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深院清秋 > 第十六章 初见端倪

第十六章 初见端倪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幽梦阁内。

    苏若涵单手托腮,陷入了沉思。

    晋王殿下是她儿时的玩伴不假,他们的感情很好,但是对于苏若涵来说,也只是儿时那段时光,并不能算什么。

    晋王十岁那年,亲眼看见父王下旨斩杀了他的母妃刘氏,那个时候他才十岁,还是一个孩子,从那之后,他性格变的乖张怪异,后来出宫到了苏府游玩,遇见了在后院翩翩起舞的女孩,那是自从母妃死后,他第一次笑,从此之后,他便一有空就来苏府,找若涵妹妹玩。

    苏府上下不止一次次传说晋王殿下和三小姐好般配,只是苏景洪呵斥了多嘴的下人之后,府中再无人敢议论了,所有人眼中,他们如此天造地设地一对,即使有人议论纷纷,流言四起,但是这些并没有影响许璟皓和苏若涵之间的感情。

    时光飞逝,两个经常在一起玩的孩童,渐渐长大,男的越发俊俏,女的芙蓉似水。

    “若涵妹妹,你知道吗?我梦里有你,就算我在哭,也不希望任何人叫醒我。”

    那一年,她十一岁,懵懵懂懂,他十五岁,有了心思。

    岁月如歌,繁花似锦,她依旧是苏府庶出的三小姐,人前被尊重,人后被议论,他被册封为晋王殿下,拥有自己的封地和府邸,但是他,人前是殿下,人后是傀儡。

    “皓哥哥,就算你什么都没有了,我也还会是和你一起玩的。”

    那一年,她十二岁,笑意盈盈,无忧无虑,他十六岁,翩翩公子,满眼温情。

    时光转眼即逝,变的面目全非,苏丞相在朝中地位稳若泰山,开始阻止了没有任何前途的许璟皓,阻止两人相见,就算是晋王殿下也无力回天,开始了飞鸽传书。

    “若我所有的深情你都懂,那就别辜负。”

    那一年,她十三岁,打算不再回信,就此了断,他十七岁,面对佳人杳无音讯,伤心欲绝,变得城府颇深。

    白驹过隙,纷纷扰扰,她娘亲突然薨毙,她伤心欲绝,哭的肝肠寸断,从此苏府便再也没有她的一席之地,沦落为奴。他为了两国交好,迫不得已娶了邻国公主,从此锦衣华服,拜了天地,人前显贵。

    “陪我骑马走天下之人,只能是你,除了你,我谁都不要。”

    那一年,她十四岁,参加他的婚礼,他十八岁,人山人海的宾客之中,遥遥相望,泪眼盈盈。

    这一切看似让人心疼的美好,竹马青梅,单纯无知,可是也不尽然——。

    她欠了他!

    “姑娘,夫人有请。”碧莲俯身一拜,打破了她的沉思。

    她方才回头,盈盈一笑,道:“知道了,我这就去。”

    许秋水的内堂。

    此刻许秋水正在轻纱飘飞的内阁绣花,飞针走线,花团锦簇,美不胜收,她的侧脸如幻如梦,让她迷离的眸光又拢上了一层淡淡的云雾,看不真切。

    “若涵来了。”

    “夫人。”苏若涵盈盈一拜,微笑道:“不知夫人,叫我来何事?”

    “你过来看这幅绣品如何?”

    苏若涵起身,朝着那满目繁华的绣品看去,果真是难得一见的珍品,一副《满春》尽显桃园景色。

    “满园春色,犹如仙境,尤其是这两朵牡丹,花开并蒂是好兆头。”苏若涵真心地说着。

    “呲——”

    一柄锐利地剪刀,从中硬生生地挂断了这幅绣品,转眼之间,《满春》变得荡然无存,这剪刀更是从两朵并蒂的牡丹之间生生划开。

    “这?”苏若涵并不懂许秋水为何毁了这幅绣品,不由皱眉。

    “你见过晋王殿下了。”许秋水并没有回答她,而且顾左右而言他。

    “是,我见过了。”

    “听说你们之前的感情很好,人后总是喊他皓哥哥,璟皓每每和我说起此事,满眼尽是笑意,你知道的,璟皓从来都是不苟言笑,他能会心一笑,也实属难得了。”许秋水微微叹了一口气,道:“只是人前的晋王殿下,你知道多少,人后的许璟皓,你又了解多少,他对你的心思,你可知道?”

    苏若涵心中一丝凉意,却不知道如何回复,但是她一直目光咄咄逼人,让她不得不正视。

    “那只是儿时,孩童时期的事情,谁还记得那么清楚。”

    许秋水脸色越发僵硬,却只是淡淡一笑地说:“苏若涵,若我有心成全你们呢,那段情谊断了实在是可惜。”

    “若涵听不夫人言下何意?”

    “你果真狠心,愿意放弃?”

    “若涵心再狠,也狠不过您。”

    “此话怎讲?”许秋水目光有潋滟之色。

    “夫人口口声声说我娘助你,与其说帮你,不如说给了你一条操控天下大局的谋路,算算时日,夫人被赐毒酒那年,想必是有意染指南国江山,朱王之乱!先皇欲除之而后快,所以才有了那杯毒酒。”

    许秋水的脸色越来越冷,眸子中也有一丝杀意。

    她装着看不懂的样子,继续道:“夫人和庄主感情深厚,但是对于若涵来说,想来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进香遇山贼,多可笑的说辞啊,谁人会信?不过是夫人和沐璟天密谋的事,呵呵,与其说密谋,不如说夫人给自己找了一条万无一失的退路,南国密谋不成,也可话一段江湖的韵事。”

    “你还知道什么?”许秋水语气十分冰冷,眸子中闪过一丝精光。

    “若涵不知道什么,前朝和江湖之事,若涵也懒得去想,不过夫人下毒谋害庄主的事,恐怕山庄内除了你无人所知吧。”

    “胡说!”她一把掀翻了桌子上的瓜果点心,厉声道:“若我谋害庄主,怎么会请你过来,给庄主治病。”

    “这恐怕就要问夫人您了。”

    “你……”许秋水气的怔怔看她,突然冷笑,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夫人,想必您是累了,若涵也不打扰了,先行告退了。”

    苏若涵直接转身离去,她当然不敢杀自己,若她知道自己在许璟皓心中的地位,她就不敢动手,让她来无非就是像是给许璟皓一个交代,他们两个不过是想共同完成一件大事,南国的天下!

    下毒谋害沐璟天,多么可笑啊,多年以来的夫妻情分都可不要,她野心勃勃,要的只是南国的天下,当年密谋失败一事,仍然没有打醒她,如今她一步步建造了一切,只是为了掀翻当朝,成为最后胜利的人,她还真是处心积虑啊!。

    蔓藤山庄五年前早已经落入她的手掌之间,她步步惊心,巧妙设计,以色侍人,沐璟天,哼,不过是她一个踏板,如今蔓藤山庄虽然是江湖中的帮派,可是内阁之内,却少不了朝廷中人,成为了一个秘密谋士绝佳地点,朝廷中人当然不会想到,江湖之中有她许秋水,自古以来,江湖朝廷两不相扰,平安无事,也是正是许秋水所看重的!

    许璟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恐怕答案已经很清楚了,三皇子在宫中并不被看好,和亲之事也让他的心死了一回了,恐怕南国朝堂之事,他并不在乎,非也,他恨不得玩弄于鼓掌中。

    牡丹亭内。

    沐长卿和正清仿佛说着什么,两个人神采奕奕,一旁的碧莲却静静地站在他们身后,藏在假山之内。

    若非苏若涵站的有些远,她也不会发现碧莲竟然偷偷看他们,只是她看的是谁?是不可一世的少庄主沐长卿,还是正气凛然的偏偏公子正清?

    看她眼中柔情四起,脉脉含情,双眸似乎温润如三月桃花,妖而不媚,这典型是小女儿心态。

    苏若涵却淡淡一笑,不管她心中,中意的是谁,就怕这段感情始终无疾而终。

    “你们聊什么呢?”苏若涵快步走向凉亭,笑语嫣然。

    沐长卿一看是她来了,不禁皱眉,冷声道:“你过来干什么?”

    正清却淡淡一笑,俯身拱手一拜,道:“苏姑娘。”

    两个男子容貌都是一等一的出挑,这么一看却也难分胜负,一个凌厉如利剑,一个柔情似软鞭,一刚一柔,都各有秋色,这是不好分两个人谁更优秀一些。

    “怎么,你少庄主来得,我就不能来了?这蔓藤山庄什么时候起的规定?”苏若涵不生气,反而故意用话顶回去。

    正清在一旁连忙说合,道:“沐师兄并没有其他意思,他只是……”

    苏若涵连忙出声打断他的话,恹恹道:“他只是目中无人,自大狂妄,欠缺管教!”

    果然一语就已经惹怒了沐长卿,他俊眉一挑,咬牙切齿地呵斥:“苏、若、涵!。”

    正清却在一旁哭笑不得,打算看热闹,这沐师兄什么时候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给抢白的无话可说了,真是有趣,眼中笑意更胜了。

    苏若涵看了看脸色煞白沐长卿,擦着他的肩帮而过,压根就没把他当回事,随即坐在石凳上。

    “沐长卿,我听到了,你不要这么用力地喊我的名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把你给气着了呢!”

    苏若涵忽然朝着他嫣然一笑,沐长卿却呆呆地愣住,迷失在她笑意之中,有那么一秒的失神。

    “沐长卿,你与其在这里和我挑眉毛瞪眼睛的,还不如坐下,我和你说点正事。”

    正清在一旁虽然还想继续观看,但是毕竟他们两个人的话,他还是不方便听的,所以俯身一拜,直接飞出了牡丹亭,留下他们两个人。

    沐长卿看正清离开,直接坐在石凳上,语气冰冷,道:“你要和我说什么事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深院清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吉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吉诚并收藏深院清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