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商战教父 >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以武论道(6)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以武论道(6)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Shu.Shumilou.Co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以武论道(6)

    【万字大章求收藏!】

    “有点意思。”

    站在台上的陈铭见到台下的情景,不由一乐,咧开嘴冷笑,如此看来,桑珠天吉忽然派人阻止林冲虎,足以说明他已经动了杀心,要把自己留在这高台上。

    “你要做什么?桑珠天吉,这场战斗还有意义吗?陈家只愿意跟思维正常的人比武切磋,但是碰上这种状态下的人,你认为还有比武的必要么。”林冲虎自问是无法通过“十一佛陀”的包夹的,他一皱眉,只能从言语上找到切入点。

    “我已经说过了,陈铭愿不愿意认输,意愿在他,外人不能随意干涉比武。”桑珠天吉这个时候也指着台上的两人,道:“陈铭,如果你选择认输,那么这场战斗可以叫停,你也可以保命。技不如人,可以投降,并不丢人,但如此一来陈家可就要输了,你的女人薛雪之必须答应跟我们鲜于家的二少爷约会。”

    当然,桑珠天吉在说这一番话之前,是早已算到结果了的,他知道眼下陈铭自然是不可能认输,所以才敢这么肆无忌惮地质问陈铭。

    “好了,你们都退下去吧,我继续打下去。”台上的陈铭摇了摇头。

    果然,不出桑珠天吉所料,听到陈铭这一番话的时候,桑珠天吉的嘴角挂起一丝冷笑。

    “你!”林冲虎一咬牙,也无话可说。

    “好好坐好,林冲虎。”陈铭冷冷抛出这么一句来,然后又吐了一口血渣子,做出迎战的动作。

    此时,“刀魔”图匕已经将手里面的战刀组装完毕,他将两把精钢短刀从刀柄处合在一起,两把短刀的刀柄处也似乎是经过精心设计的,一链接之后就严丝合缝地合上,成为了一把双刃冱刀。

    瞧见这一幕,“十一佛陀”之中的叶赫那拉扶风转过身去,对身旁另一个光头道:“司照,这把剑短刀的构思……倒也和你的那把‘无射’极其相似。”

    这个被叶赫那拉扶风称作“司照”的男人并不说话,只是点了一下头,然后又像是雕像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

    这时候,“刀魔”图匕这把双刃冱刀忽然在空气之中拉出一道透明的口子,迅如极光,快如闪电,竟在电光火石间就抵达了陈铭的面门。

    “刀魔”图匕这个时候已经彻底疯魔了,脑海之中除了要把面前这个活物杀死之外,没有别的想法,只见他双眼血红,面色惨白,吐着舌头,口中发出“啧啧啧”的嚎叫声,让人不寒而栗!

    霎那间,陈铭几乎感觉到一股浸透肌肤的幽冷触感破空而来,就像是迎面冲过来一尊从地狱里面爬出来的死神,手中挥舞着嗜杀的锋利镰刀,在无情地收割生命。

    铮!

    双刃冱刀刀光如同霜雪,光采射人,一时间让人不能直视,陈铭知道图匕来势汹汹,绝对不能硬接,于是脚掌发力,全力朝地面一蹬,侧身而进,赶在那双刃冱刀落下之前,已来到图匕身前。

    唰!

    双刃冱刀白光坠落,陈铭的身子几乎是贴着白光而光,方寸间,陈铭都能够感觉到那双刃冱刀刀锋浸肤冷厉的触感,不过所幸陈铭这一侧闪的身位极其合理,在避无可避之间,硬是将这石破天惊的一刀给躲开了!

    不过,此时的图匕,岂是能够让陈铭这么容易躲开他刀法的?只听得电光火石之间,图匕再次一声叱诧,如同一头站立的人熊,咆哮山林,让人肝胆俱裂,陈铭此时的身位隔着图匕也就仅仅半步,一时间陈铭只听见耳朵里面一声闷响,接下来的短短数秒之内,竟是再也听不见声响了!

    一阵头晕耳鸣!

    而就在这一瞬间,那把双刃冱刀竟是刀锋一转,猛然朝陈铭刺过来!

    这时候,陈铭的下盘已然不稳,这刀猛刺是绝对不可能再躲过去了!

    如此一刀,如白虹贯日,气势恢宏,要是被这么一下刺中,别的不说,身体上绝对就是一个大窟窿,甚至内脏都要被搅碎!

    如此锐不可当,断然不能用手去接,但是眼下陈铭刚刚用尽全力去躲第一刀,脚跟都还没有落地,完全处在失去重心的罅隙,又如何能够躲开第二刀!?

    电光火石之间,陈铭一咬牙,忽然眼神之中掠过一刀精芒!

    随即,一尺青锋,三寸锋芒,忽然从陈铭的腰间冲出,再仔细一看的话,原来陈铭从腰际抽出一把短剑,剑身修颀秀丽,通体晶银夺目,不可逼视!

    这短剑一出,剑光溅射,竟是让在场所有人瞠目结舌!无论是桑珠天吉还是他身后一直沉默不语的“十一佛陀”,都在一瞬间瞪大了眼睛,望着台上那道剑芒,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拔剑!

    收剑!

    只有两个动作!

    在生死攸关的瞬间,或许最为简练的招式,却是最为致命和凌厉,就在那“刀魔”图匕的双刃冱刀破空而来的须臾之间,陈铭完成了最为简单的两个动作!

    而这两个动作,却瞬间震慑了在场所有的人!

    谁也没有料想到,在这短短的一瞬间,陈铭居然可以如此绝地反击,可以说,在他被“刀魔”图匕那把双刃冱刀逼至死地的刹那间,在场所有人都不相信他可以逃脱,甚至这个时候薛雪之都已经用手遮住了眼睛,她害怕看到台上血溅五步的场面,更害怕陈铭会死在“刀魔”图匕的双刃冱刀之下!

    而姜承友,已经把嘴唇都给咬破了,他捏着拳头,手心里面全是汗;林冲虎的额头上也渗出冷汗来,可能这辈子他还没有这么紧张过。

    要知道,刚才那双刃冱刀的劈斩,可谓是石破天惊了,就是林冲虎都不认为自己能够从那一刀的缝隙之中躲过去,如果当时临阵的是林冲虎,恐怕他现在已经身负重伤了。

    但是眼下,陈铭竟是毫发无损!而且在瞬息之间完成了逆转的两个动作!

    这种速度,已经超越了人类所能够预料到的极限了,但是陈铭却做到了。

    青翠革质的剑鞘浑然天成,已经在众人面前,将那诡异莫测的白色剑光没入,但就是这转瞬即逝的璀璨剑芒,让桑珠天吉和“十一佛陀”震惊了,他们无不长大嘴巴,望着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幕,脸色煞白,眼神之中满是难以置信的色泽。

    究竟是什么让他们如此震惶!?

    事情还需追溯,三年前的某日,在深夜的秦府,一个哭成泪人的姑娘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眼睛微微泛光,就像是兔子的眼睛一样,她隔着老远,对李承平道:“首长,我已经准备好了……”

    这一夜,是京城之战之后纤灵在秦府的最后一夜。

    “好了?”李承平都很惊讶,他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望着纤灵,缓缓道:“怎么一回事?秦老不打算把你留在京城?”

    “……嗯。”

    纤灵眼神呆滞,缓缓地点了点头。

    李承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尴尬地笑了笑,缓缓道:“好……我知道了,我这就去跟秦老道别……话说你们两个不会吵翻脸了吧。”

    “没有……”纤灵一脸的沉默,继续摇头,她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下,埋着头,刚才在屋里秦浮屠对她说的每一句话似乎此刻都在她的耳畔回荡——

    “别的我不说,我就想知道,你在他心里面,至少说,现在究竟算什么……你这段时间跟‘主教’那群人的周旋,哪一次都是生死一线,但是他却什么都不知道,惟一一次见面是在尘世集团的大厦里面,匆匆一聚之后,又各奔东西了……一个跟你只有不到一年时间呆在一起的男人,就这么有魅力能够让你用接下来最宝贵的几年青春去还他么?再说了,你欠他什么?他又给了你多少?以前我觉得年轻人有自己的选择我应该支持,可是现在我的观念又变了,因为时间地点,还有人,都变了。”

    秦浮屠把这一番话说完之后,之前那种如芒在背,如鲠在喉的感觉,顿时消散了一大半,心头霎那间畅快了许多。

    纤灵不说话,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就是那么安安静静地坐着,似乎所有的情绪,都掩藏在她那没有任何动作的肢体语言里面。

    沉默,

    藏匿。

    有些情感,不用太多地说出来让人知道,却足够让一个人为之心动整个青春。

    此生遇见你,已足够我在戎马金戈中寂寞终老。

    她心若磐石,所以不会后悔,哪怕前面是一条走进去之后就再也跳不出来的路,她也会一直走下去。

    李承平不知道怎样跟纤灵交谈,他叹了一口气,然后急匆匆地回到秦家的会客厅,只见秦浮屠忽然又苍老了几分,埋着头迷蒙出神。

    “秦老……”李承平试探性地问道。

    “呃……”秦浮屠缓缓抬头。

    戎马掌旆旌,白首狂歌吟。

    恍惚间,李承平想起来这句话,这句李系李天擎用来形容秦浮屠的话,只是现如今的秦浮屠,似乎再也配不上这么老当益壮的形容词了。

    用什么来跟岁月吊唁?

    半椅月圆,枯瘦指尖。

    一声叹息。

    李承平抿了抿嘴。

    “我把那件东西给纤灵丫头了。”秦浮屠张开嘴,用迟缓低沉的声音说道,有气无力。

    “……既然秦老您决定好了,那我也不能够说什么。”李承平眼神里面略过一丝惊异,但随即又恢复了平静。

    “嗯……”秦浮屠继续点头。

    “秦老,除夕夜我会让纤灵回来跟您老团聚的……只是在这之前……”李承平咬了咬牙,继而缓缓道:“b组必须在过年之前将‘主教’势力秘密驱逐出国境,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明白,年关将至,这才是那些可畏后生们所顾虑的东西,这个时候最容易出现问题,无论是社会治安还是其他的东西……”秦浮屠仰着头,眼神深邃。

    可畏后生。

    听到这个词汇,李承平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也只有这位老迈的国士无双,才能这样称呼如今在朝野挥斥方遒、发号施令的大佬们了。

    秦浮屠是退居二线的曾经,而那些上位者,是现如今一线的掌舵者。

    “对……”李承平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心里一阵感叹,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主教’这个人,我年轻的时候也会过一会,只不过那个时候,他还没有那么神秘,仅仅只是这些年依靠国际上的一些武装势力才成长起来的,在资源整合这一块,‘主教’倒也做的非常到位,这个人的身份绝对不能公诸于众,要秘密铲除,最好的方式就是不断地缩小其活动范围,温水煮青蛙。我猜,这也是李天擎跟你的嘱咐,对不对。”说到这里,秦浮屠不禁一笑。

    李承平默默点头,他虽然把秦浮屠所说全部听在耳朵里面,但是心里面却始终在回想着刚才秦浮屠所说的那句“我把那件东西给纤灵丫头了”。

    那件东西。

    名字叫,“鸾玉”。

    李承平很清楚,这是李系和秦家共同保守的秘密,这把“鸾玉”短剑的前身,是一把名叫“夷则”的妖剑断片。

    京城之乱之后,“夷则”断裂,其中有剑柄那一截被洛家得到;而剑尖那一截被秦家获得,之后洛家重铸“夷则”,遭到所谓“天谴”;而秦家则是将“夷则”的剑尖铸造成为了“鸾玉”。

    在听到关于“夷则天谴”的传说之后,秦家也封存了“鸾玉”,直到这一天夜晚,秦浮屠又将“鸾玉”取出来交到纤灵手里面。

    而时间回到此时此刻,同样是星辰月落的夜晚,三年之后,秦浮屠和纤灵两人坐在秦府里,接待着鲜于家来的说客。

    正如三年前秦浮屠的心病一样,三年之后秦浮屠对于纤灵归宿的担忧更甚,而今夜鲜于家的鲜于止辰、龙萱二人,正是仗着秦浮屠对纤灵的这一份担忧,将其作为突破口,游说秦家。

    “实不相瞒,今晚我们鲜于家和陈家又展开了‘以武论道’的大会,两家按照以往的管理,选派家族精英出战。而刚才我已经收到消息,我们鲜于家两战连捷,打得陈家毫无还手之力。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鲜于家族如今有了昆仑‘禅迦’的帮助,‘十一佛陀’现在已经站在我们鲜于家族这一边,全力帮助我们鲜于家族。”这时候,鲜于止辰也说到兴致上去了,他的确已经察觉到秦浮屠的眼神之中有了动摇的痕迹,于是心头大喜,开始进入深入攻心的阶段。

    对于今晚陈家和鲜于家族“以武论道”的事情,鲜于止辰也不再多做保留,而是直截了当地阐明,因为他也很清楚,秦浮屠老爷子手眼通天,就算今晚不知道,明天一大早也会知道的,所以还不如坦诚开明,让秦浮屠老爷子感觉到他鲜于止辰的诚意。

    “哦?‘以武论道’?这都多少年没有举办了啊?听说每年的赌注都非常诱人啊,今年两家会赌注什么呢。”秦浮屠有些感兴趣地说道。

    纤灵依旧安安静静地坐在秦浮屠身旁,塞着耳机听音乐,不说话。

    似乎这周围的一切都跟她没有关系一样。

    “陈家会拿出什么来作为赌注……老实说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知道的是,我们鲜于家族今年拿出的赌注是……‘夷则’!”鲜于止辰说完这句话之后,目光立刻落到秦浮屠的脸上,他想要好好观察一番秦浮屠的表情。

    “‘夷则’?”秦浮屠的确也皱了一下眉毛,显然这个名字对他而言颇为震惊,不仅仅是因为秦家和“鸾玉”的渊源,更大的原因其实还是那个人。

    那个曾经被秦家逐出门墙的“华夏第一高手”。

    可以说,如果不是秦浮屠当年做出这个错误的决定,很有可能秦家直到今天还是华夏第一世家。

    要知道,一个戚水镜,在当年意味着什么?那就真的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象征,似乎有戚水镜的地方,就有神话诞生。

    这种人,一个家族只要得了一个,那就是走向兴盛的象征。

    只可惜,秦家自己毁了自己。

    如今的秦家,可谓是土崩瓦解,如果不是秦浮屠支撑着整个秦家,恐怕这个家族早就不存在了,自从上一次秦玉衡篡位失败过后,秦家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大清洗,可以说那段时间是秦家最为阴暗的一段时间,所有秦家的高层,只要是秦玉衡的爪牙,全部都被清洗出秦家,这件事之后虽然彻底肃清了秦玉衡在秦家的势力,但同时也让秦家损失了大批的人才,以至于现在秦家人才凋敝,青黄不接,夸张到连个少校都没有的地步。

    可以说,现在的秦浮屠,单论绝对实力方面是真的大不如从前了,但是只要秦浮屠一天不死,这整个秦家就垮不了,因为秦浮屠的那些学生还是会买账,以至于现在秦浮屠在整个华夏军政两界,还有着一定的话语权。

    鲜于家族挑准了这个时候朝秦家抛来橄榄枝,足以见得其特殊用意了。

    听到“夷则”这两个字的时候,秦浮屠就像是看见了那个当年他视若己出的学生一样,那个秦家最强的门人,战神,戚水镜。

    “秦老,我知道这把‘夷则’是当年秦家战神戚水镜的配剑,也知道他当年是‘十二金仙’的其中一人,现如今‘禅迦’的‘十一佛陀’,正是当年少了戚水镜之后的‘十二金仙’。我在这里跟秦老承诺,只要纤灵公主能够答应这门提亲,到时候‘夷则’剑就是纤灵公主的聘礼之一。我想秦老您是很清楚这把剑的价值吧,要知道,这把‘夷则’剑虽然不是当年那把,但是经过洛家重铸之后也能够发挥当年七成的力量,如今这把剑在国际市场上面的估价可是十亿欧元,除了剑本身就足够名贵之外,还有就是昆仑‘禅迦’的规矩,无论是谁,只要能够重铸‘夷则’,那么就能够成为‘十一佛陀’的第十二人,同时‘十一佛陀’也能够重回仙班,晋升成为‘十二金仙’。就因为这样,所以这把‘夷则’剑可以说真的是无价之宝,因为得到了它之后,只需要再找齐另外一截‘夷则’剑断片就可以重铸此剑了。”鲜于止辰说得是字字攻心,他抓准了秦浮屠内心的软肋,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诱之以利,可以说,今晚一个说客能够做到的,鲜于止辰可以说是全部都做到了。

    客厅里面的灯光不算耀眼,电视还开着,借着电视闪烁的光,鲜于止辰可以看清楚秦浮屠脸上的每一个细微变化,他看在眼里,心头却是一阵阵冷笑。

    电视的声音被设置成了静音,原本鲜于止辰来之前,秦浮屠是正在看电视的,之后见有客人来了,于是就把电视关成了静音。

    此时此刻,电视上播放的是世界魔术的巡回演出,其中最为闪耀的,无疑是被称作“全世界魔术师导师”的离火大师了。

    这位世界第一魔术师今晚还带了一个助手,是一个姑娘,出落得亭亭玉立,虽然用面纱笼着脸蛋,但还是可以模糊地端祥出她那惊世的美貌,听主持人介绍,这位姑娘名叫黛琳,是离火大师的孙女。

    秦浮屠瞥了一眼电视,瞧到上面那个黛琳的时候,他转过头去拍纤灵的肩膀,道:“纤灵丫头,你看,这个黛琳是你的朋友不是?”

    纤灵摘下耳机,静静地望着电视剧银幕,眼神之中掠过一丝不知名的情绪。

    此时,远在金陵。

    陈铭那一剑,着实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可以说,这一剑,犹如天外飞仙,惊艳万分,但是让在场的桑珠天吉、“十一佛陀”等人更为震惊的,是陈铭那藏在青翠革质剑鞘里面的一尺锋芒。

    “刚才……刚才那道剑光……莫非是……”桑珠天吉整大了眼睛,张大着嘴巴,表情难以置信。

    “我的天……该不会吧……”“十一佛陀”的其中一个成员也万分震惊道。

    “不……不会错的……就是那把剑……和剑匣里面的‘夷则’剑……是同一种材料……不不应该这么说……因为那把剑就是‘夷则’的残片!”叶赫那拉扶风也是瞠目结舌,望着陈铭手中的那浑若天成的青翠革质剑鞘,怔怔出神。

    而陈家这边,自然是不认识这把剑的,只是感觉到刚才那剑光掠过,灿烂如群星排列,光华如漫天秋水,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为惊艳的光华!

    当然,这也跟陈铭刚才那极速一剑有关,如果仅仅只是一把安静平放的宝剑,定然是不会拥有如此耀世的光芒的。

    而仔细观察站在陈铭身旁的“刀魔”图匕,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暴戾之气了,他僵在原地,一动不动,感觉就像是死了一样。

    “刀魔”图匕手中的那把双刃冱刀,忽然惨叫了一声,然后从刀尖处开始断裂!

    一般一把刀剑断裂,都是横着断开,而图匕手里面的这把双刃冱刀,居然是竖着开始分裂开的!也就是说,刚才这把双刃冱刀直刺陈铭,陈铭则是直接用手中这把短剑迎上去,“刀魔”图匕手中的这把双刃冱刀碰上陈铭这把短剑,竟是直接被划开!整把双刃冱刀从中间,竖着被割开了!

    以剑割刀!

    随即,图匕手持刀柄的手指,也跟着落了下来,整张手掌,被陈铭切掉大半!随着那双刃冱刀被一分为二落地,图匕的手指也落到了地上,而且手指断裂的地方切口平整,骨肉分明,甚至在被切断的瞬间血液都还没有冲出来!

    陈铭的这把剑,就是有如此锋利!

    “刀魔”图匕身上的最后一道伤口出现在下巴的位置,这道伤口不大,但更像是被钝器击打所致,口子周围出现淤青,献血也是渗出来的而不是流出来的,可见最后陈铭这一剑使得“刀魔”图匕的下巴遭受到重击。

    下巴是致晕要害,搏击界公认的击“倒开关”,造成震荡性麻痹之类的效果,能够使人暂时昏迷。

    而陈铭,的确是在关键时候没有下死手,仅仅只是用剑柄的后段击打了“刀魔”图匕的下巴!

    这一套的动作,连贯流畅,一气呵成,从切开图匕的手和双刃冱刀,到用剑柄后段击打图匕的下巴,只花了十分之一秒的时间。

    快如闪电。

    此时的“刀魔”图匕,忽然翻了一下白眼,硕大的身子一摇晃,然后栽倒下去了,直到他到底的那一刻,他断裂手指的地方,才开始出血。

    顿时,现场一偏沸腾!

    首先是陈家的尖叫,然后就是鲜于家这边的惨叫,声音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唯有陈铭站在比武台的中间,闭上双眼,静默养神。

    良久,等看到“刀魔”图匕的手血流不止了,陈铭才招呼鲜于家的人道:“赶快送到医院去,或许还有救,这几支手指头别忘了一起带上,切口很平整,或许还可以接上去继续用。”

    这时候,鲜于家这边的医务团队才反应过来,赶快扛着担架跳上来把图匕放上去,然后收拾图匕散落一地的手指,打扫现场,最后急匆匆把图匕送走了。

    的确,像图匕这种断裂手指伤口平整的情况下,现代医术是很容易接回去的,就像医学上的换头术一样,需要在瞬间将头部切下然后接上,保证切割刀足够锋利,同时切割的速度足够快,那么换头术就有理论上的成功可能。

    送走了图匕,陈铭松了一口气,他正要跳下台去,却忽然发现台下已经被“十一佛陀”给包围了。

    “什么情况?输不起么?赢了你们一个人就把我围住不让我走。”陈铭俯瞰台下,发出一声嘲弄了笑声。

    “对不起,能不能把你的配件给我们看看。”叶赫那拉扶风首先一步上前,伸手问陈铭要他腰间那把配剑。

    “对不起,不能。”陈铭摇了摇头。

    “我怀疑这把剑是我们昆仑‘禅迦’十二把妖剑之一‘夷则’的断片,所以我们要收回去。”叶赫那拉扶风冷冷说道。

    “哦,然后呢。”陈铭态度果决,并不把叶赫那拉扶风的话当一回事。

    “所以请你把你的剑拿出来,先亮明此剑,然后我们再确认是不是‘夷则’的断片。”叶赫那拉扶风坚决地说道。

    “也许是,也许不是,但不管是不是,这关你什么事?”陈铭冷笑一声,推开叶赫那拉扶风,就要跳下台去。

    “如果不确认,我不会让你走下去的。”叶赫那拉扶风拦住陈铭说道。

    “好啊。你也想被一剑劈开吗?”陈铭转过头说道。

    “我们这一次下山的任务,就是寻找手持‘夷则’残剑的‘祭司’女儿,你现在手里面拿的就是‘夷则’残剑,但是你却不是女的,所以我们想要通过这把剑的线索,找到‘祭司’的女儿。所以在没有把事情调查清楚之前你走不了。”叶赫那拉扶风态度强硬,丝毫不让步。

    “哦?”陈铭冷笑了一声,道:“你真以为你们能顺利截下我?刚才我似乎也听到你们的谈话了,你们说,刚才那个状态下的‘刀魔’图匕,如果你们十一个人要围攻,必然会牺牲其中一个人,否则绝对赢不了,对吧。我现在赢了‘刀魔’图匕,你们需不需要试一试,你们十一个人围攻我,会付出牺牲几个人的代价?”

    “你要知道,我们‘十一佛陀’十一位一体,既然领命下山,就必须顺利完成任务,即使是要牺牲性命,也在所不辞。”叶赫那拉扶风依旧不为所动。

    “你们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了!?不就是‘十一佛陀’吗!?叼炸天了是吗?好啊,那我们就看一看,今天谁走得了路,谁走不了路!”说时迟那时快,一阵嘲笑声起,那林冲虎也跳上了比武台,站在陈铭身旁,他拍了一下陈铭的肩膀,道:“陈铭小子,怕个蛋!不就是‘十一佛陀’吗!我们陈家这么多人,还真怕了他不成?他今天想要在这里截住你,先问一下自己脚下踩的这块地盘是谁的!”

    “对,你们‘十一佛陀’的确厉害,但充其量也就是十一个人,区区十一个人就想围住我们陈家家主陈铭!?简直可笑至极。我陈家虽然不济,但至少在金陵这块地盘上,还没有人可以这么对陈家说话。你‘十一佛陀’能以一敌百是吧,那以一敌千,以一敌万呢?别的不说,在我陈家的地盘上,找一万个武装到牙齿的特种兵还是能找到的。敢问你们‘十一佛陀’敢不敢来尝试一下呢。”这时候,姜承友也跟着走过来了,笑容不屑,并不把这些打算用强的和尚们放在眼里,他指着桑珠天吉,道:“说来,你们鲜于家也真是胆大妄为,如果说大家是要守规矩,一对一比武,我陈家自然是欢迎之至,但是如果要这样蛮不讲理地抢东西,那么对不起了,陈家在金陵这块地盘上,还是有些话语权的。”

    这一番话,当然是用来震慑桑珠天吉了。

    这时候,桑珠天吉也只能服软了,的确是这样的,现在鲜于家毕竟是在别人陈家的地盘上,如果是遵守规矩一对一比武,当然无所谓了,但是像“十一佛陀”这样乱来,破坏规矩了,最后吃亏的可是鲜于家族,要知道,这里再怎么说还是陈家的大楼,在这里闹事,无论是黑白两道的解决方式,都会让鲜于家吃不了兜着走。

    如果用不讲理的解决方法,陈家直接拉一车人来堆人海战术,再加上陈家“勤王”还驻守在这里,“十一佛陀”就算再厉害,也有体力耗尽的时候,陈家前赴后继,人越打越多,到时候就算是“十一佛陀”也要趴下;如果走白道这边,陈家在金陵军政两界的人脉何其渊博?一通电话来几百个防暴警察、特种兵那也够“十一佛陀”喝一壶的。

    思量再三,桑珠天吉还是只能够服软,他摇着头走上前去,纷纷劝退“十一佛陀”的众人,然后跟陈家商量了很久,最后选择了一个择中的方法:让陈铭把这把剑给展示出来,如果真是“夷则”剑的断片所铸,那么就作为陈家的赌注,之前那个“薛雪之约会”的赌注就取消了,把这把残剑作为赌注;如果这把剑不是“夷则”断片,那么该怎样就怎样,比试继续进行,赌注还是不变。

    于是当着众人的面,陈铭将这把剑放入一个崭新的剑匣之中,然后缓缓将其从剑鞘抽出来。

    “嗡……”

    一声清晰的剑鸣声响起,清脆悦耳,清越可听,随即,剑光弥漫,所有人都目睹了这把剑的绝世光辉!

    而伴随这声剑鸣声起,那把位于剑匣里面的“夷则”残剑也跟着响了起来,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其他金铁熔铸过,这把“夷则”残剑发出的剑鸣声要比陈铭手里面这把剑的剑鸣声低沉许多,两把剑交映生辉,相得益彰。

    霎那间,所有人脑海里面,仿佛出现了一个亘古的场景,那是历史尘封的一个黎明,在皇都郊外一片松林里,天色黑白交际的一瞬间一双手缓缓扬起。双手合握之中是一截剑柄,只有剑柄不见长剑剑身,但是,在北面的墙壁上却隐隐投下一个飘忽的剑影,剑影只存片刻,就随着白昼的来临而消失,直到黄昏,天色渐暗,就在白昼和黑夜交错的霎那,那个飘忽的剑影又再次浮现出来。扬起的双手划出一条优雅的弧线,挥向旁边一棵挺拔的古松,耳廓中有轻轻的“嚓”的一声,树身微微一震,不见变化,然而稍后不久,翠茂的松盖就在一阵温和掠过的南风中悠悠倒下,平展凸露的圈圈年轮,昭示着岁月的流逝。天色愈暗,长剑又归于无形,远古的暮色无声合拢,天地之间一片亘古的静穆。

    随着一阵鼓掌的声音响起,所有人才回过神来,视线继续落在这把介乎于无形和有形之间的短剑,顿时感觉心胸一偏透彻,天地一片明朗。

    这是“十一佛陀”的成员之一,他的名字叫昭仪,眼睛瞎了,用布裹住眼睛的位置,站在那原地,清脆地鼓着掌。

    “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有见到‘夷则’剑鸣了……这声音……古老悠远,十年云卧昆仑下,斗间瞻气有双龙……妙哉,妙哉!”

    这个名叫昭仪的“十一佛陀”成员啧啧称赞,似乎眼睛看不见的他,却听到了其他人都察觉不到的声音,这让他神魂激荡,兴奋不已。

    “这把剑……的确就是‘夷则’剑的断片不错……”叶赫那拉扶风也闭上了眼睛,他似乎也想要感知昭仪所感知到的那个世界。

    “这把剑的名字,叫做‘鸾玉’,至于它的过往,我的确不知道。”站在台上的陈铭摇了摇头。

    “‘鸾玉’……鸾凤……双玉……可见这是一只孤鸾……给这把剑取名字的人,应该也是知道它还有一半的。”叶赫那拉扶风点了点头说道。

    “我同意把这把‘鸾玉’作为赌注,来取消之前的赌注。如果陈家输了,这把‘鸾玉’归你们,但是薛雪之不能跟你那谁二公子约会。”陈铭点了点头,手中青翠革质剑鞘轻轻一晃,便将那鸾玉收入剑鞘之中,然后手肘一落,郑重其事地将“鸾玉”放入新的剑匣,让陈家的人捧着剑匣,放到“夷则”残剑剑匣的旁边。

    两把剑,隔着剑匣,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剑鸣声再次响起,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似乎在为当年的人悲鸣,这道声音相较于之前更为低沉,如果不是仔细侧耳倾听的话,是绝对听不到的。

    剑亦如此,更何况人

    <b>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商战教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非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非议并收藏商战教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