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商战教父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嫁祸(6)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嫁祸(6)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商战教父·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嫁祸(6)

    【五千字大章求收藏!】

    这间裁缝店不大,但是里面挂着的手工礼服每一件都别具匠心,无论款式和走线,都堪称顶级,听罗伯特所描述的,很多大牌明星都在这里定制私人的礼服,不过这家店的店主脾气特别古怪,如果不是配的起她礼服的人,出再多钱也不会给她设计礼服;但如果遇到能把她设计的礼服穿出来风格来的人,就算是白送也愿意。

    陈铭和叶祈打量着裁缝店里面挂着的众多款式的礼服,每一件的剪裁设计都很精妙,绝对不是那种市面上花钱能够买到的工艺,就连叶祈这个时候都有些呆了,好看的衣服她也算见过不少,但是这么精美绝伦的艺术品,她真的没有见过。

    良久,从裁缝店里面走出来一个女人,四十岁出头的样子,风韵犹存,眼神笃定沉稳,她上下打量了一下陈铭,随意问道:“你是来做什么的?”

    “我来选一件礼服,”说完,陈铭让出位置来,把叶祈推到了这个女人面前,道:“给她穿的。”

    女人盯着叶祈,眼神之中闪过一丝诧异,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她摇了摇头道:“我做不了。”

    “为什么。”陈铭问道。

    “不为什么。”女人一转身,回到了自己的黑屋子里面,里面又响起剪裁的声音。

    “这个人性格很古怪的,我都跟你说过了,一般人出再多钱她都不给做的,不过只要遇到她觉得满意的身形,她就算是不要钱也肯做。”罗伯特这时候走了进来,替陈铭介绍道。

    陈铭并没有直接追进去,而是左右环顾了一番,整个店铺里面的礼服每一件都很别出心裁,但依旧无法满足陈铭的需求,他想要的那种惊艳效果,似乎这些挂在外面的礼服还是做不到。

    也就是说,可能需要这个人给定制。

    “她叫什么名字。”陈铭尝试着旁敲侧击,他走到一旁的衣柜上,瞧见柜子上面摆放着一拍相框,于是他拿起来一个一个观察着。

    “这个女人的名字叫加布里埃拉,但是却是一个华人,没有人知道她的中文名是什么。”罗伯特回答道。

    “哦……”陈铭若有所思,再四下张望的时候,却见叶祈随手将一件挂在不起眼位置的礼服取了下来,然后站到镜子前面,把礼服贴近自己的胸口,假想着穿上身的效果,一时间,叶祈的眼神都有些迷蒙了。

    不过不说,这个设计师剪裁的衣服上身的效果的确惊人,叶祈仅仅只是随意取下一件,就已经能够达到这种效果了。

    等那个名叫加布里埃拉的女人走了出来,瞧见叶祈在摆弄她的宝贵的衣服,脸上立刻就露出厌恶的表情来,她一个箭步走上前去,想要把礼服从叶祈手里面抢回来,却被陈铭拦住了。

    一看这样的场面出现,罗伯特感觉待会儿要是场面闹大了,引来三三两两的路人围观,让民众看见自己出现在这种地方,或许不大好,所以罗伯特又躲回了车里面去等候陈铭。

    “你们想做什么,我已经说过不会给你们做衣服了,还留在这里做什么?难道想用抢的不成?信不信我报警了?”女人怒气冲冲地说道。

    “别急,店老板,我是你的贵人。”陈铭笑了笑,走了上去,道:“如果你帮了我,我会给你一个无法拒绝的好处。”

    “很多知名的演员和导演到我这里来做衣服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女人不屑道。

    “因为你始终坚持你的风格,不愿意接受这些演员和导演的奇怪的设计要求对吗?”陈铭笑着问道。

    女人一愣,眼神之中的那种抵触感似乎少了一点,她开始对陈铭感兴趣起来,她转过身来,道:“你知道什么。”

    “对啊,我当然知道了,你这个性格,使得原本可以做得很大的生意,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如果你向着他们妥协,你或许能够把生活过得很好,但你就是不妥协,强势了半辈子了。”陈铭继续微笑着说道。

    “是……又怎样,我就是不喜欢那些让我放弃自己风格的设计要求。”女人似乎觉得也没有什么好不承认的,于是直截了当地点了点头。

    “所以说咯,可是你几年前似乎也违背了一次自己的风格,是因为那一次特别需要钱,对吗?”陈铭似乎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继续微笑着说道。

    “李维斯,算了,我们换一家设计店就是了,好看的礼服还有很多嘛。”叶祈这个时候已经把礼服放回原处了,她走到陈铭身旁来,小声对陈铭说道。

    “没有问题的,小姑娘,这个人的礼服是不二人选。”陈铭拍了拍叶祈的手背,笑着说道。

    “呃……”叶祈嘟着嘴,退后了一步,想要看看陈铭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果然,陈铭的这一番话,让这个名叫加布里埃拉的女人很是惊讶,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中了读心术一样,秘密和想法都完全暴露在了眼前这个男人面前。

    “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就算你知道又怎样,我是不会给你设计礼服的。”女人这个时候也不赖烦了,她拿出取衣服的晾衣杆,想要驱赶陈铭的样子。

    “你等一下……”陈铭笑了笑,继续说道:“你几年前那一次妥协,是因为给自己儿子交够上学的学费对吗,只要有了这一笔钱,你儿子就可以去往自己梦寐以求的青训营训练学习。那一次的妥协让你很不开心,虽然赚到了钱,但从那一次之后你发誓再也不违背自己的设计理念了,于是才有了现在这种对客人近乎于偏执的挑剔。”

    女人冷笑一声,继续道:“是又如何,现在我儿子能够挣钱养家了,我不需要向你们这些人妥协,我的衣服,只给我看得起眼的人设计。”

    “对啊,你的儿子能够挣钱了,但是你想过没有,你儿子原本只是青训营里面最不起眼的那一个,为什么能够在短短一两个赛季里面,忽然变成球队的核心主力,而且年薪一下子翻了无数倍?”陈铭继续笑着问道。

    “我儿子跟我说过!那是因为我儿子遇到了一位大恩人,是他的伯乐,把他从青训营里面直接提拔起来,这才有了今天的成就。”说到这里的时候,忽然这个女人愣住了,她目瞪口呆地盯着陈铭,似乎回想起什么来。

    这时候,陈铭换换拿出刚才从衣柜上拿走的相框,举起来,呈到加布里埃拉面前,笑道:“爱德华多·莫里略,就是你的儿子对吧。”

    女人瞪大眼睛,盯着相框里面那个穿着埃巴尔竞技足球队队服的年轻少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紧接着,陈铭笑着继续道:“那个挖掘爱德华多·莫里略的老板,就是我,你知道不知道?”

    顿时,女人呆住了,迎着陈铭的目光,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陈铭笑眯眯地盯着她,然后掏出手机来,直接打给了埃巴尔竞技足球俱乐部,对方很快接通,一听是大股东打过来的电话,对面的人比任何人都要重视,陈铭慢悠悠道:“让爱德华多·莫里略来听电话。”

    很快,陈铭这通电话就被转接到了训练场,爱德华多·莫里略的声音很快就从陈铭的电话听筒里面响了起来。

    “啊!是大股东啊!”

    爱德华多·莫里略的声音在电话里面很有辨识度,让加布里埃拉听得几乎要热泪盈眶了。

    “不错,一个赛季助攻和进球都能够上双,我当初没有看走眼。”陈铭笑眯眯地说道。

    现在的爱德华多·莫里略,已经是整个西甲赛场上炙手可热的球员,一个赛季的助攻和进球都突破了两位数,有传言称,无论是西甲的皇马、巴萨,还是英超的切尔西、曼联,或者是法甲的巴黎圣日耳曼,都对这个擅长超远距离重炮轰门的中场球员非常感兴趣。但是这个小球员却没有任何想要转会的想法,他告诉媒体,他答应过自己的恩人,绝对不会背信弃义,会一直留在埃巴尔竞技,哪怕埃巴尔竞技再次降级,他都不会离开,这是在报恩。

    “哪里,如果不是大股东你的提拔……还有那位摩非先生的锻炼,我也不会有现在的成绩。”爱德华多·莫里略谦虚道。

    “我现在在你妈妈这里,要不要跟她说几句话。”陈铭微笑着问道。

    “咦?”电话里面的爱德华多·莫里略一怔。

    于是陈铭直接把电话递给了眼前的加布里埃拉。

    加布里埃拉接过陈铭的电话,几乎要哭出声来,她紧紧抓着手机,转身进了里面的房间,等她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泪流满面了,她走到陈铭的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这时候的罗伯特几乎惊呆了,他简直不敢相信,刚才还凶巴巴要撵人走的加布里埃拉,这个时候居然给陈铭跪下了。

    “店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快起来。”陈铭赶紧扶起了加布里埃拉。

    加布里埃拉哭着说道:“您是我们的恩人啊……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激您……如果不是您的帮助,恐怕我们一家人现在还过得很苦……我当初也是因为没有钱,没办法把他送到一个大的青训营里面去,只好送去了那个巴斯克山区,不过爱德华多·莫里略这个孩子很懂事,他说只要能够踢上球,无论在哪里他都很高兴。这孩子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现在也是全靠他踢球养活,虽然我的手艺当初可以养活这一家子,可是却没有办法送他去足球训练营,当时才迫不得已选择了妥协……”

    说着,这个加布里埃拉更是感谢得泣涕交加,恨不得在陈铭面前长跪不起。

    的确,再造之恩大于天,陈铭可以说是改变这一家人命运的关键人物,这样的人都不值得跪谢的话,那也太薄情了一点。

    陈铭早在之前从柜子上拿气相框的时候,其实就已经看到了爱德华多·莫里略的相片了,只不过那时候陈铭还没有确认,直到他把所有的相片全部看完,然后再分析这个女人的表情,结合当初他跟爱德华多·莫里略谈话的时候了解的信息,这才得出来这个结论。

    其实也不是太容易。

    跟陈铭道谢了整整半个小时之后,女人才从泣涕交加之中缓了过来,这才聊到了叶祈礼服的事情上去,不过最令陈铭奇怪的,是为什么叶祈这么美丽的外表,会让这个女人一眼看到她就直接拒绝,而陈铭也将这个疑惑直接告诉了这个名叫加布里埃拉的女人。

    加布里埃拉走到叶祈的面前,再一次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然后又坐了回来,叹着气道:“像……实在是像……太像了……”

    “怎么了,阿姨。”陈铭问道。

    加布里埃拉若有所思地回忆道:“我祖籍是华夏沪渎,当年到西班牙留学,毕业后和爱德华多的父亲结婚也就在这里定居下来,我在马德里的圣费尔南多皇家艺术学院读书的时候,还认识了不少演艺圈同学和朋友,所以最当初的时候,我原本并不抵触给演艺圈的人设计礼服。但有一次我借给一个女明星一件衣服,那件礼服是我当年给自己设计的婚纱……虽然爱德华多他爹死的早,我没有为他穿上,但是这件礼服我却非常珍视,一直作为我最珍爱的艺术品珍藏起来。后来那个女明星来找到我,因为是朋友,所以我借给了她,可是礼服还给我的时候,上面却已经沾满了血迹,也不知道是不是拍摄的时候故意弄上去的!而她在借的时候却没有告知我这一点!而且更可恶的是,她最后并没有亲手来还我,而是穿完之后随便就叫了一个助理给我送过来,我打电话打算质问她,却发现她已经换了号码!而且她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跟我联系过了,把我这个老同学当作是利用一次就丢掉的工具。从那里后,我对整个演艺圈的人就非常抵触,除非是碰见了让我很满意的身材,所以一般我不会随便给人订做礼服。”

    “难道越祈的身材你不满意吗。”陈铭听完她这么长的故事不免有些乏味,于是他搂了一下叶祈的小蛮腰,开玩笑地冒了这么一句,缓和了一下氛围。

    结果,加布里埃拉眼神凝重地盯着叶祈,摇了摇头,郑重其事道:“我那个女明星朋友,长得跟你,很像。所以我看你第一眼的时候,就觉得很反感。虽然你看上去这么年轻我能够确认你不是她,但是……我就是忘不了当年的背叛。”

    听完这句话,叶祈顿时头皮一阵发麻,她瞳孔紧缩,望着加布里埃拉,吞吞吐吐道:“您……您说的这个女明星……叫什么名字……”

    “我已经记不得她的真名了,但是我很清楚她的艺名,叫‘伊莎贝拉’。”加布里埃拉回忆道。

    “伊莎贝拉”!

    叶祈如同被雷击一般,她僵在了原地,说不出话来。

    陈铭这时候也观察到了叶祈的表情,他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什么,眼神之中掠过一丝关切,伸出手去将叶祈揽入怀中,随即对加布里埃拉说道:“阿姨,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所说的这个‘伊莎贝拉’,应该就是我怀里这个姑娘的亲生母亲了……不过她当初没有亲自来还你礼服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她背信弃义,把你视作利用之后就可以抛弃的工具,而是那个时候她可能已经死了……即使不死,她也可能从此藏匿了行迹。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个姑娘的亲生父亲不希望这位‘伊莎贝拉’打乱了自己的婚姻。关于这一点,你可以查一下当年的报刊,上面或许记载了一些蛛丝马迹。关于这个女明星的。”

    说完,陈铭转过头去,看了一眼叶祈,闻到她柔和的发香,让陈铭感觉心旷神怡,他淡淡道:“你说,我说的对吗,叶祈。”

    “我不知道……对于她……我不知道……”叶祈眼神空洞,一时间缓不过神来。

    加布里埃拉这时候也惊呆了,她简直不敢相信,天底下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眼前这位先生是自己儿子的知遇恩人,而这个女士居然是自己故人的亲生女儿,而且两个人同时出现,还化解了困扰她内心多年的心结。

    “这……真是……太难以置信了……”加布里埃拉感慨道。

    “这位阿姨,我可以进去看一看当年那件染血的礼服吗?”叶祈轻声问道,她当然想要知道任何关于自己生母的一切,如果说那件衣服上面的鲜血是自己生母的,那么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她血染礼服?这一切对叶祈而言都是必须要解释清楚的。

    “当然可以,请随我来。”加布里埃拉邀请叶祈去她裁缝礼服的小黑屋里面,留下陈铭一个人坐在原地安静地等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商战教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非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非议并收藏商战教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