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深院清秋 > 第十九章 酒后乌龙

第十九章 酒后乌龙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双眼微微有些沉,他挣扎了一会儿,才睁开眼睛,醒来时,沐长卿的头疼的快要裂开一样,他蹙眉,轻轻地揉捏着太阳穴,目光扫过。

    一地的酒坛子。

    难怪头这么疼,他到底喝了多少酒啊!只是他记得他昨日一直想要喝醉,头脑却十分清醒,怎么喝都不醉。

    “沐师兄,你醒了。”正清不知道什么出来的,结果一看他懒洋洋地躺在窗前的睡榻上,此刻他只穿着一件白色的里衣,双眼有些慵懒,看得出来,他也是刚醒。

    “你怎么睡在我的房间?谁让你进来的!”沐长卿有些疑惑,看见他衣衫不整地睡在自己房间,那样子有些滑稽,但是又有些好笑。

    正清一脸无奈地道:“你看你脚底下。”

    沐长卿循着视线看了过去,结果发现一地的碎布,不难看出来,那是正清的衣服,他揉着太阳穴,这头更疼了。

    “沐师兄,你别告诉我,你想不起来了,你昨天都对我做了什么。”正清在一旁好意地提醒他,结果看见他眉头皱的更紧了。

    “这是什么?”

    “我的衣服。”正清如实以告,随即一脸坏笑道:“你昨天口口声声说喜欢我,还说我是个没心没肺的人。”

    沐长卿却愣住,眉心锁的更紧了。

    “你还说了一些什么话,然后就不分青红皂白的……”他故意把声音拉长,就等着他着急。

    果真,沐长卿冷声道:“什么啊,你快点说。”

    “结果就吐了我一身,我想把衣服脱下来,谁知道你在我身上胡乱摸,把我的衣带给系了个死结,怎么打都打不开,你还说打不开就好,还说什么是同心结,听我的一身鸡皮疙瘩,索性就把衣服给撕了。”正清现在想想还觉得一身的鸡皮疙瘩。

    不过经过他这一晚上醉酒,他大概明白了一个事,那就是他心里有喜欢的人了,而这个人就是蔓藤山庄的宾上贵客,苏若涵。

    屋外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空气中一丝丝温热地气息,一簇簇鲜艳的花都欧,聚集在枝叶之上,犹如无数蝴蝶,微微张开翅膀,停在空中,凝然不动,十分耀眼。

    沐长卿在外面塞了一会太阳,依旧无法解宿醉后的头疼,早知道就不听正清了,他说什么阳光能晒晒他身上的霉味,还能醒酒,去头疼。

    可是他在外面站了好半天了,头依旧疼。

    苏若涵和碧莲正要去给庄主送药,结果看见路旁站着的一个千年冰雕,只觉得阳光下他身姿欣长,风姿绰约的身影从背光处徐徐踱步走来,他脸上有些疲惫的神色,只是今日他的目光有些冷峻。

    他看见她的身影,两人触不及防地碰面。

    他有些恹恹地转身,因为眼前的女子正是让他昨晚烦闷的罪魁祸首。

    “站住!”

    一个声音自他背后传来,他有些不耐发地转身,一抹清华划过他的眼眸,这也是瞬间的功夫,他又恢复了往日的放浪不羁。

    “你看见我跑什么啊?”苏若涵一副得理不饶人地样子,看见他转身离开的时候,心口居然闷闷的,一跛一跛地朝着他走去。

    “这蔓藤山庄是我的家,我看见你跑?真是笑话,我跑什么啊?”

    苏若涵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总觉得他今天有点不对劲,而且走进了才闻见,他身上居然一股浓烈的酒味。

    “你一大早上的喝酒了?”

    沐长卿却冷哼一声,随即发现自己居然没有换衣服,还是昨天穿的那身,所以他一身汽酒也不足为奇,但是感觉好像是被她发现了什么秘密一样,心里有些不痛快。

    “鼻子挺好使的啊。”

    苏若涵却一副嫌弃的样子,朝着身后的碧莲说道:“碧莲,我们走,庄主还等着我们的药呢,这一大早上的,不能和酒疯子说话,以免等一下也说不定疯言疯语起来,那就不好了。”

    “你脚伤好了没有。”沐长卿却也不生气,注意到她今天走路十分不方便,不免有些担心。

    “早就好了,昨天晋王殿下给我揉了揉,今天起来就没有那么疼了。”

    “怎么不疼死你。”沐长卿一听她说昨天晋王给她医治的,不免有些动怒,昨天已经那么晚了,他还亲自抱她回去,孤男寡女的,她也好意思说。

    “碧莲,你昨天干什么去了,不知道苏姑娘脚伤了吗?”

    碧莲一下子不知所措起来,连忙回答:“昨天碧莲一直都在,整夜都在照顾苏姑娘。”

    沐长卿一听昨天她也在,不免有些放心了,毕竟一个下人在,想他许璟皓也不敢做什么。

    “碧莲,我们走,刚说完疯言疯语的,他这就犯病了。”

    碧莲哪里听不出来,苏姑娘这是在教训他,但是她却不明白,这好端端的,这两个人干什么剑拔弩张的样子。

    沐璟天房间。

    苏若涵和碧莲来到时候,许秋水也在。

    “庄主起色越来越好了。”苏若涵悠悠开口,由碧莲扶着进门,这要迈门槛的时候,脚还是有一些疼。

    许秋水淡淡一笑,道:“苏姑娘来了。”

    沐璟天看见是她来了,连忙要起身,道:“夫人,扶我起来。”

    “苏姑娘这脚怎么了?”沐璟天有些担心,好心询问道。

    “没事的,只是昨天不小心扭到了。”

    沐璟天说道:“苏姑娘万事还需要当心一些,这伤筋动骨的还需要一百天呐。”

    许秋水也笑了,道:“庄主,您忘了,人家苏姑娘可是名医,哪里需要你担心啊,庄主您就好好担心担心自己的身子吧。”

    “庄主身子已经好很多了,不妨多出去走走。”苏若涵淡淡道。

    沐璟天却爽朗一笑,中气十足,道:“我昨天还出去走了,只是正午阳光太大,我转了一下就回来了。”

    许秋水盈盈一笑,道:“庄主,如今您身子才开始好转,不可以这么急,这身子都是慢慢调理的。”

    “庄主夫人说的对极了,庄主还是应该多听听夫人的。”苏若涵盈盈一笑,随后端了一碗药,递上,道:“庄主,您该吃药了。”

    许秋水想要递过来,却让沐璟天绕过了,笑道:“夫人,我自己来。”

    苏若涵假装没看见他们的举动。

    沐璟天接过药碗之后,一饮而尽,笑道:“苏姑娘的医术,果然高明,就连这药都和其他大夫不一样,他们的药都是苦的,吃的我整个人都发苦,可是苏姑娘的药,却香甜可口,犹如蜜汁,这药的疗效好,见效快,也好喝。”

    苏若涵点点头,回复道:“庄主,此言差矣,自古良药苦口,小女子的药虽然治了庄主的病,但是却没有对症下药,这病还是庄主您的心病。”

    沐璟天却笑了,点点头,道:“夫人呐,我看这丫头十分得我的欢喜,比梦怡好多了,我看她们年纪相仿。”

    许秋水连忙打断他的话,道:“庄主糊涂,苏姑娘毕竟是医圣,您看您说的哪里的话,多让人笑话啊。”

    苏若涵一听心下一惊,但是看见许秋水不待见自己,也就放心了,道:“庄主,我就不打扰了,先行告辞了。”

    牡丹亭内。

    苏若涵静静地喝着茶,淡淡一笑,道:“我听说这雏菊都是夫人亲自采摘的,没想到夫人如此爱花之人,对烹茶技巧也十分精通。”

    许秋水只是微微笑着,并没有回话。

    “夫人请我在这牡丹亭一聚,恐怕不是单纯的和我聊天吧,夫人有话不妨直说。”苏若涵也不喜欢和她打哑谜。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妨和你直说,庄内之事,你也了解的差不多了,而且你还是许璟皓要的人,我不能对你怎么样,只是如今我希望你明白,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这条船若是翻了,恐怕你也会溺水。”

    苏若涵当然知道她现在是如何想的,若是说许秋水心中野心勃勃,那么如今自己是不过是她的一枚棋子罢了,她装着听不懂的样子,只是淡淡一笑。

    “庄主十分喜欢你,当然了,我也就只有一个儿子,我当然不希望他娶一个聪明伶俐的女子回来,韩梦怡在山庄内多年了,我早已经把她当成是女儿了,只不过……”

    “只不过韩梦怡,没有太多让人骄傲的身份,所以你并不是真的看好她。”苏若涵却直言不讳地把她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许秋水想了一下,笑道:“你很聪明,我喜欢和聪明人说话,若你站在许璟皓身边,他一定会宏图大展,你也一定功不可没。”

    “错,再大的宏图,对于我来说,我都不在乎,因为我们毕竟不是一条船上的人,我只是上错了船,早晚会下去的,也许说不定,还是夫人您,请我下去的。”

    一声银铃一般的笑声传来。

    说话间,一袭淡淡紫色罗衣裙,裙子上有一朵朵艳丽的芍药花,开的格外浓郁,好像能闻见香味一样,那腰间盈盈一束,越发显得她身材纤细如弱柳,而她明亮的大眼睛,水灵灵的,眉间一颗美人痣,让她神情顾盼神飞起来,真是漂亮。

    “夫人。”韩梦怡轻轻开口道。

    许秋水眼中闪过一丝不耐发地神情,看来她和苏若涵单独谈话被搅乱了,心中有些不满,但是很快眼中飞快地转了一个神情。

    “是梦怡啊,好多日子不见你了,怎么最近还在练剑。”许秋水找一些旁的话题。

    “夫人,我出来好一会了,也有些累了,既然梦怡姐姐过来了,那就让她陪着说说话吧。”苏若涵找了一个机会赶快离开,她可不想牵扯过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深院清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吉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吉诚并收藏深院清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