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只望她一声 > 第44章 更新

第44章 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出了机场,暮色四合。他们搭上出租车,一路笔直向南行。

    朱诺抬手,自内侧擦拭车窗。灰尘被摇晃拂落,纽约城逐渐显露清晰的面貌,正在缓慢沉入夜晚。

    纽约的初夏比凤凰城更硬一点,燥一点,热气仿佛冲破皮肤,直掼胸口。

    菲恩的手搭过来,不动声色握住她。他的指缝干燥,骨节柔韧,与她发凉的指尖紧密相贴,是一种坚直安定的力量。

    时隔经年,再度踏入这里,又是异样的心情。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回她不再是一个人。

    “所以,就是刚才在飞机上说的那么回事儿。”

    布莱登跟司机热络地攀谈几句,眼睛有些刺痒,不由得抬手揉了揉,撑住椅背转过脸来,“说老实话,我跟朱诺也谈不上真正认识……她倒是请我喝过酒,也只有那一次。”

    旁边的朱诺望了过来,而菲恩眉尖皱着,没有出声。

    从中学时期开始,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布莱登早就习以为常,也不多等他的反应,进一步补充细节:“我们之间主要是金钱往来。你知道,我在她身上下注,从来稳赚不赔……你的女友很会赚钱,这是真的。”

    薄唇微动,菲恩开口纠正他:

    “是妻子。”

    “……失误了。”

    布莱登将余光斜向公路,确认路况后迅速往回收,“怎么样?挺巧吧。之前还打算告诉你,后来要多打几份工给佩妮雇保姆,忙着忙着就忘了……”

    眼珠不安分地转了个圈,他又瞥了一眼菲恩的表情,却不经意碰见朱诺的视线。

    她坦然迎向他,表情蒙着很浅的一层无奈:“当年赚来的钱都赌光了,戒了赌才开始还债。”

    菲恩问:“烟还会戒么?”

    “再说吧。”

    朱诺不置可否。眼帘垂低,完全掩去眸中的光,似乎不愿深入讨论这个问题。

    菲恩也就不再多言,一只手臂揽住她另一侧的肩头。

    朱诺依顺地偏过脸,将自己倾靠在他身上,额际刚及他耳根,在后座狭仄的空间里亲密依偎。

    车已驶入市区,道路收窄,街景却愈加繁华。

    路灯与霓虹无声地亮起,在人来人往中顺利接补了光源。

    布莱登已经坐回了原位,却仍忍不住透过后视镜观察朱诺和菲恩。

    “如果结了婚的情侣相处是这种模样,我以后还是敬谢不敏了。”他小声嘟囔,“爱人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冲动、碰撞、咬合和性张力。曾经有人告诉我……算了,不提她。”

    话音急停,他嘴唇一阵拉扯撕动,没能再继续下去。神态也极不自然,烦闷地抓抓头发。

    察觉到他低落的心情,朱诺难得有意打趣:

    “你也有想娶的人么,单身爸爸?”

    布莱登重新转头。五官轮廓勾勒着深重的阴影,全部神色也隐埋其中,随着路灯的驳接交替接连变幻。

    “我想娶的是佩妮名义上的母亲。”

    他不自觉地拖长发音,像是在炎热的天气里犯了懒,又像是摇摆不定、遮遮掩掩,“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带着个小拖油瓶搬到凤凰城去?当时佩妮还那么小,我家的老古板不让我那么年轻就当爸爸,所以我就和他断绝了关系。”

    司机一口粗野的南方口音,嘀嘀咕咕说了什么,旋即猛地向一侧打轮,出租车拐了个陡弯,毫无征兆地停了下来。

    他们在橄榄球队指定的酒店门前下了车。队员们早先已经登记入住,而菲恩找借口错开了出发时间,跟布莱登和她一起搭乘另一班飞机,来得比别人都要迟上一些。

    朱诺被他拉着,去前台领房卡。行李不多,他们婉拒了搬运工,自己提到手里。

    一回头,布莱登还在交谈:

    “一间房,要在菲恩隔壁的……这一层满了?那就给我最贵的房型吧。住七天,账单寄给特里斯坦议员的竞选办公室。”

    “我在你们楼上,二十七层。”

    最终他捏着磁卡走过来,自然而然往搬运工手里塞小费,指向自己唯一的一个行李箱,随即跟在菲恩身后一同进了电梯。

    电梯内部空阔,除去他们三人,仅有两位面露困乏的住客。其中一个半靠镜面,甚至打起了盹。

    没人注意他们的低声对话。

    “时间不早了,希望我回一趟家还来得及去警局。先把你女友借走一段时间,有些细节需要跟她商量商量……”布莱登说到这里,忽然反应到不对,立刻止住声息,自动朝菲恩歉意地笑笑。

    嘴角向上抬了抬,菲恩又一次着重强调:

    “是我妻子。”

    “是,是。不好意思,还不太适应。你是我同龄人里第一个结婚的。”

    布莱登举起双手,歪头说道,“等事情结束以后,你从凤凰城搬出来,好好儿办一场婚礼吧。”

    菲恩便看向朱诺:

    “想办么?我不知道婚礼是什么样,不过应该很有趣。”

    三面都是光整的铜色镜面,里面景象层叠,无止境地拓展延伸,全是影影绰绰的她的背影。

    “我没有朋友可以请。”

    摇头过后,朱诺问他,“你呢?”

    菲恩想了一下,回答:

    “我可以请布莱登。”

    布莱登:“……”

    他敲敲眉骨,掸掉一丝疲惫的抽胀感:“还是别办了,浪费时间。”

    菲恩在二十六层下了电梯,而朱诺跟布莱登进了他的房间。

    客厅,阳台,开放式浴室,全景落地窗。门厅覆盖着手工地毯,朱诺还有些无处下脚,布莱登先把自己摔进了沙发垫,找到最舒适放松的姿势躺好。

    “歇一下,有点累了。自从听说要回纽约,我就没睡安稳过。”

    他咽下一个涌到唇边的呵欠,手背挡住肿胀红涩的眼球,“待会我回家应付一下老头子,然后就去纽约警局。有什么需要拿的东西么?”

    到这时,他才允许自己显露疲态。

    “艾薇那个案子的卷宗。”

    在脑中构划了太多次,朱诺几乎不暇思索,脱口而出,“如果可以,把跟艾薇有关的文件都带回来吧。”

    话音未散,她敛住眼光,又道:

    “麻烦你了。”

    布莱登挪开手,低着眼看她。

    “有些事我觉得你应该知道。”

    他略微梗起脖颈,好让自己更顺利地发声,“我和菲恩中学就认识了。他是插班生,那时候年纪还小,不跟人亲近——与其说是不想,倒不如说是不能,他没法社交,原因你明白。后来我成了他的第一个朋友,他就掏心掏肺什么都告诉我。……在凤凰城见到你,我才发现他还没改掉这个毛病。”

    短暂停顿间,布莱登笑了一下,后颈垫得更高:“他说的时候我听得胆战心惊,还以为是哪个荒唐的电影剧本,赶快提醒他不要讲出去,否则会惹麻烦……其实我当时多虑了,他到现在也就只有我这一个朋友。”

    朱诺还在门厅,一动不动,垂着手,垂着头。

    嘴唇漫起深层的干枯,像是抽干水分的苹果表皮。她想伸出舌头舔一下,发觉舌尖也是干的。

    布莱登完全坐直身体,两肘撑在双膝前。

    “刚到纽约的前两年,菲恩还会做噩梦,喝醉酒昏迷过去都能被惊醒。”

    他嘴角轻扯,“好不容易有机会让他摆脱噩梦,我怎么可能不帮他?”

    隔了很久,朱诺才长呼一口气,给出回音。

    “有些时候——比如现在,我会觉得菲恩和我特别像。”

    她说,“另外一些时候,我又觉得我们完全不一样。”

    回到二十六层,找到菲恩的房间。她站在门口,凝神捕捉屋里窸窣琐碎的动静。

    他应该是在整理衣服,布料摩擦的声响细腻柔软,跟他的眼神很像。

    驻足听了片刻,她才起手敲门。

    “布莱登走了。”

    踏入他气息的范畴,整个人立即松弛,她几乎在一瞬间感到崩脱似的倦意,换了鞋躺到双人床上,手边是他叠得整齐、棱角分明的棒球衫。

    朱诺注视他合上手提袋,又将棒球衫铺展开,挂进衣橱深处。

    她想了想,问:“佩妮一个人在家不要紧么?”

    “有保姆每天去陪她。”

    行李全部归置妥当,菲恩回到她身边,带来一条毛毯,针脚粗糙,轻薄清凉。

    毛毯递给朱诺,他屈身坐在床沿,“佩妮是个很早熟的姑娘,她会安分懂事的。”

    朱诺点点头,把自己埋起来。

    闭起眼睛,她将睡未睡,心绪起落不定,很快便难以忍受地睁开:

    “菲恩。”

    他目光专注,马上应道:

    “嗯?”

    “我不确定会在这儿找到什么样的答案……但我更怕找不到答案。”

    朱诺对他说,“从来没有什么好事发生在纽约。”

    心跳声盖过呼吸,她暗自捏紧手指。

    ……有点慌。

    她望着他,眼里是明显的迷茫。

    菲恩喉间泛起酸苦冰凉,无端想到临行前,弗兰克留给他的那句——“等你回来,可能就再也离不开这里了。”

    一样的神情只维持了半秒,便立刻恢复常态。

    “没关系。”

    菲恩伏低下来,轻声说,“不管结果怎么样,都没关系。”

    他的体温很轻缓,不带哪怕最微小的侵略性,慢慢透过上衣的质料融入皮肤。

    “我们一起。无论在凤凰城,还是在纽约……我们一起。”

    朱诺耳畔微痒,听见他这样说。

    她起身靠近他的怀抱,毛毯松松垮垮塌垂背后,如同心脏瓣膜上的褶皱。

    时至深夜,他们才等回布莱登。

    “都搞定了。”

    语气起伏难掩得意,布莱登扬着手中大规格的牛皮纸袋,“我说我不打算接着离家出走养女儿,想要转学回来读商学院。我爸看起来特别高兴,当场就从钱夹里抽了两张卡给我。然后我又告诉他,有个朋友跟警察有了点小摩擦,需要借他的名字疏通一下关系。他帮我打了一通电话。”

    “所以后来到了警局,我说自己是特里斯坦议员的儿子,就有两个部门警监出来迎接我。”

    说到这儿,他端正的姿态,亢奋的潮红从脸孔褪去,连声音也低沉稳定下来,“我查过了……艾薇.唐纳德的人事档案在她死后已经被销毁,当年的出警记录也早就遭到清除,只有这份当年的案件卷宗。两个警员花了好几个小时才找到。”

    朱诺将卷宗接入手里。

    薄薄几页纸张,毫无分量。

    这就是艾薇所拥有的全部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只望她一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七穹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穹烬并收藏我只望她一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