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探亲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老佛爷饶命啊……”

    水伯才踏进院门,就看见姜婉婉跪双手捏住耳朵,跪地求饶的苦情戏码,有点意外,看了孔老太一眼,了然。

    “哟,这是唱的哪一出啊?”水伯嬉皮笑脸地想上去八卦,被孔老太太恶狠狠的一记目光瞪得灰溜溜地直往厨房里窜,端了张椅子,默默地飘过。

    “说,不是昨晚的火车,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孔老太太舒服地坐在那张椅子上。

    姜婉婉抬头望了望灰白的天空,一脸无辜地说道:“不晚啊,天还没黑呢!”

    “还敢贫?”

    厨房的窗户探出个脑袋来,“你姥姥等了你一宿……”

    “老佛爷饶命啊,千错万错都是奴才的错……”姜婉婉这厢才夸张的作揖叩拜,突然抬头,“嗯?姥姥,水伯怎麽知道你等了我一宿?难不成你们……”

    水伯忙跳出来澄清,“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卖豆花经过看见的!”

    孔老太太差点被气得背过去。这是解释吗?有谁会大晚上卖豆花,这根本是纯心要毁她的节奏啊!

    姜婉婉看见孔老太太不说话,不敢再造次,默默地爬过来,乖巧地蹲在她腿边,安静地给她按腿,“姥姥别气了,再气就不漂亮了。要不我给您说个笑话呗……从前有个穷书生交了个女朋友,他发现女朋友对他越来越冷淡,怀疑她新欢了。后来他发现有一个年轻的医生正在追求他的女朋友。他不舍得跟女朋友分手,他一如既往的对她好,希望可以挽回这段感情。经过长久的思考以后,他决定以后每天送她一颗苹果。 你说说为什么呢?”

    孔老太太从椅子上站起来,很淡定地用她标准的英式口音落了句英文:“one apple a day,keep the doctor away!”

    “啊?你听过啊?”姜婉婉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老太太,您这么潮,您孙女知道吗?”

    “小姑娘,你那么笨,你姥姥知道吗?”

    姜婉婉咬住拇指装智障,“应该不知道,拜托您千万别告诉我姥姥!”

    孔老太太差点没笑喷。

    姜婉婉趴在椅子上,看着越发蹒跚的背影,笑不出来。去年这时候还能中气十足地吼上几嗓子,拿着扫帚满院子的追杀她,可刚才,她发现姥姥握着木瓢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

    留不住时光,留不住人。

    晚饭后,水伯端着一碗冰糖燕窝递给孔老太太,她一看直皱眉,“这天价口水哪来的?”转过头瞪着正在削苹果的孙女,“你被钱咬了?”

    “一看就不是我的风格。”姜婉婉把削好的苹果切成小块递过来,“苏兴然的一番心意,你要不愿意吃,倒了便是!埋汰我干嘛使的?”

    “倒了?我才没那麽败家!”孔老太太拿起勺子吃了几口,“我以为你跟他彻底拜了呢?害我还收了人家好些东西,这倒好,敢情我成收两家彩礼的人了。”

    “什么人家东西?”姜婉婉没听明白,“你还敢收了谁家的东西?”

    “不就是……”孔老太太话还没说完,外边传来敲门声,“喏,又来了!”

    “小孙?”

    姜婉婉去开门,就看见小孙提着大包小包的站在门口,东西不多,但应有尽有。

    “都是些什么?大包小包的?”

    “没什么,就是些日用品,还有米面、青菜、猪肉……”小孙管家样儿地轻点着东西,“还有些年货,还有这个……孔老太太的药。”

    “都是他让你往这送的?”

    “嗯,首长说了,老太太一个人住着,买这些不方便,让我过来搭把手!”小孙憨憨地实话实说,“小姜医生,要没什么事儿,我就先回去了!”

    “嗯!”姜婉婉低头看着这一地的东西,心里百感交集,说不上来是感动,还是复杂。

    “老水,你说究竟是这燕窝好还是这银耳好?”孔老太太拿了一朵银耳在手里掂量着。

    水伯接过孔老太跑过来的银耳,笑得眼角的皱纹又深了几分,“要我说,药用效果差不了多少。不过要说好,还是这些柴米油盐来得实在!”

    姜婉婉一边忙不迭地把东西整进柜子里,一边气哄哄地说道:“孔老太太,你怎么能随便收别人的东西?小心我去纪委举报你!”

    “你就拉倒吧,纪委多少大事儿管不过来,哪还管得了我们小老百姓嫁女的事儿!”

    “哦,就这么些东西,你就把孙女给嫁啦?这也太儿戏了!” 姜婉婉脸上气鼓鼓的,心里乐呵极了。

    “嗯?不然呢?”孔老太太损得很不客气,“这些个柴米油盐还不够?那些个鲍参翅肚我还看不上。老人家三高,吃不得那些!”

    “那也不能这么省啊!”姜婉婉把两条新鲜排骨提在手里,“好歹也得加两斤五花肉嘛,不然这些够谁吃?喂鸟呢?”

    “鸟不吃肉,吃米!”

    姜婉婉,“……………”

    “唉哟,这怎么还有个榴莲啊?”水伯捏着鼻子提这个被报纸成成包裹住的物体走进来,“我说什么味儿?这小子上哪去弄的榴莲?”

    “给我!”姜婉婉结果榴莲,把报纸一层一层的剥开,乐得眉笑颜开,“这可是顶级的猫山王!”

    水伯躲得远远的,“猫山王?猫shi王还差不多!”

    夜风清凉,弯月高挂在天上,姜婉婉坐在院子里,一手里握着榴莲,吃得不亦乐乎,一手拿着电话。金黄色的榴莲吃在嘴里,口口留香,甜沁人心脾,甜丝丝的味道直往心里钻。

    “喂,那么晚还不睡?”

    “甜得睡不着!怎么想起来买榴莲!”

    “你今天下午不是说想吃榴莲?”

    宣嘉言当然不会知道某女口中的榴莲其实是自己。

    “首长,我过两天能不能去部队看探亲?”

    “这个可以有!”宣嘉言躺在甲板上,看着海上的满天繁星,突然觉得她如果此刻就在身边,恐怕又该高兴坏了。“只是这探亲可不好空着手来,你得花心思想想给我带点什么礼物。”

    “这个……要不我把榴莲皮给你留着?”

    “也成,你这丫头总不让人省心,以后这东西就拿来当搓衣板跪了。”

    “…………”姜婉婉这下知道什么叫搬起榴莲砸自己的脚,“首长,我错了!”

    宣嘉言忍住狂笑的冲动,“两天后我派车去接你!别迟到,不然让你跪榴莲!”

    两天后,姜婉婉一大早就在厨房里忙乎开来,一个小时后,她把刚煮好的香喷喷的鸡汤盛进保温壶里,把自己满意的大作放进袋子里,哼着小曲正要出门,手机响了。她高兴得没顾得上看,拿起来就接,“喂,别催了,我认得路!”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尖锐的笑声,“是啊,那条路你走了那么多年怎么会不认得?”

    “王若华!”姜婉婉的神经瞬间绷紧,放下保温壶,把厨房的门窗全关牢了,冷冷地问道,“你有何贵干?”

    “小伊被抓了,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搞的鬼!”

    姜婉婉笑了,“笑话,是我又如何,不是我又如何?她倒是也有今天!我还当梁家大小姐有多大能耐呢!”

    其实姜婉婉压根儿就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但她脑中快速地想了一遍,估摸着是应该是苏兴然出的手。

    “哼,孩子有没有能耐得看看她爹妈是谁?像你这种小野种想要兴风作浪,未免也太自不量力了点!”

    姜婉婉从来知道这个女人不好对付,何况这次她还是有备而来,“你想跟我谈条件?”

    “条件?姜婉婉你也配?你有什么筹码跟我谈条件?”王若华的声音里充满了自信和讽刺,“别忘了你母亲……如果顾天奕不撤销控诉,我可不保证我会对你母亲做出什么事儿来。你知道地,在那种地方,只要有钱,我有一万个方法让她生不如死!”

    姜婉婉的手死死攥成拳头,不长的指甲几乎钻进肉里,“王若华,你要拿自己女儿的前途来赌?你输得起吗?”

    “姜婉婉,你输得起吗?”姜婉婉的冷静不得不叫王若华佩服,她不过比梁若伊大了还不到一岁,可强大的气场和自信却是梁若伊是十年都追不上的脚步,只可惜她这次的对手是她王若华,“我输了,不过是让小伊进去蹲几个月,我有钱自然能把她弄出来。至于你母亲……我可不保证她们会怎么对她!打不定,骂不定……”

    “那就等你女儿进去了你再来找我谈!”姜婉婉直接打断王若华的话,“你以为我还是以前那个黄毛丫头?别忘了,我可是被你吓大的!”

    挂上电话的姜婉婉从墙上一直滑坐到地上,冰凉的瓷砖不如她的心来的冰冷。

    宣嘉言在部队大院里等了好久,都没见姜婉婉的身影,他隐约预感着好像发生了什么事儿。

    “首长,你别着急,可能是……”

    “有事耽搁了,我知道!”宣嘉言不耐烦地打算小孙安慰的话,“我真应该坚持让你去接她!”

    为什么每次每个人安慰他的话都是同样的台词?为什么每次这些话都要用在她事情上?为什么每次离开他的视线她就会出状况?

    “首长,要不我带人去找找吧!”

    “不用!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有等!”宣嘉言稳坐在警卫室的椅子上,“她从来守信,就是不守时!”

    直到傍晚时分,渐渐看见个瘦高的身影踏着夕阳的余晖朝着他越走越近,慢慢清晰。

    待走近了一看,就是那张乐呵呵的笑容,朝他伸出一只手,“首长,不好意思,我迟到了,你罚我吧!”

    宣嘉言低头看了看这张白净中带着微红的手掌,不咸不淡地问:“榴莲皮带了没?”

    “带了!”

    “回去跪着!”

    姜婉婉扬了扬手里的保温壶,“煮成汤,怕是跪不了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最美的意外(军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漾并收藏最美的意外(军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