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危险关系,总裁先生好无赖 > 104 苹果而已,喂得这么火热,人家小心脏受不了啊

104 苹果而已,喂得这么火热,人家小心脏受不了啊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所以……”陈伊伊低低地一笑,“所以没有所以啊!就是看看雨珠啊!”她说着,顺势将头靠在他怀里,闭目养神。

    平常的动作,却让陈少有种心酸的感觉。她有多久没有主动跟他亲近了?

    他轻轻地抱着她的纤腰,一手穿过她的膝盖,正打算将她抱起来,怀里的人儿却睁开了眼睛绂。

    “哥哥,我们的结婚证呢?”

    女孩儿问得随意,听在陈少耳朵里,却是暗含深意逼。

    结婚证?她要结婚证干嘛?

    “在淮城啊!”陈少抱着她回到卧室,轻轻地放在大床.上。

    两人对面就是一壁挂电视,陈伊伊随手打开,里面正在放着翟晋颖接受采访的视频。

    她低着头,满脸的娇羞,记者们长枪短炮地围着,问题犀利又不失讨好。她腼腆地笑着,偶尔回应一句,就引起人们的起哄与调笑。

    她身边站着一个俊朗的男子。那人有些不耐烦,对于记者的提问一概不答,目光触及到翟晋颖的时候,更是冷然。他一边指挥着保安将这群记者挡住,不甚温柔,甚至可以说是粗.鲁地拉着翟晋颖往里走。

    最后的镜头是翟氏私人医院的门口,巨大的牌子闪着光,洁白的建筑气势恢宏,即使隔着屏幕,也让人望而生畏。

    陈伊伊面无表情地换了个台,结果一连几个,都是在播报翟晋颖的采访。

    她脸色越来越难看,关了电视,直接闭上眼睛假寐。

    陈少始终没有出声,看着她闷闷不乐,也不去解释。一张绝美得如同雕塑的脸庞同样阴沉着,波澜不惊的双眸流动着斑斓的色彩,最后归于平静。

    他倒不是因为翟晋颖的话,而是,陈伊伊即使自己闷着,也不愿意问他一句。他愿意将所有的都向她敞开,可是她似乎没有将他当成港湾的意思,不肯全身心地依靠他。

    翟晋颖公开在媒体面前承认自己怀.孕,还一副好事将近的样子,她忽然看到,不开心很正常。他应该要去结解释,去宽慰,去解决。可是,他就是憋着一股劲。

    此时,他只是一个在爱情里执拗倔强的普通男人,他只想看着爱心向他伸手,他在等。

    只要她伸手,他撤销计划,甚至放下仇恨,甚至放弃所有,也在所不惜。

    他黑曜石一般的眼睛半眯着,目光落到她的肚子上,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陈伊伊闷在被子里,久久听不到身边的男人任何声音,甚至他也没有抱抱她,拉下被子。

    她睁着眼睛,眼前一片黑暗。心里说不出的酸楚。

    他是默认了吗?

    陈伊伊闷着脑袋不肯出来。陈少冷眼旁观,不去劝说。

    两人都憋着劲,谁也没有说话。

    静谧的空间像是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两人身上,到最后,还是陈伊伊肚子不合时宜又非常合时宜地响起来。

    陈少无奈地叹口气,连着被子将她整个抱在怀里。那一分一秒的冷漠,忽然换成他此时的温柔,让陈伊伊更觉得委屈。仰着头,轻轻地磨蹭着陈少的下巴。

    陈少微微一笑,学着她的样子,也蹭了蹭她的脸。

    “我永远都不会放你离开,你乖一点!”

    陈伊伊听着他霸道的话,没有作声。小脑袋靠着他的脖颈,一双小嫩手也攀着他的肩膀,像是一只蜷缩在主人怀里的猫咪。

    陈少很满意她的乖顺,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发旋,将她放在床.上。

    拿出遥控器,按了几个键子,地面上地板自动折叠起来,厨房从下一层升上来。

    陈伊伊也是后来才知道,原来这里的下一层也是陈少的产业。楼上所有“消失”的物件,其实都是“运送”到了地下。

    陈少打开冰箱,随意看了一眼,“家里没有米,我们煮龙须面吧!还有一些辣椒、土豆和鲜肉。做一个尖叫肉丝,一肉沫末土豆泥,再煮一份鸡蛋汤……”他说完,转身看着床.上还在发呆的伊伊,“可以吗?”

    “嗯!”陈伊伊不知道从哪里来了力气,一个鲤鱼打挺地坐起来,重重地点点头像个稚.嫩的孩子。

    陈少满意她的回应,可是她的动作却让他眼神一沉,“老实

    tang点!闹什么!?”

    他语气严厉,陈伊伊被吓得一愣,呆呆地看着他,可怜兮兮的。

    “哥……”最后嗫嚅着伸出手,像个嗷嗷待哺的幼鸟。

    陈少摇摇头,走过去轻轻地点了点她的额头。然后回到厨房带上围裙开始切菜。

    他身材高大,气势逼人,穿着花哨的碎花围裙很违和。就像是混黑社会的打杀之时,忽然从兜里掏出了一个棒棒糖。

    陈伊伊看着那冷峻线条勾勒出来的脸,造物者可真是偏心,把所有的好东西都给了他。

    财富,地位,容貌,普通男人几辈子也积攒不够的,他一出声就什么都有了。

    手下掌握着几万人的生计,出手就是几个亿的生意。

    这么优秀的男人,如今眉眼温和地站在菜板前,专注地切着菜。他手法熟练,手艺也是一等一的好。陈伊伊吃过他做的那么多次饭,却从没有此刻,觉得他是这么的帅气!

    或许是翟晋颖怀.孕,真的让她感觉危机了。

    她心里不相信这个孩子是哥哥的,可是他什么都不说,又让她无端地猜疑。

    身边的目光太过专注,陈少即使是死人也要被看醒了。

    他侧着头,斜着眼睛看她,微微上挑的眉眼不似平时严峻,带着一丢丢的邪魅与挑逗。

    陈伊伊俏.脸一红,慢慢地走过去,从后面抱着他的腰身。

    “哥哥,你以后会给别人做饭吗?”

    低沉的语气带着一丝丝伤感,这丫头似有危机感了?陈少心里暗爽,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地微微扬起嘴角,“当然。”

    他顿了一下,回身将她抱个满怀,贴着她的耳朵故意吐着热气,“但是我只给你们做饭!”

    陈伊伊脸色一黯,将头靠在他怀里,没有答话。

    陈少只以为她羞涩了,揉揉她的头发,回身继续做菜。

    他说的很明白了,她不会多想了吧?

    陈少想得简单,只是女孩子的心思是隐藏着的冰山,你永远想不到海面下的体积会有多大。

    翟晋颖的事情像是没发生过,后来谁也没有提起过。新闻上偶尔还是会出现翟晋颖的八卦消息,不是去医院疑似做产检,就是跟逛街被***,身边的人背影疑似陈少。

    翟晋颖的身世也是吃瓜群众一大关注亮点,尤其官方消息放出的是流落人间的公主,被陈少所救,两人坠入爱河,更是让一众痴.男怨女大呼缘分使然。

    缘分?陈伊伊对这两个字最是不屑。他们真的有缘分,还能有她的存在吗?

    有的时候她看着翟晋颖在屏幕上惺惺作态,真的很想打个举报电话给八卦杂志,陈少已婚,并且跟这个疯女人一点关系都没有。营造出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人,最后也得不到,有什么意思呢?

    烦躁地换了台,嗯,小宝的新作品就很好看嘛!笑点足,每一个包袱都抖得特别响。

    不错不错!陈伊伊端着一盘瓜子,对小宝在新小品里面的造型评头论足。

    今天陈少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要开,虽然陈伊伊不太懂,他都把股份全部出卖了,怎么还有什么会议要开。

    大约是他名下还有其他公司吧?

    陈奕翊对这些都不是很在意,虽然罗曼曼不止一次跟她说起过,男人的财产你可以不握在手里,但是具体有什么资产名目,你要一清二楚。

    这与信任无关,反倒是为了更信任!

    首先陈伊伊没有什么机会可以了解陈少的详细资产,其次,她对这些真的是很不感冒,就算将文件都摆在眼前,她都不一样看得懂。

    就像这个公寓,她都住了半个月,才知道,这一片小区都是陈少的产业,他是开发商之一。

    虽然都是豪门世家出身,可是陈少不像尹华承,是唯一指定的继承人,家产都是他的,很是统一。陈少的资产更像是拼图,这里一块,那里一块,最后拼出来的也是一副后现代画,哪里哪里都不搭边,别人也看不懂。

    不过……看着满屋子的白玫瑰,陈伊伊倒是觉得他太浪费了。关键是,这个公寓真的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平时连钟点工都没有,卫生都是自己收拾。<

    /p>

    一开始都是陈少负责,不过后来他渐渐忙了,这重担就落到了陈伊伊身上。

    满屋子的玫瑰花啊,虽然是很美啦,可是收拾起来得有多费劲啊?

    若是衬衫知道她的内心OS,不知道作何感想。真是两个大字,冤枉!

    陈伊伊眼尖地看着一朵玫瑰花有一些蔫了,赶紧走过去将那朵玫瑰揪出来,扔进了垃圾桶。

    其实事情的开始还是因为她,那天电视播完翟晋颖怀.孕的消息之后,陈伊伊就接到了翟晋逸的电话。

    陈少正在洗澡,浴.室里水流的声音清晰可辨。陈伊伊看着那闪烁的号码,本来是不想接的,可是一想到他在电视上明显的护着翟晋颖的动作,就一股子的气。

    “喂!?”语气很冲,很是不耐烦。

    “生气了?”翟晋逸脾气倒好,一点也没有介意她的语气,“今天新闻是假的,你看了,也不要放在心上。”

    自从她出事后,他们就没有联系了,陈伊伊哪会想到他专门打电话过来,是说这个事情,猛地愣住了。

    “不用感谢我!”翟晋逸嬉笑着挂了电话。

    陈伊伊看着手机还有些觉得不可思议,甚至,她想这是不是翟晋逸给她下得圈套什么的。

    陈少一出浴.室,就看到小丫头发着呆,迷迷茫茫的,煞是可爱。

    出其不意地抱住了娇柔的小身体,余光掠到她尚且亮着的手机,通话机会赫然是翟晋逸的名字。

    俊朗逼人的容颜当即就沉了,“怎么想起来联系他了?”

    “啊?没有啊!”陈伊伊后知后觉地摇摇头,放下和手机。

    她还是选择相信翟晋逸的话,不为别的,就为他今天粗.鲁地拉着翟晋颖走的那几步。关键是,知道这事儿是假的,当然合她心意啦!翟晋颖怀.孕是假的,哥哥才懒得搭理她,没有跟她解释也是理所当然。哥哥什么时候跟别人解释过啊?

    她乐滋滋地抿着嘴笑,被陈少捕捉到,醋意更浓了。

    “他这么好?想着都乐?”

    “没有,我是想起了他那些话!”

    陈伊伊心不在焉地回答,陈少却误听成了“那些花”。当初翟晋逸在淮大表演的时候,曾送过陈伊伊漫天花雨,陈少思维发散,又想到了莫非送给伊伊的那满院子的红玫瑰。当时他还嘲笑那花土气。不过……

    他看着身边娇俏的女孩儿,他想,她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大约小女生都喜欢这种浪漫吧?

    于是陈少第二天就定了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送到了公寓里,铺满了公寓的地面。

    陈伊伊看着那娇颜的白玫瑰都惊呆了,感动不是没有,可是……更多的是惊讶,更是……心累啊!

    认命地将几株蔫了的花挑出去,她直接坐在地上发呆。

    一手拿着衰败的花朵,一手拿着苹果大口大口地啃着。满屋子的花香,她坐在花海里,啃着苹果倒像是一个多么重大的事业。

    陈少一回家就看到他的小可爱蹲坐在地上发呆,无声地笑笑,直接将她抱起来,走向大床的方向。

    陈伊伊抬手抱着他,顺势将她啃了一半的苹果放到他嘴边。陈少故作嫌弃地皱皱眉。触及到小家伙楚楚可怜的目光,坏坏地一笑,咬了一口苹果他的。

    陈伊伊满意了,收回手乐滋滋地看他。却见面一张放大的俊脸,温热的唇吻上来。

    那块苹果最后还是进了她的肚子,看着某男得意的眼色,陈伊伊很是郁闷。不愿意吃就不吃嘛,用这么火热的方式喂给她,人家小心脏受不了啊!

    她大眼睛滴溜溜一转,躺在床.上,伸出胳膊搭在头的两边,姿态慵懒而妖.娆。修长笔直的美.腿轻轻地磨蹭着床单,半眯的眼眸为整个人都染上妖冶的色彩。

    陈少冷幽的眸子当即沉了几分颜色,小丫头一举一动肚子里有几根花花肠子,他一清二楚。慢悠悠地走到床的另一边,目光一直就不曾离开床.上卖力邀请的女孩儿。

    陈伊伊心里嘀咕,不对啊,他怎么这么冷淡啊?不像他啊!

    想着,她探究的目光落到他身上某个部位,变化明显,嗯,还是他!

    既然不为所动,那她就加大筹码喽!

    陈伊伊深深地吸口气,从床.上爬起来,将外套脱掉了。故意放慢的动作,那叫一个诱.惑。偏偏她里面穿的是单薄的吊带小睡衣,稍微一低身子,那峰峦叠嶂的美景就一览无余。

    陈少呼吸渐渐急促,可是还是忍着不去碰她。幽幽的目光也强制地从她身上移开,脱下外套就要进浴.室。

    陈伊伊哪会让他如愿,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他,趁着他愣神的功夫,一下子窜到他面前。

    嫩柔的小脚才在他脚上,也是悸动无限。

    陈少真是快被这个磨人的小妖精逼疯了,碰也不能碰,推也不能推。

    况且这是小家伙第一次跟他这么主动啊!第一次!

    陈少看着她的肚子,很是郁闷。

    陈伊伊不明所以,明显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可是他就让她这么挂在他身上,回抱都不肯。

    这情形好让人尴尬,她本来只是想要逗一逗陈少,可是最后却把自己搭进去了,心情失落的倒是自己。

    她气呼呼地松开了抱着他的胳膊,一扭一扭地走回床.上。

    “穿鞋!”后面传来喑哑的低吼,吓得她一愣。

    一愣,然后就火了,“知道了!”

    陈少说完,就进了浴.室。看着浴.室紧闭的门,陈伊伊总是觉一口气耿在心口,上不去下不来,太难受了。关键是,丢人啊!

    她看着床.上的遥控器,这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可以下移的。

    贼兮兮地一笑,她按动了浴.室的按钮。

    陈少正在洗澡,只觉得忽然脚下动了。他好像在下降。

    下降过程中,浴.室是整体封闭的,他只能等着浴.室降到了低,然后再出去。

    没想到英明一世的陈大少会被陈伊伊一个小丫头算计了。他狠狠地将门踹开,只围着一条浴巾就走出去。

    陈伊伊算计了陈少,非常得意,躺在大床.上滚林滚去以示庆祝。

    可是,高兴没多久,她就感觉床开始颤动。刚准备跳下床,就感觉一阵下落。速度不是很快,惊讶大于惊吓。

    陈少看着微微张开小.嘴的女孩儿,轻轻地亲了一口,才暧.昧的抵着她的额头,“宝贝,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呢?”

    陈伊伊浑身一机灵,她没想过,这上下楼的设计都是一样的,关键是,楼下也有一个遥控器。这不就等于两套公寓,共用一套用具?她抓抓头发,科技真是很神奇。

    陈少看着女孩儿讨好的笑,只是冷冷哼一声,上床抱着她按在胸口。

    “睡觉!”

    只是睡觉?真的只是睡觉!

    陈伊伊整个人都被他抱在怀里,清楚地感觉都他僵硬的身体,对他看着不吃的行为很是奇怪。

    这不是他的风格啊!

    当然她而不是非要送上去给人吃辣!

    算了,想想都脸红。

    她收了心思,安静入睡。身边的男人却是久久不能入眠。

    她身上淡淡的沐浴露的香味萦绕着他,虽然用的都是一样的,可是她身上的味道,就是带着奇异的力量,撩.拨着他本就对她没有多少的自制力。

    可是……

    他的手温柔地伏在她小腹,黝.黑的眼睛里满是期待。

    可是她怀.孕了,而且因为流.产不久,身体没有调养大好,很不稳定。所以他即使再辛苦,也要忍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危险关系,总裁先生好无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故人一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故人一一并收藏危险关系,总裁先生好无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