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只望她一声 > 第十四章 (修)

第十四章 (修)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她怎么会出现在那儿?我是说……你参加的互助会。”

    布莱登一只手臂撑着玻璃表面,落地窗外是青淋淋的阴沉的天。

    “不知道。”天际的云层折射光棱,映进眸中忽明忽灭,菲恩闭了闭眼,“弗莱又一次逃脱了。我很难过,幸好她在那儿。”

    “你都说了?”布莱登又问。

    菲恩答:“都说了。”

    布莱登的手掌离开窗玻璃,转身走出几步,又回头:

    “听着,还有两年你就能离开这儿了,别给自己找麻烦。”

    额际神经敏感地抽跳,菲恩抬手轻按眉骨。

    语声低缓,只有自己能听见:

    “她也给我讲了她的故事。”

    她的故事。

    “养父有个坏习惯……一旦他喝了酒,就会对我的养母拳打脚踢。”

    深夜四周太暗,她的脸几乎看不见棱角,柔和地浸在阴影里。声音却是坚平而硬质的,在水泥墙壁上撞溅细弱的回响,“她不能反抗。因为他威胁要杀了我。”

    那时朱诺的声音在他眼里呈现灰色,跟他瞳膜的颜色十分接近。

    布莱登回到隔壁公寓照顾佩妮。

    公寓里再度静下来,这是菲恩最熟悉的环境。在无声的静谧里,他感到安全。

    菲恩拇指勾住后领,脱下衬衣。

    口袋里印着她唇印的纸片掉到地毯上,被他弯腰一把拾起,拂掸走沾染的尘灰。

    他指尖微动,抚触着那枚唇印。皮肤与纸面相贴,感觉到细腻独特的纹理。

    他蓦然想起昨晚,朱诺的双唇开开合合。

    她从未对他说过那么多话。

    他听得认真专注,甚至到此刻,也能一字不差地回想起她所叙说的全部细节——

    “养父喝止咳药水,吸食强力胶,后来终于沾上了□□和冰.毒。薪水逐渐捉襟见肘,于是他开始私下做点生意,将低价收到的毒.品转卖到街头毒.贩的手里。

    “我十四岁就每天开车替他运货……还是十五岁?记不太清了。他告诉我,要是被条子抓到,就说自己是个没家的孤儿。如果我把警察招至家门,他会先打死我的养母,再开枪自杀。”

    “我一直很听话……一直很听话。”

    她的声息低微下去,尔后又突然扬起,像海平面上急涌翻掀的巨浪,“可是有一天我回到家,发现养母遍体鳞伤倒在厨房,太阳穴里插.着一把割肉刀。养父不在家。后来我才知道,他洗掉手上的血迹,若无其事地去上班了。”

    她的确是在讲着故事,每个措辞都不温不火,少有情绪渲染。

    而他知道她说的一切,他理解字眼背后辛辣痒痛的感觉。

    而现在他回想起她的故事,这份感觉又重返手心,被他连同纸片一起握紧。

    “我报了警。来的警官叫约翰·唐纳德,他带我回警局录口供。当时唐纳德的女儿也在警局等爸爸回家。她给我披上一条毛毯,告诉我她是艾薇。”

    菲恩清楚地记得,说到这里,朱诺抬起手背掩住双眼,也掩住了她眼里他的影子,“那条毛毯真暖和啊,我到现在还留着。”

    到这个时候,她的声音成了白色。齐整均匀的、不透明的白,把杂质都掩映在背后,像浓雾一样倾轧而来。

    昨夜他看到的这股白,还顽固地覆盖在他的瞳膜上。

    “录完口供,我到走廊里坐下来,告诉他们除非那个男人被锁上电椅,否则我不会安静离开。当时我甚至想过,如果他安然无恙地走出警局,我一定要随便抢来哪个警员的佩枪,朝他的脑袋开上几枪……”

    尾音生硬骤停,她突然挣扎着起身向外走,像溺水缺氧的人。

    楼外是鲜活通贯的风,她冷静下来,又接着说:

    “艾薇给我买了一杯咖啡,陪在我旁边。负责这起案子的检察官说,现场没能提取到指纹或dna这一类有价值的确凿物证。死者属于非法移民少数族裔,疑犯却是个有正当工作的中年白人,按时交税,待人和善,在街区里有着不错的口碑。而作证的只有一个华裔女孩——这起案子胜算不大,他建议跟我养父做一笔交易。

    “这笔交易的内容,是养父承认过失致人死亡,接受两年的刑期。”

    揉皱的纸团放在一边,菲恩褪下长裤。她的话语充塞在脑海,循环往复地倒带重播。

    他走进浴室,砖壁新凉瓷硬,脑内她的声音仿佛也多了回响:“我问艾薇,用两年的自由就能买下一条人命么?她没有回答我。

    “我辍了学,就近搬到新泽西,靠赛车和赌.博赚钱,闭着眼睛活着。烟瘾就是那个时候落下的毛病。

    “又过了几年,艾薇找到我——她已经是个纽约警局新入职的警员了。她告诉我,养父被逮捕了。这一次他失手杀死了自己新婚的妻子,一个白皮肤的平面模特。

    “然而纽约早就取消了死刑。他被判入狱四十年,允许保释。这个结果是艾薇争取到的,她向检察官证明了养父的前科——他们本来打算判他二十五年。”

    拧开水龙头,水流浇打在背上。

    菲恩总觉得,他浴室里的花洒有种腥涩泥土的味道,而每当他凝睇着白亮而平整的瓷砖,还能听见一阵走了调的扬琴声。

    如果她在这儿,这一切不快的感受都将消散。但他现在所拥有的,只是回忆里她的声音,一刻不停讲述着那个尚未终结的故事。

    “我跟随艾薇回到纽约。她劝我戒烟,我也不再赌了,开始慢慢偿还以前欠下的赌债。有时候艾薇会向我讲述她正在查办的案子,往往其中大多数都会有不错的结果——谋杀犯获得情理之中的刑罚,娈童犯和□□犯被记录在案,跨州流窜作案的连环杀手则羁押到联邦法庭,得到最公正的审判。”

    “后来艾薇死了。三年前的夏天,死在一辆焚毁的车内。”

    “她曾经想让我继续上学,所以我来了凤凰城。在这儿,我遇到的事情都很糟糕。”这是她昨夜留下的最后一句话,“除了你。”

    当时他很快明白,她也感受到了两个无法自我原宥的人之间,强烈缠连的共情。

    黑夜里,他跌跌撞撞艰难独行。时间久了,视野所及的事物终于浮凸出轮廓。

    一线光没入瞳孔,他的双眼感到不适。可当光亮仓促离开,就又无法在黑暗中视物了。

    他看见了光,便想留在身边。纵使无法驱走黑暗,至少也能指引方向。

    水声停歇,菲恩赤脚走出浴室,垂头擦拭脖颈,金发在指间沥干。

    门边的通讯器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提示音。

    自打他搬进这间公寓,鲜有访客上门,通讯器也就始终无人问津,早蒙了一层肉眼不可见的薄灰,摸上去有种干热的淤涩感。

    这感觉很不好,简直跟卡车的轮胎碾过耳膜没什么两样。菲恩按下扬声器,倏地抽回指尖。

    “嗨?”对面传来的嗓音裹挟着黑沉夜风,让人听不太清楚,却足够冲散那积灰接触皮肤时带给他的所有不适。

    “菲恩?”一时之间没能收到回音,朱诺接着问。

    他垂在身侧的手指不动声色地骤然绷紧,眼帘低坠下来,快速调整呼吸。

    “嗯,是我。”他用自己所能做到的、最平稳的语调说道。

    “谢天谢地,我没记错你公寓的门牌号。”

    扬声器里冒出琐碎的衣料窸窣声,然后她继续道,“外面真冷,劳驾你先开个门?”

    三分钟后,朱诺出了电梯,一眼望见他撑着房门、翘首以盼的模样。他没穿上衣,劲瘦的腰间裹着浴巾。

    她轻笑出声,冻得发红的鼻尖皱起来:“没打扰到你吧?”

    说着她提了提手里的纸袋,“给你带了六罐装。”

    他其实不常喝酒。

    但他没有拒绝。

    门在手边渐渐合拢,走廊里的扇形弧光变得越来越窄。

    沙发上接连响起清亮的嘣弹声,是她开了两罐啤酒。

    她摇动着圆润的铁罐,一口也没喝,而是叫了声他的名字:

    “菲恩。”

    他回应:“嗯?”

    “我能在你家洗个澡么?”

    朱诺问得坦然,“宿舍的热水器坏了。”

    “好。”

    菲恩先答应下来,然后才意识到她提出了怎样的要求。他耳尖没来由地红热起来,呼吸有些快,“浴室在那边。架子上是新买的浴巾,瓷砖很悦耳,花洒也很好闻,你可以多碰碰它们。”

    瓷砖不悦耳,花洒也不好闻。但他的确希望她能在浴室里留下自己的气味,还有声息。

    浴室里很快响起湿淋绵密的水声,几分钟后偃旗息鼓,紧接着是吹风机轰隆作响。过了一会儿,隔门被人推开,水汽凝成的薄雾扑面而来。

    菲恩的视野暂时模糊了半秒。

    朱诺裹着宽大浴巾,长发半干,脸庞洁净。

    他亲自挑选的、亲自触碰过的浴巾,眼下紧贴她的身体轮廓起伏着。

    喉咙烧干,他近乎急切地避开视线。

    “过来。”

    她侧靠墙面,环抱双臂望住他,忽然出声。

    左臂略微上抬,自然而然地亲吻着食指指节上的刺青。

    他走过去,被朱诺伸手勾下后颈。

    脊背折压下来,颈窝里有她的嘴唇和气息。菲恩恍然觉得,她这次来不是为了送他啤酒,也不是为了借用浴室。

    她的目的自始至终都是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只望她一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七穹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穹烬并收藏我只望她一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