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第二春 > 第16章 风中握不住

第16章 风中握不住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宋雨浓有些疲惫,瞧见汤君年,只道:“你来了,怎么才来?”

    汤君年问一句:“喝酒了?”

    宋雨浓点头,“喝了几杯,没喝多少。”

    这二人说起话来平平常常,偏偏又像一家人一样融洽得很,黄树人站在哪儿,一时间觉得自己像个外人。

    经理终于插得上话,“不知有什么能帮得上各位的?”

    宋雨浓瞥那梨花带雨的服务员一眼,“我说来杯奶茶,她说没有,我让她去买,她就哭了。”

    那服务员身前的工牌上写着名字,凑近了一看,季静子,经理道:“静子,给客人道歉。”

    宋雨浓抬手,“免了,我担不起,她又要哭,我怕了她。好了,不说了,买单罢。”

    经理连忙戳那呆滞的服务员一下,“静子,道歉。”

    那姑娘来了脾气,“我又没错,我为什么要道歉?”她兴许知道自己眼睛生的好看,也知道黄树人是个关键人物,而且黄树人是站在她这一边的,一时间,季静子就看向了黄树人。

    女人间的暗涌,宋雨浓就是从这暗涌波涛里杀出来的,别说一个如此明显的眼神,就是对方心念一动,宋雨浓也能把这糊味给她嗅出来。

    季静子觉得自己委屈,用眼神不屈,宋雨浓将桌子一拍,道:“算了,静子姑娘是吧,你看谁呢?眼睛别四处乱飘,当心看走了眼。”

    黄树人有些难堪,“宋雨浓,你......”

    作乱的小妖遇上了千年的狐狸,黄树人是人精,宋雨浓也是。

    季静子觉得自己的暗示天衣无缝,宋雨浓目光一动,就戳了她痛处。

    季静子又要哭了,她以眼泪作为混社会的武器,这一招在她过去短短的出道人生里无往不利,今日遇上了更眼厉的宋雨浓,她觉得自己眉眼好看,可眼前这位......

    宋雨浓的眼睛更好看,她眉目如画,浓眉压着一双含情带水的桃花眼,哭时美,笑时美,怒时也美,这样的天生美人,着实难遇。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经理是喜欢用季静子的,这丫头,看着没用,在摆平男客人时,百试百灵。

    今日遇上了服务行业里的黑山老妖,那些子眼泪眼神羞羞答答欲语还休的微末道行通通不管用了,经理也很烦,怎么季静子这么没有眼色,当着人家老婆的面给男人送秋波。

    “各位,抱歉,今日给大家打个折,酒水都不入账。”

    搞不定的时候就打折,餐厅经理的老三样,他以为打折是圣旨。宋雨浓瞥他一眼,“不必了,你管好店里的人,盘子都端不稳,话也说不清,看着跟个智障一样,倒人胃口。”

    这太绝了,周围桌上已经有人笑出来了,季静子憋着红脸,差一点就要嚎啕大哭的样子,宋雨浓一哼,“你看,她又要哭了,我就搞不明白了,她到底要哭什么?她这么爱哭能不能别出来,我们是来吃饭的,不是来看唱大戏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她演给谁看啊?经理,我看她是个表演型人格,她端菜可惜了,不如送去影视学院深造,或许就有前途了。”

    话说远了,汤君年上前一步拉宋雨浓,“好了,别说了,走吧。”

    在黄树人站着看热闹的间隙,汤君年已经将单买了,宋雨浓叹口气,“谁想说谁说,我反正说烦了,哎,这还有一个,你送她回去。”

    汤君年眼光一转,才看见趴在竹席上的宇文姿。

    闹剧落幕,黄树人来拉宋雨浓的手,“走,回家。”

    宋雨浓不声不响,冷瞥了他一眼,跟着起身了,汤君年搀着宇文姿,宋雨浓也扶着她,“走吧,我跟你一起送她回家。”

    三人结伴而行,黄树人开着车跟在汤君年的车后,汤君年抓方向盘,后座上两个女人,他说:“有什么好吵的,你拿一个服务员撒什么气?”

    宋雨浓一双美目看着车外,半晌,说了句话,“君年,我想离婚。”

    汤君年透过后视镜看了看宋雨浓的脸,他笑了笑,“别找我打官司,我要避嫌。”

    宋雨浓有些讷讷的,混不似平常那般口齿灵活,“不用避了,避不开的,我们自小的情谊,怎么避得开?”

    车窗外的风吹进来,宋雨浓一头秀发飞舞,旁边的宇文姿动了动,汤君年道:“她家住哪儿?”

    宋雨浓笑,“我怎么知道她家住哪儿。”

    汤君年打了个方向,“那往哪儿送?”

    宋雨浓给宇文姿盖了个披肩,“你自己看着办,我有什么办法。”

    汤君年眉头一挑,“什么意思?”

    后头回道:“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车河也游了一圈,风景也看了一遍,这城市不大,江上水波粼粼,宋雨浓道:“好了,我下车了,你自己看着办。”

    车停在路边,黄树人的车就跟在后头,汤君年见宋雨浓上了后头的车,又看了后座的宇文姿一眼,方向一转,驰骋而去。

    汤君年家住城中一幢高级公寓里,公寓有专人打扫卫生,每日清洁的就似酒店一样,汤君年开了门,将外套丢在沙发上,又扶了宇文姿在沙发上坐下,城中顶级的单身公寓,整面的玻璃墙,面朝长江。

    夜里看灯,灯火璀璨,风景就好看。宇文姿趴在沙发上睡了小半夜,凌晨两点,她终于在陌生的地方醒过来。

    男人在床上睡了,宇文姿身上盖着毯子,衣服穿得好好的,连外头的风衣也没脱,宇文姿就着落地灯的微光,看了床上一眼,汤君年背对着她,呼吸清浅。

    “咔”,锁芯动的声音,宇文姿摸到地上的包,关门走了。

    凌晨两点的街道,萧索惨淡,唯有一条酒吧街还算人潮汹涌,宇文姿拉紧风衣,伸手拦了个车。车上是个老师傅,他先是看了宇文姿一眼,宇文姿坐在后座,神色平静,不像醉酒的,也不像要出幺蛾子的,那司机开口说话,“昨日有个年轻妹也是这时候上车,她说让我拉她去商场买内裤,哎,真是世风日下......”

    宇文姿听见,回一句,“嗯。”

    只是随口一回,那司机又道:“酒吧街那里的小姑娘一把一把,都不做正经事,半夜出来被人占便宜,这可怎么是好啊,以后都不好嫁人......”

    司机已有花白的发,这番言语,老者之言,强调规矩,又很是通透。

    宇文姿看看手表,凌晨两点四十,她在汤君年处睡着了,虽什么事都没发生,用过去的标准看,也是坏了名声。

    巷子还是那样静悄悄的,门口的梧桐笔直站着,门口又落了树叶,宇文姿推门进去,生出奇异感觉来,若是易先生在,他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个浪荡的女人。

    开了灯,屋子里静悄悄的,易凤寻不在,但鲜红的吧台上有一桌吃食,有些还用保温袋罩着,宇文姿走进了,看见一张字条,“本来想等你吃饭,但临时有事,只好先走,抱歉。”

    吧台上摆着莲藕焖猪手,红烧狮子头,还有一盅椰子乌鸡汤,汤已经凉了,宇文姿就着冷汤喝了一口,喝出椰子甜味来。

    屋里有个人在等她吃饭,她自己醉酒在另一个男人家睡了半夜,宇文姿脱了风衣,倒在沙发上,觉得自己进入误区,她当易先生是露水过客,可人家似乎不是这么认为的。

    宇文姿心思辗转,易凤寻不知道,他本想与对方共进晚餐,因为他发现,和那位女房东一起吃饭,他食欲格外好。

    饭菜送来,电话也跟着来,易小凤先生的秘书打电话给他,说易小凤先生要与儿子通话,易小凤先生已经中风,口齿亦受到影响,他在电话里问,“能不能将佳能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收购下来”,这实在是太大胆的设想,易凤寻被父亲这一诡异又有诱惑性的提议迷住了。

    商人之眼,鹰隼之眼,易小凤先生的眼界与胸怀堪比雄鹰,他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佳能背信,应当得到教训。”

    这是易小凤先生的原话,易凤寻心中激起千层浪,冯唐易老,壮志不酬,人生区区几十年,为何不疯狂一把。

    皇冠由易小凤先生一手创立,在易小凤先生的暮年,他集资借债百亿资金,试图拿下佳能百分之二十股权,佳能反水之后,皇冠陷入危机,易小凤先生重击之下中风。桩桩件件,只说明一件事,不亮出你的獠牙,人人都想来反咬你一口。

    唐心远代表佳能地产再次约谈皇冠,易凤寻一扫前几日疲态,穿一件藏青休闲西装现身会场,仔细一看,他连件衬衫都没穿,里头随意配一件浅灰色t恤,他头发也长了几分,随意用发胶捏了捏,脚上是一对白色的休闲鞋,这样的打扮太随意,唐心远看他一眼,便心理上察觉出几分轻慢来。

    对话场就是战场,谁站得高一些,视线就好一些,自然胜算就大一些。

    换到此处,谁手里钱多一些,谁就有资格骄傲一些。

    易凤寻走过来,唐心远摸了摸领带,左手扶着西装领口,右手伸出来,“易先生,你好。”

    “你好。”

    无论何时,易凤寻的声音都是那么令人如沐春风。

    “易先生,佳能召开了董事会,关于皇冠收购佳能股份的问题,董事会愿意在原有基础上再加百分之五,也就是说,如果您愿意,皇冠就能持有佳能地产百分之十的股份。从您签下合同的那一刻起,即时生效。”

    唐心远介绍他身边的一个中年人,“这是佳能地产的法律顾问,如果您愿意签约,张律师将作为这一场收购案的见证人。”

    说罢,合同都已经摆上桌面。

    唐心远上次与易凤寻通话表达的内容是佳能愿意再让百分之三,也就是皇冠用百亿资金能买下佳能地产共计百分之八的股份,此一举虽与最初谈好的百分之二十相去甚远,但对后来给出的百分之五的压缩来说已是很大的让步。

    今日佳能更是大方,索性再让两点,凑出百分之十的股份相让,用佳能的话讲,皇冠应该感恩戴德,垂泪哭泣,毕竟皇冠一介没有背景的私企能持资佳能地产十分之一的股份,已是扶摇直上,直入青云道。

    唐心远知道董事会怎么想,但他不知道易凤寻怎么想。

    易先生拿了合同过来,开始仔细翻阅,逐字逐句,一条一款,似要把每个字都刻入脑海里。可这合同有这么好看吗,这合同大家都应该彼此心照不宣才是,无非是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没签到,后来压缩成百分之五,皇冠不愿意,今日佳能咬牙放血,他还不愿意?

    唐心远吃不准,虽说佳能反水在先,可现在已经是两全其美的结局,若是皇冠依旧惦记着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未免太过托大,也有些不识抬举了。

    易凤寻收了合同,同身边助理道:“合同有些地方我看不懂,需要回去仔细研读,等我弄明白了,再替我约唐先生。”

    唐心远脑子一轰,董事会都觉得佳能这次应该势在必得,唐心远签下来不算甚么本事,签不下来,是不是该考虑自动滚蛋了?

    易凤寻已经起身告辞,“唐先生,容我几天时间回去详读,到时电话联系。”

    唐心远只得起身送他离开,“好的,静候佳音。”

    一纸常见的合同,通俗易懂,这人非说他看不懂,唐心远看身边律师一眼,目光有些幽怨,客户不懂合同,你不能讲解一下吗?

    唐心远又预见了结局,就好似两个蠢货带着充足的干粮出征,最后饿着肚子回来了,这变相的闭门羹,他吃得冤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第二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骈四俪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骈四俪六并收藏第二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