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只望她一声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十章

    性.爱对于从前的朱诺来说,一直都是件无关紧要的必需品。像块火腿蛋三明治,从街角无照经营、油渍污损的店面里买来,不太卫生,也称不上安全。馅料充足气味咸香,足够用以饱腹,但也仅限于此。

    然而当情感契合达到一定层面,接踵而至的*吸引远比她想象中来的更加强烈深远。她发觉自己对他存在着一种丰沛的需要,那是藉由意志相互黏合催化出的欲想,无须经历衍变发展便已经沉固成形。

    可菲恩是不愿意的。朱诺很早就明白了这一点,并在之后逐渐领会了其形成的缘由。

    “他把我关在那儿,但我记不清有多少天。我目睹了他所做的一切……那时候我的年纪还很小,却很清楚他摧垮了她,也驯服了她。但我无能为力,连挣脱绳带、甚至闭上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他强迫我保持清醒,最开始是强光和电击,后来他用上了夹子和刀,还有另外一些我叫不出名字的工具。它们都很锋利。”

    ——朱诺还记得他在互助会上的倾诉,和那时他眼里无法碾灭的沉郁的灰影——

    “他把她的血抹在我的脸上和身上,用手和器具刺激我,看着我勃.起然后对着摄像机的镜头大笑……”

    血腥和苦痛构筑起了他对性最懵懂初浅的认知,在未来的十余年间一直未曾打破。

    朱诺注视着他,周遭世界灯火繁芜,仿若冰雪一般逐步消融在视野,只有他微微低头,将大半张脸埋在手心。

    他一侧嘴角绷起*的线条,被她伸手揉散。

    菲恩透过手指间隙,悄悄望向她。

    他太高了。

    朱诺低声咕哝了一句“真见鬼”,然后垫起双脚,勉强拉下他的脖颈。又拨开他掩着面的手掌,稍扬下颌命令他:

    “亲我。”

    于是他弯着腰吻她,鼻尖亲昵摩蹭,甜蜜的酸楚在心尖赤忱燃烧。汗意漫涌上来,又被肌肤表层的高热所蒸发。她的肩背被手臂围拢,呼吸的重量早已失悬,浸润在他怀抱醺烫的气息里。

    “我也……”

    一声极其轻短的叹息,她更用力地揽住菲恩,“我也很喜欢你。”

    咬字很浅淡,好像每一个音节都不加力度,如同在水面摇晃着降落的风。

    风撩在耳侧,他心神震曳,几乎撑持不住环抱着她的那双手臂。

    这是她惯常的声音。是他最为熟悉的、水蜜桃浓甜的味道。

    他的下唇被她含咬,舌尖继而绵密地拖扫牙床,细痒并着刺辣的酸涩一道激醒。她的气味满溢口腔,耳畔有颤动的和弦轰然奏响。

    紧接着,身体膨起最难堪的微妙反应——他控制不住的、生理性的反应。

    “你不想么?”

    朱诺亲了亲他的嘴角,唇齿一路游移斜上,最后含住白皙光滑的耳珠,“……但是我想。”

    “我……”

    话刚起头就被按着胸口撞进沙发,她横跨到他的腰间,一手伸探进上衣下摆。腹间鲜明的肌理沟壑缀满汗珠,除此之外还有她灵活暧昧的手指,涂抹抚触一片黏濡。菲恩隐忍而艰难地喘息起来,衬衫领口的纽扣被咬开,不声不响崩弹进地毯绒长的线丛里。

    “什么?”

    朱诺随口问。不管他说什么,她恐怕都听不太清了。

    “我想……”

    他眉睫挤蹙,折出一道窄纹,声线哑黯,轻轻说,“我想要你。”

    四周寂然无声,只有挂钟剔哒击响。

    菲恩屏息合眼,薄唇带着柔和的温度,靠拢到她腮颊边:

    “帮帮我吧。”

    他的温驯和顺从让一切变得超然顺遂。

    高.潮过后是短暂的精神缺失,结合巨大空虚感,勾拨着暌违已久的烟瘾。

    身心疲累,朱诺懒得抬手,任由肺叶挣扎烧腾。

    在她身侧,菲恩急促抽吸,像个持续低烧的人。

    他看着自己的手,指节半蜷半舒,因长期的体育运动与地下搏击而显得坚硬有力。细小的褶皱都抻平,指缝处颜色稍淡一点,掌纹深刻,一路勾勒到侧面。

    他曾经以为这双手什么也抓不住。而现在被她的手指缠扣着,很紧密,几乎难以剥离。

    两人在沙发有限的空间里贴近彼此。他翻身搂住她,下巴陷入她浓密潮湿的发间。

    “这样睡的话,明天腰会疼的……”

    朱诺肩枕着他光裸的手臂,含糊不清地说。

    意识迷濛虚荡,好像即将昏睡过去。

    他的呢喃浮溶在头顶,略微触动发根:

    “没关系。”

    那一晚,朱诺什么也没梦见。

    直到眼皮被阳光盖出一层透红,她才从浅眠里醒转过来。身下是绵软的沙发垫,一偏头才发觉菲恩睡到了地毯上,一只手还牵拉在她的指尖。他握得那么用力,甚至能感受到皮肤下血管的贲鼓涌跳。

    抿唇等待了一会儿,室内气温被日头蒸暖,他浓金的睫毛抖震两下,还没完全张开双目,已经下意识捉过朱诺的手放至唇边。

    她用了菲恩浴室里没开封的漱口水,再掬清水洗净面颊,走出盥洗室,蛋饼和橙汁已经摆上了餐桌。

    他这些年来一个人过活,厨艺应该还不错。

    ——这个判断接下来便得到了证实。

    “下回我帮你做丰富一点儿的早餐。”朱诺喝下最后一口橙汁,然后说,“我喜欢胡椒炒蛋和烤吐司。”

    “下回?”捕捉到一个关键字眼,他的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个微笑,“好。”

    这个微笑很快冻在了嘴唇上。他想了想,低声说:

    “下周末我会回家一趟。”

    朱诺搁下餐叉,一道银光削闪。

    她问:“为什么?”

    他答:“……只有这样才能让弗莱远离你。”

    空气陡然僵固,朱诺沉默良久,不断用手拨开垂落的额发。

    “你不用插手这件事。”

    她最终说,“我有我的安排。”

    “对不起。”

    菲恩欲言又止,“但是弗莱——他不是你应该接近的人。”

    停了一停,转而道,“如果是因为钱……”

    “跟钱没关系。”她近乎粗鲁地打断了他,咬住嘴唇不安地犹豫一会儿,语气放软下来,“听着,菲恩,你还记得在互助会,我对你说的话么?”

    他颔首。

    “你说他会进监狱。”

    “我正在为此努力。”

    她尝试着给出解释,“这不是件容易的事儿。他很谨慎……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了。”

    “我试过。”

    菲恩突然说。这句话生硬地介入,似乎毫无头绪始末。

    然而很快他就继续道:“我试过报警,但是那个叫霍恩的警员又把我送还给了弗莱。后来我被绑在了刹车失灵的汽车上,差点冲下悬崖。”

    ——又是霍恩。

    她思绪一动,又被另一种猜测所吸引:“所以你不喜欢车速太快?”

    “嗯。”

    他的声调很明显地沉降下来,更深层次的触痛细细密密织在音节的每一处停顿中,“都是因为弗莱,因为菲尼克斯……”

    他又一次把头放得很低。

    朱诺越过餐桌,力道很轻地理顺他的发丝。

    她的声音从未如此温柔:“他们已经不能再把你绑起来,强迫你旁观那些令人作呕的罪行了。你在这儿,你过得很好。……你有我。”

    她说,“如果你要回家,我陪你一起。”

    回到宿舍楼下,她第一时间钻进了电话亭。

    “你知道菲恩曾经试图报警么?”

    她告诉路德维希,“当时接警的警官也是那个霍恩——我相信大多针对菲尼克斯的指控都被他压了下来。”

    “跟进这个线索。”路德维希沉着道,“如果可以,希望你能借用菲尼克斯的名义说服他——或者任何一个警官——用他们独有的门路私下查询安东尼的家庭关系。”

    朱诺嗓音发紧,昨日血液沾染脸庞的热痒粘稠依稀复现:“那个在监狱里杀了盖的安东尼?”

    “是的。”

    路德维希谨慎地分析,“他的资金动向我没有查出任何疑点,唯独他父亲的账户一周前凭空出现一笔巨额养老金,一天后再次不知去向。我怀疑他有尚未登记在案的家庭关系在动用这笔资金。”

    朱诺刚想说什么,衣袋里手机突然嗡嗡发振。她歉意地中止了与路德维希的通话,再扫一眼手机屏幕。

    是一个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人。

    等在宿舍楼下的乔治看见她走出电话亭,不由得皱起眉头:

    “你在用公用电话?”

    不等她应答,他自言自语道,“我明白了。”

    朱诺不加辩解,径自平视着他:

    “找我有什么事儿?”

    “我本来以为你只是林赛的室友……有些事情我必须对你说。”

    他苦笑起来,眼睛里流露出异样的光芒,“关于林赛和罗拉。”

    ……

    等到他结束陈说,天际有一簇积雨云正在消失。

    这一次交谈(或是单方面倾听)非比寻常,朱诺几乎按捺不住想要立刻联系路德维希。怕自己进入废旧电话亭的次数过于频繁引人起疑,她只好将乔治透露的内容整理默背,又唯恐遗漏什么重要信息,迅速抽出一张纸记录下了几个关键字。

    当她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一切的同时,乔治坐进了他的红色保时捷。脸上是前所未见的宽和神情,双眸空泛,缺乏神采。他揉搓着手指,一个笑容浮现在唇缘。

    第二天,朱诺得知他烧炭自杀身亡的消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只望她一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七穹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穹烬并收藏我只望她一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