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第二春 > 第14章 可念不可说

第14章 可念不可说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袁安讶异的转过头来,他真的从未听过宇文姿讲这样的话,他们离婚的时候,她那样生气,都没有说这样的话。

    宇文姿指着田水,“人家是个二十出头的大学生,人家休学在家给你生孩子,你特么就是这么对待人家的?你特么是个什么东西,三十多岁的男人,开口闭口就是你妈,你怎么不和你妈过,你怎么还要结婚生孩子,你特么怎么不去死?”

    宇文姿被一个农村老太太从心理上折磨了五年之久,她压抑太深,此刻犹如洪水出闸,“袁安,我瞧不起你,你结什么婚,你丁点责任心都没有,配做父亲吗?我要是田水,我就把孩子打了,离开你,离开你那恶心的家,我看见你就恶心,看见你妈更恶心!”

    袁安一双眼睛红通通的,他抿着嘴,似在克制自己的脾气,宇文姿瞧着他,“怎么,你生气了?这样就生气了?我这还算轻的,你妈那鬼样子,你这鬼样子,她怎么不从村里给你买个媳妇,再生一窝孩子,全部放在农村,都放她眼皮子底下养!”

    宇文姿指着田水,“人家是个大学生,不是你们村里养出来的村花,你睡了人家,要对人家负责,你就是这样负责的?你们村通了马路通了电,医疗呢,孩子要不要检查,孕妇的身体呢,出了意外怎么办?”

    “我妈说,过了三个月就安全了,会顺产的。”袁安抽空表达了她母亲的懿旨。

    宇文姿不骂了,她冷冰冰扫着袁安,“袁安,你知道你妈像谁,你妈像曹七巧,一个现代版的曹七巧,如果你一直是这样,不如和田水分开,孩子也不要了,以免误人误己。”

    曹七巧是谁,一个神经质的妇人,神神叨叨的,控制欲还极强,田水听见,问宇文姿,“就《金锁记》里面那个?”

    三人都知道曹七巧是谁,都知道曹七巧的下场是甚么,因为知道,袁安才无力争辩,因为知道,才冒着道德风险婚内出轨,因为知道,才成了二婚男人。

    “阿姿,我......”

    袁安语气软了,宇文姿得到解脱,他还在苦海沉沦。他也希望解脱,可如何才能解脱,难道让老太太去死,可那是他的亲妈,他做不到。

    宇文姿了解他,也了解他的家庭,她知道如何粘合这个不怎么融洽的家庭,可田水不会。田水遇事只会哭哭啼啼,或者一言不发的离家出走,这次他在外头开车找了一个下午才在一家商场里找到她,她太年轻,也不知轻重,若是孩子出了事,他真的要疯掉。

    田水任性,宇文姿不会,田水会直接与她母亲正面对峙,宇文姿不会,田水太需要他的呵护,可宇文姿更成熟,她懂得什么是表面和平。

    袁安太懂得自己母亲,他也懂宇文姿。

    田水这么一闹也好,谁都别说谁,分开两头过,大家都安逸了。

    袁安还想和宇文姿多说几句,她一个人过得好不好,有没有重新遇上新的感情,袁安突然想和她坐下来聊聊,可宇文姿已经提了包出去了。

    袁安下意识抬脚要去送,田水看他,“你去哪?”

    去哪儿?是啊,自己一个有妻有子的二婚男人,能去哪儿?

    袁安叹气,“我去买菜,你睡一会儿,醒来就吃饭了。”

    田水点头,“哦,我想吃西瓜,你买个大的。”

    看,这就是年轻的孕妇,西瓜寒凉,而且如今反季节生长,不是激素是什么。袁安点头,“你睡吧。”他想了想,若是宇文姿怀孕,会不会好伺候一些。

    这真是个莫大的伪命题,袁安下楼的时候,宇文姿正在发动她那两人座位的小车子,袁安问她:“学会开车了?”

    宇文姿踩着脚刹,侧头看着袁安,“对她好一点,农村不适合安胎,你妈要是想看孩子,可以过来生活,何必非要......”

    何必非要强人所难,把一个城里姑娘往农村里拽。

    袁安点头,“我知道的,你......”

    宇文姿道:“你知道就好,她年纪小,你让着她一点,吵架有甚么意思,难道和我还没吵够吗?”

    “阿姿,你......”

    袁安欲言又止。

    宇文姿已经撇过头,倒车转方向走了。

    男人步入了新的婚姻开始念旧,女人遇见新的爱情就开始忘旧。

    宇文姿和袁安分开的时候,动作潇洒,头也不回,她踩着小车子回家的时候,又开始有点不知名的期待,他在不在?

    易凤寻不在。

    易凤寻在餐厅里和人谈生意,男人之间,酒色满满,窈窕的服务员穿着开叉的旗袍款款走过来,对面的人说:“去,给易总倒酒,别老站在我这边啊!”

    有人又笑了,“姚老板,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佳人有意,你还把人往外推,来来来,到哥哥这儿来,哥哥和你喝一杯。”

    易凤寻翘着腿,把身边一个细瘦的姑娘一推,“王老板喜欢你,还不去?那儿有糖吃。”

    姓王的捏着服务员的手,“糖就没有,其他就有,看你吃不吃咯?”

    众人哄然大笑,男人们吃饱了饭,有的说要洗脚,那姚老板显然对洗脚这一桩没什么兴致,“洗什么脚,老子一年也不洗一次澡,老子怕水。什么spa,一盆子水泡来泡去的,谁爱洗谁洗,别招呼老子。”

    那王老板搂着那三人推了一番的服务员,“兄弟我先去洗脚,你们接着玩,回头来找你们啊。”说罢,就带着两女的进了隔壁贵宾厅,那里头有个超大的心形浴缸,看着就是鸳鸯浴专用。

    王老板一走,姓姚的老板指着麻将桌,“易总,来一圈?”

    易凤寻点头,选了个方位坐下,那姚老板也不知是哪里人,摸牌自有规矩,他招呼服务员,“把东南西北风都剔出来,不要风,红中发财都不要。”

    易凤寻倒是随遇而安,那头又补上来两个牌搭子,姚老板开始讲规矩,“胡牌只能自摸,吃碰都不算,自摸才能倒牌。”

    另有一个笑,“这倒是省事,想放水给姚老板胡牌都不行了。”

    姚老板哼一哼,“老子最烦打牌放水,老子又不缺这几个钱,放什么水!”

    姚老板牌打得不怎么样,但他打得很认真,一直在认真琢磨桌上的牌面,那边有人聊天,他只管盯着手里的麻将,似进入征战状态。

    “易总,你那生意成了没?”

    姚老板速度太慢,这边已经闲聊起来了。

    “八万。”易凤寻丢一张牌出去,道:“不成,还在谈。”

    “佳能装什么金,前几天都快破产了,现在又金贵起来了。”

    易凤寻接口,“怎么说?”

    下首的人道:“易总没听说吗?佳能新融了一笔大的,投资的是宝艺,就上海那个,说是要合力打造地产新天堂。”

    另一边的人接口,“天堂?我草,谁爱去谁去,老子没活够,还不想去天堂。”

    三人都放慢速度,等着姚老板,他数了数自己的牌,终于摊开,“诺,胡了。”

    “好好好,恭喜姚老板。”大家开始掏钱。

    又开始洗牌,姚老板才有空说一句,“宝艺是个空壳子,哪有钱注资,老板前天出国了,我女儿说在飞机上见他了。”

    这是一记重磅消息,易凤寻抿抿嘴,手指激动的都有点发抖。这消息放出去,佳能别说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就是收下来一半都是有可能的。

    姚老板有意无意看了易凤寻一眼,“佳能是有后台的,别整的太狠,当心伤了自己的元气。”

    桌上老板都是手持巨资的大鳄,他们或许籍籍无名,或许只能做个饮料公司,但饮料公司背后总有铺天盖地的果园地皮,有漫山遍野数也数不清的果树,环环相连,节节相扣,这一瓶饮料后头的源泉,是几张钱数不清楚的。

    佳能就是这样的公司,看着资金不宽裕,可后头股东成分盘结交错,易小凤先生以商人的思维在商言商,最后反倒肉包子打狗后,还被咬了一口。

    富贵总是险中求,易小凤先生被佳能的言而无信气得中风,可信誉破产不是佳能一家如此,即使它再不要脸,也还坚强着面向世人,说自己会克服重重困难,塑造一流地产品牌。

    隔日,各家报纸头条,《佳能新伙伴是美女画皮,佳能再陷财务危机》,继而几天,宝艺被人扒皮,说董事长流亡海外,至今不知归期。

    股民们愤怒了,佳能信誉破产,大批股民纷纷将手中股份当废纸一样抛售。

    经历过停牌整顿,复牌不久并且刚刚开始飘红的佳能地产又开始泛绿,接连几个跌停板,股民只剩心寒。

    同时,易凤寻接到唐心远电话,“易先生,佳能愿意再退一步,在原有基础上多让出百分之三的股份,也就是说,皇冠可以持有佳能共计百分之八的股份,不知您意下如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第二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骈四俪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骈四俪六并收藏第二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