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只望她一声 > 第四章 (修)

第四章 (修)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朱诺驱车利落拐过一个弯道,跟身后尖利刺耳的警笛声霎时拉开距离。

    不过十余秒,后视镜里重归黑暗,两辆妄图死咬不放的警车彻底消失无踪。

    太慢了。她半翘着嘴角,颇有些漫不经心地想。

    听觉所及范围内早已没了其他车辆轮胎磨转的动静,朱诺拨触开关将推助器调至最高马力,极速穿行过十二街区,将周遭幢幢低矮阒黑的居民楼和更远处扑朔的霓虹抛诸脑后。

    一进入建筑稀疏的近郊,后方突然有辆改装赛车悄然扑了上来,暗调哑光车身关闭了全部灯光系统,隐匿着声形蛰伏于黑暗中。

    它紧咬着朱诺的车尾不放,似乎铁了心想与她一较高低。

    从后视镜捕捉到转瞬闪过的玻璃反光,朱诺兴意阑珊地松开离合器切换挡位,踩下油门陡然提速,风驰电掣驶过一段较为宽敞的路段。旋即方向盘一摇整个车身侧滑,轮胎上的粗粝花纹拖长痕迹形成了一道圆滑弧线,猛然偏离主干道拐入路边的窄街。

    保时捷的行车轨迹在转弯处滞涩了短暂一秒,终于放弃了追逐的打算。

    不疾不缓地在横斜棕展的巷道分岔间七转八折,朱诺单手扶着方向盘神色悠然地行着车,时不时调移视线瞟上一眼车窗外深浓的夜色。

    窄巷里没有路灯,前方的道途在刺白车灯的照射下愈发显得虚茫不清,而四周景物又分外森暗可怖,犹同裹罩着一层雾障的迷宫。朱诺心下不动声色地辨识着方向,经过一个岔口时霍地拧转车头——

    车身不断摇颤着颠下十余级台阶,吱呀作响地从侧后方切入终点线。

    扬声器内即刻传出比赛结果的通报,声音嗡鸣着撼落降噪网的积灰,也震得她鼓膜一个劲儿地发痒。

    镁光灯摇摇晃晃扫过的地方,渐次有高亢的呼声逐浪迭起。人潮急不可耐地向前涌动,刘易斯拼命挤上前来,双手抓满了钞票,难掩兴奋地拍打着她的车窗。

    朱诺将车熄火,打开副驾驶一侧的车门,刘易斯一脚跨进来,满头大汗地喘着气。

    他咧着嘴,随便点了几张纸币揣进口袋:“我的抽成。”

    “剩下的存到我的账户里。”朱诺说。她兀自盘算了一下目前赊欠的贷款,又想到书桌抽屉里十余张被退还的支票,不由含义不明地长出一口气。

    刘易斯点着头,一面将散钞叠齐,一面转脸问:

    “去喝一杯?”

    他指尖捻着张一百美元纸币,对着车内灯光眯眼检验真伪,不急不缓说道,“今天酒吧有场格斗比赛,菲恩——就是上回你见到的那个,挺英俊的男孩儿,他也会参加。”

    朱诺的眼神闪了闪,还是没说起兄弟会派对上发生的事。

    “改天吧。”

    余光瞥向时钟,她重新发动汽车,“今天晚上有姐妹会的入会仪式,听说要给新成员佩戴徽章,还有穿裙子跳泳池的活动……无非就是那些年轻人喜欢的玩意儿,我也不是很明白。”

    拦阻在车前的人们被即将开始的另一场比赛吸引,逐渐稀散让出一道通路。刘易斯随手将车门开了条缝,凉风夹着残碎的冰雪倏然涌了进来。

    他打了个喷嚏,紧接着揉起鼻子,笑着调侃:“二十三岁的小姑娘,说起话来像我外婆。”

    “整个人生都在学校度过的,那都是年轻人。”

    朱诺抬了抬眼帘,顺口说道,“离开校园才算真正成年。”

    她松开手刹,“我成年的稍微早了点儿。”

    她高中肄业,带着养母逃离暴戾成性的养父,后来养母去世,她的人生就此失去了所有目的与愿景,仅靠最原始的本能驱动着、想尽一切办法磕磕绊绊活了下去。

    她对未来始终缺乏憧憬和规划,现如今只想遵照艾薇的愿望按部就班完成学业。就连申请加入姐妹会的念头,也只不过源自于搬入宿舍楼时室友林赛的一句——“凤凰城大学的女孩儿都以能加入贝塔姐妹会为荣”。

    抵达姐妹会时,她正赶上佩戴胸章的仪式。

    客厅里的林赛听见门闩被拉开,循声侧目向门廊望去,看见朱诺正弯腰将雨伞放进伞筒。起身不期然与她眸光相对,朱诺便略微颔首示意。

    林赛的视线忍不住在她脸上多驻留两秒。朱诺的表情自始至终没有太大变化,依旧像是对什么都麻木不仁,无动于衷地环抱手臂站在门口,嘴角轻轻抿着,显得有些冷淡。

    一个月相处下来,林赛早就了解到她是独善其身不多事的性格,因而也不急着打招呼,将徽章别在面前女孩的胸口,敷衍地说了声:“欢迎你,我的姐妹。”

    身后紧跟着响起一片零散疏落、此起彼伏的“欢迎”。巧克力色皮肤的女孩唯唯诺诺,像是忌惮着什么,伸手按住金属徽章,低着头快步避到一边。

    队尾排到了壁炉边,朱诺向前走出两步,忽地察觉到室内紧绷的气氛——这与她构想中那一类喧闹拥塞的“入会仪式”大相径庭。

    环视四周,她意外地看见有人坐在屋角一把扶手椅上,上身小幅度前倾,专注而笔直地凝望着她。

    见她回视而来,对方唇角动了动,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然后起身向她走来。

    菲恩换掉了昨天的黑衬衫,取而代之的是一件鲜亮的翠色短上衣,看起来稍微有点儿不太合身。

    朱诺略一晃神,交通灯派对上他半裸淋湿的场景趁机钻入脑海。将被他体温蒸热的酒液卷入唇齿,辛辣温润一并吞咽进喉间,那滋味似乎还依依不舍地徜徉在舌根。

    而这一次他穿了绿色——

    她无端想起林赛的话:

    “全面绿灯,想干什么都可以……”

    身体突然毫无征兆地一阵发热,自下而上涌入心口,像是突然被壁炉里翻卷的火舌舔舐到了脚踝。

    她下意识开口问:“你怎么来了?”

    他们只不过刚刚见了两面,她却凭空认定,他是来见她的。

    林赛别胸章的手停在半空。

    “我叫菲恩。”他在她面前站定,不知出于怎样的目的,低声强调道。

    朱诺有些奇怪,但还是说:

    “你好。”

    她的声音让菲恩眼睫一跳,花了一会儿工夫平定心绪,抬起胳臂将手置于她眼前。贴身衣料之下,肌肉撑起的线条质感流畅而性感,清晰可见。

    “这是我的号码。”他掌心里摊放着一块写有字迹的纸片——朱诺条件反射地接了过来。

    菲恩缄默着,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做出进一步的动作。

    与她指间肌肤相贴的一刹那,有段悦耳至极的旋律轰然响彻脑海——犹如温热海潮卷过一隅枯渴的荒沙,又像月光轻慢地淌入漆灰驳杂的砖石罅隙。他的呼吸近乎迟窒,然后浑身僵硬地转过身。

    在他背后,朱诺捕捉到他耳缘处一点不易察觉的淡红。

    “给我打电话吧。”

    他微微侧回头,灯光打晕了鼻梁直挺的轮廓,平添几分柔和,“如果我有空,我一定会接……如果我没空,我也会接的。”

    “好。”她停了一下,然后问,“还有事么?”

    “没事了。”

    菲恩的尾音略有上扬,挑起一丝很轻淡的雀跃,“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

    朱诺随意收起纸片,移开目光,“再见。”

    “再见。”

    他竭力克制地说,随后走向门厅。步伐很缓慢,却稳健坚实。

    直到门闩重新合上,室内如同被打破了密封罩,沉默的氛围骤然松弛。交谈声三两响起,等待授予姐妹会胸章的队列也顷刻散乱。

    时不时有一两道视线扫向朱诺,她一一点头回应,并不带任何不自然的神色。

    所有胸章发放完毕,林赛和大多数新成员一同留下继续狂欢,朱诺则先一步回了寝室。夜很深了,她全身放松地脱下外套,又拿起菲恩的字条看了看。

    不过巴掌大的纸片,上方是一串字母,拼读成他的全名:奥兰菲恩*·菲尼克斯。

    下面手写的数字很规整,字体折角削利,笔直排成一行。

    她拿出手机,存下号码。纸条被揉成一团,远远抛进废纸篓。

    顺手打开大学邮箱,一封新邮件跳出来,标题写着“社会再教育计划新生集会”。

    她粗略浏览了一下内容,将手机塞入枕间。

    时至凌晨林赛才回来。她从信箱里取出一封信,再三确认朱诺已然熟睡,便掀开窗帘一角,借着银薄一层月光细细展开读了起来。

    信纸质地考究,还拓印着“罗森监狱”几个方正印刷体。然而下方字迹格外潦草,措辞含混不清,写信的人受过的教育水平显然不高。

    林赛出奇地安静,耐着性子往下看。读着读着,嘴唇陡然剧烈震颤,几乎坐立不稳。

    她捏紧了信纸,双眼泪水充盈,睫毛膏在眼下洇湿一团浓黑。

    林赛胡乱用手背抹干泪水,表情忽而有了微妙的变化。她飞快收拾好信纸信封,一并锁进保险箱,又蹲在废纸篓前摸索了一会儿,找到那张写有菲恩名字的纸团。

    她避进走廊,小心翼翼地展平褶皱,对着纸片上的数字一个接一个输入键盘。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她按下拨出键。

    等了几秒,电话被接起。

    林赛音量放得极低:“菲恩?”

    对面有一瞬间的迟疑:“你是谁?”

    她答:

    “我是林赛。”

    半分钟的缄默无声,菲恩才复又开口:“林赛是谁?”

    林赛说:“你的啦啦队长。”

    菲恩:“我的啦啦队长?”

    “我陪你去过纽约。”

    对面没有传来任何回音,她略加忖度,换了另外一番说辞,“我是朱诺的室友。”

    菲恩问:

    “什么事?”

    “你想让朱诺做你的啦啦队长么?”

    她心中紧绷着一根弦,时刻留意着屋里状似安然睡着的朱诺,尽量用最轻细的声音说,“橄榄球队队员可以对自己的啦啦队长做任何事,你应该明白的。”

    良久,菲恩说:

    “……想。”

    手机险些滑出掌心,林赛恍然意识到,满手早已被汗水浸透。

    她死死握住五指,力道沉到指甲的尖端都陷入手心:“我想要弗莱的联系方式。”

    菲恩的语调霍然变了:

    “他还在罗森监狱。”

    “我们都知道他不会在那儿被关押太久了。”

    林赛轻笑一声,“庭审就在两周以后,他可是个菲尼克斯,不是么?”

    “……”

    对面传来嘶哑的粗喘声,过不久,菲恩疲倦的嗓音再度响起,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下周三,到兄弟会来。”

    “好。”林赛轻快地说,用冰凉失温的拇指按压起红肿眼窝,“朱诺是你的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只望她一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七穹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穹烬并收藏我只望她一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