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你还有病呢 > 第13章 昨夜星辰去(7)

第13章 昨夜星辰去(7)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应寒生出门往楼下看时,正好见到风里烛皱着眉被两姐妹欺身到怀,展转间暧昧不明。

    女孩们简直像是跟他有血海深仇一般,招招狠辣无比,才踩着风里烛的腿往后退了些,又做了个假动作,脚却往他身下某处踹去。应寒生看到此,不禁觉着些冷汗。

    “好!干得漂亮!”

    方青禾这几日被他奴役狠了,这时简直是大出了一口恶气,在旁起哄道。

    “好什么好!你也是他的同伙吧?”一群大汉堵住了客栈门口,其中一人怒道:“兄弟们!把这家伙一起剁了!”

    方青禾:“……”

    他内力被封,这时候跟人打架简直是找死,眼看这群人围上来,他连忙翻过桌子躲了过去。正焦急间眼睛一亮,见到了魔杀教正道榜上的某一人,略微思考便喊出声来:“林大侠!救命啊!”

    林立秋牵着马,经过这里,在一片闹市买卖中忽而听见有人喊救命,连看过去见客栈内二人被围攻,其中一人还是曾见过几次的北侠风里烛,不及细想便冲了进去,助他们一臂之力。

    众人只见他剑若惊鸿,流光溢彩,不多时便将大汉们全部撂倒。方青禾半蹲在桌子上,佩服道:“林大侠果然名不虚传!”

    林立秋收剑,谦虚道:“愧不敢当。”

    这时,两姐妹退了回来,恨铁不成钢的看向护卫们,斥道:“还不一边待着给我们守门!”也不理林立秋,径直使鞭向风里烛而去。

    林立秋也顾不得方青禾,连又看向被两个女孩围攻的风里烛,踌躇着要不要帮忙。这二人他也认识,都是幽州甘家的姑娘,对风里烛痴情深种,这会儿不知为何竟对他大打出手,毫不留情。

    方青禾见他疑问,笑道:“别管他,他活该的,人家姑娘都找上门了,他竟然说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是谁又不肯说。何况他要是认真起来,这两个小妞早败下阵了。”

    林立秋安下心来,看了一眼便向方青禾道:“还未请教小兄弟高姓大名?”

    “我姓方,双名青禾。”他说的平静,实则冷汗已出。

    如果说风里烛此人恨魔杀教入骨,却十年来一直隐忍,除非撞到他手上,否则不会主动爆发。那么林立秋就是个煞星,死在他手上的教徒甚多,据说他有一柄血融剑,饱饮毒血,只为手刃魔杀教众。

    方青禾暗中用功法回复内力,期盼能在暴露时能有些还手之力。见林立秋仍旧未觉,他看了眼风里烛的打斗,道:“那两个小妞要糟。”

    果不其然,林立秋的目光随之被吸引了过去,诧异道:“两位甘姑娘是要置人于死地么?”

    却原来是两姐妹眼见即将落败,对视一眼,趁风里烛腾空,十指频出银针飞射,如漫天银蜂一般急射而去。风里烛见状往后一退,单脚踩在二楼扶梯上,一个右翻跳到了另一边。

    他这一跳,露出了原本站在二楼看热闹的应寒生。

    应寒生脸色一变,顾不得思考女人狠起来有多毒,将旁边的帘子扯了下来,当做鞭子甩了出去。他运用内力使之成为漩涡状,旋转着将银针包裹了进去,之后一震,全部扔到了桌上。

    “寒生?”

    风里烛感觉到动静,回头一看,这些日子朝思暮想的人就在那里,激动之下喊出声,然后才发现自己似乎带给了他麻烦。

    宁雪楼踹开门,一瞬间出现在应寒生身边,先是检查他有没有伤到,然后脸色不善的扫视楼下,在风里烛身上停了一下,目光移向怔住的甘家姐妹,冷声道:“哪来的黄毛丫头,你家大人没教过你们,出门在外少惹事么?”

    甘家姐妹不忿,娇声道:“你是谁?凭什么管我们?”

    风里烛见他脸色冰寒,暗道不好,他自己向来怜香惜玉,对这二人虽不满却也没下死手,而这宁雪楼少年时便是冷酷无情,杀人不眨眼的魔头,难保闹出事来。

    他看向应寒生,那冰雕雪砌般的少年悄无声息的张了张唇,说:救我……不经意低头露出的吻痕,让得他瞬间心疼了起来。

    之后看向宁雪楼的目光愈发冷漠,隐隐有恨意。

    宁雪楼挑了下眉,懒得跟她们废话,打算赶紧解决了回去抱着应寒生睡觉。岂料,他不过才做了起手式,便有人惊道:“你是魔杀教的大魔头!”

    哪来这么难听的名字?宁雪楼微微皱眉,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却见是个常在耳边晃荡的人名,林立秋。

    目光陡然一凌,只见林立秋已飞身而上,剑若银花,向他袭来。甘家姐妹也不甘示弱,听到对方竟是魔杀教主,一个个争强好胜的心都出来了。至于风里烛,他看了眼被宁雪楼护在身后的应寒生,果断选择与几人联手。

    宁雪楼素手一拂,将身后的人送入屋内,几个腾跃已到了另一边。林立秋不知何时换上了一把血红的剑,红着眼怒斥:“魔头,今日我便让你血债血偿!……”

    几人打着打着便出了门,方青禾终于解开了穴道,极为兴奋的冲进屋内,喊道:“阿生弟弟,我们快走吧!”

    应寒生已经收拾了一切,拎着包袱点头道:“嗯。”

    此时已是夜色渐浓,已经出不了城门,二人便只远离了客栈。盛夏蝉鸣,夜风寂寂,方青禾犹豫着说:“阿生,有件事我要告诉你,风里烛其实是你大哥……”

    “我知道,”应寒生笑了一下,竟生凉意,“我跟教主有血海深仇,雨翎和柳采儿是我的父母,……你会告发我么?”

    “哼,我们一起长大,你又是我捡回来的,告发你对我有什么好处?”方青禾半抱怨道,随即语气轻了下来,呢喃似地说,“阿生,你会向教主报仇么?”

    “如果是你,你呢?”

    方青禾停下来,拉着他的手,真挚的道:“阿生,无论如何我都站在你这边。其实偶尔篡下位也很刺激啦,你不会不带我一起吧?”

    “啊——”

    这时候,突然一道女声痛苦的响起,两人看过去,见远处宁雪楼他们竟然过来了,甘家姐妹中的一个倒在地上生死不知,另一个抱着她悲痛欲绝。

    “走……”应寒生才说了一个字,就见宁雪楼不悦的往这里而来,无奈道,“这下怕是走不成了。”

    “寒生,你小心!”

    风里烛低喝道,又借势避过了林立秋的一剑,宁雪楼的一掌。场面变成这个样子,也是出乎他的意料。谁知道林立秋无法控制血融剑,虽然实力大增,却已经发狂,根本不分敌友。

    林立秋连甘家姐妹都砍了,他生怕对方伤害到了应寒生。

    宁雪楼也是意识到了这点,给了应寒生一个待在原地的眼神,便想要和风里烛联手将林立秋引开。

    林立秋停下来,硬是受了宁雪楼一掌,吐血的同时却焦急的看向应寒生,不住的嘟囔:“采儿,采儿……”他忽而泣道,“你答应我要过的好,怎么就死了……只有我能杀你!”

    宁雪楼二人一时被他突然的爆发震开,来不及阻止便生生见他一掌打向应寒生。

    “阿生!——”方青禾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身体下意识的推开他,又兼之离得近,替应寒生受了这一掌。然而不待几人松气,林立秋手腕一转,血融剑刺向应寒生。

    这一次,无人能阻止。

    应寒生昏睡的时候,似乎看到了来世的场面,影影绰绰,只觉得耳边的声音太过吵闹。

    像是如泣如诉,又像唱念做打,他睡的太深沉,什么都吵不醒他。

    ……

    若应寒生现在醒来,定会惊怒不已。他竟被放在一个装满了蜈蚣、毒蛇、蟾蜍之类的浴桶里,这些毒物安安静静的,偶尔爬过他的身子,轻柔的仿佛抚摸。

    宁雪楼伸手描摹他的容颜,终于肯光明正大的露出了痴情,低喃道:“你要欠我的,只能用你来还。”

    古青提醒他道:“教主,一线蛊存活不易,还请注意时间。”

    “嗯……,”宁雪楼应了声,沉默了一会儿又道,“你记住,不论你想做什么,寒生都不是你可以动的。十年前你让绯月带他来,算我欠你一次,你算计他的事我便不计较了。”

    古青面色不变,道:“是。”

    出了门,他才舒了一口气,无论如何,总算让应寒生成为了宁雪楼心里的一道疤。这次再用一线蛊连接起两人的生命,……只要杀了应寒生,宁雪楼也会死。

    他可以轻而易举的帮雨翎夫妇报仇,……还有他自己,当年去仙山的本该是他,却被宁雪楼抢占了名额。

    只要把握住应寒生,他就可以问出如今宁雪楼这么强大的原因。

    想到激动处,他握紧了手掌,准备替宁雪楼守着,不让任何人打扰他们种蛊。忽然,一阵轻风袭过,他的身体软软的倒下,宁雪楼低低的声音响起,“我还是不放心你,为了以防万一,你还是去死吧。”

    很快便有人替代了古青,明里暗里守着这间房。

    宁雪楼用内力使浴桶里的水慢慢滚起来,……渐渐的,汗湿了应寒生的双颊,被热气熏的微红,睡着的他显得无比恬静,纯美。

    宁雪楼解开衣服,俯身下去……

    ……

    应寒生睁开眼听到的第一句话,是宁雪楼的,他温温柔柔地说:“醒的正好,要拜堂了。”

    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凤冠霞帔,红烛喜酒。绯月阁的姐姐妹妹们已经轮番敬了酒,温声恭祝他们,他半响回不过神,绯月阁主来敬他的时候,他问:“发生了什么?”

    绯月阁主很复杂的看着他,偶然看见教主不善的目光,连忙道:“恭喜你啊,终于嫁给了教主。”

    他眨了眨眼,嫁?

    宁雪楼挑眉,拉他进了怀里,笑道:“你们可别把我的新娘子灌醉了,他可难伺候的很,醉了我真怕他不小心进了别人房里。”

    江燕燕在这里,殷殷切切的盯着应寒生,郁愤又难过。

    应寒生看到了她,忽而轻声道:“要成亲自己成,我不嫁。”

    “……,”宁雪楼抚摸着他的眉眼,认真地问:“为什么?你知道我其实很残忍的,我需要个理由。”

    应寒生道:“我记得,小时候我说的分明是娶。”

    宁雪楼愕然,他没想到是这个原因,轻松的笑道:“这样啊,那就改成我嫁给你好了。”

    应寒生道:“不行。”

    “为什么?”宁雪楼冷下了脸。

    应寒生扫视过他的后宫众人,清丽的脸上有了几分委屈,说:“我要一个独一无二的婚礼,这个不算。”

    宁雪楼又一次的压下了火气,温柔道:“好,都听你的。”

    应寒生扔了红帕子就跑,如同有猛兽在追他一样,宁雪楼只安静的追随着他的身影,好半响才道:

    “婚期延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快穿]你还有病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莫道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道安并收藏[快穿]你还有病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