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只因当时太年少 > 69.分班考试

69.分班考试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没有人知道太阳为什么,总下到山的那一边,没有人能够告诉我,山里面有没有住着神仙,多少的日子里总是,一个人面对着天空发呆,就这么好奇就这么幻想,这么孤单的童年......

    校园里的喇叭上,播放着罗大佑唱的童年,学生们都在校园里走走逛逛,教室里的那些总是埋头学习的书呆子也知道要出来外面站在水池边晒会儿太阳。

    苏卉站在阳光下,校服外套上还穿着那件她最喜欢的迷彩外套,站在水池边晒着柔软的阳光,百无聊赖的四处张望着,捧着课本站在树下两个女生,在互相检查对方背诵的错误,牵着手快活的跑向通往篮球场的那个方向的女孩子,手插在校裤口袋里装酷的男孩子,慢悠悠的走过,一副自我感觉良好,教学楼拐角处比较隐蔽的地方,在玻璃窗口那里,苏卉看见一男一女在那里面对面交流。

    四周的一切只能让她一眼飘过,眼神停留的时间不超过一分钟,或者半分钟都没到,苏卉站在水池边,双手放在迷彩外套的兜里,低垂着头轻轻甩着小腿,一副悠闲到无可事事的样子。

    这是星期二上午的大课间,每天的大课间总是有社团或者是学生会部门在开会,今天还是一样,林荫小道上一处一处的聚集着开会的学生,或者是晒太阳,闲逛解闷的。

    苏卉站在水池边,目光终于还是放在了前面学思楼下开会的篮球社的那些人,眼神无意识的搜索沈泰森的身影,可是就是看不见他,或许被人挡住了,苏卉只好轻叹一声,又低下头甩着小腿,无聊的自我解闷。

    她没有去开会,星期二大课间的例会,这个决定是她在下课铃打响后匆匆忙忙爬上楼梯要去开会时,突然从她脑海里蹦出来的。去开会就要同时面对廖颜言和张晓潼,她忽然想要逃避,同时面对她们两个人,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选择逃避,她知道今天的会议根本不会有情况发生,但是一想到现在三个人卡在时间卡带里的友谊时,苏卉还是停止了脚步。

    一同要去开会的庄木东问她怎么了,她回答不出,就说:“我在水池边等你,你开完会来找我。”

    现在,她就站在水池边,听着喇叭里循环播放的罗大佑唱的童年,等待着好朋友来找她。

    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操场边的秋千上,只有蝴蝶停在上面,黑板上老师的粉笔,还在叽叽喳喳写个不停......

    “等待着下课,等待着放学,等待游戏的童年......”苏卉轻轻的跟着广播里的歌声哼着。

    在苏卉跟着广播里罗大佑的声音唱着第三遍童年里,庄木东终于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庄木东手上提着一把吉他,正脚步平稳的朝她迎面走来。

    “等久了吧,冷不冷?”庄木东不好意思的冲苏卉笑了笑,“跟学长聊的太激动了,差点忘记你还在等我。”

    苏卉摇摇头微微笑着,“不冷。”

    “走吧,回教室。”

    两人并肩走在小道上,往综合楼而去,苏卉把一直放在口袋里的手掏了出来,捂上自己的脸蛋,冰冷冰冷的,她扭头看着庄木东问道,“我脸冻的红吗?”

    庄木东仔细的看着苏卉的脸,左右瞧了瞧,说道,“有点,是不是很冷?”

    “不冷,”苏卉摇摇头,把手又放回口袋里,他们走下楼梯,她声音里听不出情绪,低着头看着脚下的楼梯,说道,“我哥说我皮肤黑,看不出脸红。”

    “我要是看不出脸红,看着队长害羞时应该怎么表达情绪,让他知道我此刻的心情。”苏卉又叹了口气,多愁善感的忧郁样子,“我现在好迷茫,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我喜欢队长,但是现在我是学生,学生只能喜欢上学习和练习册,可是我居然还是喜欢上了第三者。”

    “东东啊,”苏卉感慨的说道,“我现在需要一个答案,你能不能告诉我,”她抬起头,眼神迷茫的看着庄木东,“我是往前走还是停下来?”

    两人脚步停止,站在楼梯中间,四目对望,苏卉眼神里除了深深的疑问,还掩藏着丝丝的急切,而庄木东则是从惊讶到了然,再到无奈。

    他轻轻的笑出声,眼睛里泛着亮光,他说:“往前走。”

    “我们教室还在前面呢。”他说完这句话,起先迈开步子继续下楼梯。

    苏卉错愕的站在原地看着一节一节楼梯往下走的庄木东,眼神里是惊讶,她似乎悟到了什么,快步往下跑,“庄木东,谢谢你。”

    有时候,自己需要的答案,不是不知道,而是需要有一个人来认同。

    对于苏卉来说,庄木东告诉她的答案是否正确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答案,苏卉非常满意。

    ○○○

    时间似流水一去不复返,眨眼间一个月就这样过去了,在那一个月里,苏卉每天认真学习,背诵重点难点,写了无数的数学题,她还忍气吞声的去请教了苏致,为了能考个好成绩,考到一个重点班级,考出一个能更加接近沈泰森的分数,她努力百分之一百五的奋斗着。

    在考试之前的文理分科表格中,苏卉在理科那个框里打了个勾,被父亲和母亲强逼着改成了文科,她没有心思学习了,那些做过的努力在那张文科框内打上勾的纸上显得很讽刺。

    在那一个月里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数理化上,被迫选择文科的那天距离分班考只有一周的时间,苏卉把那一周的时间都花在学习数理化上,即然已经没有机会再选择钟意的科别,那么分班考之前的那最后的日子,恐怕是自己最后认真的对待理科的时间吧。

    除了平常上课的时间,苏卉没有在文科那三科学业上花过其他的时间,明天就是分班考了,苏卉也没有去看一眼政治历史地理。

    那是一个无奈的孩子近乎偏执的坚持,那是近乎垂死的挣扎。

    分班考定在2004年2月26号和27号,两天的时间就这样结束了,考试之后放假两天,28号29号过去之后,就是三月了。

    三月一号是星期一,进入到新班级的日子。当大家怀着激动或者是期待的心情时,只有苏卉躺在床上默默落泪,总是有很多的因素阻止着前进的道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只因当时太年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桌椅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桌椅子并收藏只因当时太年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