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只望她一声 > 第30章 更新

第30章 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清晨。有云静止在天空的一汪蓝里,形状柔软,新鲜白腻。

    朱诺手肘弯屈,电话举在耳边,因为长时间的通话和充电隐约发烫:

    “……你不要来,最近比较忙。”

    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什么,她口气松软下来,甚至带着笑意,像是在和缓轻柔地哄着:

    “等我有空就过去找你,不要急。”

    顿了一顿,她嘱咐道:

    “你好好训练。”

    通话终止,朱诺似有些出神,仍将手机握着。金属外壳还聚有那一点点微狭的热意,密集地贴烫掌心。

    “发什么呆呢?”

    露西伸出一只手,左右晃动在她眼前,影子倏忽掉进瞳孔里,见她眨了眨眼,方才继续说,“以后别在我面前打电话,太刺激人了。我还单身。”

    她想到什么,耳根红起来,低低道,“没准儿过两天就不是单身了。”

    朱诺习惯性地随口否认:“我其实也不……”

    话到一半就被阻塞,菲恩口中那句“女友”像一滴雨水,啪地打进脑海,嘶嘶蒸发成乳白不透明的潮汽,将她整个思路都填得满满当当,不落一丝空隙。

    “好吧,我不是单身了。”

    朱诺耸肩说。低眼看着膝头,脸有点发热。

    和菲恩的这段关系开始得突然,终于定性时反倒显得顺理成章。没经历什么像样的表白,没正式得到过约会邀请,而最接近甜言蜜语的,是最开始他告诉她:“你的声音是水蜜桃味儿的。”

    一直以来,他们彼此都在退缩着前进,终于走到这里。

    他成了她的第一个“男友”,这很古怪,却又自然得出奇。

    正想着,肩膀被人推搡了一下,露西抱着腿坐到她旁边。

    床垫陷下几寸,朱诺的重心随之偏移,身体往露西的方向稍加倾斜。

    “你知道你还是他的啦啦队长,对吧?他完全可以命令你过去找他。”

    露西靠着她的胳膊,语句散碎不连贯,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哦,我记得,那些橄榄球队员可是很擅长滥用这种‘绝对命令权’,他们干过不少龌龊事儿……”

    她身上散发着香水气息。这样的香气甜腻而顺滑,不带任何侵略性的棱角,贴着脸钻进鼻端,激起一串醺热发痒的舒服,但决不会让人难受得想打喷嚏。

    就跟她的人一样。

    她是有点聒噪的性格,不太会保守秘密,但很难引起强烈的反感。

    “……所以你可要小心一点儿,朱诺,橄榄球队那群人里基本上没几个好人。菲恩成天跟他们待在一起,耳濡目染……”

    朱诺摇摇头。

    “菲恩不会的。”话没说完,她先笑了,“你不要什么事都操心,多累。”

    两人个头差不多,露西一歪头,刚好平视朱诺的双眼。

    朱诺眼里有细小的血丝,呈枝条状散布在眼球上。眼睑不显眼地肿着,睫毛看起来都比以前无精打采,眼下还氤氲着半圈青黑。

    “别说我了,先瞧瞧你自己,这几天都在忙什么?黑眼圈这么明显。”

    露西手脚并用,灵活地爬下床,“我给你找眼膜敷一下。”

    朱诺见她拉开抽屉,翻起一堆杂物。其中有个粉色硬皮本子,侧面拴一把精致的铜色小锁头。

    看起来像是个日记本,在小学女生当中特别流行的那一种。

    忍不住又笑了,朱诺抿住嘴角,拔去手机的充电线。

    露西捏着眼膜回头,恰好看见这一幕,不由得奇怪:“话说回来,你的手机不是不能打电话么?”

    这是朱诺去电话亭跟路德维希联系时,随口用的一番说辞。

    说谎很容易,圆谎也并不难,依照谎言控制自己的行为,才是最需要下功夫的环节。

    花了半秒钟琢磨办法,朱诺立即解释:“不能打出去,但是能接。”

    露西接受了这个说辞,嘴里也不停闲,转而向她介绍起这一联眼膜的种种好处。

    一刻不断说了这么久,她的声音不见喑哑,还是原来那样透亮。

    由于以前大量抽烟,朱诺的声音已经不再清澈,平时咳嗽一声,嗓子还会紧跟着哑上一些。

    ——虽然在菲恩眼里,她的声音是“水蜜桃味儿的”。

    心下感叹自己到底不比年轻姑娘,她一边摇着头一边打开衣柜,换一套轻捷舒适的便装。

    “我回来再敷,谢谢你。”

    走到门口穿鞋,露西的介绍还没结束。

    将宿舍的门扣在身后,朱诺暂时获得安静。再度驱车驶进铁门,菲尼克斯老宅巍然矗在视线中央,心境又与上次大不相同。就烦躁。

    如果可以,她是一步也不愿意踏入这里来的。

    菲奥娜交了个包裹给她,一只雪润□□的手臂压上车窗的框条,有鲜辣一缕红色从肩线一路垂下来,晃动在朱诺视野边缘。

    “菲恩最近训练安排比较紧,是么?”她言露关切。

    “是有一点。”朱诺回答,盯着菲奥娜胳膊下方的窗框,从进门开始就盘搅内心的烦躁正在加剧。

    她不太想说话,语气里没滋味,神情也是淡淡的。

    仿佛察觉不到她无声的抵抗,菲奥娜腰身压得更低,整张脸几乎要支到胳膊上:

    “你们见面也不如以前频繁了吧?”

    她的两句问话相当巧妙,恰到好处地隐藏了真正的目的。朱诺很不耐,一时没有回应。

    或许该归咎于这座古老大宅的魔力,烦躁感冲破临界值,她在嘴唇里舔了舔牙齿,不暇思索答道:

    “不用关心菲恩的性生活。他有我,过得很好。”

    可能还不习惯于被人直接顶撞,菲奥娜的声音冷了下来,姿态稳定地直起身,手指在车门清脆敲打两下:

    “别忘了,当初你说过,你能带他回来。”

    “我还记得。”

    这是当天上午,朱诺说的最后一句话。

    包裹要送往中心区一间写字楼。朱诺看过印有地址的纸条,随手用车载点烟器烧毁。

    没有哪个雇主会在地址上面留下指纹,如果车手将纸条保存,也只能当作起诉自己的证据。

    天气晴朗,路况良好,又是工作日,街道上车也不多。她难得地遵循了路过的每一个交通灯,只花一个半小时就抵达了目的地。

    写字楼底下,西装革履的男女行色匆匆。左右两侧都是步行街,沿边拦着一排金属立柱,只有前后是通贯行车的一条路。

    按照指示,她要把包裹交给稻黄色头发、别着蓝宝石袖扣的男人。

    视线逡巡一周,她将目标锁定在一个缩在荫凉里喝着咖啡的人身上。

    朱诺下了车,绕到副驾驶拿包裹。这次的货物很沉,掂在手里勒得指节酸沉,连肩头都塌坠下去。

    她才迈步朝那边走,男人就敏.感地抬了头。看见她手里的包裹,他将咖啡塞进垃圾桶,快步迎了上来。

    从她手里抢过包裹,男人只留下一句“稍等”,就消失在写字楼的侧门。

    等?

    这不在她的职责范围。

    站在原地犹豫了两分钟,朱诺转身正腰离开,被气喘吁吁的男人从背后叫住。

    她甫回身,气氛在霎时间陡变。

    四周川流不息、富有规律的人群产生骚动,紧接着开始四散奔逃,几个上班族打扮的持枪者与多数人逆行,眨眼间围聚到稻黄头发的男人身边。

    朱诺后退了一步,视线受到阻碍,只能看到为首那人半跪下来,黑冷的枪口抵住男人额头。

    男人试图求饶,被按着肩扭过身去,单膝顶着后腰钉在地面。求饶声顷刻变成模糊呜咽,像是贫弱的风断断续续钻过针孔。

    袖扣擦过一线晶蓝的光,男人放声惨叫,小臂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向外弯折,手里滚落一个密封袋,想来是打算交给朱诺的。

    为首那人从旁接过一柄短刀,刀尖剖进纸袋,一小堆浑浊的晶状颗粒散漏出来。

    “白色死亡。”她听见一句判断,从步行街中间的一圈人里传来。

    “抓起来。”

    为首那人点点头,声线十分耳熟。他撩开西装取手铐,腰带上别着警徽,在太阳底下更显澄黄。

    锁住犯人双腕后,他稍微抬起头,朱诺看到灰银倒竖的短发。

    她谨慎地往后退,钻入停靠在路边的车内,打算迅速脱离现场。

    有条子执法的地方,还是尽量远离比较保靠。

    然而前后不知何时横塞上两辆警车,彻底堵住去路。

    她飞快思索脱身的最佳路线,车窗玻璃忽然被人敲响。咚的一声,近距离砸击耳膜,震得她全身一滞。

    窗外站着霍恩警探。

    “下来,跟我到警车上去。”他语气强硬,态度毋庸置疑,一伸手就拉开车门。

    朱诺只得照办,坐进警车副席,霍恩在身边摸出一盒香烟。

    他点烟的神态跟唐纳德如出一辙。好像在他们吞云吐雾时,世界都得屏气止息,敬候差遣*。

    这样的特质表征,跟窥视、探究和谨慎一并,镌刻在每个警察的性格深处*。

    至少她遇见的警察都是如此,无论好坏。

    不同的是,他没问她要不要来上一根。

    “我被逮捕了么?”忍受着烟气的侵蚀,朱诺抬起手,咬了一口指节上艾薇的名字。过了一会,忍不住问。

    霍恩用另一个更为尖锐的问题给了她答案。

    “你替菲尼克斯干了多长时间?”他的目光随着他的话一同转移过来,锐利洞悉,有如鹰隼。

    朱诺含糊其辞:

    “有一段时间了。”

    “你还是个赛车手,非法的。”

    这回是确凿无疑的肯定句,“上次在山路,你在比赛吧。”

    她只得承认:“对。”

    烟燃到半截,被霍恩抽出嘴角,关进车上的烟灰盒:

    “你跟我女儿差不多年纪,怎么不去上学?”问及这个话题,他的语气没那么硬邦邦了。

    朱诺不答腔,嘴唇裹上一层热气,轻轻抿起来。

    虽然不理解他将自己带进警察的目的,但根据经验判断,警察知道的信息越少越好。

    “你应该去上学。”

    霍恩的语调越加和缓,平日里深深拧着的眉眼也松弛着,几乎让人无法断定,在片刻前徒手拧断一截胳膊的人,究竟是不是他。

    “我必须赚钱。”朱诺信口说,“有家要养,还有债得还。”

    霍恩停住了,在某一个瞬间,眼睛里现出老态:

    “我的一个朋友,在那条山路上出过车祸,直接从a3路段的第一个转角摔下悬崖。”

    “那儿出过很多起类似的事故。如果你不想粉身碎骨,就少走山路。”他说。

    a3路段、第一个转弯处。

    这两个特殊的字眼至关重要,跟脑海深处储存的某些信息有着直接共鸣。

    她试图回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沉默半晌,她点头说:“我明白,谢谢你的提醒。”

    “小心一点,你跟我女儿差不多年纪。”

    这是他第二次讲出这句话了,语气跟上一回没什么区别。

    朱诺转脸:“我可以走了么?”

    走下警车,她还在回味霍恩警探刚才那段话。追忆的线不断钻寻探触,在脑海里缠结成一圈,糟乱如麻,理不清头绪。

    她俯身拉车门。开到一半,手定在空中。

    a3路段、第一个转弯处。

    菲恩在互助会上描述过。当年弗莱将他绑在一辆车上,安全带断裂,刹车也失灵,直接从a3路段的第一个转弯处掉进悬崖。

    这样的经历,使他从此惧怕高速行驶。

    那么这会不会是弗莱年少时“善后处理”的另一种方式?

    朱诺将发现默记于心。在着手查实之前,还有另一件事要处理。

    她并不急着回宿舍,坐进车内闭目歇了歇,然后给菲奥娜发出一条短信。

    很快,电话打进来。

    等了几声,朱诺伸手接通,不待对方出言便冷笑道:“我有三样东西不运:毒.品、武器和人。合作的第一天,刘易斯肯定告诉过你,他知道我的脾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只望她一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七穹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穹烬并收藏我只望她一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