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头条娱妻,绯闻总裁要隐婚 > 96.096还是你期待我干点什么(6000)

96.096还是你期待我干点什么(6000)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气宇轩昂的身影,衿贵疏离的气场。

    仅仅是看见,便压的她呼吸一窒……

    慕弋谦,从离婚到现在,他们算是,好久不见了……

    韩东起顺着黎沙的目光看过去……

    除了慕弋谦,还看到了他家的老爷子:“过去吧,和老爷子打个招呼,省得他今晚目的性太强。”

    黎沙听他说完,点了点头偿。

    今天本来就是给他帮忙的,所以不管面对的是谁,她都会硬着头皮熬下去。

    她挽着韩东起走了过去,老爷子看着他们走过来,脸上有笑容荡开:“东起,这位是?”

    原本正在和老爷子聊天的慕弋谦和慕弋琳闻声,都转过了身……

    慕弋琳看见黎沙的一瞬间,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

    而慕弋谦,完全像是没看见一般。

    他被慕弋琳挽着,就那么站在那里,听老爷子和韩东起的对话。

    “爷爷,这是我女朋友,黎沙。”韩东起说完,深情款款地凝视她。

    黎沙掩去脸上的一丝尴尬,带着恰到好处的笑容对着老爷子笑了笑。

    老爷子的脸上看不出喜怒,黎沙收了目光。

    慕弋谦听到“女朋友”三个字的一瞬间,眼神扫了他们一眼,仅仅一秒,就收了回来。

    旁人完全看不出多余的情绪。

    慕弋琳倒是很八卦,小声在慕弋谦耳边说道:“弋谦哥哥,这个黎小姐,被抢走了哦。”

    慕弋谦冷哼一声,看着韩东起:“东起什么时候交了个这么有本事的女朋友?”

    黎沙当然听得出的话里的讥讽,脸色一沉。

    韩东起缓缓握了握她的手,像是无声的安抚。

    转而不以为然地看着慕弋谦:“慕总这是夸奖吗?我替我女朋友收下了。”

    女朋友三个字再次让慕弋谦眸光一冷。

    黎沙偷偷瞥了一眼男人,恰好对上他警告的目光,她连忙错开,像是缓解气氛一般:“慕小姐今晚很漂亮。”

    慕弋琳闻言,笑了笑:“难得得到黎大模特儿的赞赏,谢谢。”

    黎沙同样以微笑回应她之后,不再多说。

    韩东起抬手拦上了黎沙的腰,转而看着老爷子:“爷爷,爸爸呢?”

    老爷子看着几个年轻人聊得火热,告诉韩东起韩正霆和沙振东叙旧呢,就在佣人的搀扶下离开了。

    黎沙听到沙振东的名字,微微一怔,似乎好久没见他了。

    韩东起拦上她的腰:“走,去和我爸爸打个招呼。”

    黎沙看着他微微点头,两个人迈着步子离开了。

    慕弋谦看着男人的手放在她的腰上,心中的怒火轻易就被点燃。

    没有人发觉他微变的情绪。

    慕弋琳看着他们的背影,又扭头看看慕弋谦:“我说弋谦哥哥,你之前不是对这个黎小姐挺上心的么,怎么,现在人家名花有主了,你打算就这这么放弃?”

    慕弋谦看不出情绪的眸光扫了她一眼:“玩够了就回去。”

    “别呀,这才刚开始呢。”慕弋琳说着,再次揽上了男人的手臂。

    黎沙被韩东起带到了正厅,沙振东和韩正霆正在畅聊着什么。

    他们走过去,韩东起喊了一声:“爸爸。”

    韩正霆和沙振东同时抬头。

    黎沙看见沙振东的时候唇角动了下,弧度很小,几乎看不出来,沙振东朝着她点了点头,什么都没有。

    反而韩正霆显得随意一些,他像是关心儿子般开口问道:“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啊?”

    “她现在是我女朋友。”话落,沙振东的眼里首先闪过一丝惊讶。

    “噢?那你可要好好对人家。”韩正霆知道黎沙的工作和交际圈,但是从他的话中听来,他对黎沙,似乎没有太多偏见。

    不管她和韩东起是不是真的有什么,韩正霆这样的表现让她舒心不少。

    “爸爸放心。”韩东起迎合的敷衍。

    等他们和这些长辈们离得远了些,黎沙才开口:“好了,你爷爷和爸爸都见过我了,我以后在你们家可算是出了名了,我任务也完成的差不多了,可以走了吗?”

    “你急什么?”韩东起嘴角带着痞痞的笑。

    “能不急吗,这里的人我又不认识,待在这里怪无聊的。”她撇了撇嘴,有些无奈。

    “不认识谁?慕弋谦还是慕弋琳,又或者方才的沙先生?”他挑了挑眉,似乎有意为难她。

    “你到底想干什么?”黎沙显然已经有些不耐了。

    她答应帮忙纯粹是看在之前他帮了她的份上,现在这个男人无理取闹,未免幼稚了些。

    “就让你陪我参加个宴会,我能干什么,还是你期待我干点什么?”男人的嗓音里透露着暧昧,说完还倾身往黎沙身上靠了靠。

    黎沙不经意间瞥见远处的一道冷光——

    下意识地避开韩东起的靠近,谁知道刚往后退了一步,一声噼里啪啦的声音就传入了耳中……

    她碰到了服务生端着的酒水,此时此刻,酒水洒了一地不说,还弄脏了她的裙子。

    “没事儿吧?”韩东起面带愧色。

    “没事,洗手间在哪,我去整理一下。”黎沙也没有想要怪他,下意识只想躲开这狼狈的情景。

    韩东起指了指洗手间的方向,黎沙就朝那边走了过去。

    去洗手间的方向恰好经过慕弋谦,黎沙低着头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心里忐忑的不行,生怕一个不小心再做出什么丢人的事情来。

    而慕弋谦看着女人从身边走过,全然地不动声色。

    黎沙到了洗手间,拿着纸擦拭裙子上的酒渍……

    擦了几下没什么效果,索性放弃,抬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头发有些散乱了,面上又是满脸愁容,整个人的形象看起来有些狼狈。

    她低了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像是喃喃自语般:“黎沙啊黎沙,你这是何必呢?”

    再抬头的时候,镜子里突然多出了一个身影,吓得黎沙慌乱后退一步。

    谁知这一退,恰好撞入了男人结实的胸膛,强大的男性气息异常猛烈,她恍神之间心跳似乎漏了一拍……

    她忙着转过身,慌着与男人隔开距离的同时臀部又磕在了洗手台上,疼得她“嘶——”一声。

    好不容易站稳之后,看着面前浑身散发着强大气场的男人,想着刚才无意撞入的怀中,面色绯红起来,还不忘吞吞吐吐地开口:“对……对不起。”

    狼狈至极。

    男人双眸紧盯着他,对她的道歉视而不见,挑眉问道:“韩东起的女朋友?这才几天,你都有新欢了?”

    黎沙避开他的目光,突然想起这是女洗手间,他闯进来是他的不是才对。

    方才的歉意瞬间消散,而后冷冷吐出四个字:“不关你事。”

    她其实,是有些心虚的。

    “怎么不关我事?关心一下前妻的感情生活,不是很正常么?”他把前妻两个字咬的很重。

    黎沙怔了怔,对这个新称谓有些反感。

    “这里是女洗手间,你出去。”她不想和他讨论韩东起,索性转移话题。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男人带着磁性的声音闯入耳中,黎沙的心跟着一动一动的。

    看着女人满脸紧张,他倾身一点一点靠近她,似乎……想要吻她。

    黎沙双手下意识地按在了他的胸膛上,阻碍着他进一步的动作,而后压低声音开口:“慕弋谦,我们已经离婚了,你干什么?”

    男人抬手抓住她一只手腕,死死地盯着她:“可是我还想和你做点夫妻之间的事儿,怎么办呢?”

    黎沙惊恐地瞪着他:“你再这样,我就要喊人了。”

    “你想要让别人围观我们做那么亲密的事儿?我倒是不介意。”他说着,另一只手在她的腰上掐了一把。

    黎沙猛然挣扎了下。

    “流氓!你滚开!”她气急,只能骂人了。

    “刚才韩东起拦着你腰的时候,你怎么不让他滚开?”男人目光腥红,突然想起刚才韩东起对着她做的那些亲密动作,心底的怒气翻腾而来。

    “你有病吧?我们离婚了,我和别人怎么样不是你该管的。”她低吼。

    慕弋谦眸光一紧,她一而再再而三地提离婚,无非就是迫切地想和他撇开一切关系。

    可是他,偏偏不让她如愿。

    “黎沙,七年前我放走你,七年后你觉得你还有第二次机会?”男人似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几个字……

    黎沙一怔,突然感觉四肢瘫软起来……

    他说,七年前?

    难道认出了她?

    她看着他的目光变得不可思议起来,一时之间也忘了说话。

    慕弋谦勾唇:“你何必这么惊讶,你以为我慕弋谦随随便便就会和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结婚领证么?告诉你,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是你,换了一张脸,但是你的神态和动作,包括你的眼神,我这辈子都不会忘的。”

    黎沙在心底嗤笑,不知道的人听了慕弋谦这番话,还以为她对他对死心塌地呢!

    她方才躁动的心绪已经渐渐平静,眉眼柔和了许多:“既然如此,你更应该知道,我们不可能了。”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七年前我放走你的时候,我心痛,每天过的像行尸走肉一般,我以为光影的一把火把你烧死了,可是谁知道,并没有。”他言语之间的戾气很重。

    黎沙突然笑了:“所以,七年之后你看见我,发现那场火没把我烧死你是不是觉得很遗憾?”

    “你怎么能这么说,看见你我高兴还来不及呢。”男人的眼神很坚定,黎沙差点都错把他的话当真了。

    黎沙越发地平静:“慕弋谦,七年前你劝我退出模特儿圈,我不同意,所以你扔下我,后来秀场失火,你在心底无数次地祈祷你可以赶回来救我,但是你没有。我在大火中经历过怎样的绝望和痛苦,你根本就不懂。抛开这些不说,你觉得现在的我,会改变想法,为了你退出模特圈吗?”

    “我不需要你改变了,你可以继续做你的模特,我们结婚的时候不是都说好了,我不干涉你。”男人急切地说着。

    “但是扪心自问,你做到了么?你压下memory的稿子,算不算干涉?”她毫不犹豫地将他的罪行捞了出来吗,当做和他对峙的筹码。

    男人眸光紧了紧,眼神复杂地看着她:“我嫉妒。”

    三个字,让黎沙一时之间无言以对。

    她低着头,所有情绪都平复之后,波澜不惊地开口:“这七年来,你没有陪我经历炼狱般的痛苦,又凭什么,想要拥有现在的我?”

    “那是因为你没有给我机会,我以为……”

    男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黎沙打断。

    “我死了?是,我的心死了,所以,你别指望我还会和你发生点什么了。”她说完,在慕弋谦慌神之际推开了他,黎沙洗手间之前,再次开了口:“有时间多去看看希儿,她爱你比较多。”

    慕弋谦气的将拳头砸在了洗手台上,这女人,知不知道希儿和他什么关系,每次都拿希儿来搪塞他。

    该死!

    刚出了洗手间,黎沙就看见韩东起在门口等她,微怔之际,男人已经开了口:“这么这么长时间?”

    “衣服弄不干净了,要不我先回去吧?”她征求他的意见。

    “嗯,我送你。”韩东起说话间不容拒绝的口气。

    黎沙没有拒绝。

    他脱下自己的西装,披在黎沙身上,扶着她离开了……

    身后的慕弋谦看着这一幕,心底满满地都是气急败坏。

    他一定,会让她心甘情愿地回到他身边!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男人不耐地拿出来,看见显示屏上的备注之后,目光沉了沉:“希儿。”

    “弋谦哥哥,我出院了,你怎么都不来看我呢?”希儿满口撒娇的语气,像是受了多大委屈。

    “刚出院就好好休息,这样身体才能快些好起来。”慕弋谦眉心紧蹙,说话的时候尽量逼着自己耐心一点。

    “我好久没见你了,我想见你。”希儿语气里似乎充斥着几分不悦。

    “我明天去看你。”慕弋谦说完,挂了电话。

    那边的希儿听着一阵忙音,眼神里是空洞的失落……

    她呆呆盯着屏幕看了几秒,又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黎沙还在韩东起的车上,看着来电显示,眉心一紧,韩东起察觉到她的变化,关心地问道:“怎么了?”

    “没事。”她笑笑。

    她和希儿,好久没联系了,想必希儿还不知道她和慕弋谦已经分手的事。

    现在打电话过来,是要质问么?

    想着韩东起还在身边,黎沙挂断了电话。

    那边的希儿不可思议地看着手机,居然挂了?!

    “怎么不接?”男人蹙眉看着黎沙。

    “广告,不用接。”黎沙若无其事地回答。

    韩东起把黎沙送回南山公寓之后,道了别就离开了。

    黎沙刚到家,就把电话给希儿回拨了过去,那边刚一接通,希儿质问的语气就传了过来:“为什么挂我电话?”

    “刚才在外面,手机没电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找个不相干的理由作为给她的解释。

    或许,在自己的最心底,还是放不下希儿这么朋友吧。

    就算,她那么对她。

    “和弋谦哥哥怎么样了?”她问,很不客气。

    “断干净了,你放心,我说到做到,接下来就凭你自己的本事了。”黎沙其实已经很累了,但还是撑着继续和希儿这对她来说毫无意义的谈话。

    “不用你来提醒我,以后都离他远点。”那边的女子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和慕弋谦说话的时候温柔的不行,和黎沙说话的时候又像是换了一个人。

    黎沙拧了拧眉,带着丝丝可惜:“希儿,我们之间有必要这样吗?”

    那边的希儿闻言切断了电话,明亮的眼睛里有什么东西一闪一闪的,她说不准自己是什么心情……

    黎沙的问话似乎拉回了她一点点剩余的理智,可是,她并不想太过清醒。

    不管是谁,只要是和她争慕弋谦的,早晚都是她黑名单里的一员。

    其实,黎沙并没有要争。

    她甚至,觉得自己没有资格。

    ……

    第二天,慕弋谦上午九点就到了希儿的别墅。

    希儿听见门铃声兴高采烈地下楼开门。

    看见慕弋谦的一瞬间,立马抱了上去:“弋谦哥哥,想死你了。”

    “傻姑娘。”慕弋谦拍了拍她的头,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

    “给我带了什么好吃的?”希儿接过他手里的袋子。

    “补品,按时吃有利于你身体恢复。”他说着,进了客厅,在沙发上坐下。

    希儿看着面前的男人,浓眉微蹙,似乎有一种不悦由内而外喷洒出来,她抿了抿唇,假装若无其事地走过去:“弋谦哥哥,这两天工作忙吗?”

    慕弋谦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抬眸看着他:“希儿,你叫我哥哥,就代表,是我妹妹,对吗?”

    引导式的问话,希儿不由得一愣。

    她木讷地点了点头。

    “我是哥哥,你是妹妹,我们应该保持好这种关系。你明白吗?”他再次问话。

    希儿放下手中的袋子,怄气般开口:“不明白。”

    慕弋谦的目光太过高深莫测,希儿看着他,一时之间,也不在开口说话了。

    “你应该知道,爷爷为什么在你十七岁回来之后再次把你送出国。”他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

    “那你也应该知道,爷爷最讨论娱乐圈的女人,不管是演员,还是模特儿。”她没有了小女孩的傻里傻气,说起话来铿锵有力。

    慕弋谦知道,希儿也开始跟着他的频率认真起来了。

    这恰好,就是他想要的。

    既然黎沙这么在意希儿这层关系,他就先从希儿这些下手,说通了希儿,黎沙坚守的阵地就不攻自破了……

    “她为了你,已经和我撇清了关系。”慕弋谦薄唇轻启,言毕之后,目光落在希儿身上。

    “正合我意。”希儿抿唇,不屑地闭了闭眼。

    “你很清楚,就算这样,我们的关系依然只能保持原样,不是吗?”男人幽远的目光盯着她。

    一时之间,希儿觉得自己委屈极了……

    她又何尝不知道,推开了一个黎沙,后面依然会有千千万万的女人,争先恐后地来和她抢自己的弋谦哥哥……

    而她,也永远是最没有话语权的一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头条娱妻,绯闻总裁要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单时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单时年并收藏头条娱妻,绯闻总裁要隐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