气的发抖,明天就是周末了,这个小魔王终于可以被沈一婷和萧子矜接走了,以后这个烫手的山芋,无管教的败家子终于可以脱手给他们俩了。想到这里,宋宁远也安慰自己的想,活该让沈一婷和萧子矜劳心劳神的带着这个小魔王,或许他俩的幸福,也该添加点累赘了。

    在宋宁远刚想发作骂他一通的时候,恍然间,屋里的所有灯都灭了,只剩厨房里一点微弱的亮光,一个稚嫩的童声正朝客厅里叫着:“宋叔叔。”

    他诧异的重新走进厨房,看到狼籍一片的地板间,小虎正端着一盘切好了摆放成心型的果盘,轻声唱着生日歌。盘子的中央点了一根小红蜡烛,微弱的亮光衬托着孩子的脸蛋,一片温馨。宋宁远完全忘记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更沒想到自己十几年沒有过生日的经历,突然间唯一一个想到为他庆贺的,竟然是这个给他带來诸多麻烦,令他快要抓狂的孩子。一时间,原來的恼怒和气愤顿时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感动和不知所措。

    “宋叔叔生日快乐!”小虎端着盘子大声说。

    “……你,你小子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

    “你的身份证放在床头的抽屉里,我看到的。”小虎说的那么坦然和真诚,忙碌了一天,削了这么多水果,原來竟然是为了给他庆生。

    从前宋宁远一直选择安静的生活,宋家很少给儿女过生日,在学校里,同学曾经起哄,帮他过了一次生日。后來走上工作岗位,什么生日的概念也沒了。再后來和沈一婷离婚后,不仅生日,几乎所有浪漫的纪念日都和自己绝缘了,每天除了工作,偶尔和朋友的小聚,几乎沒有特别的日子了,现在一个八岁的孩子特别给他安排了一次庆生会,恍然间,原本觉得一直平静的心,变的不那么平静了。

    “宋叔叔來许个愿吧!”小虎见他愣在原地,赶忙开口提醒。

    宋宁远坐在小虎对面,竟然有种羞意和朦胧的幸福感,他沒想到一个小孩子能带给他这样大的触动,尴尬的挠了挠头发:“其实……宋叔叔沒有什么愿望。”

    “怎么可能,我干爹每次过生日都有一堆愿望,宋叔叔怎么会一个都沒有,至少也要许个早日遇到宋婶婶吧。”

    小虎的话无疑触到了宋宁远的痛处,无奈的笑了笑:“原本是有宋婶婶的,可惜我觉得她做了宋婶婶以后并不开心……”

    小虎不解的睁着懵懂的眼睛,不明白宋宁远话里的意思。可依旧乖乖的听着。宋宁远摸了摸孩子刺头的小脑袋,转而叉开了话題,闭上眼睛认真的许了个愿。他觉得自己象在过家家,可这个愿望,他许的却特别真切。

    “宋叔叔,您是好人,小虎看的出,您每次都是真心护着我,我闯祸了您也一个人担着,有坏事都是您一个人扛。您和我干爹一样,我干爹虽然经常骂我,可他也是真的关心我。但我爸爸妈妈是不一样的,他们很多时候去做他们的大生意而不理我。”小虎刚被送回到父母家的时候,曾经哭了好长时间,每天总在家门口盼着干爹干妈來接他,天气冷的时候,他冻的小手冰凉,依旧爬在窗口朝外看,甚至攒了钱想去找沈一婷和萧子矜,终于有一天,邮递员送來了一个大包裹,里面是他爱吃的东西和冬天的衣物,他当时抱着箱子哭了起來……

    宋宁远觉得这孩子可怜,可想到自己也依然是孤独的。从那次沈一婷将小虎送走的时候,他就在路过的车里看到了,原以为早该毫无感觉才对,可那时他依然心中一疼。他暗骂自己是傻瓜,暗暗发誓不去理会这些。可当自己的表弟说起了王小虎父母走私的案子,他的第一个反映竟然是帮那个女人把孩子的抚养权争取过來……

    他明明知道,这孩子口口声声的“干爹干妈”,是他最不愿听到的一对,他知道他这几天难为了自己,最终也只能为他人做嫁衣裳。原本他甚至有些动摇了。

    可现在这孩子的反应,让他一星期來疲累的身体和精神终于得到了一丝慰藉,“好人”,其实好人有时也在心里期望着好报……

    第二天一早,他开车带小虎到和沈一婷约好的地点,他沒下车,只是目送小虎朝萧子矜那边跑去,看着他们一家三口激动的搂抱在一起。宋宁远忽然觉得原來自己只是一个旁观者。

    他听说沈一婷陪着萧子矜出国了几个月,之后又回來了。看样子她的心情很愉快,大约是事态顺利。

    无奈的笑了笑,发动车子掉头朝相反方向开去,他看到手机里有两条短信,一条是沈一婷发來的,内容不长,中心意思只有三个字:“谢谢你。”

    宋宁远仔细玩味着这句话,心里竟微微的发酸,原來当一个有肚量的男人确乎不是简单的事,自己也许依旧太世俗了。

    宋宁远却有种苦笑的冲动,这世界上有人为自己找到属于自己的岸边而开心不已,就有人为苦寻不到自己的彼岸而神伤,而他应该是后者……

    打开另一条妹妹宋玲玲发來的信息,上面只有一行字:今天晚上六点半,洪源大酒店,对方是个设计公司的女经理……

    他终于放下手机,长出了一口气,开着车漫无目的的在这个繁华的都市里游荡,打开广播來,甜甜的声音开始播报今天的天气情况。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祝大家有个愉快的一整天……”

    是啊,又是一个新的开始,迎着朝阳,一切都是崭新的,也许他的生活应该也一样……

    (全文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彼岸此岸何处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树犹如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犹如此并收藏彼岸此岸何处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