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御前攻略 > 第51章 办寿宴

第51章 办寿宴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五十一章

    昭阳急了,站在那里就跟热锅上的蚂蚁,硬的不能来,软的没有用,皇帝一强硬起来,她简直束手无策。

    怎么办?

    她哭丧着脸站在那儿,好半天都没说话,最后才想起来这趟来的意图,便低低地问了句:“主子,打明儿起,您能别叫大总管成天去司膳司摆脸色了吗?”

    “你都敢给朕摆脸色了,朕凭什么不能叫德安去摆脸色!”皇帝还在气头上,没好气。

    “那,那小的不对您摆脸色了,这还不成吗?”

    皇帝上下看她两眼:“你这不还摆着呢吗?”

    昭阳立马咧嘴笑,笑得毫无真心,但仍旧灿烂。

    “不是真心的,朕不要!”皇帝移开视线,“笑得这么丑,难看死了。”

    可他的语气到底是没那么生硬了,她只要笑着,只要露出那对儿小梨涡,他就好像没法子太强硬了。他都不知道自己这是什么毛病,真是叫人看不起,大老爷们儿这么没出息。

    昭阳慢慢地,低声说了句:“不是真心,您不要,那您这样强留我在身边,我也不见得是真心想留下来啊……”

    皇帝噎住了,竟答不上话来,这丫头是老天爷存心派下来整他的是吧?他来回踱步,气得不行,却听外面的德安在偏殿门口通传:“主子,赵侍郎大人求见。”

    昭阳一听救星来了,精神一振,赶忙说:“主子,要不,小的今儿先退下了?赵大人找您想必是有正事,小的就不耽误您办政务了。”

    皇帝也心烦着,手一挥:“走走走,朕留你不住,你爱上哪儿上哪儿!”

    看着那丫头忙不迭往外跑,他心里真是针扎一样,又气又恨,可到底还是割舍不下。他咬咬牙,不急于一时,总要把她再逮回来的,她不是说他长得俊吗?那就天天杵在她眼窝子里,他就不信她捂不化那颗铁石心肠!

    ***

    昭阳往外跑时,碰见了正候在门外的赵孟言。她急匆匆的样子叫他一愣。

    老熟人相见,到底还是得停下来打个招呼,她停下脚步,气喘吁吁地叫了声:“赵大人。”

    “这是怎么了?”赵孟言不动声色地笑了,眯眼看她,“怎么没在司膳司好好待着,反倒跑勤政殿来了?”

    昭阳尴尬,顾左右而言他:“您这不也没在自个儿府上待着,跑来勤政殿了吗?左右都是帮皇上做事,虽然您是大官,我是宫女,各司其职,但偶尔主子召见也得来啊。”

    这借口真是蹩脚得紧,她说完自己都想呸一口。

    赵孟言笑了两声,不紧不慢地说:“嗯,听上去还挺有道理的。”

    她的脸又涨红了几分。这话听着不像是真的,怎么都觉得有几分揶揄的成分。昭阳没看他,只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司里这会儿正忙着,我就不与您多说了,先回去了。”

    “嗯,去吧。”

    赵孟言在长廊下看了片刻,那丫头像兔子一样拎着裙摆跑掉了,就跟头一回他在八宝街的集市上看见她那次一样。他回头,掀开袍子朝大殿里迈去,高高的门槛是帝王家独有的尊贵,他有些好笑,又有些警惕。皇帝对她是真上心,就连回宫了忙得不可开交,也在百忙之中抽空召见她,难道那门槛对她来说真的是个形同虚设的东西?

    不成的,她那样一个天真的小姑娘,迈进那门槛就跟进了条出不来的死胡同似的,胡同里全是群豺狼虎豹,不把她拨皮拆骨是不可能的。

    赵孟言走进了大殿,跟皇帝行了个礼,抬头便说:“皇上,臣有件事儿想请您帮个忙。”

    他和方淮对皇帝的态度素来是两个极端,方淮规规矩矩,从不肯落下半点礼仪上的岔子,君就是君,臣就是臣。可他不一样,他拿得准与皇帝之间的情谊,更知道怎样的口吻能叫人亲切,能叫人觉得他是在把对方当做可以诉真心的人。

    皇帝已从偏殿出来了,昭阳走了,他的眉心还带着一点不甘,见来的是赵孟言,便也没有过多掩饰,只问:“你也有要朕帮忙的时候?朕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天下就你赵孟言最能干,单枪匹马什么都摆得平。”

    赵孟言哈哈大笑,笑完之后才说:“哪能呢,这不也上赶着来求您帮忙了吗?臣的祖母下个月七十大寿了,父亲母亲想替她好生操办操办。但您也知道,祖母年纪大了,嘴挑,多少东西都不能吃,何况京城这各家各户都口味不同,到时候府上的家厨能耐有限,也不大好叫酒楼里的厨子来帮忙,毕竟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

    皇帝就看着他:“那你打算如何?”

    “臣是想着,这京城里头数您这皇宫里能人多,要不,您借我俩司膳司的人使使?并非要她们亲自下厨,左右就坐那儿指点指点,稳住阵脚,定些个菜色,咱家府里的厨子也好找到个主心骨。”他言笑晏晏。

    皇帝就这么定定地看着他,没什么表情,只慢条斯理地问了句:“那你心中已有了人选?”

    能把司膳司都说出来,那人是谁,他和赵孟言大抵都心知肚明。

    赵孟言是什么人?玲珑心长水晶肝的,当下笑吟吟地又说:“臣方才在大殿外头恰好看见昭阳姑娘,南行她负责照顾您的饮食,想必在这方面是有一手的。左右咱们也见过几次面,熟脸的总比没见过面的强些,您看——”

    “朕看你是脑子被门夹了。”这么干脆利落的一句,说得德安和小春子在角落里憋笑憋得直抽抽。

    皇帝冷眼看着赵孟言:“你打谁主意不成,打她的主意?”

    赵孟言装傻:“皇上说的什么话,臣一心为了祖母的寿宴着想,您怎的还拿臣打趣?臣与昭阳姑娘不过数面之缘,哪里谈得上打主意这等子事?臣虽风流,但也不敢把手伸到您眼皮子底下来。这不是相信您的眼光,连带着也相信姑娘的厨艺,要不哪能请您帮忙呐?”

    皇帝听着,没说话。

    赵孟言讪讪地作了一揖:“得,臣这忙,看来皇上您是不打算帮了,臣只能自己去想法子。”话题到这里,他开始说正事了,今日来找皇帝,是兵部那边有人手调动。

    他是没什么正形,但到了紧要关头也不会含糊,否则皇帝就是再顾念手足之情,也不会把他提到眼前这位子上来。

    赵孟言走后,皇帝一个人在大殿里来回走了两圈,心下有了主意。

    “德安,去司膳司传旨,就说承恩公府老太太下月七十大寿,要办寿宴。承恩公府人手有限,朕顾惜老太太年事已高,于吃吃喝喝上多有不便,特派司膳司典膳昭阳去府上帮衬。”

    德安一愣,凑过来小声说:“皇上,赵大人那边……”

    “传旨就是,朕若是连个赵孟言都怕,把她藏着掖着不给见人,那朕才真是胆小如鼠了。”皇帝冷笑一声,“她那颗心等闲是捂不热的,赵孟言有那个本事去尝试,就得做好吃闭门羹的准备。”

    他是看明白了的,昭阳爱的不是权势与富贵,她要的是自由,是天大地大无拘无束。连他她都不要,赵孟言又能有什么好?承恩公府的世子爷,朝廷的侍郎大人,风流之名早就传遍整个京城,她吃饱了撑的才会去那府里受罪。

    在皇宫里,他还能护着她,叫人不敢欺负她,可她要去了那府上,赵孟言能护她?上有老,下有小,她就是个受气包。

    他不信他的昭阳会看不到这一点。更何况,他让她去承恩公府其实别有用心。

    要想往御前提人,冷不丁把她弄来倒是引人注目,倒不如先让她出去立立功,再加上南行她尽心伺候主子,这就提拔提拔,升个女官,弄来跟前天天杵在眼窝子里。嗯,如此甚好。

    ***

    昭阳回了司膳司,被流云和明珠问得一个头两个大。

    两人是关心她,战战兢兢地问着皇帝召见她是做什么去了,这几日大总管连着来了司膳司好几天,每天都是一顿呵斥。她们还真怕昭阳去吃了什么苦头,眼下保住小命回来了,真是谢天谢地菩萨保佑。

    昭阳支支吾吾说皇帝是因为南行那事认得了她,这回胃口不好,就把她叫去骂了一顿,这就解气了。

    可没一会儿,大总管又来了。

    这回皇帝的旨意是要让她去承恩公府帮忙,天大的脸面没给其他女官,偏偏给了她。昭阳愣愣地站在那儿,德安笑着问她:“还不跪下接旨谢恩?”

    她照做了,背后是两道呆滞的目光。

    明珠与流云忍了一下午,终于回到小院,把门关起来就问她:“说实话,到底出了什么事?”

    她们不敢往皇帝看上昭阳那上头想,但这几日她回来之后,日子明显和以前不一样了,接二连三出奇事。

    明珠拉住她的手:“你若是遇到什么难处,不拘告诉我们,我们就算帮不上忙,至少能帮你出出主意,分担分担。”

    昭阳不敢说,皇帝看上了她这件事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说出来的,别说事情到不了那一步了,就算最后她真的拗不过皇帝,那种事也不是在眼下能够交代的。宫中眼线多,隔墙有耳,就算她信得过明珠和流云,也依旧不能说,不然就是给她们二人也找麻烦。

    皇帝看上个小宫女,这事被人知道了,指不定怎么把她往死里弄。明的不敢来,暗地里使绊子的人多了去了,要不前朝的那些个宫女妃嫔是怎么没的?

    昭阳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她只能支支吾吾一阵,说:“好像,好像是皇上跟前的侍郎大人看上我了……”

    对不起了赵大人,只能把您拖下水了。她在心里哀哀戚戚地想着,却压根不知道这谎话半点不假,原本就是真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御前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光并收藏御前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