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你还有病呢 > 第1章 立地成魔

第1章 立地成魔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天下不是你的,死的也不该是你。

    近两年是越发不好过了。南边战乱,再加上收成不好闹饥荒,自苏阳一带蔓延到此地,云州眨眼便多了不少流民。

    年轻的妇女或是协同女伴,或是伴着家老,穿行在竹山寺的佛香里。

    她们点上香,虔诚的参拜。有老妪轻声低语,说:“…阿弥陀佛,我佛保佑,愿我那可怜的侄女儿能活下来,必为诸位佛祖重塑金身…。”

    她又目视侍候的沙弥,行礼问道:“寒生禅师在何处呢?”

    小和尚避过,回礼道:“阿弥陀佛。李老夫人,师叔已吩咐过了,且跟我来。”

    李老夫人颔首,由丫鬟扶着跟在小和尚身后。穿过回廊,隐约可见后山苍翠欲滴的竹林,近处的宅院里也植有几株,无怪这里会被称为竹山。

    竹山寺是云州香火最盛的寺庙。

    李老夫人不远千里来这里,便是为了这寺里的寒生大师。

    近了宅院,门户大开,可以看见一个白衣僧人正半弯着腰,提着水壶浇花,从骨子里透着一种舒朗。

    小和尚打了招呼,阖门缓步退了出去。

    寒生请她坐下,自己端上泡好的茶,斟满两杯。

    伺候的丫鬟好奇的打量了几眼,忽然对上他的眼睛,漆黑如墨晕染一点星光,不由得低下了头,脸颊几分腮红。

    他的容貌很年轻,清丽的脸上还有些稚气,似乎尚不过弱冠之年。

    李老夫人却执礼甚恭,施礼道:“早听闻寒生禅师仁心慈慧,老身李张氏,既有幸见禅师一面……不知能否言说几句?”

    寒生微微一笑,道:“老夫人的来意,小僧自然知晓。”

    李老夫人连忙问:“那不知禅师如何想?”又说,“禅师经年参禅大概不知,如今凤县及以外的流民日渐增多,多有惨剧发生,老身心里实在于心不忍啊!”

    寒生见她嗟乎哀叹,蹙眉道:“老夫人,小僧虽未下山,但却也知道灾民之事。”他双手合十,轻诵佛号。

    “自得知夫人来意,小僧便一直在此等候。待粮食运来,三日之后,小僧愿与夫人共同布施。”

    李老夫人脸色一喜,道:“有禅师这句话便够了。”

    寒生又微笑道:“阿弥陀佛,佛祖曾割肉饲鹰,小僧不过是施些身外之物罢了。”谈罢,寒生唤来小沙弥,拿出早已写好的书信给他,让其奉送给主持。

    李老夫人不确定的问道:“禅师这是?”

    寒生垂下眉目,格外好看。他说:“普惠众生,不得只有竹山寺,小僧书了一道救难贴,请主持派送云州各寺。”

    ……

    山脚下燃起了硝烟,白衣清丽的僧人打着伞,在演武场的高台往下看。

    还好今天会下雨,不会引起火灾。

    他看了眼天色,又想,是战火终于蔓延到这里来了么?可叛军前几日不是才到临泉,照理少说也要七八日才能到凤县。

    “唉……”

    主持师兄不知何时到了身边,叹了一声。

    “阿弥陀佛。是流窜来的劫匪……听说了我们在布施,就想抢些粮食。”

    主持须发皆白,慈眉善目,着一身红色僧侣袍,这会儿悲天悯人起来,越发像个圣佛,叹道:“这都是些苦命人啊……师弟,等人到了,便都分些米食给他们吧。”

    寒生不作表态,心里却是实在有些不同意他的。便转移话题,问道:“师兄可知道,是谁挡住了这些劫匪?”

    主持合十一礼,道:“阿弥陀佛,是途径此地的将军…”

    这位将军没多久就出现了。

    他从远处走来,龙行虎步气势汹汹,眉目朦胧有一股煞气。

    他轻轻的瞄了主持一眼,就看向寒生,桀骜不驯的眉宇有几分不屑,说:“你就是寒生大师?…看着也不过如此。”仿佛是很失望。

    唇齿间的话语在舌尖百转,寒生转过了头,不去理他。

    主持诵了一声佛号,问道:“将军,那些匪徒在何处?可有安置?”

    他似笑非笑,说:“依我大夏律法,抢劫佛门重地,当然是斩了。”某些词句被他故意点出,带着浓浓的讽刺意味。

    寒生忽然意识到,这个男人,是反佛派的。

    ——他到底是谁?

    寒生先让连声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满目悲戚的主持师兄去安置流民,又对看好戏模样的男人微笑道:“将军来时看到了吧,李府在与竹山寺共同布施。”

    青年戎将哼了一声,说:“最富不过商与僧。”

    今大夏重佛轻武,他身为将军,对这群迷惑了皇帝的秃驴自然十分厌恶。

    前世今生,六道轮回,善恶终有报…都是些什么鬼东西?!他只信自己手上的红缨枪,只要这一世名镇天下,何须在乎身后事。

    寒生笑吟吟道:“的确如此,所以在灾后小僧立即传告云州各寺,为流民布施。”

    他说的是事实,这位将军的脸色略微回转,逐渐将兴趣转移到了他身上。

    “你是谁?”青年戎将问,又补充一句,“你的俗名。”

    “应寒生。”

    眉目低垂的僧人看着地上匆匆而过的蚂蚁,忽然问:“将军不为将士们安置居处吗?毕竟,要下雨了啊…”

    远处的天色昏昏沉沉,乌云密布,燥热的热气啃噬着人的肌肤。青年戎将走到了他身边,去看下方不见边际的山林,空荡荡的。

    他无端想起了一句话——山雨欲来风满楼。

    “山雨欲来风满楼。”

    这时,身边的应寒生低声道,呼出的热气弥漫到他的颈部,竟有些瘙痒,心跳莫名落了半拍,不由退了一步。

    “你……”他脱口而出,看到僧人安静凝望他的眼睛,忽然又说不出话来。

    风中尚寒,又不知何时滴落几滴雨水,溅起阵阵凉意。他不自在的咳了一声,正要说“我们这就回去……”。

    忽然,白皙好看的手握着伞柄,横到他胸前。

    应寒生打着伞,说:“将军,我们回去吧。”

    这场雨怕是近几年来最大的雨了,噼里啪啦下了几天几夜,少有放晴的时候,出去的时候都要穿着胶鞋。

    放在太平年间还好,虽出行受了影响,但于人命无大碍。然而此时山下尽是流民与将士,露天席地,饭不饱食,衣不饱暖,两天来应寒生不知惊醒多少次。

    虽然尽量将妇孺病弱者送到了寺内,也冒着大雨盖起了简易木房,他心里却还是莫名的不安。

    天色昏沉,即便是白天也要点灯。

    因为昨晚诊治了几个病人,休息的晚了。应寒生起床后,发现同居的另一人已经被褥整齐,人却不知去了哪里。

    但粗略想想也不过就几个地方,军营,难民营,演武场……应寒生打着伞,刚出门就看到了陆将军——这几天,听他的副官们的称呼。

    对方似乎也正要找他,冒着雨冲过来,抓着他的手就走,说:“跟我来。”

    应寒生被他的大手握的生疼,手里的伞都倾斜着,踉踉跄跄跟着他的脚步,蹙眉道:“怎么了?”

    “山下□□了。”

    陆将军沉着脸,向来桀骜的脸上有几分凶戾,冷声道:“一群贱民,真是不知死活!”

    “阿弥陀佛……”应寒生自然猜到,这个不是什么好人的将军会怎样对待□□的流民。他虽然自诩也不是好人,面对即将发生的惨案,却也无法不触动。

    “哼,假慈悲……”

    陆将军低声道,声音在铺天盖地的雨中愈发模糊。应寒生被雨迷了眼,努力想要看清前方的路,闻言奇怪道:“将军…你说了什么……”

    “你走快点,不然我就把你扔在这儿。”

    陆将军贴近他的耳边,语气冷冽。虽然这样说,拽着他的手却丝毫不放松。

    随行的侍卫贴身护着二人,——应寒生想,如果不是被陆将军拉着,若是坠在后头,是不会有人护着他的。

    陆将军的铠甲早已换上,又在外面披了斗篷,即便在漫天大雨中依旧雄姿勃发,英气逼人。反而是应寒生,匆忙被拽出来,唯一带上的伞在大雨中几乎没有用处,还阻挡视线。

    汵汵汗水或雨水打湿了他的衣服,清丽的面目有些苍白,陆约尘自看到就有些心不在焉,隐隐后悔拉他出来。

    “将军……山下□□,小僧一介手无缚鸡之力的僧人,会不会给将军添乱?”

    应寒生低低的声音传来,陆约尘抿了抿嘴,冷声道:“你不用多管,本将军要你自然有用处。”却也在思考,为什么拉他出来……?

    走过一段峡谷,陆约尘还是不解思绪,目及他愈发苍白的脸色,内疚更甚。忽而便停下,解下斗篷递给他,道:“穿上!”

    “……你不要还没地方就先病了,本将军还等着让你为受伤的将士治疗呢!”

    应寒生听完这一番清清冷冷不起波澜,主题就是欲盖弥彰的话,微微一笑,任由陆将军为他穿上斗篷。

    他不笑还好,这一笑,陆约尘心绪不宁的心愈发繁乱,总觉得他看破了那点连自己都不太明白的小心思,不由松开手,加快速度走在前面。

    松手之后,骤然的空虚感,首先让他感受到了猝不及防的失措。

    而意外,也往往发生在不经意间。

    ——暴雨过后,山谷地区经常会发生什么?

    泥石流。

    应寒生在听到轰隆隆的响声之时,心中的不安瞬间扩大,滚滚激流赴来的时候,他才终于想起被忽视的这一点来。

    陆约尘的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甚至骂了一声,道:“本将军还没造反呢!”

    他吩咐一声:“诸位将士听令,立即往两岸高处,或下游去!!”边往应寒生这里来,抓到手后才松了一口气,喊:“应寒生,你跟着我走!”

    你跟着我走。

    可路上太多泥泞坎坷,应寒生到底不像陆约尘自幼习武,体质上吃了亏,即便努力也只能勉强跟上。还是在陆约尘放慢了脚步的情况下。

    “陆将军…你松开我,自己走吧。”

    他终于忍不住要甩开对方的手,却被握得紧紧的,扯也扯不开。

    “你在说什么胡话!”

    陆约尘愤怒的瞪他一眼,一咬牙把他扔到了背上,怒声道:“好!我自己走,你给我老实呆着!”

    应寒生既心酸酸的觉着他这人傻,又很无奈。

    虽然不知道别人是不是和他一样,但他自我感觉应该挺特殊的,死了还会到另一个世界,继续活下去。

    没想到分明是不想给陆将军带来麻烦,却还是让他为难了。

    等到天光熹微,雨势小了的时候,应寒生看着峡谷急冲而过的洪流,摇醒了不怎么清醒的陆约尘。后者刚被触碰就睁开了眼,看到是应寒生才又闭上,揉了揉太阳穴,缓解下紧绷的神经。

    应寒生在他身边,一直没松开的手握着他的举起,漾起了一个笑,说:“你看,天亮了。”

    夜幕中升腾而起的光亮,逐渐映现出东方黯淡的蓝紫色天幕。在这样的背景板中,夹杂着的橘红云彩,竟渐渐成形一个飞鸟的模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快穿]你还有病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莫道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道安并收藏[快穿]你还有病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