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最美的意外(军旅) > 第33章 榴莲口香糖

第33章 榴莲口香糖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说时迟那时快,一只男人的手臂替姜婉婉挡下了这一劫,趁大汉们不备,拉上她的手臂就跑,“走!”

    姜婉婉麻木地跟着他的脚步往前面跑,可没跑出多远却突然停下来,刚从险象环生中缓过神来的她看着眼前这个穿着藏蓝色风衣的男人,凉薄地说了句,“苏兴然,你怎么会在这?”

    “现在是你该追究责任的时候吗?”眼见那些人就要追上来,苏兴然急了,眉眼一横,硬拉着她的手臂继续往前跑,“不想被人先jian后杀就赶紧跟我走!”

    后面的人叫嚣着紧追不舍,他们一路狂奔,冷冽的北风在耳边呜呜呼啸,听久了,耳鸣声跟风声融为一体,分不出来。他们沿着无人的街道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能闻见海水的腥味,原来他们竟然漫无目的的跑到了海边。

    漆黑一片的海面,分不清哪里海,哪里是天,哪里是地,只有海浪声此起彼伏的存在,一浪翻过一浪。

    姜婉婉一把甩开苏兴然还牢牢抓住的手,大口大口的喘气,冷风吹着被汗水湿透的衣服,身体微微的颤抖,声音比这风还要冷,“果然是兄妹情深!”

    “跟笑笑无关!”苏兴然站在姜婉婉身后一臂远的位置上重重地叹了口气,“票是顾天奕让李曦订的。”

    所以是李曦告诉他的?

    姜婉婉笑了,“原来某人是要秀恩爱啊!恭喜你啊,这么好的女朋友上哪找!”她抬脚向往沙滩深处走,才发现脚像陷在沙滩里,动弹不得。

    苏兴然像是没有听到她的尖锐的讽刺,慢慢从她的身后走到她的身前,上下打量地看了又看,摸了摸下巴,“嘴巴还这么厉害,看来那群流氓没占着便宜!”

    “哼,就他们?单挑的话,他们命-根-子早没了。”姜婉婉霸气地说完着,声音因为害怕而微微发紧,虽然也曾跟人打架,但像今天这样直面刀光的场面还是头一回,果然演习和实战的区别不是一丁半点。

    昏暗的路灯下,苏兴然注视着她,良久,再开口时已没有刚才故作的那几分玩世不恭,而是多了份肃杀,“你应该知道是谁!”

    “呵,还能有谁!”姜婉婉的语调顿时变得更冷,“这次倒是挺聪明,选择在我回到洛香动手,找几个当地的地痞流氓,事成之后,正好推脱是醉酒闹事儿,她们可以撇得干干净净。”

    “你应该报警!”

    苏兴然说着已经掏出手机来,“11”还差个“0”,姜婉婉不由分说抢过手机,“报警有用的话,社会早就和谐了!”

    她总是有许多看似很有道理的歪理,苏兴然却知道真正的原因。

    “你不想让他知道!”他嘴角露出几分笑意,“看来他在你这也不是很得宠!”

    “苏兴然,别自以为很了解我!”姜婉婉地啐了苏兴然一口,过了半响,她才慢慢开口,一字一句地说着,“当年你知道我身世,明里暗里处处为我打点着,年少不懂事儿的我是真感动,是真高兴,晚上做梦都会笑醒。可能是高兴过头了,所以才会……成语应该是乐极生悲!”

    她从容地抬起头去看他,“你长得是真心帅,年少无知的我犯二也是情有可原的!”

    眨眼,她笑了,笑得美丽却疏离,“不过说到底也多亏你,是你让我明白这个道理:坦白从宽,悲剧开端!”

    许是站累了,姜婉婉慢慢地弯下腰,坐在冰凉的沙滩上,手撑在沙滩上,好像摸到一摊黏糊糊的沙子,半响一滴温热的液体直接砸在她的手背上,海风盖不住的血腥味直冲鼻腔。

    姜婉婉几乎是从地上跳起来,苏兴然发射性地往后退了一大步,还是被她一把抓住,他倒吸一口气,不敢挣扎,因为她正好抓在刀口上。

    风衣的袖子上拉开好大一个口子,血红色混在藏蓝色里果真不起眼。

    “跟我走!”

    姜婉婉拉上苏兴然离开海滩,朝前走,毫不客气地牵扯出的痛,苏兴然大声的鬼吼鬼叫。

    “不想死就给我闭嘴!”

    她觉得自己真是倒霉透了,被围攻也就罢了,偏偏来救美的不是骑士,偏要是这过气的王子。她开始觉得自己上辈子肯定是个无良的狗肉店老板,受了诅咒才会有这辈子这样被狗血泡坏的人生。

    老天爷,你对我敢不敢再狗血一点?

    海滩出去不远的地方有间小旅馆,还亮着灯,开着门。

    苏兴然疼得冷汗直冒,还有心思调侃道:“我们这是要去开-房?”

    “有的话,我宁愿给你开间太平房!”

    苏兴然的刀伤在客房光亮的灯光里看得清清楚楚,深可见骨,触目惊心。

    姜婉婉拿着从老板那借来的剪刀,挑起伤口周边的一块布,快刀斩乱麻地剪开,她将一块干净的毛巾卷好递给他。

    “干嘛?”

    “咬住!”她翻了个白眼,还真是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一会儿疼死也不准给我发出丁点声音,别把警察招来!”

    当双氧水淋下去的那一刹那,苏兴然疼得全身都在颤抖,眼冒金星,差点晕死过去。姜婉婉原以为自己会心疼,但这一刻,她想着的竟然是:如果换成宣嘉言,今晚狼狈的肯定不是他们,而是那群不知死活的地痞流氓。

    半个小时后,那个触目惊心的伤口被包扎得近乎完美,姜婉婉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的作品,再看看疼得大汗淋漓,奄奄一息的苏兴然,心中难免升起一点感激。

    “今晚的事儿,我欠你一句谢谢!”

    不管她愿不愿意,领不领情,今天晚上,他的确救了她。

    人可以无情,但不能冷血。

    苏兴然从口中拿下那块差点被咬烂的毛巾,笑吟吟地说着半真半假的话:“接下来是要‘以身相许’的台词吗?”

    姜婉婉毫不留情地在他的伤口上一掐,痛得他差点没背过气去。

    “姑奶奶我名花有主了,你要再敢乱调戏,信不信我废了你这只手?”

    复杂只在苏兴然的脸上定格了半秒,他知道,眼前这个小丫头一点机会都不会在留给他。他轻轻叹息一声,语气里透着一分惋惜,一分玩笑,好像还有一分决绝,“既然大家都有主了,那我就放心了!”

    “你几个意思?”姜婉婉手持剪刀,怒目相向,不客气地抖了他一脚,“苏兴然,我说你的小日子为免也过得太闲了?我说你就不能别管我的事儿吗?”

    “见死不救这种事儿我苏兴然干不出来!”苏兴然抿了抿漂亮的唇薄唇,然后说道,“关心就像抽烟,习惯这玩意儿得慢慢戒,给我点时间!”

    “苏兴然……”姜婉婉突然一笑,“我当多大点事儿呢!戒烟,又不是戒毒!我见过不少戒烟的病人,医生通常不会给他们开药,只是给他们一盒口香糖。行,我给你时间回家抱着自己媳妇儿慢慢戒!”

    戒烟和戒爱一样,注意力转移了,慢慢的总会戒掉。

    苏兴然听得一愣一愣的,半响才想起来问,“宣嘉言是什么口味的口香糖?”

    “榴莲!”

    “为什么!”

    “香飘万里!”

    他在她的眼中清楚的看见几分得意,和他从没见过的娇羞,看来她真的戒了。

    顾天奕一边打着电话,一边看着电脑里闪过的一张张照片,脸上深深的笑意,正邪难分。

    “在哪呢?”

    “船上!”

    “小日子过得挺滋润啊,这个点数还在床上!”

    “你丫儿的普通话是泰国老师教的吧!”

    电话那头的宣嘉言在顾天奕的催眠下,脑海里果然闪过了几幅色彩斑斓的床-照,挺诱人。

    “别告诉你不想!”

    被猜中心思的宣嘉言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这边准备带兵出海训练。”

    “你还真是不在家啊?怪不得出那么大的事儿你都不知道!”顾天奕轻松地点了点鼠标,“给你发过去了,看了别生气就行!”

    新邮件跳出的几张照片,昏暗的路灯下姜婉婉牵着苏兴然的手走进一家海边的小旅馆,相片的质量不高,但该拍的都拍清楚了。宣嘉言对着照片,愣是眉心都没蹙一下。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丫的不就是想报复她当初帮苏眉笑的事儿吗?省省心,爷不着你的道儿!”

    顾天奕这人就很记仇,这辈子都忘不了当初为了公开关系,苏眉笑居然连自己的清白都不顾,把照片公布给杂志社,而这最大的帮凶,就是姜婉婉。此仇不报,非君子。

    “嘿,可以啊,这没见几日这信任度建立的可是杠杠的了!还有啊,那几个流氓,我已经找人摆平了,梁若伊那边定是要惹上点麻烦”

    “谢谢!”

    “去,跟我还说这些!”

    宣嘉言在姜婉婉面前不是没有威严,但更多时候,他总是纵着她,纵得顾天奕这位十年专业奶娃娃的都看不过去了。

    “你说你总这么纵着她,上回是蹲派出所,这回是被追杀,改明儿就该上房揭发了!”

    “瓦揭了我找一加强排再给盖上,多大点事儿!”宣嘉言心头忽的掠过姜婉婉笑得弯弯的眼角,垂了垂眼睛,貌似自言自语了一句:“这辈子能遇上一个自己真心想要纵着的女人,何其有幸?”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要上班了,不开森,不开森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最美的意外(军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漾并收藏最美的意外(军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