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和好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十分钟后,一身军装的姜婉婉湿哒哒地站在门口,头发上蓄满水珠正往下落,明明应该狼狈得想落汤鸡,她却偏偏一如既往的斗志昂扬,下巴微微扬起,一声响亮的“报告”,腰板挺直,军礼行得有模有样。让在军中打滚几十年的贺航岳都不得不对她另眼相看:我果然没看错人。

    “小刘,带小姜到洗手间整理整理!”

    “不用了!”姜婉婉不卑不亢的拒绝,“教授,我说几句就走!”

    “好,我给你这个机会”贺航岳没有坚持,只是点点头,“请坐!”

    姜婉婉当然没有坐,一来身上湿哒哒的坐着不舒服,二来站着显得比较有气势些。

    贺航岳瞧着那张满是雨水的倔强小脸,果然是宣嘉言的菜,有勇气,有骨气,不服输不放弃。贺航岳满意的点点头,抬了抬手示意她卡伊开始。

    “我只有三个问题。”姜婉婉向前迈进一大步,站在距离写字台半米的位置上,这个黄金比例的位置让170的她看上去气场更加强大,“一我想知道我是不是以初试第一名的成绩进入复试?”

    贺航岳毫不犹豫,“是!”

    “二我的复试成绩您可还满意?”

    “满意!”

    “三我有哪项条件不符合您招录研究生的标准?请教授明示,以便于我日后改正。”

    好一个以退为进,口上说是改正,但那不急不缓的语气,让贺航岳感觉有强大的压迫感扑面而来。

    “没有。”从没想过她会上这来讨说法,所以贺航岳一开始也没有准备说辞,只得随便找了个万年不败的借口,“这是组织上的决定!”

    “所以我只能服从?”姜婉婉丝毫不吃这一套,“我记得那天您已经向我抛来橄榄枝,又是什么让你收回成命?”

    贺航岳被逼得不行,终于实话实说,“小丫头,想来你也是知道答案才上这来的,又何必在多此一问。”

    “所以是因为私人理由?”

    “……”

    “所以您这是公私不分?”

    “……”

    “所以您就扼杀了一位有志青年立志报效祖国的理想?”

    “……”好大顶帽子扣下来,差点没把贺航岳砸死。良久,他终于憋不住笑出声来,“小丫头,有点意思,果然是阿言身边的人,勇气、口才都是一等一的。给我扣了那么多罪名,要不说说你的想法?”

    “没什么想法,我只想要回我应得的东西!”姜婉婉耸耸肩,很潇洒又好像很无赖的努了努嘴,“不是我的我不要,是我的一件也不能少!”

    “好!”贺航岳厚重地吼了一声,兴奋得差点没起立鼓掌。“知道我当初为什么选中你吗?除了你过硬的专业和天赋外,还有就是你这份自信,心理医生就是要有这份自信,你若对自己都没有信心,又如何给失去自信的病人以信心?”

    姜婉婉冷冷地看着贺航岳,“但是你还是将我当掉了!”

    贺航岳指了指姜婉婉,然后摇头大笑起来,“你这丫头,一点亏都不能吃!”

    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这是姜婉婉众多座右铭中举足轻重的一条。

    “所以你是答应我了?”

    “你先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我才能决定!”

    “问吧!”姜婉婉镇定自若的站在那,“五关六将都过来了,不差这一问。”

    贺航岳很欣赏她这份超龄的老练沉稳和从容淡定,很有那种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大将之风,看来是阿言太多虑了。

    “你为什么报考我的心理学?”贺航岳双手抱胸靠椅背上,微眯起眼睛等待着她的答案。

    姜婉婉毫不避讳对方窥探的目光,面不改色的说道:“为了他!”

    “好胆识!”

    姜婉婉心里骂道:还不是被你们给逼的,害姐早就编排好那许多高大上的理由都用不上,非逼着姐说实话,这下满意了?

    “所以……谢谢教授成全!”姜婉婉自动直接跳过贺航岳的答案,全当他答应了。

    贺航岳刚想说话,这时候电话响了,他只是看了一眼,就猜到准是这兔崽子。他无声无息地将电话按掉,抬头看向姜婉婉,“他要问起来我恐怕不好交代!”

    姜婉婉看了看自己这一身的雨水,微风拂过有点凉,她马上很应景地连打了几个喷嚏,大大咧咧地揉着鼻子,“您就照着看见的说!”

    这下贺航岳终于算是明白了,这两天她追着他风雨不改,不辞辛劳的到处去,这会儿还顶风冒雨,敢情这就是一出苦肉计。“小丫头,行啊,战神都敢算计,不是一般人啊!”

    谁规定战神一定战无不胜?还真没点例外了吗?不好意思,她就是那个例外。

    “你就不想知道他不让你出海的原因?”贺航岳冷静地将话题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那你想不想知道他想让你出海的原因?”

    姜婉婉愣了十秒,微带警惕地看着贺航岳,“如果你想用这个来还我放弃,那就省省吧!”

    贺航岳摇摇头,“我只希望你心平气和的听完这个故事!”

    开了一天的会,宣嘉言接了一通电话,就马不停蹄的往大院赶。远远就看见顾某人打着伞在风雨里站得那叫一个英俊潇洒,却是一脸的不耐烦。

    宣嘉言从车上跳下来,睨了顾天奕一眼,有看了看三楼的窗户,“你不是又把你媳妇儿气跑到我这来吧?拜托你长点心吧!别整日里你们两口子吵架非要影响别人家的性-福生活,顾同学,这样很不厚道!”

    “哼,要不是我给你通风报信,你这会儿敢上这来?”顾天奕不冷不热地瞪了宣嘉言一眼,“摸摸你的良心,你说这是人话吗?也不知道谁挡着谁恩爱!”

    “所以……”她真的病了。

    宣嘉言没二话,抬腿就往楼上跑。

    顾天奕嘴角露出几分奸佞的坏笑。

    推开门,屋里暖暖的将风雨的凉气屏蔽在外面,卧室里传来苏眉笑絮絮叨叨的声音,“赶紧把药吃了……你这烧再不退就该上医院了……”

    发着烧的姜婉婉人都是蔫儿的,声音沙哑得说话都费力,可这嘴皮子功夫一点不闲着,“反正医院翻墙就是,临终前去一趟都还来得及……”

    “胡说!”宣嘉言大步迈进来,瞪着床上初夏还裹着被子,脸烧得微红的人,气就不打一处来,“生病还不消停,姜婉婉你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

    宣嘉言前脚刚走到床边,苏眉笑后脚就被顾某人拎走了,速度之快,没说完的话就只剩下回音。

    十几平米的卧室里就剩下两个人,一躺一站,一怒一病。宣嘉言不说话的时候很吓人,姜婉婉下意识地卷着被子往里面缩,蹭掉了额头上覆着的冰毛巾,下一秒就被人拖出来。

    “姜婉婉,你闹够了没有!”宣嘉言的语气不善,有点吼,“顶烈日,冒风雨,你敢不敢再闹腾一点?索性去部里告我以权谋私,然后就再没人管你这些烂糟事儿,你想念什么就念什么,想上哪就上哪,不是更爽快?折腾自己身子,算什么本事?”

    宣嘉言骂归骂,手上的动作没停,换了一把凉凉的毛巾重新轻轻地敷在她的额头上。

    破天荒的姜婉婉没有回嘴,任由他生气、骂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心里甜甜暖暖的,就像掉进棉花糖里。

    “说话!你平时不是挺能说的吗?”

    既然首长让她说,那她就来一句?

    “首长,我饿了!”

    “你……”宣嘉言愣是满肚子气被她低沉沙哑的声音击碎,看了她一眼,那双平日里最古灵精怪的眼睛现在无辜地眨巴眨巴,他连语气都弱了,“等着!”

    姜婉婉窝在被子里冲着往外走的人低声喊:“我要吃饺子!”

    “躺好!”宣嘉言弱掉的语气,有种认命的味道,“还敢挑!”

    厨房里的面粉是姜婉婉为了学做饺子买的,冰箱里还有那天为了做饺子买的料,宣嘉言全用上了。

    一堆面粉、一个鸡蛋、一碗水……厨房里这个扎着围裙的男人熟练的揉面、剁馅儿、擀饺子皮,动作麻利,谁曾想过这双大手其实是拿枪的,不是掂勺的。

    姜婉婉裹着他那件军大衣,靠在厨房的门边上,那个宽厚的背影百看不厌,不知从何时起已经扎进心里,生根发芽,开出美丽的花。

    “我以为你生气了!”

    宣嘉言听到身后没来由的一句,背脊先是一僵,手里捏着饺子皮转身,她又缩在那件大衣里,显得小小的只露出一颗脑袋。他皱了皱眉,嘴硬地说道:“我才没那闲功夫!”

    这当兵的男人就连闹别扭也那么可爱,这打死不认的样子让她忍不住想要上去捏他古铜色的俊脸。

    姜婉婉裹紧大衣蹭到他身边,哀哀地靠着,“首长,你教我包饺子吧!”

    “哪次教你你愿意认真学习?”宣嘉言泰然自若地任由她靠着,很舒服,语气也跟着软了,“教了也白教,不如不教。”

    “不会,这次我一定认真学!”

    “回去躺着,生病了还来这折腾什么劲儿?”宣嘉言一把抢下她手里的饺子皮,弯腰转眼将她轻松扛在肩上。

    姜婉婉连惊呼都忘了,好像不曾有人这样扛过自己,感觉很奇妙,不似抱着那么浪漫,不似背着那么亲昵,头在摇摇晃晃间感受着那叫踏实的幸福。

    如果遇上一个能把你扛在肩上的男人,就嫁了吧!

    路程很短,当姜婉婉还沉醉的时候,已经结束,宣嘉言把她放回床上,拉被子好好盖上,手在被子上轻轻拍打。“越是不让你做的事儿你偏要做,你老老实实听一次话就那么难?”

    这次,他没有再给她闹腾的机会,轻声哄着她睡着了。

    待姜婉婉一觉醒来,已是后半夜,烧也退了,人也清醒了,就是肚子饿得发晕,动一动才发现边上和衣躺着的某人,连人带被子把她抱在怀里。

    “醒来!”宣嘉言睁开眼,翻身起床,“我给你把饺子热热!”

    姜婉婉抬手拉着他不让他下床,“咱们躺着聊聊!”

    窗外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月亮出来了,清冷的光洒从窗户进来,亮了一室。

    姜婉婉在月光中将他的脸看清楚,下巴好像能看见新长出来的胡渣,淡青色的一片,深邃的眼中看不见疲惫,隐隐好像有几分无奈,更多的是看着她时候的宠溺,炙热得让人心里发烫。

    她抬起的手要去挡那抹视线,宣嘉言轻易握住她的手,大手包着小手捏得紧紧的,最后放在唇边,另一只手从胸口位置的袋子里摸出一张纸放进她手里。

    “这是什么?”太意外,太突然,任凭姜婉婉这么聪明也猜不到是什么,打开一看,傻眼了,“录取通知书?”

    她上午才从贺航岳那回来,下午录取通知书就到了?这未免也太快了。

    “知道你肯定不会死心,一早就打好了!”有时候宣嘉言也很很自己的孬种,嘴上说得铁板钉钉的不行,终是拗不过她。

    姜婉婉拿着那份通知书,心里究竟是百感交集还是怒火中烧,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脸上的表情也跟着抽抽了,嬉笑怒骂一应俱全,“是不是没有今天的事儿,你就不打算给我?敢情你这是在耍猴呢?”

    “知道你的脾气犟,没想到竟然狠到连苦肉计都用上,我还能不认输?”堂堂战神,在她面前也只有认输的份儿。“姜婉婉,你要带兵打仗肯定是个狠角色,抓住对方的软肋就死命的攻击,任凭再强的对手都无力招架!”

    他的意思是她把他当敌人来对付吗?

    姜婉婉听着心里发酸发紧,一个翻身掀了被子压-上来,沙哑的声音更显出她的急促:“不是,你从来不是我的敌人!你是我在乎的人!宣嘉言,你要不想我去,我就不去了,真不去了!”

    “如果可以选,我宁愿你不要去!”

    可是他没得选。宣嘉言抬手,拂了拂她额前垂下来的头发,勾到耳后,”想去就去吧,万大事有我l',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最美的意外(军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漾并收藏最美的意外(军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