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危险关系,总裁先生好无赖 > 093 接吻不就是四片肉一贴,能这么……上瘾吗?

093 接吻不就是四片肉一贴,能这么……上瘾吗?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哼,他还没下来,她自己吃得倒是香!

    陈伊伊正低头小口地吃着王妈自制的泡菜,听到他的话一愣,抬起头看看他,明媚的大眼睛闪过一丝疑惑。

    他在,跟她说话吗?老婆?大哥,你疯了岑?

    不对啊,刚刚还……那样呢,怎么现在就……这样呢欢?

    陈少睨了她一眼,伸出手恶狠狠地夺下她的筷子。恶霸似得从她碗里夹走了她正在吃的泡菜,直接塞进嘴里。

    “喂,你的筷子在那里!”

    “什么喂?”陈少俊眉一挑,嘴角勾起一抹邪笑,“要叫老公!”

    陈伊伊听完整个僵住了,这么一会儿,他受了什么刺激了?表面看着挺正常,怎么说话这么瘆人呢?

    王妈刚刚收拾好厨房的碗碟,听了餐厅的声音,猫着腰不敢出去。捂着肚子憋着笑,都快要忍不住了。

    少爷,你这么幼稚,你自己知道吗?

    餐厅里一时陷入沉寂,看着女孩儿呆呆愣愣的样子,陈少不自在地一咳。

    陈伊伊忽然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直勾勾地盯着他的耳朵。

    哇,耳.垂好红啊;哇,红色.区域有扩大的趋势;哇,这是过敏了还是害羞了?

    陈伊伊心里几乎要仰天长啸了,一开始还抿着嘴,到后来就直接捂着脸,埋进手心里嗤嗤地笑。

    陈少老脸都快要挂不住了,故作淡定,冷冷地瞄了她一眼,“王妈,今天你休息吧,把厨房让给少奶奶!”

    王妈听了如获大赦,连围裙都没脱,就赶紧从厨房里小跑出来。

    天知道她在厨房里憋着笑多难过,赶紧回房间笑个够。

    陈伊伊听着他别扭的“少奶奶”更是无语了,彻底崩溃,放下小手拍着桌子笑得那叫一个猖狂。

    “哈哈,哥,你没事吧?脑袋被门挤了?什么少奶奶?你当你在拍年代戏啊?哈哈哈!”

    欢快如铃的笑声不绝于耳。女孩儿脸蛋笑得红扑扑地,眉眼弯弯,张着樱红的嘴唇。嬉笑间,露出一排小白牙,隐约可见那粉.嫩的丁香小.舌。

    陈少不自觉回味起那美好唇形的味道,撑着下巴,慵懒地看着她。

    精致的眉眼,甜蜜蜜的小.嘴,嫩粉粉的脸蛋,怎么看够看不够啊!只是……

    “别笑了,傻.瓜!”这丫头笑起来没完,五分钟还没过劲儿啊?一会儿都笑傻了!

    他曲着修长的手指,点点桌子,示意陈伊伊看过来。

    陈伊伊一边抹着笑出来的眼泪,一边努力控制自己想笑的冲动。明媚的大眼睛看上去水盈盈的,长长的睫毛还挂着泪珠,她一揉,眼圈红红的,煞是惹人怜爱。

    陈少深吸一口气,淡定,有正事说!

    “伊伊,我跟爷爷说了我们俩的事情,也派人送翟晋颖已经回老宅。今天真的只是误会,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他本就长了一副好皮相,平日里冷着脸让人不敢接近。可是他但凡露出一点温柔的神色,就像是春天里盛放的桃花,所谓乱花渐欲迷人眼,陈伊伊此刻就看不到别的了。

    他还刻意地勾着一双幽深的眼眸,深情款款地凝视着她,只看得某女小鹿乱撞,还想到什么生气不生气的?

    翟晋颖是个疯子,她难道还能真的跟她计较?

    何况,他们都领证了。翟晋颖再怎么贴上来,也不过是不入眼的小三小四。

    哦,还是不要有小三小四好了!

    陈伊伊微微蹙起眉,砸着嘴巴。看看,多么惊为天人的男人!这么优秀,这么帅,怎么就落到她手里了呢?

    “咳,不生气也行!”她收回目光,学着陈少的样子靠在椅背上,嚣张地扬着下巴。

    “我要吃水煮鱼!不放水,不放鱼!”

    陈少,“……”你要喝油啊?

    小样,还学会以牙还牙了!

    陈少一点都不把她这点小段位放在眼里,非常配合地点点头,然后站起来。表情严肃,像是做什么大事业。

    陈伊伊以为他真的要

    tang去做饭,大眼睛滴溜溜一转,很是期待的样子。

    却没料到,陈少绕着桌子转到她身边,猝不及防地将她提溜起来。

    他的手紧紧地捏着她的后衣领,一把将她从椅子上抓起来,她蹬蹬腿,瞪瞪眼。被吊着的感觉着实不好,何况这还是……

    第!二!次!

    陈伊伊张张嘴想要骂他,可是迎上他暗含警告的眼神,还是放弃了。他要是真的给自己甩出去呢?!

    唉,还想着翻身农奴把歌唱,就这么个怂样,还翻什么身啊?“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说的就是她吧!

    陈少就喜欢看她反抗无力的样子,嘴角微微下撇,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

    他得意一笑,贼兮兮地将她揽进怀里,抱着她一起进了厨房。

    高大伟岸的男人像是没了骨头,整个人都靠在她身上。双手从她腋下穿过,在琉璃台切着菜,动作略显笨拙。削尖的下巴抵着她的肩膀,她不舒服地摇头蹭了蹭,被他趁势吻住了耳.垂。

    陈伊伊呼吸一窒,双手推着他的胳膊,转过头瞪了他一眼。喂,发.情能不能看看时间啊?

    只是那春水含波一般的柔媚眼色,没有一点威慑力。看得某人.兽化更加严重。

    不过到底是为了哄她,他是真怕再惹恼了小家伙。安分地放过了她的耳.垂,继续手下的动作。还指挥她准备调料,好像真要做菜似的。

    言语间温热的唇再次擦过她的耳.垂,一呼一吸热气顺着衣领钻进去,撩得她浑身发烫,一阵战栗。

    “怎么脸这么红?感冒了?”明知故问的某少,恬不知耻地将她转过来,低着头仔细地看她。

    陈伊伊被他困在琉璃台和他的胸膛之间,背后是湿冷的水汽,而前面是灼热的体温。一凉一热,对比鲜明。

    她面色更红,娇嗔地推了他一下转移话题,“让你做菜,抱着我.干嘛?”

    “我就是在做菜啊!”陈少一脸正人君子的模样,大手却在她脊背流连着。轻轻重重,手法独特。

    当然不是安抚动作,今天陈伊伊穿了一条欧根纱短裙,拉链就在背后……

    陈伊伊一边躲着他的手,一边推着他的肩膀。

    “你做菜,你……你,这算什么做菜!?”

    小丫头羞涩慌乱地结结巴巴了,陈少得逞一笑,忽然停下了手,耐心地讲解:“你说不要水不要鱼对不对?”

    陈伊伊不明所以地点点头。

    陈少满意地继续道:“那不就剩下油煮辣椒豆芽菜了?可是咱家油不够。”

    陈伊伊不懂他,这么一本正经地到底要说什么,油不够怎么了?

    陈少似乎看懂了她的疑问,大手色情的包裹着她的绵.软,轻轻地一捏,“我就在揩油啊!”

    “……”你这个变.态色.狼大混蛋!陈伊伊静默一下,使出洪荒之力狠狠地推了陈少一把。

    陈少也没有刻意困着她,也就任由她跑开了。

    小丫红彤彤的耳.垂味道不错,他舔舔嘴唇,忽然感觉身上有一些乏力。

    这是冷水澡有效果了?陈少俊眸一亮,吩咐王妈将饭菜热一下送到主卧。

    闹了半天,这丫头还没吃饭呢!

    陈少则躲进了一间客房,刚刚有点感冒的感觉,他要再接再厉啊!

    陈伊伊在主卧简单吃了点,就让王妈出去,自己抱着胸站在阴凉的小阳台上吹风。

    秋光凉爽,快快吹散身上的热度吧。

    可刚刚那旖旎的一幕就像是刻在了脑袋里,挥之不去,甚至开始循环播放。

    胸口仿佛还能感觉到陈少双手的温度,那不轻不重的揉.捏,好像全身的敏感神经都集中在这里了,揉的她神智混乱。

    捂着脸嘟嘴,看着庭院里的一个花坛发呆。

    她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他们不是在谈论很严肃的话题吗?他不是要表现歉意吗?怎么会发展成这样呢?

    还好刚刚她反应及时,要不然以哥哥的作风,肯定就……然后再……最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了!

    她深吸一口气,心里默念:脑袋里那些绮思,快点消失吧,快点消失吧!

    不知道在阳台站了多久,她动一动,感觉腿都酸了。

    这是站了多久啊?她自嘲一笑,想要回屋。奈何一转身太急,眼前忽然一阵白光,脑袋也晕起来。

    她晃晃晕乎乎的脑袋,只觉得头重脚轻,马上就要倒下去。好在她扶住了阳台的茶几,定了定神,缓步走出去。

    一回到房间,她就一头栽倒在沙发上,眼皮追了铅块似的闭上了,就不想再睁开。

    她捏着发烫的额头,不会吧,就这么站了一会儿,就感冒了?

    陈伊伊一直在做梦。

    一会儿梦到自己在海上漂浮,一波一波的海浪要将她打翻,她挣扎着,却越来越窒息;一会儿又好像被冲上了海岸,阳光温暖地照在她身上,忽然吹起一阵冷风,让她一哆嗦。

    这样的梦循环往复,她昏昏沉沉地怎么都醒不了。感觉耳边总有人说话,叽叽喳喳吵得她头疼。她想要让人安静点,张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不知道她睡了多久,一睁眼,房间里灯光大亮,她遮住眼睛,侧着头看向窗外。

    已是午夜,狂风暴雨电闪雷鸣。原来她听到的吵闹声是雷声。她揉揉眼睛,慢慢适应了房间里明亮的灯光。

    奢华的水晶吊灯垂在天花板上,晶莹剔透地让人见了眼前一亮。她张张嘴,喉咙里像是冒火了一样,干干地疼。她想找水喝,下意识地伸着手乱.摸乱碰。

    这一动可不好,输液的针挪了位,疼的她眼泪都流出来。低着头一看,血珠从针孔渗出来,染红了淡绿色的碎花床单。

    陈少熬好了姜汤,正往回走,就听到陈伊伊低低的娇.吟。赶紧加快了步伐走进来。

    陈伊伊苦兮兮地看着来人,嘴一撇,就要哭出来。

    陈少放下姜汤,给她处理了手背上的针,捏了捏她的小鼻子。

    “笨蛋!喝了!”说着,将姜汤递到她嘴边。

    生姜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陈伊伊惨白着一张俏.脸,表情更加惨兮兮。

    “哥哥,这个好难闻,不喝行不行?”

    “不喝?”陈少似笑非笑,也不废话,直接喝了一口含在嘴里,低着头堵住她的唇渡给她。

    陈伊伊发了烧,浑身无力,推了两下,无果,又随着他去了。

    来不及吞咽的姜汤汁顺着她的脖颈留下来,蜿蜒着衬得她肌肤水嫩嫩的。陈少俊眸一眯,眼中眼色深沉,低着头,轻轻地吻去那汤水的痕迹。

    细密的吻像是带着刺,密密麻麻地痒从脖颈蔓延到全身,她脸色更红,呼吸霎时间困难起来。

    “乖,把药喝了。”陈少一手攥紧了拳头,抵在唇边微咳了一声,若细看去,会发现那俊脸上一丝可疑的薄红。

    但是陈伊伊哪敢再看,低着头乖巧地接过了汤碗,一咬牙,捏着鼻子就喝下去了。

    终于一整碗都喝完,陈少拿着空碗就撤退了。生怕星星之火真的就燎原了。

    陈伊伊捂着心口,虚弱地躺回去,大眼睛呆呆地注视着水晶灯,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多时,陈少再次回到房间,钻进被窝将她整个抱在怀里,“乖,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说着将她的头按在胸口。

    陈伊伊只觉得他身体有些凉,瞪大了眼睛瞧着,被陈少一手覆住眼睛。

    温热的唇贴在她额头,霸道蛮横地命令道:“睡觉!”

    她虽然才醒不久,可是身体疲乏,很久就睡着了。

    陈少倒是看着她安静的睡颜……失眠了。

    他为了感冒准备这么充分,最后这丫头竟然病倒了。

    想到家庭医生说,她是流.产后身体虚弱,因此一吹风就发烧了,他就忍不住自责。

    还是没有照顾好她。

    陈伊伊这一病,就病了十多天。这十多天陈少几乎将公司的事情都推掉了,照顾着陈伊伊,事必亲力亲为。

    陈伊伊脑袋昏沉,一边别扭着不愿意让陈少喂她

    吃药,给她擦身体,一边又心疼他这么没日没夜地照顾她。就是铁人,也受不住啊!

    “哥,你休息一下吧!”她说话蔫蔫的,小脸泛着不正常的红。

    陈少爱怜地揉揉她的脸蛋,“没事,你睡吧!”

    “嗯……”她舔舔嘴唇,期期艾艾地说道:“你陪我一起睡吧?”

    小家伙都主动邀请了,他哪能拒绝?果断上床躺下。不过最近他也有一些头晕发热,似乎感冒菌也向他招手了。为了不让伊伊的病情加重,他第一次没有抱住她,两人中间隔了一个人的距离,显得空荡荡的。

    陈伊伊很难过,嘟着嘴抽着小鼻子,委委屈屈的。

    她想要他抱嘛!

    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男人俊逸非凡的侧脸。陈少用余光打量着她,求抱抱的样子像一只摇着尾巴讨巧的小狗。

    故意侧过头,不去看她,弯弯的嘴角泄露了主人的心思,偷笑啊,得意啊!

    陈伊伊闷哼一声,不解风情!幽怨地转过身,哼,眼不见为净!

    身后的小丫头安静了,陈少伸手关了灯。漆黑的房间里只能听到两人浅浅的呼吸。

    熟悉了他的温度,忽然没有他的怀抱,她怎么都觉得不舒服。抱紧了被子,仍然觉得冷。

    分明他就躺在她旁边,还这么冷漠,人家生病了呢!

    陈伊伊心痒痒地,转过头,借着夜光偷偷地看着他。

    他也侧躺着,只能看到宽厚的背。

    陈伊伊咽了一口口水,犹豫很久,慢慢悠悠地蹭过去。

    蹭一点,他在睡,好像没有发现。

    蹭一点,嗯,很近了,能闻到他身上好闻的男性味道。

    陈伊伊脸色一红,最近都没有被他带着爱做的事情,她也饥.渴了?

    这种想法让她浑身一颤,顿住了呼吸又想退却。一双小手握紧了床单,又想要偷偷地蹭回去。

    可是刚刚动了一点,腰间一紧,忽然被卷进一个熟悉的温暖怀抱。

    闻着好闻的味道,她瞬间就安心了。

    “睡不着?”温和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带着淡淡的笑意。

    陈伊伊第一个念头就是,他故意的!哼!

    埋头在他心口,找了个舒服的位置,也不搭理他,就酝酿睡意。

    陈少感觉着胸膛毛茸茸的小脑袋,心底一片柔软。

    感冒的治疗需要过程,陈伊伊虽然拖沓了十多天,也慢慢地病好了。

    鼻子通透了,头也不晕了,整个人神清气爽。终于摆脱了吃药的窘境。

    她每次吃药,都要被某人压着吻了老半天。

    反反复复,里里外外。

    她很不懂,接吻不就是四片肉一贴,有这么……上瘾吗?

    好吧,心里偷偷地窜出个小念头,是很让人上瘾啦!

    她眨着清明的眼眸,做贼一样收回意乱情迷抱着陈少的胳膊。又低垂着眉眼,一副羞赧的小家碧玉模样。

    清晨的阳光温柔地唤醒沉睡的美男子,他睁开眼,看到她讨巧的样子,揉揉她的头发,满足地勾起嘴角撑着身体要坐起来。

    胳膊被她压了一夜,酸疼酸疼地,忽然撑着,虚弱地一抖,又直直地倒下来。

    陈伊伊疑惑的看着他,只见他英挺的鼻子红红的,深邃的眉眼也不似往日神采奕奕。她试探着抚上他的额头,“这么烫?”

    她一惊,赶紧跳下床,也顾不得穿拖鞋,就要跑出去。

    “穿鞋!”陈少低喝一声,接着就是一阵咳嗽。陈伊伊只好又跑回来穿了拖鞋,才出去让王妈叫家庭医生过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危险关系,总裁先生好无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故人一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故人一一并收藏危险关系,总裁先生好无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