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 林中一夜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老奶奶慈爱地看着她,点点头,然后扶着座位就要往回走。

    陈少放下陈伊伊,扶着老人回来自己的座位,才返回来。车子行的不稳,老人家年纪大了,还是有危险。

    行走间,他听到跟老奶奶并排坐着的青年男人不耐烦地说了一声:“怪不得那破包那么重,都装得这些泼玩意儿!岑”

    “我要是不带,你用啥?”老人家憨憨地一笑,拍了一下男人黑黢黢的脸蛋,回头跟陈少点头致谢欢。

    陈少用随身带的军用小刀切开了生姜和蒜瓣,按照老人说的,给伊伊贴上。不过到底要撩.开衣襟,他站起来,高大的身躯当着她的身体,贴好了,又恢复原来的姿势,抱着她临窗坐着。

    生姜蒜瓣,刚贴上很冰凉,一会儿,就开始发热。陈伊伊靠着窗户,呼吸着窗外清新的空气,过了一会儿,还真的不恶心了。

    她欣喜地抱着陈少的胳膊,精神抖擞地跟一上车完全不一样。陈少捏捏她的小鼻子,又多看了那老人一眼。

    窗外一路上都是绿油油的,绿树绿草,绵延的山脉看不到尽头。车子行驶在盘山公路上,向下看去,能看到绿树中间那灰白的岩石,和潺.潺的流水。

    傍晚的阳光将天空染成红艳艳,像新嫁娘嫣红的脸蛋。

    陈伊伊看着看着就看入了迷,直到车子开进小镇的车站,还有些意犹未尽。

    “没看够?”陈少笑笑,拉着她的手走向车站附近唯一一家高档一些的连锁酒店。

    “今晚我们在这里住一下,明天再进山!”

    陈伊伊点点头,忽然反应过来,“进山?我们还要进山?”

    陈少看着她迷茫的反应,笑着捏捏她的小嫩手。

    这是个可以称得上荒凉的小镇,建在山谷里,四周都是大山,只有一个车站,一天也只有这一班车通向县城。

    陈伊伊看着高矮不齐的小镇建筑,白墙红瓦,栅栏篱笆,倒像个小村庄。偶尔有几辆轿车经过,看上去有些突兀。

    这里的楼房盖得很像北方的土屋。最高不超过五层。陈少订了这里最好的房间,到里面的条件也比不上淮城里中等的旅店。

    陈伊伊倒也没说什么,只是把.玩着房间里的颇具民族特色的小饰品,爱不释手。

    陈少一边嘲笑她没见识,小笨蛋,一边给她解释这里的风俗,还教她一些简单的制作这种小玩意儿的方法。

    陈伊伊听得眼睛都亮了,“哥哥你好厉害,你怎么什么都懂啊?”

    一颗大男人的虚荣心被满足,陈少扬着眉,很是得意。

    “所以要跟我混!懂没?”

    陈伊伊笑着躲开他点着她额头的手指,被他扑倒在床.上。真正的旅行,就这么开始啦!

    第二天,陈伊伊破天荒地起的很早,她一动,陈少也醒了。看着小家伙一闪一闪的大眼睛,情不自禁地捏捏她的脸蛋,“出息了,嗯?”

    “快起来,快点啊哥哥!”陈伊伊不计较他的嘲笑,拉着他起床。拉扯之间,被子滑落下去,露出精致的锁骨,形状美好的……

    “不许看!”陈伊伊着恼,拉着被子裹在身上跑进了浴.室。

    陈少低头看看不着寸缕的自己,坏笑着跟上去,“既然我看了你的,就让你看看我的,公平合理!”

    只听到浴.室里传来一声闷.哼,一声尖叫。

    闷.哼的是陈大少,尖叫的……还是陈大少。

    发生了什么呢?让我们画面转到浴.室。

    陈伊伊裹着被单在调水温,陈大少“光”明正大进来,还说着那么“合情合理”的话,陈伊伊一气,抬腿就是一脚。

    她这一脚踢得好,正好踢在某男关键部位,陈少闷吭一声,锐利的眸子愤愤地看着她,谋杀亲夫?!

    然而,事情还没结束,陈伊伊也是吓到了,谁知道会这么歪打正着啊?她回身想要看看,却忘了手里还握着水龙头,并且水温还有些……热。

    一大早鸡飞蛋打,两人终于收拾妥当,上路了。陈伊伊看着身边面如炭色的某男,一身的寒意,街道上来往的人看到他,都不自觉地避开了。

    陈伊伊心

    tang里暗爽,这么久了,终于扳回一城,但是面上,还是装作关心的样子,“哥……你没……”

    “闭嘴!”语气很粗暴。

    “我就是关心你嘛!”人家可委屈了!

    陈少听了,冷冷一哼,附身在她耳边一字一顿地说道:“有的你关心的时候!”

    陈伊伊没懂,撇撇嘴,很快忘了这茬,全身心投入到游玩儿当中。

    陈少要带她去的是一个小村庄。据说他曾经在那里生活过半年,甚至有过长期定居的打算。

    纯自然的风景,往哪看都是一幅画。小小的村庄虽然只有几十户人家,可是民风淳朴,热情,是个桃花源一般的地方。

    光听着,就让人心向往之了。但是陈伊伊还是很难相信,那地方真的有那么大的魔力,会让哥哥都不想要出去了?

    买了一些干粮,饮用水,两人就进山了。

    在宾馆,陈少给她提前打好了预防针,这一段山路很远,所以会很辛苦。陈伊伊当即表示,可以理解,乐意接受。

    陈伊伊还没进过这种真正的深山。从前也曾经到各大风景名胜旅游,也不是没有爬过山,可是那被人工雕琢出来的,哪能跟这未经开发的山林相比?

    她像个好奇宝宝,见个蘑菇,见个野花都要惊奇一番。陈少无奈,看她兴致高,也随了她。

    反正不用着急,今天走不到,在野外露营一晚也是可以的。这里空气清新,让人就这么在林间散步就十分享受。这个季节的夜晚凉爽但不寒冷,而且他早有准备,带了毛毯。

    陈伊伊一开始还很不解,出来玩儿为什么要带毯子,要带也该带睡袋啊!

    等到暮色四合,陈少托着她爬上一颗参天古木的时候,她才明白了,睡袋确实不如毯子实用。

    深山野林,虽然没有什么老虎豹子之类的,可是野猪,猹,一些凶猛的动物还是有的。到树上睡会相对安全一些。

    陈少一边托着陈伊伊爬上去,一边给她解释。俊朗的容颜在昏暗的光线下仍然惊为天人,只是那微微上挑的嘴角,怎么看都有些……奸猾。

    这树枝干粗.壮,陈伊伊如今坐的就是最矮的那一枝,也有她的腰粗了。这树林里很多这样的参天古木,她光看着就觉得敬畏了,如今坐在树干上,更是说不出的激动。

    竟然有种虔诚的感觉。

    生命多么渺小啊!

    陈伊伊只顾着感慨,没有注意到某男得逞的目光。

    虽说他们爬的是最矮的那一枝,可也比伊伊的身高高很多。她费力地爬上去,动作十分不雅。刚刚坐稳了,就见陈少利落地踩着一块石头爬了上来。

    动作帅气潇洒利落。啧啧啧,陈伊伊砸着嘴,古人诚不欺我。人比人,气死人!

    “过来!”他对着她勾勾手,剑眉斜飞,眉眼深邃,一身军绿色的旅行装包裹着精壮的身躯,身姿矫健,像是优雅霸气的丛林之王。而此时,王睥睨着小猎物,笑得像个狡诈的狐狸。

    陈伊伊的小心脏啊,很没出息地乱跳,星星眼各种花痴。反应过来,已经被他抱在怀里。

    他们坐的地方说高不高,说低也不低,陈伊伊睡觉本就不老实,一上来也有些害怕。被他这么抱着,反倒是安心了。

    寂静的树林偶尔传来几声不知名的鸟叫,她坐在树枝上,周围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有种融于自然的感觉。

    这感觉太神奇,让她的心莫名地安静下来。

    刚刚他们拢火的地方还冒着烟,下午的时候,陈少抓到一只野兔。不知道受了什么伤,浑身的毛都被血浸.湿了。他就直接给了它个痛快,用山泉水洗净了切好,点起了篝火烤肉。

    一开始她还觉得有些抗拒,可是在他的诱哄下,尝了一口就放不下了。她从来没有吃到那么香的烤肉,就着他买的当地特色的馍,她吃了足足两大块。到现在肚子都是涨涨地。

    铺了毯子的树皮还是硌屁.股,可是背靠着他温热的胸膛,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这一切像梦一样。

    田园色彩的梦。这样奇妙的体验,她这辈子都没有想过。

    她曾经看过不少的古装剧,也曾经幻想过古人的生活。如今跟着哥哥到了这里,吃着天然的烤肉,

    谁在树干上,大约古人,也就是这样了吧?

    没想到,那么霸道强硬的哥哥,也有一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隐士情怀。

    她扬着嘴角,小脑袋满足地蹭了蹭他的胸口,像是讨巧的小狗。

    她回头,抱着他的脖颈,在昏暗的夜色里,面带娇羞地盯着他不甚清晰的轮廓。

    怎么办,好像更喜欢他了!他有好多面,越是相处,越会发现不同的他。若是从前只是顺从和依恋,现在她觉得对他的感情,称得上是爱!

    爱?

    她把自己都吓一跳。

    这个词对她来说是陌生而沉重的。

    小手覆在小腹上,那里曾经有一个孩子,是属于她和他的孩子。

    她眼神蓦然地黯淡下来,到现在,那种锥心地痛已经变淡了,可是不是不见了,而是深入骨髓,每每让她遗憾懊恼。

    若是这个孩子还在,他们该有多幸福?

    陈少捏捏她的脸蛋,“睡不着?你看天上的星星和月亮,在淮城是看不到的……”他声音温和低沉,像是广播剧声线迷人的主持人。

    陈伊伊很快忘记了忧伤,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闪烁的星星在他嘴里好像活了一般,欢笑着跟他们打招呼。那树林间窸窸窣窣的声音也好像有了生命,带着不明物体向他们靠近,吓得陈伊伊可劲儿地往他怀里躲。

    陈少笑着将毯子给她裹紧了,低头吻着她的发旋。这里山美水美人更美,是他的秘密基地,从来没有带别人来过。

    失去孩子他固然难过,可是,他相信缘分是天定的。若注定那个宝宝属于他们,他会回来的。

    大手覆在陈伊伊放在小腹的手,陈少眉眼温柔的看着天空一闪一闪的星星,心里默默地想着,他会回来的。

    宝宝,爸爸不会让你等得太着急!

    “哥,你说,我们领证了,就该来旅游……那这,是不是……”陈伊伊微微侧着身子,仰着头看着陈少。俏.脸红扑扑的,只庆幸天色暗了,他看不出来。

    “是不是什么?”他明知故问。

    “就是……”陈伊伊哪会不知道他装傻,恼羞成怒似的急了,“你说不说?!”

    “好好好,就是度蜜月了!嗯?”带着笑意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陈伊伊这才满意了,低下头大眼睛滴溜溜地转着,心里甜蜜蜜地。

    人家度蜜月都去什么风景名胜,繁华都市。这两个人跑到深山老林来受罪,她倒高兴地跟什么似的。

    陈少抱着她向上坐了坐,靠在他肩膀上,大手轻重有度地捏着她的肩膀,腰身。走了半天,这丫头估计也累了。

    陈伊伊眯着眼睛享受,小狗似的呜咽,满足而慵懒。

    感觉到怀里的小人儿呼吸渐渐平稳了,陈少才停了手,眉眼间全是宠溺。

    度蜜月,最好能怀一个蜜月宝宝!

    第二天,陈伊伊醒来的时候,她还在他怀里,一抬眼,就看到他轮廓深沉,温柔的侧脸。

    这一夜她睡得香甜,除了了不能乱动,身体有些酸之外,倒也还算舒坦。可是陈少就苦了,光顾着抱她,怕这丫头掉下去,几乎没睡。

    一大早两人简单吃了几口面包,继续走。

    “哥,我们还要走多久啊?”

    她伸伸胳膊,这么睡了一夜,虽然是很新奇啦,但是还是腰酸背痛,那哥哥不是更难受?看着男人眼下的黛青,陈伊伊很是心疼。

    陈少心理安慰不少,还好这丫头知道心疼他!大手怜爱地给她揉揉腰,一边搂着她,一边吃豆腐补充精力:“快了。”

    的确快了,不过走了不到半个小时,两人就看到了一处小小的村庄。

    零零散散地十几家小房子坐落在山脚下,大早晨约摸是刚刚吃饭完,屋顶还冒着炊烟,烟火气十足。

    房舍儿周围围着小院子,种着瓜果蔬菜。离村子不远的地方开辟出一块块的田地,都种着陈伊伊不认识的庄稼。黄油油地在眼前发着光,美得像一块绸子。

    但陈伊伊没有心情欣赏这个,这里离他们住的“地方”才半个小时

    的路啊,昨晚为什么不直接走啊?

    她幽怨地揉揉屁.股,这一夜硌得呦……

    陈少低头轻柔地顺顺她的头发,摘掉一片不知道什么时候沾到的树枝。

    陈伊伊嘟着嘴,头一偏,水盈盈的大眼睛满是控诉。

    “昨天为什么不直接到这里啊?”

    “我喜欢!”陈少微微勾起嘴角,邪魅地笑笑,痞气十足。“走吧!”

    陈少拉着伊伊的手就要往前走。

    陈伊伊挣了挣,没挣脱,嘟着嘴继续表示不高兴。

    “哥,我走不动了,你背我会儿?”

    “什么?”

    “你背我会儿!我背着背包,你背我会儿吧?”

    “我背你,你背包,重量不还在我身上?”

    陈伊伊低着头,俏.脸浮起一丝薄红,偶尔抬头偷偷地瞧瞧他。

    陈少无奈地半蹲着,她嘻嘻一笑,一下子扑上去。

    她搂着他的肩膀,整个人都伏在他背上。感觉到他强有力的心跳,她下意识放轻了呼吸,不知不觉,竟然随着他的心跳而呼吸,两个人像是融为了一体。

    他微微侧头,瞄到她安静的睡颜,怜爱地一笑。

    看她这么劳累的样子,他有点后悔昨天带着她在野外睡了。

    早点到村子里,找到赵伯伯家休息地会舒服一点。

    他想着,已经走到村口,一个穿着开裆裤的小孩子正在捉蚂蚱,抬眼看到他,蹦蹦跳跳得迎过来。

    “陈哥哥,你回来了?!我姐姐天天念叨你呢!”

    小孩子清脆的童音满含.着欣喜,圆圆的脸蛋上红扑扑的两朵红团子,煞是可爱。

    陈伊伊被吵醒,迷迷糊糊地看过去,正跟小孩子好奇的目光对上,两人都是一愣。

    陈伊伊想的是,这小孩儿谁啊?还跟哥哥认识?他姐怎么了?

    小孩儿想的是,这女的谁啊?陈哥哥怎么背她?姐姐怎么办?

    小孩子虽然年少,可是也长了心眼,一想不对劲,转身就跑。

    匆忙间还踩了一块石头踉跄一下,很快又站住了脚,颠颠地跑远了。

    陈少无可奈何地笑笑,背着陈伊伊继续走。

    小村子的时间仿佛停住了,还停在他早些年过来的时候的样子。村口的黄土,路风一吹就会扬起尘土,他闻着空气里泥土的味道,很是怀念。

    陈伊伊也没有睡意了,抱着陈少的脖颈腻味。俏.脸贴在他身上,像是要钻进他衣领似的。一双小嫩手垂在他胸前,时而吃吃豆腐。

    他胸口肌肉结实,手.感不是一般的好。

    她埋着头,嗤嗤地笑。

    “怎么了?”陈少侧着头,正好跟她脸贴着脸。

    他没有剃胡须,脸上胡茬有些扎人。陈伊伊笑着躲开,抿着嘴装娇羞装柔弱不说话。

    他们来得早,遇到几个要去收庄稼的村民。陈伊伊惊奇的是,他们不仅跟哥哥认识,还很相熟的样子。每一个都热情地邀请他晚一些去家里吃饭。

    陈伊伊这回是真的羞涩了,小.脸埋在他背上,假装睡着。

    面对着扑食无华的村民,陈少像是换了一个人,俊脸上扬着浅浅的笑意,温和俊朗,风度翩翩。

    现在正是农忙时期,陈少也不好多耽误人家的时间,笑着跟大家打了招呼,约好时间聚一下,就继续走。

    他轻车熟路地背着她走到了村子最里边的一个小院子门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危险关系,总裁先生好无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故人一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故人一一并收藏危险关系,总裁先生好无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