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最美的意外(军旅) > 第34章 协助调查

第34章 协助调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卫城梁家园

    “夫人,夫人……”

    管家王妈急吼吼地一路跑进来,正准备出门的王若华不禁皱眉。

    “什么事儿?”

    “门口来了两名警察,说是要找大小姐。”

    “这大白天的谁找我呀?”时已至下午,梁若伊裹着睡袍从二楼下来,满脸睡眼惺忪,很是不耐烦的样子,“那小贱货的事儿不是说清楚了吗?还来干嘛?烦不烦啊?让他们等着!”

    王若华的眉头越皱越紧,瞪了梁若伊一眼警告她住嘴,“王妈,先让他们进来!”

    说一身运动打扮的梁赫铉手里抛着颗篮球从健身房窜出来,看都不看梁若伊一眼,幸灾乐祸地说道:“这会儿有人摊上大事儿了!”

    “小铉,闭嘴!她是你姐,她遭事儿跟你有什么好?别没事儿在这瞎起哄!”

    梁赫铉不痛不痒地耸耸肩,索性抱着篮球翘着二郎腿大喇喇地坐在沙发上,“OK,我闭嘴!”等看戏!

    说到这对儿女,王若华就头疼,她一直很疼大女儿,偏生大女儿是个只会花钱不会挣钱的败家玩意儿。这小儿子很有能力,可自从丈夫死了以后,他就处处跟她对着干。

    “梁赫铉,你别没事儿找事儿,信不信……”

    梁若伊气冲冲地要找梁赫铉的茬,这时候警察来了,公事公办的严肃口吻问道:“请问哪位是梁若伊小姐?”

    梁若伊一看来的不是上次那几个警察,瞬间胆缩,不自觉地往王若华背后躲,“我是,你们找我干嘛?”

    “锦都市洛香公安分局向我们通报了一起案件,其中,您涉嫌买凶伤人,请您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这下梁家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我……我……没有……”梁若伊要不是正好扶住楼梯扶手,早腿软趴地上了。

    “她可以跟你们回去协助调查,但在我们律师来到之前,她不会回答你任何问题。”王若华面带微笑地搀住梁若伊,“我们要去梳洗下,请稍等!”

    “妈……”

    “闭嘴!”王若华低声呵斥住梁若伊即将决堤的泪水,“王妈,扶小姐上楼!”

    梁赫铉脸上洗去玩世不恭的微笑,“伤者现在怎么样了?”

    “肇事者我们已经抓了,伤者受了刀伤,没伤及筋骨,并无大碍。”警察说这话的时候面带几分警惕,也许是不相信梁赫铉的缘故,“您是梁若伊……”

    “她的事儿跟我没半毛钱关系!”梁赫铉抱着球往外走,两边都是亲人,手心手背全是肉,虽然有是非有对错,但是他梁赫铉还不是圣人,自知做不出大义灭亲的壮举。

    把梁若伊带回房间,王若华绷紧的脾气一下子爆发,“你想干嘛?谁让你找人动她的?”

    “妈……她上次打得我那么狼狈,我只是想教训下她,我有什么错?”梁若伊的死不认错的脾气跟王若华如出一辙,会怕,但更会推卸责任,“我这样还不都是因为你!上次如果不是你执意要放她一马,这会儿她早在里面蹲着了,我至于这样吗?”

    “死到临头你还嘴硬!这是一个概念吗?”王若华真恨不得抽这个没脑子的女儿几个耳光,“上次那事儿就是我们死咬住不放,你认为上了法院就真能判得多重,顶多判个缓刑,她也就落个案底,你还真以为能整得死她?

    “就是落个案底,我看她以后还怎么横?”

    “我说你怎么就不明白?”王若华越说越头疼,“顾天奕都出面了,你觉得我们的胜算有多少?况且这商场上谁敢不给顾天奕面子?”

    气急了的王若华用手指狠狠地戳在梁若伊徒有一张脸蛋的脑袋瓜子上,“你以为找人在洛香办了她,整得跟意外似的就可以瞒天过海?我说你办事儿能不能用用脑子?跟你说了这事儿我自由分寸,谁让你自作主张的?这下好了,人抓找了,把你也供出来了。买凶伤人,再狠一点,直接诉你个买凶杀人,人证物证都有了,你还脱得了身吗?”

    王若华的分析让梁若伊犹如被一盆冷水在这大冬天里由头浇到脚,冷得全身直哆嗦,抱着王若华的大腿,哭得稀里哗啦,“妈,那……那我该怎么办?妈,我知道错了,我不想坐牢………”

    “行啦,别再嚎了!”王若华揉了揉刺刺作痛的太阳穴,“我王若华的女儿绝对不可能去坐牢!”

    “妈……”梁若伊哭得一抽一抽的,“你说姜婉婉那小贱人怎么就总跟我找茬呢?我也没招她惹她呀?”

    “哼!”王若华眼中露出几分厉色,“有些人天生就是有娘生没娘教的疯狗!”

    第二天从小旅馆出来,姜婉婉没再让苏兴然跟着,打发他赶紧回家。

    “你就不怕他们再回来?要不这样,今年你接上姥姥回卫城过年,也好有个照应!”苏兴然顿了顿语气,看着手臂上缠着的绷带,目露凶光,“我谅她们也不敢在卫城动手!”

    昨天那惊心动魄的一幕,苏兴然想起来还后怕,如果那些人死心不息再回来,又或者她们再请了另一波人来,她们一老一少根本应付不了。

    “我姥姥有多讨厌那座城市你又不是不知道,别说她不肯,就是我也不可能带她过去!”姜婉婉没问过孔老太原因,但她能清楚地感受到老人家心底对那座城市的抵触。

    “再说,四转胡同那地方你还不知道?叫一声能能招出一加强班来!我能怕他们那帮孙子?就怕他们不敢来,来一个我灭一个!姑奶奶的地盘,闹呢?”

    洛香虽然只是个经济不发达的边海小镇,但这里民风淳朴,想四转胡同那样的地方,住得人很杂,但邻里之间的感情却认真,一家有事百家忙,也许这就是孔老太不愿离开那里的缘故吧!

    苏兴然张嘴还想说什么,被姜婉婉直接堵回去,“你甭废话了,赶紧回去吧!就你这样儿,还想戒烟?戒烟除了要有强大的心理建设和意志力,还有个最重要的方法,就是远离香烟!”

    因为远离他,所以她终于放下了?

    “这里有些东西……不准推,不是给你买的,别自作多情!姥姥身子弱,这些东西对她身体好,你要真孝顺就拿回去!别矫情这这些!”苏兴然说不出心里什么感觉,抬了抬手,原本想抱抱她,最后只是落在发梢上,挠了挠她长及耳后的学生头,“我走了,你跟姥姥在家好好的!”

    “去去去,回去就回去,什么走不走的?”姜婉婉一把拍掉发顶上的手,一只手拽紧手里的沉甸甸的袋子,“放心,我们一定好好的!”

    回到四转胡同,院门难得的上了锁,姜婉婉从背包里倒腾了半天愣是没找着钥匙,许是经历一夜惊魂未定后,累了,她坐在院门口的台阶上,手托着下巴,掏出手机看着上头空荡荡的屏幕,心里也是空荡荡的。

    要不要给他打电话呢?

    可这个时间他万一在练兵呢?

    打通了他要问起昨晚为什么没给他打电话呢?

    已经很久没这么纠结了,她手机不停地敲着自己的脑门,“姜婉婉啊姜婉婉,你再这么矫情,这么纠结,信不信我抽你?撒谎这我玩意儿只有傻瓜才不会!”

    这时候手机突然响了,姜婉婉吓得手一哆嗦,还没来得及看来电显示,手机就给直接撂底下,忙捡起来,已经挂断了。

    “姜婉婉,你的手是猪蹄吗?”她拿着手机,懊恼地抽自己的手,“就你这笨手笨脚的,以后剪脐带,保不准剪到什么重要部位上去!”

    手机又响了,能这么锲而不舍的,不用看来电,她也知道是谁。这回只一声就接起来,嘴角笑的高高的,眉眼笑得弯弯的,“喂!”

    “这回接得倒挺快!刚才怎么回事儿?脑门装门柱上了?”

    刚才拿下猝不及防的被挂断,宣嘉言没由来的心底发慌,明明知道会没事儿,但关心则乱,理智控制不住心慌。

    “嗯,是榴莲砸脑门上了!”

    幸福的发晕。

    “呃?这季节哪来的榴莲?”

    “榴莲在心中,就一年四季都有榴莲,懂吗?”

    握着卫星电话的宣嘉言对着电话那头无厘头跳脱的思维笑出声来,笑声砸在此起彼伏的海浪里,更欢脱了。

    “回到家了?”

    “嗯,刚到家!”

    讲完,姜婉婉就后悔了,恨不得把舌头咬掉,不是让你撒谎吗?有你这样把实话当谎话撒的吗?

    “你不是今早凌晨的火车?”

    虽然知道她不会对自己说昨晚的事儿,但宣嘉言还是抱了那一点点希望。

    “嗯,火车晚点了!每年春运总这样,烦人!”

    宣嘉言抬手看了看表,晚点了6个小时?不够他选择信了。

    “你呢?今年过年也要出海吗?”

    “不用,我带兵训练,三天后回去,别太想我!”

    “哦,好吧,那就不想了呗!”

    明知道她是逗他玩的,他还真是笑了,“你这丫头,少气我一次会少块肉吗?”

    姜婉婉心虚地好像在这话里听出了一语双关的调调,竟然紧张得逻辑大乱,“你欠我一顿饺子!”

    谁说只有抽烟会上瘾?吃饺子也会。

    “姥姥在家吗?身体还好?”

    “嗯,挺好的,不过这会儿跟水伯拍拖去了,不在家!”

    姜婉婉这谎话说得越来越顺溜,得意忘形的时候竟没发现院门开了。

    “唉哟!”

    “怎么了?”

    “脑门被木瓢给砸了!不跟你说,我得赶紧逃命了。”

    没来得及挂电话,宣嘉言清楚的听见话筒里传来的热闹声。

    “姜婉婉,你这倒霉孩子又在这败坏我名声?看我今天不收拾你……”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天上本,累,倒头睡了一觉才起来码文,应该来得及算日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最美的意外(军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漾并收藏最美的意外(军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