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最美的意外(军旅) > 第11章 作羹汤

第11章 作羹汤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南方小镇洛香比起寒冷的卫城,暖和许多,哪怕是一年里最冷的时候,凛冽北风也带这海上吹来丝丝温润。树梢上有还未落尽的绿色,含着微微细雨的冷冽的空气里依稀还能闻见青草混合着泥土的味道。

    四转弄堂窄窄的巷子里,电动车渐渐取代了自行车,来来往往,偶尔还能看见几辆人力三轮儿兜兜转转的绕着圈儿,穿着雨衣的老板嘴里还吆喝着:“豆花,新鲜古法制的豆花咧……”由远而近的三轮车,豆腐花的香气已是扑面而来。

    打着伞走在石板路上的姜婉婉微笑地停下脚步,甜甜地叫一声:“水伯……”

    也不管身旁的男人是怎样不可思议的目光。

    卖豆花的水伯是姜婉婉的老邻居,看见姜婉婉先是愣了下,从三轮上下来,除了头顶的雨衣,眉开眼笑,是位慈祥的老人。

    “婉婉回来啦!今年回来得早呀!你姥姥前两天还在念叨着你呢!”水伯稍稍拭去沾湿眼帘的雨珠,看了看姜婉婉身边微笑颔首的男人,“这小伙子是你对象吧?长得真好!”

    苏兴然没有解释,只是礼貌地谢谢水伯,还不忘瑟地看了看姜婉婉。

    却听的水伯又说道:“只是长了一双桃花眼,婉婉,你日后可得看紧点!”

    姜婉婉强忍着笑,“大冷天的您也转一会儿就回去,一定到我们家来吃甜汤啊?”

    “好好好,一会儿回去,一会儿回去!”

    水伯走了,姜婉婉回头看见刚才得瑟的人脸都绿了,仰头笑得迎风流泪。

    “这打哪来的老头儿啊?会不会聊天啊?”

    “相由心生,你偏生就长了一副纵-欲-过-度的模样儿,你不知道啊?”

    姜婉婉打着伞大步朝前,笑声越发yin 荡。

    “…………”苏兴然沉默地跟了小一会儿,突然说:“姜婉婉,你终于用对成语了,可喜可贺!”

    姜婉婉回头卖萌地问道:“不是谢天谢地吗?”

    苏兴然雷倒在石板路上,被女汉纸一路yin 当地笑着拖回去,这一幕好不邪-恶。

    推开微掩的院儿门,姜婉婉止不住心底的兴奋,一路冲进去,嘴里喊着:“姥姥,我回来了!”

    姜婉婉在院子里四处的找,最后在厨房的门口,有个围着围裙的老人,摩挲地出现在门前,看着院儿里站着的人,泪眼迷蒙。

    “婉儿,是我的婉儿回来啦!”

    姜婉婉冲过来,抱着孔老太就久久未肯撒手,“姥姥,可算是想死我了。”

    祖孙俩短暂的温馨相拥,结束于姜婉婉对厨房的十分不满意。

    厨房里弥漫着烧煤球燃起的烟尘,很呛鼻,呛得姜婉婉眼睛都睁不开。

    “孔老太童鞋,医生说你的肺不好,不让你烧煤球,你怎么不听话呀?”

    “这不是天气冷烧煤球暖和吗?”

    孔老太悻悻笑着的模样,带着几分耍无赖,苏兴然觉着跟姜婉婉还真是十足的像,强大的基因啊!

    “那更不行,忽冷忽热更容易导致气管敏感,而起这玩意儿有粉尘,更不行。”姜婉婉一秒钟女**丝便女医生,“不停医生指令,你说我该怎么罚你?”

    “好好好,小姜医生,我认罚,我认罚好吧!”

    孔老太这一生能让她开心的事儿不多,姜婉婉考上军医大是极少数的一件,那些年她动作还利落,那么低调的一位老太太高兴坏了,非要用自行车载着姜婉婉在弄堂里绕了好几圈儿,逢人就说她孙女要当医生了。

    “说我罚你什么好呢?”姜婉婉挽着孔老太,一路从厨房往客厅走,“就罚你明天跟水伯去约会!”

    如果你以为姜家祖孙上演的是一出温情正剧,那你就错了,真本就是一部彻头彻尾的狗血家庭伦理剧。

    姜婉婉才说完的下一秒,孔老太拣了手边的簸箕想都没想就扔过去,姜婉婉早料到有这么一招,早闪到苏兴然背后躲起来。

    “你个小兔崽子,竟然连你姥姥都敢耍弄了?”

    “姥姥,你用脏话骂人,罚你跟水伯约会三个星期。”

    “你还说,你个小兔崽子……有你这么拍着姥姥完结不保的孙女吗?”

    第一次看见这一幕的时候,苏兴然的确吓呆了,这位相传是大家闺秀出身的孔老太一秒钟变容嬷嬷,后来习惯了,终于明白姜婉婉为啥能一秒钟萝莉变流氓了。

    苏兴然微笑地抬手扶住跑得气喘吁吁的孔老太。

    “然子,你让开,别护着这小兔崽子。”

    苏兴然不偏不倚,扶着孔老太一路往屋里走,嘴上还叨叨叨叨的不停,“我哪能护着那……小兔崽子,我是心疼您,您可犯不着为了那……小兔崽子气坏了身子,不值当的啊!”

    果不其然,卫城风流四少绝不是白当的,下至八岁,上至八十岁就没有他苏兴然搞不定的女人。

    待苏兴然把人哄好咯,再折回头,院子里的人早不见了,不是逃之夭夭,而是在厨房里洗手作羹汤。

    拨开厨房的浓烟走进去,正巧看见有人在偷偷擦眼泪,坐在煤炉子边上的她好一副苦情的小媳妇儿样儿

    “哟哟哟哟,躲这哭来啦?至于吗?”

    姜婉婉看都不用看,抬手准确无误地打过去,“哭你个溜溜球啊?烟熏的好吗?”

    苏兴然哪能不知道,就是想逗逗她,然后看她在厨房里有条不紊的忙着,自己站在一旁除了欣赏,还是欣赏,被他美其名曰为监督。

    当姜婉婉的手数不清楚第几次伸进冰冷的水里洗菜时,沉默很久的苏兴然突然说道:“大冷天的,要不我去酒店里弄俩才回来吧,别忙活了。”

    姜婉婉压根儿没搭理他,不敢指望他这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能帮忙,但她就是要亲手做一顿饭,给姥姥,给她最亲的人。这是多少钱都买不到的。

    “行啦行啦,你到外头坐着,又不用你帮忙,哪来那多话?一会儿让你尝尝什么叫真正的住家饭!”

    苏兴然还想说点什么,这时候兜里的手机响了,他瞟了一眼来电显示,转身出门而去。姜婉婉手里的刀锋一偏,差点招呼到她纤长的手指上。

    苦笑,不需要听,她已经猜出了个大概。

    “我……”

    姜婉婉霸气地扬了扬手中的菜刀,“不用说,你忙你的去吧,谢谢你送我回来。”生怕苏兴然不上气似的,又补上一句,“你放心,事情平息前我不会自己偷偷回去给你添麻烦。”

    “你……姜婉婉,你好好说话会死啊?”

    “我说话是这样的啦,学不来你那些莺莺燕燕的娇滴滴,不爱听啊,不爱听找她们去呗,姑奶奶这里不留爷。”

    沉默中,苏兴然头也不回地迈出了院子。

    厨房里,低头作羹汤的人,正一滴一滴地往汤里加盐。

    最后,苏兴然到底是没尝到姜婉婉的住家饭。她一直希望能为自己喜欢的男人做一桌热腾腾的饭菜,数不清楚他错过了多少回,多到她都快懒得做了。

    “嗯,院门口就闻到饭菜香了。”

    姜婉婉欣喜若狂的转身,却是失望在眼中一点点化开,很不给面子的回身,不咸不淡地说了句:“你怎么在这?”

    看见是宣嘉言,姜婉婉不是不意外的,只是现在浓烈失落里的她那点意外实在燃不成惊喜。

    “你大可以当我是来讨饭吃的!”

    “讨饭?穿着军装来讨饭,你不如说自己化缘好了!”

    宣嘉言差点笑出声来,把当兵的比喻成和尚,难为她想得出来。

    “你干嘛?”

    不请自来的宣嘉言在登堂入室的下一步,就是宽衣解带,将自己的军装随意寻了个干净的地方挂起,自顾自挽着衬衫的衣袖,说道,“好歹打个下手,不然真成化缘的了。”

    姜婉婉惊呼道:“你会做饭?”

    宣嘉言沉默,用他精湛的刀工给出了答复。

    “噔噔噔………”宣嘉言的刀法堪比五星级大厨的精湛,切出来的萝卜丝儿,一根一根像是量身定制似的,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姜婉婉咽了咽口水,默默地将自己切的跟细铅笔一般粗,大小不一的箩卜丝儿扫进了垃圾桶里。

    丢人,但不能现眼不是。

    “你……你以为刀工好了不起啊?你本来就是舞刀弄枪的,刀工好是应该的,有本事你蒸炒煎炸煮样样比我精通我就服你。”姜婉婉就不信了,他这样一不会里混出来的糙老爷们能比她这四转弄堂小厨神的厨艺好,“小样儿,得瑟什么呀?”

    宣嘉言微笑着朝姜婉婉一步一步逼近,手里还拿着一把菜刀,这笑容怎么看怎么像变态杀人狂。

    “你你你,要干嘛?比不过也不用杀人灭口呀!”

    宣嘉言正式败给她了,用手,没拿刀的那边手在她的脑门上重重一弹,“你这小脑袋瓜子里都装着点什么呀?怎么就那么阴暗捏?赶紧的,把你的身上的解给我!”

    “啊?不行,不要……”姜婉婉揪住自己的领口。

    宣嘉言彻底败了,“围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最美的意外(军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漾并收藏最美的意外(军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