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御前攻略 > 第59章 观虎斗

第59章 观虎斗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五十九章

    皇后的坤宁宫不管一年中哪个四季,总是花团锦簇、四季如春。她是个性情恬淡之人,山花虫鱼什么都爱,独独不爱人间烟火。

    黄昏已过,最后一丝淡红色的余晖也消失在天际时,佟贵妃带着人跑来求见。

    皇后在偏殿乘凉,坐在软塌上摆弄着窗台上的宝石花,听说佟贵妃求见,没什么表情:“这都天黑了,她来做什么?”

    素清低着头道:“这个奴婢不清楚,但看着佟贵妃的脸色,似乎心里有气,恐怕来找娘娘没什么好事。”

    皇后笑了两声,平静地说:“她来找我,从来就没什么好事,与脸色好不好一点关系都没有。”

    “那,娘娘是见,还是……”

    “让她进来。”

    “是。”

    没一会儿,佟贵妃带着如意翩翩绕绕地走来了,一身水红色的牡丹裙比皇后看着还要贵气几分,盈盈一拜时,发簪上的金丝蝴蝶乘风欲飞,晃人眼睛。她含笑说了声:“臣妾见过皇后娘娘,给娘娘请安了。”

    皇后搁下手里的瓷瓶小水壶,却没回头,仍在摆弄那红得艳丽的宝石花:“这都天黑了,贵妃来做什么?”

    佟贵妃连她一个正脸都没得到,心下更堵了些,但有求于人,眼下还得低头才好,便又上前来看皇后的宝石花:“还能做什么?闲在甘泉宫里压根儿没事儿做,只得来找皇后娘娘闲话家常,打发打发时间了。怎么,娘娘不欢迎我?”

    不待皇后答话,她又自顾自地笑着夸奖了一句:“娘娘这花开得可真好看,真不愧是出自娘娘的巧手,臣妾那宫里头的花花草草死的死,枯的枯,当真这花草也要看主人呢!”

    皇后终于回过头来,上下看了眼她这副派头,淡淡地说:“贵妃已经是人比花娇了,想必你那宫里头的花草也通人性,自惭形秽,一气之下倒不如不开了。”

    也不知是在夸她还是损她呢,佟贵妃心头憋得慌,别开眼去,干笑两声,心下真是怄得要命。

    皇后有什么了不起的?没有圣眷在身,十来年了也就只有个大皇子,别说她了,这大皇子明明是皇帝唯一的子嗣,可皇帝也不见得多喜欢,十天半个月才见上一次,还都不怎么亲近。

    神气个什么劲啊?谁比谁高贵到哪里去了?她也就是仗着自己有皇后的头衔,说真的,没有皇帝的宠爱,管你是皇后还是贵妃,都跟那冷宫里的弃妇有什么两样?

    佟贵妃心里气,可眼下不是起内讧的时候,她顿了顿,放低了姿态说:“臣妾今日来见娘娘,不瞒您说,是有一事相告。臣妾知道以后坐立不安的,可人微言轻,也成不了事,只盼着娘娘能出面处理,您是皇后,这后宫合该您来管束着,才不会出了那些个欺上瞒下的不堪之事。”

    皇后手上的动作一顿,喝茶都慢了半拍,把茶杯递给素清之后,似笑非笑地看着佟贵妃:“贵妃话里有话,不如直说。别有的没的说一大堆,把本宫的皇后之位拿来当幌子,怎么,本宫若是不管此事,就当不了皇后了?”

    佟贵妃脸色都白了,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说:“娘娘,臣妾不是这个意思。实在是这事太棘手了,臣妾藏着掖着也是对您不敬,只能来找您。”

    “你不是不知道,我平素里最烦那些个事。这些年来你们在后宫如何闹腾,只要不碍到前朝的事,我也随你们去了。眼下我是没听说有什么大事,也不觉得你们那些小打小闹有什么好放在心上的,贵妃还是请回吧,我乏了,想早些休息。”皇后不是多事之人,更不喜被人拿来当枪使,三下五除二就想打发人了。

    佟贵妃急了,也不顾那么多,噼里啪啦跟倒豆子似的全说了:“娘娘,您也是不知道,皇上回宫这些日子一次都没翻牌子,全把咱们后宫妃嫔当摆设了。可您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皇后没什么表情,横竖她本人就是后宫最大的摆设,最高贵的那只花瓶,皇帝去哪儿跟她有多大关系呢?

    佟贵妃咬牙说:“您还记得司膳司那个皇上钦点随行南下的典膳吗?她叫昭阳,就那么一趟南下,把皇上给迷得七荤八素的,回宫了皇上再不来咱们后宫了,只专宠她一人。可,可这算什么话呐?堂堂皇帝,要宠幸一个宫女为何不光明正大着来?臣妾听说前几日宫里都下匙了,皇上不顾帝王家的尊严,居然跑去司膳司私会那宫女。今儿更离谱了,皇上今日私服出宫去承恩公府亲自接她,这会儿呢,又从司膳司把人给弄进乾清宫里藏着了!您说说,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皇后看她一眼,这当头佟贵妃终于是忍不住了,露出了急吼吼的面目来,真是看着就可笑。

    “不管这是什么事,那都是皇上的事。什么时候皇上宠幸一个宫女,也轮到你来插手了?”她不清不重地说了一句,表情仍是淡淡的,“你自己管不了,就指望我去管。怎么,要我眼巴巴跑到皇上跟前,问他为何宠幸那宫女,把你们给撂在一边儿不理会?”

    “可是,可是娘娘,您好歹也该劝着些皇上,他就算要宠幸谁,那也该按照祖宗规矩来。他这么藏着掖着,叫人知道岂不是笑话咱们皇家没个礼法?”佟贵妃捏着手心,脑仁儿都在发疼。

    皇后笑了笑:“谁那么大胆子,敢嚼皇上的舌根?我看这不是什么大事儿,横竖就是一个小宫女,皇上喜欢,就由着他去好了。”

    她挥挥手:“贵妃如果没有别的事,就先回了吧,我乏了。”侧头看了眼素清,“送客。”

    佟贵妃傻眼了,来一趟比不来的时候还要气,还要堵,她真是抠着手心险些怄出血来,要死死咬着牙才不至于对皇后破口大骂。

    就这性子,活该她当个空皇后!拿着架子不干事,老天长眼,皇帝对她不上心才真个是全天下最值得欢喜的事!

    看来这事还得靠自己。

    ***

    佟贵妃走后,皇后让小厨房做了碗冰碗子来,素清在一旁劝着:“娘娘,这天儿还没热起来呢,您身子不好,就别吃冰的了。”

    皇后怕热,这才刚入夏不久呢,说会儿话就出汗了。她拿过冰碗子笑了笑:“成了,就一碗而已,没有大碍的。”

    素清劝不动,也就不劝了,瞧了瞧她那毫无异样的脸色,踌躇着又说:“娘娘,方才佟贵妃说的那事儿,您心里……当真半点也不介意?”

    皇后看她一眼:“你跟在我身边多少年了?这种话也问得出来。”

    素清叹口气:“您好歹也是皇后,这么多年了,和皇上一直就这样不冷不热的,奴婢是心疼您。您好歹也想些法子去接近皇上的心啊,皇上这么多年对后宫并不看重,您就是后宫一等一的尊贵人儿,您不好好把握,将来老了,一个人孤零零的,有什么意思呢?”

    “有没有意思,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我和皇上没有男女之情,倒像亲人似的,我看这样也挺好。”皇后笑了笑,吃这儿冰碗子浑身舒畅了,心头也熨帖,“佟贵妃那边,不用理她,爱做什么做什么,命都是自己的,作死了可就没了。”

    正说着话呢,大皇子从外间回来了,九岁的奕熙还没有单独开府,仍住在皇后的坤宁宫里。这是下学归来,给她请安来了。

    皇后的笑容慢慢的就不见了,搁下冰碗,看着那个恭恭敬敬跪在地上给自己磕头请安的大皇子,说了声:“起来吧,吃过晚膳了没?”

    奕熙抬头看着她,腼腆地笑着说:“还没,今日太傅考我们默文本,晚了些,儿子一回来就来给母后请安了。”

    小孩子心性,都是想要讨母亲开心。

    可皇后也没怎么开心,只问了句:“那你默得如何?太傅说什么了?”

    奕熙笑了,小脸上露出骄傲的神色:“太傅说我默得很好,一字不差,还夸我有天分。”

    皇后点点头,对素清说:“带大皇子去偏殿用膳吧。”

    “母后,您用过膳了吗?”奕熙露出渴望的神情,却又小心翼翼的,希望能与她一起吃顿饭。

    皇后顿了顿,别开视线说:“用过了,你去吧。”

    是生冷而不带宠溺的拒绝。

    奕熙默默地站起来,说了声:“儿臣告退。”一板一眼的礼节,毫无母子相对时的温情脉脉。

    素清拉着大皇子往偏殿走时,心里酸楚的很。走过长廊,奕熙忽然侧头问她:“姑姑,母后是不是不爱我?”

    素清一惊,低声说:“大皇子这是说的什么话?您是皇后娘娘的亲骨肉,娘娘怎会不爱您?”

    奕熙木木地看着她,说:“十五彩衣年,承欢慈母前。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太傅教了我很多诗词,书里都是这样写的,可母后与我好似从来没有这样的时候。有时候我总觉得母后不想看到我,明明前一刻在笑的,可看见我,那点笑意也没有了。”

    素清咬咬牙,忍住眼泪,把他抱到怀里,摸摸他的额头。还是这样小的孩子,却这样早熟敏感。

    她拍拍奕熙的背,说:“不是这样的。娘娘很爱您,只是您是皇上的大皇子,是这阖宫上下唯一的皇嗣,您的未来注定是和寻常百姓家的孩子不一样的。娘娘对您严厉,是老祖宗的意思,也是为了您的前途着想。您可千万别误解了娘娘,娘娘对您是一番苦心啊……”

    奕熙望着她,似懂非懂,却始终未置一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御前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光并收藏御前攻略最新章节