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参观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是吗?”姜婉婉上串下跳的样子,把宣嘉言看笑了,“要不调到这的医务所来?夫唱妇随?”

    姜婉婉想都没想,笑盈盈地点点头,说:“好啊!”

    “这么爽快?”难得她这么乖巧没跟他讨价还价,让宣嘉言不得不怀疑这鬼丫头背后又打什么鬼主意,“你这小鸡贼肚子里指不定又在使什么坏呢!”

    “嗯?怎么?有人害怕了?”姜婉婉意味深长地对着宣嘉言柔柔一笑,“莫不是你在这藏了女人?首长,你心虚咯!”

    宣嘉言走过去,直接把夏真钰搂在了怀里说道:“所以你是打算过来盯着我?”

    “我本来觉得还好,只是你穿上这身军装,我觉得很有必要过来看着!”这是在军舰上,亲密动作姜婉婉觉得不舒服,挣了下,无果,索性随他抱着,低着头玩起某人胸前的徽章,“怎么?后悔啦?”

    “谁敢不同意我跟谁急!”

    宣嘉言一脸奸计得逞的样子,抱着她闷闷的笑,既开心又得意,姜婉婉才知道自己中了圈套。诚心不想让她在卫城带着的人是他吧,放心不下非要看着的人也是他。

    “宣嘉言,你给我下套了?”姜婉婉怒冲冲的语气也掩不住马脸甜蜜的笑意。

    宣嘉言死活不承认,“怎么叫下套呢?”

    “宣嘉言,你老老实实说一句你会吃醋有那么难吗?”

    这个男人嘴硬起来其实挺可爱的!

    “好吧!我会吃醋!”宣嘉言在某妞儿的威逼利诱下终于认栽,脸上的笑容未收,只是有些紧,手指绕着她毛衣的领口转了一圈又一圈儿,“隔着这么几千公里的距离,我又不能时常请假,万一你被拐跑了怎么办?”

    “好吧,我答应你。”姜婉婉捏捏某人的屁股下巴,“为了让首长能安心的守卫国家海防,我向组织保证……”趁着某人翘首以盼她的答案时,她从他的怀里溜出来,远远跑开一段,“我好好考虑一下!”

    “姜婉婉……你这个小鸡贼……”宣嘉言嘴上骂着,心里想浇了蜜糖似的甜。

    “那是必须的,只有小鸡贼才配得上老鸡贼!”姜婉婉做了个鬼脸,转身拔腿就跑。

    “你小心点,别跑!”

    眼见她从围栏边上跑过去,宣嘉言心里发毛,话还未说完,她提到地上的螺丝钉,一个踉跄差点从栏杆上翻下去。幸好他眼明手快把她拉住,整个拉回怀里,紧紧抱住。

    姜婉婉捂着胸口,吓了个半死,脸都白了,半天说不上话来。

    “姜婉婉,你要是我的兵,你今天死定了!”

    这回宣嘉言是真怒了,刚才那一幕他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停了,吼完这一句,看见她惨白的脸又于心不忍,也不能怪她,是他把她带到这里来,有个好歹,悔死的只能是他自己。

    缓过神来的姜婉婉感受到某人身上传来的浓浓火气,知道自己理亏,一时找不到对策,索性来点狗血的。她嘴一扁,耍赖的哭天抢地起来,“哇……你吼我……人家都快吓死了,你也不安慰人家……哇……”

    宣嘉言愣了下,在这滑稽的一幕下,哭笑不得,怒气早就烟消云散了,对白也就随着她的剧情走下去。

    “好啦好啦,不哭啦,你刚才真是把我吓死了,我好害怕好害怕失去你,……”

    “打住!”姜婉婉斩钉折铁地打断某人的对白,捂着嘴按住胃里翻滚的饺子,翻了个白眼,“首长,这是福尔康上身的节奏吗?”

    宣嘉言心平气和地恢复正常的调调,抱着她默默远离事发现场,“有人要紫薇上身,我总要赏脸配合下!”

    “没想到你也看琼瑶?”

    “我有个看琼瑶的姐姐!”

    自此之后,姜婉婉再也没敢跟人比恶心,免得恶心不成别人,吐死了自己。

    这是姜婉婉第二次来到宣嘉言的单身宿舍,恬静柔和的阳光从窗户上一点点洒在窗前的桌子上,铺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不远处那片传说中的海训场,沙滩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炽白炽白的,比阳光还夺目,映衬之下的海天蓝得无比纯净。沙滩上隐隐能看见穿着作训服训练的身影,他们时而扛着木桩正在海滩上来回奔跑,口里叫着听不清楚的口号,姜婉婉原本平静无波的内心也被一股由然而生的激情昂扬所取代。

    宣嘉言提着水壶推开门的那一瞬间,映入眼底的是将站在窗前的婷婷身影,阳光在她身上镀了淡淡一层金边,被少有的恬静气息裹着的她就像是个等待丈夫回来的妻子,温柔了他的岁月。

    他下意识地放轻了脚下的步伐,轻手轻脚地走到姜婉婉身后,想看看什么东西能让她看得如此出神,连他的出现,被整个包围,她都没有发觉。

    “在看什么?”

    闻声,姜婉婉吓了一跳挑,反射性地转身,没想到某人的滚烫的唇就等在那里,就等着她擦唇而过,坏坏地弯起嘴角。

    姜婉婉一不做二不休,贴上去,给某人想要的结果,缠绵悱恻的法式长吻结束后,她气喘吁吁地靠着某人,指向窗外不远处的海训场,“你们叫什么?没听清楚!”

    “流血流汗不流泪,掉皮掉肉不掉队!”宣嘉言不用看也不用听都能知道那是两栖大队在训练,“那是我的兵!”

    “过年也要训练吗?”

    “嗯,只是少训点,平时训10个小时,过年训5个。部队训练不能断,刀不磨不锋,兵不练不精!”

    姜婉婉在他的怀里转身,迎上那双自豪中带着淡淡笑意的眼眸,“你以前也是这么过来的?”

    “差不多,比他们多不了多少!”

    两个人一时无言,相拥着,任凭暖心的气息在屋里不停流转。

    “女兵能出海吗?”

    姜婉婉没由来的这么一问,宣嘉言微微有一秒迟疑,“有,但不多!大多是医务兵,陆战队很少!”

    海训场的士兵换了训练方式,他们全副武装,趴在浅滩里做俯卧撑,海水一浪一浪的翻涌上来,打在他们脸上,不一会儿功夫,湿透的衣衫早分不清汗和水。

    “海军一定要会游泳吗?”

    “这是最基本的,不然到了海上随时都会没命!”宣嘉言情不自禁地顺着她的头发,“你不会游泳?”

    姜婉婉不自在地动了动,轻咳了一声,脸上飘过一抹红晕,“你有那么明显吗?”

    看着她从脸红再到现在强自镇静的样子,宣嘉言忍住笑,眼神就不自觉的有了暖意,“海边长大的孩子不会游泳,是该脸红的!”

    “谁规定海边的孩子一定要会游泳的?”恼羞成怒的姜婉婉要从他的怀里挣开,“放开!”

    宣嘉言纹丝不动,箍着她的腰的手紧紧的,语气却是霸道执拗:“偏不,除非你让我教你游泳!”

    “呸!你要教我就要学啊?”任凭姜婉婉死命的挣,越挣越紧,到最后她气喘吁吁,某人还是闲适自得得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醉翁之意不在酒!”

    “哦?”宣嘉言不怀好意地笑起来,“你倒是说说看!”

    “你想看比-基-尼!”

    “你是说这件吗?”宣嘉言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衣摆下方窜了进去,握-住在文-xiong边上绕圈圈,“又不是没见过!”

    “se蜀黍!”

    姜婉婉推开宣嘉言,后退几步,被他抓回来,两个人抱团摔坐在沙发上,他成了她的肉-垫,她正好坐在他身上,比刚才更亲密的距离。

    宣嘉言摸着她的头发,头埋在她的后颈,暧-昧地说道:“我的小丫头,你真不调过来监督我?不然这隔着千山万水的,你就不想我?”

    明明身上被他整治得微微发-颤,姜婉婉还要嘴硬,“哼,指不定谁想着谁呢!”

    “就你那几些小灶,回头我得去检查检查才是,别吃坏了独自!”

    “自己想看就……”

    宣嘉言没让姜婉婉说完,紧紧地拥抱着她,封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嘴巴。他用舌-头去接触她的的口-腔、舌-头和嘴-唇,为双方增添亲密感。他时而温柔,时而粗-暴,法国式接吻让她全身颤-抖。他的手攀上高-峰,隔着衣裳肆意rou-捏。她嘤嘤呜呜地喘-息着,声音分外诱-惑人。

    坐在他大-腿上的姜婉婉,被吻得全身发软,清晰地感觉到PP被样东西顶-着,而起持续在变化,任凭她嘴上再厉害,也挡不住满脸羞得通红,呼吸更加急促。

    宣嘉言终于放开她,让她能大口的呼吸。顶-着PP的东西渐渐长大,明显得都有了轮廓。不是没试过,只是不想大白天的在军营……她不安的挪了挪。

    “别动!”宣嘉言低-吼出来。这不动还好,动了简直就是要人命。

    正好针尖对麦芒的位置,姜婉婉也怔住了,不知所措。

    宣嘉言低下头,隔着衣服惩罚式的以唇代手攀上山-峰。她再一次惊-呼起来,用手推他,却被他反手按住,动弹不得。

    正当姜婉婉既期待又抗拒,纠结的等待进一步发生的事时,不合时宜的急促敲门声打破了满室的暧昧。

    宣嘉言抬起头,不满地道:“什么事?”

    小孙的声音隔着门传进来,“首长,炊事班来问午饭要不要给您送过来?”

    宣嘉言饶有趣昧地看了双眼泛蒙的姜婉婉一眼,放开她,整整衣领,清清嗓子,然后说:”送过来吧。"后来,这些事儿没有继续,姜婉婉全程嘟着微肿的红唇,说不清楚自己是如释重负?还是怅然若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最美的意外(军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漾并收藏最美的意外(军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