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危险关系,总裁先生好无赖 > 110 “哥哥,让一切都回到正轨吧!”

110 “哥哥,让一切都回到正轨吧!”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以为莫非就不复杂吗?你以为尤莘玉就不复杂吗?”

    “他们全都是好人,只有我一个是坏人是吗?”

    “你遭遇的都是因为我,你是不是这个意思?逼”

    陈少竖着剑眉,满腔的怒火,可是一看到陈伊伊纤瘦的背影,他还是什么都没说绂。

    他伸出手试探着去碰她,她就向前挪了一下,躲开了。

    他看着空落落的手,狠狠地握紧了。

    “伊伊,我不会放你走!”

    他不是善于解释的人,看着她冷硬的背影,第一次感觉很无力。

    可是,不管怎么样,他都不会放她离开。

    陈伊伊闭着眼睛好像是睡着了,陈少握紧了拳头又舒展开,最后叹口气离开了房间。

    陈伊伊隐约听到他在跟谁说着什么,“精神状态不稳定”,“以后再来吧”之类。

    大约是那个便宜妈妈吧?

    呵呵,真是可笑,这么多年也不见她找找她,现在知道献殷勤了?

    哦,也许,人家是来跟她划清界限的呢!

    哦,不对,他们是来要她的骨髓的!

    陈伊伊背过手去摸着后背的伤疤,她永远都不能忘记那种痛苦,那种恐惧。

    那种几乎感觉真的让她绝望。被人鱼肉,被人宰割。

    陈伊伊冷笑。现在过来说什么,做什么,又有什么用呢?

    一连几天,陈少的公寓都很热闹。不是莫非和尤莘玉来访,就是翟夫人带着翟晋颖来探望。

    陈伊伊很不懂,翟夫人你是怎么想的?竟然带着翟晋颖一起过来。虽然她说是让翟晋颖跟陈伊伊道歉。可是伊伊真的是一眼都不想见。

    每看翟晋颖一眼,她就会想到被软禁这几个月来受的折磨,那种孤独刺骨,还有翟晋颖不时地语言暴力。

    只是翟晋颖是一回事,翟夫人又是另一回事。像是约好的,翟夫人和尤莘玉从不在同一时间过来,每一次都带着一大堆的礼物。

    来人陈伊伊一概不见。礼物嘛,吃的东西她怕中毒,直接扔了。用的,就捐给慈善机构,都是价值不菲的东西,也算是做点善事。

    每一次看着她一脸愤愤地拨.弄着那些包装精美的礼物,陈少都忍不住地笑意。

    那些礼物泾渭分明。尤莘玉送的和翟夫人送的完全不是一个调调。

    尤莘玉送的,她每一个都亲自看看,而翟夫人的,就完全扔在一边。

    她是不想看嘛?分明是憋着劲,其实特别想知道翟夫人都送了什么。可是就是傲娇着不肯拆。

    仿佛这样,就可以划断跟翟夫人的关系。

    陈少只是让王妈偷偷地将那些礼物都收起来。

    莫非是每日必到的,陈伊伊也如约,第二天就打算跟他走。可是这一次不是陈少阻拦,而且肚子里的孩子不愿意了。

    陈伊伊怀着孕被关了几个月,若不是她心态好,就该得了抑郁症了。本来身体就不是很好,又动了那么大的手术,身体受到很大损害,不适合再奔波劳累。

    于是回淮城完婚只能放一段时间。

    但是回家不成,莫非在S市也有专门的酒店,可以接伊伊到那里啊!

    这个事当然就是陈少大力阻拦了。

    什么酒店不干净,医生不方便什么理由都上了。最后还是翟夫人过来插一脚,“伊伊,既然你要搬出去,自然是要搬回家啊!”

    面对着几难的选择,陈伊伊脑袋都快要炸了,最后小脸一板,算了,就住这儿吧!

    不过住是住,她必须跟陈少说好,分房分床!

    她已经答应了莫非的求婚,就不能再跟他有什么牵扯。

    陈少只是阴着脸,心不甘情不愿地点点头。

    “谢谢哥哥收留!”陈伊伊甜丝丝一笑,目光清澈,真的把他当成了哥哥一般。

    陈少本来不情愿着,忽然就觉得一阵失落。

    仿佛一脚踩空,跌入

    tang了万丈悬崖。

    她以后真的只把他当成哥哥了?

    妄想!

    “伊伊,今天感觉有没有好一点?”翟夫人又带着一大堆礼物进来,翟晋颖在后面低着头,颤颤巍巍地跟着。

    陈伊伊下意识皱皱眉,低头玩着手里的平板当做没听到。

    翟夫人明显地很受伤,讨好地坐在陈伊伊床边,“我给你做了一些菜,你尝一尝,好不好?”

    说着,给翟晋颖使了个眼色。

    翟晋颖将饭盒递过来,微低的头隐约看到一双红肿的眼睛。估计翟夫人有气,都撒在她身上了。

    陈伊伊眼角撇到,心底冷笑着,可是这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翟夫人看陈伊伊没有说话,虽然没有表示接受,但是至少没有像前几天那样把她撵出去啊!

    翟夫人很乐观。

    “伊伊,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你尝一尝这个青椒肉丝,你爸爸最喜欢吃的。”

    翟夫人的愿意是,有其父必有其女,都是一家人,口味应该差不多。

    可是这话在陈伊伊听来,就不是那个意思了。手术之前,陈伊伊分明听到孟棋昕跟人打电话。那边身影冰冷不带一丝感情。

    “翟先生,她很不配合。”

    “你是医生,她配不配合,你还用来问我吗?”

    孟棋昕故意放大了听筒音量,那样的冷血无情,在冰冷的手术室里回荡着,陈伊伊每一次想起那场景,就会无比地恐惧。

    她现在才懂得为什么孟棋昕会故意让她听到那声音,原来就是为了今天。

    或许,她自死在了手术台上,效果会更好!

    毕竟,有谁不会因为害死自己的女儿,抱憾终身。

    真是讽刺,那个为了自己的健康,不顾他人性命的冷血之人,是她的父亲。

    自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她不止一次地幻想过自己的父亲是什么样子。

    他会很高大,像哥哥一样。他会很沉稳,像俊雄爸爸一样。

    他也会很爱笑,会陪她一起玩儿跳棋,打水仗,会给她将他年轻时候的故事,一副自高自大的样子。

    可是,她不管怎么想,都想象不到,他会是这样自私自利的人。

    “收起来,我不想吃。”陈伊伊放下平板,平静地说。

    翟夫人不敢相信,这是陈伊伊跟她说过的第一句话,陈伊伊声音很轻,她没有听清,感动得双眼盈着眼泪,可怜巴巴地看着陈伊伊。

    “我说,收起来!”陈伊伊抬眼,看了一眼翟晋颖,正好瞄到她呆呆地注视着陈少,嘴角勾起不屑的笑意。

    “哥,”陈伊伊继续将目光放在平板上,“翟小姐似乎有话跟你说,你们出去好吗?”

    陈少以为她吃醋了,竟然有一点窃喜,可是她的下一句话却让他如掉冰窟。

    “还有你,翟夫人,谢谢你的看望,请回吧!我的未婚夫和我妈妈就要来了,我想,你们见到,不合适。”

    她为自己的善解人意点个赞。

    可是翟夫人和陈少都因她的话冷了脸色。

    翟夫人一生高傲,从没有跟谁这样低三下四过,陈伊伊几次三番的不给她好脸色,几乎让她颜面扫地。

    而陈少,他更在乎她口中的那个未婚夫。自然不是指他。

    她真的打算嫁给莫非?

    一想到这种可能,他就忍不住地怒火。

    两个人都不动,翟晋颖也不敢动。看着陈少黑成碳的脸色,心里窃喜。

    陈伊伊你这个傻瓜,竟然把他往她身边推,那就别怪她了!

    这几天她在翟家过得连个下人都不如,每天起早贪黑地擦地洗完修剪草坪,一个做得不好,就是几鞭子。

    翟夫人母家是开养马场的,那驯马的鞭子抽在她身上,疼的她整夜都睡不着。

    怪不得没有将她送进监狱,原来是要给她更大的折磨。

    可是她一身的伤,也不敢逃走。她如今就是一条任人宰割的鱼,翟家的人捏死她,就跟捏死个蚂蚁一样简单。

    她不敢放肆,只好忍耐。这几天翟夫人特地带着她来,其实就是存了给陈伊伊出气的意思。

    可是,这也给了她机会接近陈少啊!

    她是欣喜的,至少,她还有一线希望脱离翟家。

    “奕哥哥,我有话跟你说!”

    她还记得,在医院的时候,若不是他从翟夫人手里,将她救下来,她现在早就没命了。

    陈伊伊听着翟晋颖娇滴滴的声音冷冷的一笑,被陈少瞥见了,被那句“未婚夫”激起的怒火瞬间就消失了。

    哼,不是要嫁人吗?陈少邪恶地想,看你生不生气。

    “怎么了?”

    男人温柔的语气,听得翟晋颖几乎要落下泪来。眼睛滴溜溜一转,看向翟夫人,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

    翟夫人皱着眉抬手就要给她一巴掌,可是她坐着,翟晋颖很轻松就躲开了。

    陈少看了看陈伊伊,她只是低着头玩游戏,似乎对发生了什么,一点都没注意。

    他抿抿嘴,拉着翟晋颖走出去。

    “颖儿,到我书房说!”

    关门之前,他故意加重了“颖儿”两个字。

    可是无巧不成书,莫非和尤莘玉结伴前来,正好撞到了他跟翟晋颖拉着手的画面。

    尤莘玉当即脸色就变了,看着陈少就像看着一个狼心狗肺的出轨男人。

    陈少心里叫冤,竟然下意识想要解释。

    莫非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脚步不停,敲响了陈伊伊卧室的门。

    “伊伊,准备好了吗?我来接你了!”

    “好了!”里面传来陈伊伊虚弱的声音,莫非皱皱眉,这丫头肯定又没有休息好!

    “伊伊,我做了一些小点心,你先吃点,到家里我们再做饭!爸爸和小晟都来了!”

    尤莘玉一进门,看到翟夫人明显愣了一下,不过很快掩饰过去,笑着坐到陈伊伊另一边。

    莫非对着陈少点点头,才进去了。

    陈少抬腿想要跟进去,感觉到手臂被人拉着。一低头,是翟晋颖可怜兮兮如同兔子一样的目光。

    他不耐烦地甩开了她的手,率先走进书房。

    卧室里,气氛很诡异,翟夫人和尤莘玉分别坐在陈伊伊的两边,如同两座大山。陈伊伊想起来王五和太行,难道她要做愚公?

    不不,她可没有那个勇气!

    抬头瞥一眼莫非,那意思很明显,你把这两位大神弄走!

    莫非为难,这一个两个都是岳母,他真的不好做啊!

    “翟伯母,这是你做的饭菜?看着很好吃啊!”

    “你的意思是,我做的不好吃?”莫非话音一落,尤莘玉马上就接过话茬。

    莫非讨好地笑笑,“都好,都好!”

    明显地敷衍,两个岳母都不满意。

    莫非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有话在心口拿开。

    “尤伯母的点心卖相好,翟伯母的菜香味大。”

    他话一出,翟夫人脸色缓和了些,高傲地扬着下巴。

    “这是我专门跟名厨学的!”

    尤莘玉听了冷冷一哼,“我就是名厨!”

    尤莘玉年轻的时候曾今连任三界亚洲厨神,在她面前,什么名厨,自然都不放在眼里。

    查翟夫人感觉自己输了一层,脸色很不好看。再看陈伊伊竟然吃了一口尤莘玉带来的甜汤和点心,脸色更不好看了。

    其实陈伊伊是口渴了,坐了这么半天,她们不累,她都累了。

    “莫非,扶我起来,我们走吧!”

    “没有要拿的东西?”莫非看她慵懒的样子,柔柔的一笑,顶着两位岳母的目光,扶着陈伊伊下床。

    尤莘玉和翟夫人都想

    帮忙,可是互相一看,都哼了声不动了。

    莫非到是松了口气,“有什么想要带着的?”“

    “没有什么,我用东西不挑的,到时候现买就好了。”陈伊伊顿了一下,扬着眉挑衅地看着莫非,“怎么,你一个大总裁花不起这点钱啊?”

    还不等莫非回答,她就自说自话,“我不用很多,一套换洗衣服,一副洗漱用具就好了!”

    莫非看着她古灵精怪的样子,目光更加柔和。

    他怎么会这么苛待她?能够这样肆意地将她抱在怀里,是他多久做的梦啊!他恨不得将世界上所有的宝贝都奉献在她面前。

    就算她要天上的星星,摔死了他也要给她债过来。

    莫非的目光不掩饰的深情,陈伊伊看得一愣,下意识低着头,回避着。

    他的目光,让她很有负担。

    他真的那么喜欢她吗?那她做的,是不是太过分了?

    她只是想要找一个能够停靠的港湾而已。莫非你这个大傻瓜,我在利用你啊!

    似乎看出了她的情绪变动,莫非以为她舍不得这里,眉眼一沉,转瞬又消失不见。

    “伊伊,我们走吧!”

    “走?”

    陈少斜靠着门框,双手抱在胸前,一副放荡不羁的样子。俊脸还挂着不屑的笑意,似乎莫非和陈伊伊在他眼里就是个玩笑。

    “走哪去啊?”

    “回家!”陈伊伊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小脸面无表情。

    她那么平静,仿佛陈少的存在对她没有任何意义。

    “这里就是你家!”

    陈少心里一慌,放下胳膊走进来陈伊伊想要拉一拉她。

    陈伊伊甩着手躲过了,大眼睛水盈盈的依旧无波无澜。“

    “哥哥,让一切都回到正轨吧!”

    “正轨?”陈少嗤笑着,目光幽冷,一瞬不瞬的注意着陈伊伊的表情。

    陈伊伊也不闪躲,迎着他的目光慢悠悠地说道:“希望哥哥能来参加妹妹的婚礼,就这样!”

    她说完,拉着莫非的胳膊就往外走。

    陈少冷冷一笑,一步迈到她面前,“你说回到正轨就回到正轨?你说要嫁给他就嫁给他?你别忘了,你肚子里还怀着我的孩子!”

    “孩子?”陈伊伊听完笑了,呆滞的目光有了一些身材,看上去很是惊悚,“所以,你想要我现在就流产吗?”

    陈少浑身都僵住了,在场的人也没有一个不惊讶的。

    谁会想到陈伊伊平静的容颜之下,会隐藏着这样残忍的决绝的心。

    她这是变相的威胁,也是无法晚会的决心。

    陈少苦笑着让开,他怎么会让她做什么流产?好吧,随她去吧!

    陈伊伊赢了,可是也没有什么胜利的喜悦,她拉着莫非的手一直在抖。

    莫非低头看着身边颤抖的小人儿,爱怜地将她拥在怀里。

    “不要勉强自己,好吗?”莫非的声音总是这么温柔,就就像他这个人,温文儒雅,永远给人安全感。

    陈伊伊微微扬着嘴角,看着窗外倒退的景色,心里越来越痛。

    再见了,翊哥哥。

    她小时候,都是这么叫他的。

    翊哥哥,翊哥哥,翊哥哥……

    后来有一天,他被叫烦了,瞪了她一眼,“一哥哥,一哥哥,你还有二哥哥吗?”

    后来,她就直接叫他哥哥。

    这么多年,似乎把他当哥哥的,也就是小时候无忧无虑的那几年。

    陈伊伊从莫非的怀里直起身子,自己靠着背椅坐着,大眼睛呆呆地看着上方,目光涣散。

    “睡一会儿吧,一会儿就到家了。”莫非拍拍她的肩膀,拿过一条小毯子盖在她身上。

    陈伊伊侧着头看了他一眼,听话地闭上眼睛。

    她强迫自己去想身边坐着

    这个男人,可是那一张俊美冷傲的脸庞却总是闯进她的脑海。

    小时候,他总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也不喜欢跟同学朋友出去玩儿,就在家研究一些自己的小东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危险关系,总裁先生好无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故人一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故人一一并收藏危险关系,总裁先生好无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