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你还有病呢 > 第22章 参商(6)

第22章 参商(6)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左意如看清了场面,见她以为的小宠物给人轻薄了,声音微冷,道:“袁公子,你跟阿生弟弟有何事要在这里谈?二位都是大家子弟,不若便出来入席相商。”

    袁虎还算理智尚在,问道:“哪有什么事,我不过是见他姿容姣好,心有所慕罢了。城主,我却还不知这位阿生弟弟是哪家的公子?”

    “不劳左城主相告,阿生弟弟也不是你这个登徒子可以称呼的!”

    易澄烦了这二人的磨叽,对左意如亦是心有不满,抢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他正是应家小少爷应寒生!怎地?这是欺负我们是外城的人,左城主见此都没个交待么?”

    左意如眉间浅笑不见,神色沉凝:“这……”

    见状,应寒生也不便再沉默,开口道:“也没什么大事,意如姐既然烦恼,此事便罢了。”

    “哪里的话,阿生弟弟让姐姐好生难做,”左意如倒是下了决定,也不去想会不会得罪袁家了,有了应寒生,她拿下洞源灵矿是十之七八的事,“不过,欺负了我家阿生,怎么也不能就算了。”

    “来人,将袁公子带下去,关在城主府。让人看着他,三天之后再让袁家来领人!”

    袁虎面色微变,方想喊出声就已被人定住了,只得无法反抗的被人带走。经过那个边城的黑衣灵师时,他无端打了个寒颤,那灵师的目光只轻轻扫过,却凉意入骨。

    人走之后,易澄问道:“那个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他所指的自然是袁虎。

    左意如也没在这方面遮掩,牵着应寒生边走边说:“袁家的小公子,少时骄狂,现在却早就堕落了,你们不用理会。”

    应寒生神思不属,先是云儿,又是袁虎,每个人都像是认识他,他却对此没什么印象,难免有些不舒服。

    他随左意如落座,众人皆看来,暗自揣测他们的关系。

    “左城主,”有人含笑开口道,“这两位是?”

    “幼时的玩伴,”左意如轻轻揭过,甚至不打算去提刚才的事,“诸位,十年前发现洞源灵矿的时候,家父就使人禁锢住了雪山精灵,照理说左家出力最大,又是宣城离灵矿最近,地主不地主就罢了,这赛事当由我来定一场,如何?……”

    应寒生回神,悄悄问易澄什么状况。他虽是应家小公子,可这些事家里人从来不让他参与,只迷迷糊糊懂个一分半分。

    “我们来之前这些人就该讨论过几次了,洞源灵矿的所有权肯定没定下来,但是,因为往常大多都是以赛事争先,大概私下里都定好了比赛内容和人选,现在不过是搬到明面上再说一次。”再以左意如的性子,哪里会放过你这个现成的人选?

    易澄也悄悄回他,只不过碍于被编排的人在旁,他后面的话只能咽下去,以目光相警。

    应寒生知道他素来与左意如不和,瞬间便理解了他的意思,不由好笑,轻轻的在桌下拉了拉他的手,报以安抚的微笑。

    这时,他忽然感到一种无法忽视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稍稍一怔,便有点奇怪的看向下首处径直落座的黑衣灵师。对方神色冷漠,对其他势力的人不怎么放在眼里,反而紧紧盯着他,甚至露出了微笑。

    应寒生犹豫了一下,倒是想起对方毕竟帮过自己一回,又主动示好,也不便无视,于是越过易澄推了杯酒过去,点头示意。

    那名叫席萼的人先是怔住,随即不可抑制的欢喜起来,仿佛是受到什么天大的奖励一样,看向应寒生的目光从炽热渐渐变得让他琢磨不透,像是欲/望却有着深深的虔诚,看得他别过头去,莫名的心惊肉跳。

    正是这一举动,让他看到了其他人或怔或痴或傻眼的模样,连左意如都一副惊诧的神情。

    “小生,”易澄低声附耳道,“你被狼盯上了。”

    连这个发小都如此,应寒生想了又想,并不觉得席萼的表现有哪点值得被称呼“阴修罗”。然后,便看见易澄僵硬的离远了些,专心致志盯着手指玩的不亦乐乎。

    “应小公子……”

    那个被其他人噤若寒蝉的灵师轻声喊道,略微嘶哑的声音温和到有些令人惊异,他眉目含笑,英俊的面容也柔和得很。

    应寒生最不乐意被人围观,现下这情况,反正他也听不懂,干脆站了起来,回应了席萼一声,就跟左意如告退。

    “这么早?”左意如下意识的说了一句,又看了眼席萼,点头应许。

    结果没走几步,应寒生就发现跟上来了个小尾巴,只得停下问道:“席萼灵师不留下么?”

    “我跟着你。”

    他忍住想理都不理直接走人的冲动,又问道:“你跟着我做什么啊?”

    席萼本来满目温柔的看着他,这时却微微冷下了脸,意有所指的道:“这宣城治安太差了,什么人都敢往里放,末了还有人包庇。我自是要跟着,保护你。”

    那边左意如依旧神色自若,听到了也全当不知,还敬了易澄几杯酒,把他拖住。

    听了他这话,应寒生虽说也颇为赞同前半句,可到底他是左意如这一派的,不可能附和,轻哼一声,低声道:“你又不是宣城的人,怎么知道这儿乱!”

    席萼只笑而不语。

    应寒生漫无目的的走,不知不觉便被席萼带偏了,来到一个华贵十分,冰雕玉砌般的府宅,只是空洞没有人气。

    “这里是……?”他下意识的去问席萼。

    后者也不负他期望,介绍道:“十年前,这里是宣城的奴隶区,我曾和弟弟在此居住。现在,这是我和弟弟在宣城的家。”

    应寒生还没忘自己先前的话,顿时有些羞恼,谁知道这人真的在宣城住过几年!

    他又忍不住好奇,问:“十年前的宣城也是现在这样么?”

    “差不多,不过现在要好一点。”

    他又想问哪方面的好一点,只是忽然想到两人的立场,立即住了嘴。

    席萼也不催他,任由他在门前徘徊。这么活泼有生气的弟弟,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了,也不对,梦里倒是见过太多次。这样想着,他看向对方的目光便愈发贪婪。

    应寒生又是纠结又是犹豫,他是挺想进去看看的,就是有些不放心,甚至不清楚到底不放心的是什么。他不时看向席萼,理智告诉他是这个人,心里却有个声音说,可以完全信任对方。

    “你认识一个叫云儿的女人么?”

    应寒生忽然问,席萼微微怔神,很快就点头,于是前者果断远离了大门。

    “那你也认识我了?”他逐渐在脑海里串成一条线,“有人跟我说,我在宣城有个哥哥,他是个奴隶,杀人劫财然后逃之夭夭,甚至现在还有通缉令。”

    “你又说,你有个弟弟,十年前你们住在奴隶区。而现在你是边城的第一灵师,权利,财富,力量,你都有了,可我从来没听说过你有什么弟弟?!”应寒生秀美的脸上浮现怒气,“是他已经死了吧,然后你们都把我当成了他,很像么?”

    席萼听到最后,神色突变,厉声道:“他没死!他就是你!”他眼中竟出现了恐惧,“我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带走你,伤害你!”

    应寒生不感兴趣,仍旧不悦的哼了一声,转身就要走。

    席萼一把抱住他,紧紧禁锢在怀里,这周围早就被他下令清空,茫茫白雪间只他二人环抱在一起,他气的想用脚踹,又一次恼恨自己没有灵力,打不过他。

    “小星……”席萼埋首在他额间,目光痛苦,“你,真的对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么?”

    “你放开我!”

    “那你记不记得,我们曾经穿行整个雪山,有次,遇到雪鹿灵兽,你说想吃,我用了三天时间才捉到它……”

    “不记得,你放开!”

    “……好,你不记得没关系,我说给你听。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在悬崖下的山洞里,玉台上沉睡,我恍惚以为你是雪山精灵。你当时也是什么都不记得了,我给你取了个名字,叫小星……”

    “真俗!”应寒生别扭的低头,不满的嘟囔。

    席萼缓缓平静下来,再度宠溺的看着他道:“小星,小心肝……”

    听到这个称呼的瞬间,应寒生只想闭嘴,顺便把刚才的话收回来。他只觉得像是掉进了黑暗中,无数人重复着“小心肝”……还不如他不知道深意呢!

    “……我们遇到了周家的车队,见到了烈鹰,因为被驯服所以再凶悍也只是奴隶的烈鹰,我们进入到商队……”

    他终于要讲到最撕心裂肺的别离了,这时应寒生已经不闹,坐在台阶上好奇又期待的听他讲故事。席萼握住他的手,他挣扎了一下,认命的反握住,催促道:“后来呢?”

    “后来,”席萼轻声道,“你被应家人带走了,我九死一生,活了下来,之后便一直在边城。”

    这个结局,对于听故事的人来说自然是不满意的。应寒生就没把自己当成里面的主角之一,他不懂席萼轻飘飘的几句话里是多么大的深沉悲哀和痛苦,甚至只愿寥寥几句便叙述完毕,他也忽视了席萼愈发苍白的脸,另一只没被握住的手上流下的血,他只是扯了扯对方的衣服,说:“我要走了。”

    这句话……让席萼的灵力不可抑制的狂暴起来,差点吓到应寒生。

    “……你走吧。”他及时收回灵力,目光缱绻的描摹后者秀美精致的脸颊,及下,是锁骨……“但你要记得,你是我的人,任何敢于触碰你的杂碎,我都会一一解决。”

    “小爷怎样要你管!”应寒生话一出口,气恼的一挥袖就要离开。

    席萼不做阻拦,但看着他的背影,却势在必得!

    待应寒生的身影消失在这空旷的大街上,仿佛是天地间只剩下席萼一人,冷风吹动他华美的衣衫,一针一线皆是珍品。十年前,他可曾有过这等享受?

    “主子,人带来了。”

    随着一个人被毫无怜惜的扔在他面前的地上,另一人恭敬跪地道。

    席萼挥退属下,似笑非笑的走到那人脸庞,只让他看到一双精致的鞋子,“袁少爷,还记得我么?”

    袁虎已经被用了几次刑,咬了下舌尖才勉强保持清醒,从下往上看,他模糊的觉得对方有些面善,像这样气质出众又俊朗的人,他若见过,……他忽然看到了对方面上的一道疤,那是奴隶刺青的地方,“你,你是……”

    “不才席萼,”他矜贵的笑,“当年有劳袁少爷多加照顾……”他说到这里,反而忍不住笑出了声,堪堪留下半点形象。

    他不是好人。

    曾卑微得像是空气里的尘埃,又恶劣得背信弃义、杀人劫财,而低贱的奴隶终于将少爷踩在脚下的时候,心中除快意外只余漠然。

    还有更高的山峰等他去攀爬,何必同崖下小草争春风。

    笑过之后,席萼神色沉静,似乎依旧是当初那个隐忍的少年。可即便是当初那个少年,在面对小星的时候都会忍不住杀人远逃,何况现在的他。

    他眼里是深深的凉薄,微笑说:“我杀你,没有任何人敢质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快穿]你还有病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莫道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道安并收藏[快穿]你还有病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